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шw⊙ttκΛ n⊙¢ ○

“有有!”

我急忙從包裏拿出一些隨身攜帶的壓縮餅乾巧克力還有水遞給吳奎,又拿出一些療傷藥,是胖子從徐大山那裏蹭來的,臨下飛機的時候都塞給了我。

吳奎接過,打開壓縮餅乾和巧克力狼吞虎嚥,又灌了幾口水,大呼一聲舒服。

我笑笑,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奇門之人要強一些,耐餓,但長時間水米不進也很難扛得住,一個星期差不多是極限了。

看他和鐵頭的樣子,肯定是自己隨身攜帶的食物和水消耗完了,硬扛了很久。

吳奎只吃一點,便將剩下的一些吃的喝的歸攏歸攏,道:“這些東西我給他們分了,大傢伙都快扛不住了。”

“要不要留一點?”

我本能建議道,自己帶的東西並不多,但省着點至少能扛個三兩天,如果一天只吃一次,足夠扛八九天。

就這麼分了,二十多號人,每個人只能分到一塊餅乾一塊巧克力,水也只能喝到兩小口。

“不需要。”

吳奎搖頭,道:“要在這裏活下去就必須依靠羣體的力量,如果羣體崩塌了,我們有吃的也撐不了多久;再者我們餓三天也沒什麼事,三天之後如果我們還沒出去,有食物也沒什麼用了。”

“三天後?”我一陣疑惑。

吳奎鄭重的看了我一眼,緩緩道:“三天後是月圓。”

我心頭一跳,月圓之夜是陰氣最盛的時候,陰晦的地方會更陰晦,兇險的地方會更兇險。

大魔城本就是大凶之地,自然不會例外。

而且聽吳奎的話,三天後的月圓將是大限之日,如果還沒出去,所有人都會死在這裏!

這一點也印證了海東青的情報!

之後,吳奎便帶着我再次回到宮門內,進去一看,裏面或坐或靠,橫七豎八躺了一地,足足有二十多個人,鐵頭也在。

他們看到吳奎手裏抱着一些吃的喝的,眼睛頓時都亮了,有些人還舔了舔嘴巴。

“喲嚯,還有吃的。”鐵頭叫了一聲,笑嘻嘻的跑過來。

“來來來,人人都有份。”吳奎叫了一聲,然後一人丟一塊餅乾或者巧克力,又把水分給了他們。

所有人就像餓了三天三夜的難民,狼吞虎嚥,三下五除二便把接到手的東西給吃了個乾淨。

“吳奎,什麼情況,怎麼這麼久了還有吃的?”有人問道。

“對呀,還有沒有沒啊?”

“只塞了點牙縫!”

“要是再來十塊就好了!”

“這玩意怎麼那麼好吃呢,以前我都拿來喂狗的!”

“……”

不斷有人附和。

“沒了,都分光了。”吳奎一擺手,道:“三天之後就是月圓,如果能出的去最好,要是出不去,就當是最後的晚餐吧。”

總受美人長無衣 人羣聽了哀嘆一聲,又躺下去了大半。

不過倒也有其中幾個對我起了興趣,問了幾句,眼裏帶着幾分疑惑和警惕。

吳奎說食物是我帶來的,他們這才放下戒心,草草打了聲招呼,又靠坐着或者躺下了。

似乎多說一句話,多站一會兒都是對體力的摧殘。

吳奎見此有些無奈,扭頭對我道:“這些食物算是你表達了善意,你實力不夠,接下來三天,引開屍傀的任務就不用你參加了,放放哨就行。”

我點點頭,這才明白吳奎分食物還有這樣的一重考慮。

如果我出去引屍傀的話,分分鐘就會被撲倒而後被咬死,根本沒有任何意義,最後反而可能成爲一具新的屍傀。

只要善意到了,他們也多多少少會講點道理。

所謂投桃報李,大抵就是這個意思。

吳奎將我帶來的食物起的作用最大化了。

之後,吳奎又將我拉到了一個角落,跟我互相談了一下近況。

我將他進入大魔城之後外界發生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包括東北一行和苗寨一行,還有川東區周

邊的形勢。

吳天奎聽完也沒有多追問什麼,最後將他的近況也跟我說了一下。

原來,他們進來之後便遭遇了魔物潮的襲擊,但因爲他們全是大目,實力夠強,丟下了四五具屍體後殺了出去,在整個大魔城到處兜圈子逃竄。

但緊接着,噩夢降臨了。

之前被魔物潮殺死的四五個大目起屍了,魔化成了屍傀,四處襲擊因爲獨自躲藏而落單的活人。

更恐怖的是,活人每死一個,屍傀便會多一個。

就這樣,屍傀越來越多,活人越來越少,而且因爲分散,面對多個屍傀聯手偷襲的時候連個營救的人都沒有,損失慘重,反倒是屍傀的數量越來越多。

漸漸的,有一小部分人聯合了起來,相互之間分工合作,一部分人休息,一部分人則佈置在外圍,一旦發現屍傀過來了便立刻出動將屍傀引到別的位置,甩掉之後再回來。

如此一來損失才一點點的降了下來,也由此提供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可供大家歇息。

