“……”x2

突兀的尖叫聲打破了夜晚的寧靜。

群聊之我是龍王 試圖鑽到牀下的安琳瑟大哭着喊道。

“那邊的粉毛看起來就很可愛,一定很好吃,請務必去吃她吧。”

而摔到牀下、用力拽着安琳瑟小腿試圖把她從牀下拖出來的洛麗亞則尖叫着。

“我裏面已經黑透了,這種外傲內嬌的金髮纔是最好吃的。”

……

——————126年的分割線——————

希爾斯布萊德丘陵東部

倒地的阿倫掙扎着站起,視線被血跡遮擋住,他四顧尋找着桐人。

步履蹣跚的走到倒地不起的桐人身旁,想凝聚出一個快速治療術,卻因爲糟糕的身體狀況而失敗。

“桐人,桐人!”阿倫跪在地上,確定着桐人的生死。

“兇…介死了嗎…”從昏迷中醒來的桐人斷斷續續地問道。

“沒關係,我能復活他。”阿倫安慰桐人道。

兇介在一開始的攻擊中就死去了,而自己和桐人恐怕也活不下來,復活又從何談起。

擦去遮擋住視線的鮮血,阿倫看向了背對自己等人的男人——造成眼下狀況的罪魁禍首。

苟延殘喘的恢復着魔力,阿倫努力的對自己施放了一個恢復術,即使在下一次攻擊中就註定會死去,也要拼死的掙扎。

“竟然妄想以如此低下的實力去挑戰我的僱主,這是何等的愚蠢。”冷漠的沒有絲毫感情的聲音傳來。

高大清瘦的男人轉過身,看樣子要進行最後的致命一擊了。

這就是我的最後一刻嗎?這是什麼髮飾,意外的難看啊。

阿倫盯着男人頭上的白色筒狀髮飾,最後關頭他竟然走神了。

集中精神,絕對不能在這裏倒下!用力的握緊雙拳,阿倫全力喚醒着自己的鬥志。

看着倒在眼前男人腳下的一攤獵奇物,阿倫在心中吶喊着,爲了死去的兇介,爲了自己,更爲了洛麗亞,絕對不能在這裏倒下!

站起身的阿倫擋在了倒地的桐人身前,平靜的取出《妹之空》,他做好了最後一搏的準備。

“我聽說過你……爲什麼要助紂爲虐,六番隊隊長……黑暗妹控界給了你怎樣的許諾,復活你的妻子嗎?”阿倫緩緩說道。

“最後的掙扎是嘴炮麼,接下來不會再手下留情了。”絲毫不爲阿倫話語所動的六番隊隊長將手中的武器刀尖朝下,鬆開手任由其向地下落去。

“卍解,千本櫻景嚴。”

“妹控之力!”

“吭景·千本櫻景嚴。”

“想起來吧,那個一直陪在你身邊的人!”

天空中照下的聖光和無數櫻色的刀刃相撞,僅僅一瞬後就平息了下來。

……

力竭倒地的阿倫大口喘着粗氣,用盡全身魔力召喚妹控之力的他已經再無餘力戰鬥。

而來自六番隊隊長的攻擊也停止了,他轉過身背對阿倫。

喃喃說道

“一護……”

等級55晉靈庭(無誤)護庭十三隊隊長【六番隊隊長】加入了隊伍。 “到早上了嗎?”

扯扯洛麗亞的衣服,安琳瑟小聲地問道。

微微推開衣櫃的門,洛麗亞迅速的向外面瞄了一眼後小聲回答道

“還沒有,想知道時間的話就去外面把懷錶拿進來吧。”

“不要,要去自己去。”安琳瑟斬釘截鐵地回答道。

受到驚嚇的兩隻蘿莉在大聲的呼喚娜諾卡未果後,躲進了衣櫃中的她們想要卻又不敢離開房間。

“話說之前叫那麼大聲都沒人來,難道……難道娜諾卡姐姐已經遇害了。”想到某種可能,洛麗亞拉扯着安琳瑟的頭髮問道。

“好痛!”將洛麗亞的手打開,安琳瑟說道“娜諾卡的話即使是爆炸也不能使她醒來的,至於機械狗似乎一到晚上就會跑出去夜遊。”

“這麼說除了我們以外沒有活人了嗎……”擅自把娜諾卡歸入陣亡名單,嘴上說着不害怕的洛麗亞往衣櫃裏縮了縮。

明明在提瑞斯法林地習慣了各種長相奇葩的亡靈,但面對沒有形體的未知靈異現象時依然會感到恐懼,果然未知纔是恐懼的源泉嗎。

洛麗亞不禁想到如果自己是牧師,能夠使用聖光的力量就好了……雖然不知道牧師是否擅長對付靈異現象,但在這樣的情況下,信仰確實能夠驅散心理的恐懼吧。

“好悶,出去把燈打開好不好?”安琳瑟踢踢洛麗亞,如此提議道。

“我對這裏複雜的地形不太熟悉,這個任務就交給當地人的你好了。”洛麗亞推脫道。

“雖然是當地人,但本地複雜的地理條件、惡劣的氣候以及兇惡的野生動物使我很難獨自行動。”安琳瑟提議一起行動。

司判傾城:大佬總是無心工作 從衣櫃到電燈開關,幾步之遙的距離原來是如此兇殘嗎。

雖然感覺過了很久,但這種狀況下的時感恐怕很不準確,想到還要在漫長的黑暗中忍受着無盡的煎熬,洛麗亞同意了安琳瑟的提議。

“我數到三就一起跑出去開燈。”安琳瑟小聲說道。

“嗯。”洛麗亞哼哼一聲表示同意。

“一……二……三!”

兩隻蘿莉誰也沒動。

“賴皮粉毛,爲什麼不動。”生氣的安琳瑟拍打着洛麗亞質問道。

“你纔是,明明是你提議的。”洛麗亞回踹着安琳瑟反駁道。

“是因爲你不動我纔不動的!”安琳瑟狡辯道。

洛麗亞一愣,心想這麼幼稚的狡辯你也好意思說得出口嗎,你不會臉紅嗎。接着開口說道

“明明是因爲你不動所以我纔不動的。”

……

在經過五次誰也不動,以及一次跑到一半又縮了回來之後。第七次衝擊電燈開關的蘿莉二人組終於在手忙腳亂中打開了電燈。

爲什麼很多人都怕黑?爲什麼光亮會帶給人安全感?

有人說那是因爲看不見的未知而恐懼,有人說是因爲遠古人類在黑夜中屢屢受到大型喵星人的襲擊而將對黑暗的恐懼銘刻在基因之中。

無數代人類在黑暗中蜷縮着身體,在恐懼中期盼太陽升起的那一刻。直到一堆篝火點燃,驅散代表未知的黑夜和徘徊在四周的大型喵星人……

人造的光線在驅散了房間中黑暗的同時,也給兩隻蘿莉帶來了傳承自遠古的安全感。

心有餘悸的洛麗亞和安琳瑟拖過地上的被子卷在身上,通過縮到牆角互相依靠的方式來驅散心底殘存的恐懼。

“吶,到底是怎麼回事?”明亮的燈光、溫暖的被子和旁邊的粉毛讓安琳瑟有了提問的勇氣。

“之前在最下層礦場的時候,你對……你說了謝謝吧……根據我多年的鬼故事閱讀經驗,這樣做會讓那個東西纏上你……”說到一半,感覺脊椎發涼的洛麗亞停住了話語。

“剛剛那個成爲朋友的邀請,你也答應了吧,所以你也被纏上了。”

用力的往牆角擠去,被嚇到的安琳瑟決定要死也拖個墊背的。

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恐懼又被喚醒,兩隻蘿莉再次抖了起來。

“根據你多年來看鬼故事的經驗,我們該怎麼辦?”

受不了越來越安靜詭異的氣氛,安琳瑟小聲問道。

故事中擁有對靈異生物能力的不外乎和尚道士巫女和神父之類,總結起來就是神職人員吧,這麼想着的洛麗亞不太確定的回答道。

“請一隻牧師來?”

在這個時代,除了矮人考古學家和探險隊外,普通矮人和人類的交流很少,洛麗亞也不能確定矮人中是否有着牧師的存在,或許只有穿越洛克莫丹到達米奈希爾港,才能找到一枚牧師。

“雖然從書上的描寫來看,牧師們都是一羣溫和熱心的好人,但並沒有哪本書提過牧師擅長解決靈異現象。”指着自己書櫃上的書籍,安琳瑟否定了洛麗亞的提案。想了想後,安琳瑟提出了自己的方案。

“聽說黑色犬科哺乳動物的血有辟邪的功效,抓住史託卡放些血怎麼樣?”

“史託卡是灰色的…..”

“染黑了就好。”

“機械狗有血嗎…….”