就這樣,剛開始是小部分人聯合,到最後還活着的人都加入了,徹底抱成了一團,不再是原來一盤散沙的局面。

大浪淘沙,實力不夠的先後死去,剩下的三十個都是精英,別的不說,速度方面就是經過殘酷的淘汰選擇的。

……

接着,吳奎又我聊了一會兒,便看來看手錶,說:“我出動的時間到了,你就呆在這裏,如果集體轉移你也跟上,不要離開隊伍,有什麼事可以找鐵頭,他人不錯。”

我點點頭答應了一聲,但心裏不免有些擔心,怕吳奎去了之後回不來。

之後吳奎給鐵頭打了聲招呼,讓他臨時照顧我,鐵頭滿口答應,還招呼我過去和他一起坐。

就在這時,一個人瘦的跟猴子一樣的人從外面衝了進來,焦急道:“外面靠過來八九具屍傀,需要引開他們,這個地方不安全了,得儘快轉移到下一個安全點。”

衆人一聽,全部從地上或者牆根跳了起來,默不作聲的快速收拾東西。

顯然他們已經習慣了!

“大家儘快轉移。”吳奎說了一聲,然對來人道:“瘦猴,帶我們去。”

來人點點頭,便和吳奎等四人去了外面。

衆人收拾完東西也朝着外面走,鐵頭招呼我跟上,七彩鷹緊隨其後。

很快,衆人便去了外面一處交通要點的位置,居高臨下可看見外面確實遊蕩了好多個屍傀,他們身體僵硬,走路踮着腳,幾乎不發出任何聲音,形同鬼魅。

吳奎和旁邊四個人商量了一陣,便朝着最前線散開了。

沒多久,等他們到達了指定的位置便突然一齊衝出去,嗖嗖嗖的從哪些屍魁旁邊不遠處閃過。

屍傀們發現目標,頓時追着他們便去了,一下消失了個乾淨。

被引開了!

“走,我們去下一個安全點。”叫‘瘦猴’的男子招呼了一聲,便在前面帶路,領着衆人奔往下一處安全點,速度飛快。

我咬着牙撒腿狂奔,才能勉強跟上!

……

(本章完) 一行人迅速前進了差不多二十分鐘纔在瘦猴的帶領下停了下來,窩進了一處四通八達,很隱蔽的民居內。

到了地方之後,衆人觀察了一陣確定安全,便又紛紛坐下了。

我也累的夠嗆,他們的速度太快了,自己幾乎是以百米衝刺的速度才能吊在最後面,不光我,七彩鷹也累的夠嗆,見我一屁股靠坐的地上,它也蹲了下來。

“這樣的換點多久會進行一次?”喘息片刻,我問坐在旁邊的鐵頭。

鐵頭道:“大概一天一換,但也要根據情況來,如果被屍傀發現,立刻就換,不論時間長短。”

我點頭,這樣的換點肯定是有效果的,屍傀被衝出去的人吸引走,剩下的大部隊立刻轉移找尋下一處安全地點,還有專門的人負責放哨,可以安心的休息,對體力和精神的恢復大有作用。

總裁大人,要夠了沒 要是一兩個人半個月都緊繃兮兮的熬下去,能不能熬過去不知道,但神經一定是崩潰了;人是羣體動物,遇到危險的時候,抱團分工是很有作用的。

“那出動的人大概多久回來呢?”我又追問,吳奎已經和一起的三個人衝出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安全回來。

“最少兩個小時,當然也看個人能力,如果能早點甩掉屍傀,就可以回到安全點前線休息,如果屍傀出現了就再次出動,如果沒有就歇着,放放哨。總之,熬滿兩個小時換班。”鐵頭笑着解釋道。

我心裏微微一緊,逃兩個小時基本不太可能。

依據他們現在的體能情況,必須把屍傀拉到足夠遠的位置然後迅速甩掉,否則會被屍傀耗盡體力而出現危險。

想了想,我便是說想出去放哨,自己既然不出動,那就得多承擔一點放哨的責任,這也是吳奎的建議。況且有七彩鷹在,它就是個活着的雷達,倒也方便。

鐵頭看了七彩鷹一眼,笑笑道:“那也行,讓前面放哨的弟兄們多歇一會兒,我陪你去。”

我說好,接着我們便朝外面去了,找到了瘦猴,問他放在哪放哨比較合適。

瘦猴也看了一下跟在我身後的七彩鷹,笑道:“這玩意可是放哨的好東西,要是早來幾天的話,我們也不會只剩下這點人了。”

“前幾天怎麼了?”我奇怪道。

鐵頭苦笑,道:“前幾天放哨的兄弟累的不行,結果被屍傀摸上了門,一番惡戰之下,我們折損四分之一,如果加上後來受傷死去的,足足三分之一。而且這種事之前還發生過兩次,結果都差不多,損兵折將;將我們組織起來的發起人,就死在了前兩天的夜戰中。”

我聽得頭皮一陣發麻,有些奇怪的問:“那你們爲什麼不聯合起來消滅屍傀呢?”