……

諾莫瑞根在傍晚6點到次日清晨8點間的十四個小時中禁止在居民區的任何實驗,這一法規帶來的結果就是17區每個發明家們都摩拳擦掌等待着每天清晨8點的到來。

一連串的爆炸聲中,最先醒來的安琳瑟搖晃着洛麗亞的肩膀。

“洛麗亞,快起來,早上了!”安琳瑟拍打着洛麗亞的臉頰叫喊着。

“嗚……”照例的清晨發呆,洛麗亞迷糊地看着安琳瑟。

“不管你了,我去找娜諾卡。”扔下洛麗亞,穿着睡衣的金髮蘿莉匆忙的跑出房間。

洛麗亞機械的隨着安琳瑟的移動轉動着腦袋,待她的身影消失於門外後則呆呆地看着門框。

驚叫聲傳來,接着傳來急促的小跑聲,跑進來的安琳瑟語無倫次的說着怎麼辦之類,將手中的紙條遞給了洛麗亞。

書劍遊俠傳 “唔……我去鐵爐堡推銷新的發明了,大概要幾天後才能回來。早餐已經做好,就放在廚房的飯桌上,另外冰箱裏有夠吃很多天的咖喱。安琳瑟不要欺負洛麗亞,要好好相處哦……娜諾卡。”洛麗亞一字一句的緩緩念道,隨後茫然的看向安琳瑟……

“總覺得趁我沒睡醒的時候你做了什麼。”掛着黑眼圈的洛麗亞狐疑地盯着安琳瑟說道。

“絕對沒有!”安琳瑟將頭撇向一邊,接着說道“比起這種無關緊要、平白無故的懷疑,我們這幾天該怎麼辦?”

“唔……總之我先去上課,回來後再說。”洗漱完畢的洛麗亞看了看懷錶,離上課還有十五分鐘,應該不會遲到。

“誒?那我怎麼辦,不要扔下我一個人啊。”

……

齒*學正門,作爲門衛的矮人大叔正在用懷疑的眼光掃視着安琳瑟。

最強反套路系統 “這是我製作的高仿真機器人!”突然憋出一句話的洛麗亞嚇了門衛大叔一跳。

觀察着面前眼神飄忽不定的‘高仿真機器人’,門衛大叔指着她腦袋兩側的兩個粉色三角形耳朵狀物體問道

“這是什麼?”

“耳朵,掰下來可以作爲投擲武器使用。”臉不紅心不跳的洛麗亞流利地回答道。

“唔……好了好了,進去吧。”這樣的解釋並沒有打消門衛大叔的懷疑,但考慮到一隻人類蘿莉和一隻高仿真機器蘿莉在臥虎藏龍的齒*學中掀不起什麼波浪,急於開始每日清晨例行飲酒的他乾脆放行了。

將安琳瑟寄存在私人物品管理處,領取了存物條的洛麗亞揮手向金髮蘿莉告別。後者並沒有什麼意見,反正只要不是一個人待着就好,與其跟進教室被圍觀,不如在這裏和管理員阿姨聊聊天。

洛麗亞踩着鈴聲走進教室,剛剛坐到最後一排時高等數學的導師——萊布尼茨·極限——走了進來。

他拍拍手說道“今天早上的課程取消,改到下午。”在吸引了學生們的注意後他接着說道“下午進行期!中!考!,好好準備,不及格的期末考試扣五分。”

說罷,不顧教室中的大片抱怨聲,極限教室徑直走出了教室。

拜期中考帶來的強烈衝擊所賜,萌光一現的洛麗亞想到了解決自己和安琳瑟困擾的方法。

唔……總之先去把安琳瑟提出來……

將存物條遞給矮人管理員大媽,剛剛分別十多分鐘的好朋友再次見面了。

“我想到個主意,其實我們一直在捨近求遠。”揮揮手打斷了安琳瑟還沒來得及出口的疑問,洛麗亞說道。

“什麼什麼?”同被靈異現象困擾而頂着黑眼圈的安琳瑟焦急問道。

“既然不能用超自然手段去解決超自然現象,那就拜託科學好了,跟我來。”拉起安琳瑟,洛麗亞帶着她小跑出學校,穿過大片的工坊後,來到了一座老舊的建築前。

“諾莫瑞根未來科技研究所?”安琳瑟看着牆上簡陋的門牌,疑惑念道。

“從機械工程院院長那裏聽說的,據說很厲害的樣子。”說罷,洛麗亞拉着安琳瑟推門而入。 “嘟嘟嚕~”一隻可愛的白色喵星人向推門而入的洛麗亞和安琳瑟打招呼道。

“研究員no.002嘟嘟,發生什麼事了?是組織攻進來了麼?”一個頭發亂七八糟的侏儒從一堆速食食品殘骸中跳了出來,大吼着問道。

隨即一個紅髮的人類少女從裏面的房間跑出來,一腳將侏儒踢飛,指着腦袋對門口的兩隻蘿莉歉意說道“抱歉,他這裏有點問題。請問你們有什麼事嗎?”

洛麗亞和安琳瑟好奇的看着少女,這是加上她們後在諾莫瑞根見到的第四個人類。

“克里斯蒂娜,這是助手該有的行爲麼!”剛剛被踢飛的侏儒大吼道,而被稱作克里斯蒂娜的人類少女則轉向房間角落一個擺弄着計算機的胖胖矮人說道“酒桶,讓他閉嘴。”

“哦。”答應了一聲,矮人酒桶將侏儒一把抓過來塞到了屁股下面。

重新轉向目瞪口呆的兩隻蘿莉,紅髮少女溫和的說道“沒嚇到你們吧,另外,我叫克里斯。”

回過神的洛麗亞抱起蹭着自己小腿的嘟嘟,對克里斯說道。

“我是洛麗亞,旁邊的是安琳瑟。我們遇上了…….嗯……大概是超自然現象,是齒輪院長介紹我們來這裏尋求幫助的。”

“超自然現象?告訴我具體的情況!順便一說我是天才科學家,諾莫瑞根未來科技研究所所長兼no.001號研究員鋼輪。”從酒桶屁股下爬出的鋼輪自我介紹道,或許是聽到了感興趣的東西,他變的正常了許多。

這一次克里斯沒有再次攻擊鋼輪,而是示意兩隻蘿莉坐下慢慢說。

小心地尋找着落腳的地方,洛麗亞和安琳瑟在滿地廢紙和垃圾的房間中穿行而過,兩個人一起坐到了唯一一把空置的椅子上。

“真寒酸吶,總覺得很靠不住的樣子。”安琳瑟在洛麗亞耳邊說着悄悄話。

“笨蛋,說出來很不禮貌啊,雖然我也是這麼想的。”擠了擠安琳瑟,抱着嘟嘟的洛麗亞低聲說道。

“咳咳……”聽到兩隻蘿莉對話的克里斯尷尬的咳嗽着。

“克里斯蒂娜,生病了麼?話說快開始介紹情況吧,我要判斷這是否是組織的陰謀。”鋼輪叫嚷道。

聞言,洛麗亞和安琳瑟開始介紹起事情的經過,從在最下層礦區的遭遇,直到昨晚突然傳來的話語聲。

“會是潛行者或者隱形術嗎?”聽完後的克里斯詢問道。

“娜諾卡工坊有着完善的偵測手段,不論是潛行者還是魔法都一定會觸發警報的。”在一邊搜索資料的酒桶否定了克里斯的猜想。

“其他可能性呢?”克里斯向雖然很宅,但知識豐富的酒桶詢問道。

“如果不是這兩個人類小姑娘的主觀臆斷,那麼可以將其定義爲超自然現象。”看了看兩隻蘿莉的酒桶說道。

“幽靈嗎?有趣,太有趣了!”瘋狂科學家鋼輪興奮的咆哮起來“世間的一切都將在偉大的科學麪前無所遁形!酒桶進行技術支援,克里斯蒂娜去準備裝備和儀器,嘟嘟……”說道這裏鋼輪頓了頓,隨後繼續說道“嘟嘟繼續充當吉祥物。”

“是克里斯,白癡。”克里斯嘴上抱怨着,卻依言行動起來。

看着克里斯(蒂娜)和酒桶開始依言行動,總算找到一點所長威嚴的鋼輪對着洛麗亞和安琳瑟笑道“好好見證未來科技研究所的力量吧,答案必將在今晚揭曉。”

……

在一家矮人酒館一起吃過午飯後,洛麗亞和衆人分開行動,安琳瑟和未來科技研究所的衆人前往娜諾卡工坊佈置設備和儀器,洛麗亞則回學校進行下午的考試和課程。

下午兩點,洛麗亞來到了選修課艾澤拉斯語言學的教室,偌大的教室中只有自己和任課導師——前矮人考古隊隊員鐵砧大叔。

“哦,一週不見了啊洛麗亞。”鐵砧大叔舉起手中的啤酒向洛麗亞打招呼。

“下午好,鐵砧大叔。還有,在課堂上喝酒真的好嗎?”洛麗亞取出自備的摺疊椅,放到講臺旁後說道。

“沒關係,沒關係……反正我的課只有你一個人選。”打着酒嗝,鐵砧大叔淡淡說道。

“小衆課程就像寫小衆題材還敢寫女主角,寫女主角還敢不變身的超小衆小說一樣,只要自己開心就好。”捏住鼻子煽着面前的空氣,洛麗亞用奇怪的聲音安慰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