就比如之前,只來了八九個屍傀,可這邊卻又將近三十個人,三比一,怎麼看都有勝算。

鐵頭和瘦猴聞言,相視一笑,滿臉都是苦澀。

瘦猴搖搖頭,道:“屍傀刀槍不入,水火不浸,根本就殺不死,一些能對付它們的東西也都消耗光了,對上它們,我們現在只有逃走的份。”

我徹底無語,沒想到因魔化而起屍的屍傀竟然這麼厲害!

接着,瘦猴給我指定了一處房頂,讓我去那,說那裏的監視面最廣,適合七彩鷹放哨。

於是我和鐵頭便去了那處房頂,趴着匍匐前進,然後找了一處隱蔽的邊緣位置悄悄探出頭,朝下面看去,果然發現這裏是最適合放哨的位置,雖然並沒有頂在最前線,但視野卻特別的好,一覽無餘,甚至可以找到另外四個放哨的人。

顯然,瘦猴把最重要的哨位交給了我,或者說,交給了七彩鷹。

“那個瘦猴是什麼人?”我問鐵頭一句。

“他不是我們東土的,好像是南亞那一帶的華僑,擅長追蹤和隱匿,算得上是領頭人和骨幹,他不出動,只負責尋找安全地和安排放哨。”鐵頭道。

我微微吃了一驚,道:“連南亞都派人來參加此次探索了?”

鐵頭點頭:“對,鬼王殿出世不光驚動了整個東土奇門界,就連東南亞和南洋甚至東洋的奇門界也被驚動了,派來了幾個人,但現在只剩瘦猴一個了。”

“那你們查探出什麼東西來了嗎?”我急忙追問,鬼王殿的事隱隱約約的,總感覺能將我給帶進去,它的任何線索和消息,我都不會放過。

“查探個屁呀!”

鐵頭低罵了一句,有些喪氣的搖搖頭,道:“咱本來就是送來當炮灰的,沒多少人真正有心思去查探,再者,進來之後就是永無止境的追殺,光顧着逃命了,能查探出來什麼?”

我徹底無語了,正印了那句話,因果因果,有因必有果。

同時我也對那些世家大族頗感失望,一件這麼重要的事竟然弄成這個樣子,好好的探索任務,最終成了剪除異己的手段,一點用都沒有。

一句話,一盤散沙。

難怪在洪村的時候,瓜哥和苗苗說神州陸沉,東方世界的奇門中心已經轉移到了泰國和臺灣以及南亞南洋一帶。

這恐怕不僅僅是三十多年前的那場浩劫,互相之間沒有行之有效的協調也是“神州陸沉”的一大根本原因。

之後我們又聊了幾句,鐵頭眯着眯着趴在地上睡着了。

我沒吵他,這裏一共不到三十個人,一組四個出動,一組四個放哨,執勤佔了八個,也就是說,每隔六個小時,他們就得出動一次,放哨還另算。

而且之前鐵頭說自己一天半沒有見過吳奎了,想必之前那一趟他兜兜轉轉就一直沒能找到機會回來,遠遠超出了兩個小時的任務時間,沒累垮就算強悍了。

七彩鷹這次沒耍脾氣,蹲坐在房頂上探出頭,不斷側着眼睛密切監控下面的情況,格外認真。

我心裏大鬆,有這個移動的雷達站,放哨肯定輕鬆多了。

七彩鷹對鬼魅邪祟一類的陰物很敏銳,而且視力也相當不錯,預警能力很強。

但我也不敢過於放鬆,一直盯着。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一個人影從遠處閃了過來,樣子頗爲狼狽,踉踉蹌蹌的,看樣子是要力竭了。

是之前出動的人!

我眼睛微微一亮,仔細一看,發現卻並不是吳奎,而是四個人中的其中一個。

那人看了看四周,

似乎找到了什麼標誌,徑直跑進來潛伏下來。

時間一點點過,很快就過了兩個小時。

吳奎還沒回來,倒是另外一個人回來了,匯合在一起,時間一到便去了安全點。

我心裏漸漸開始焦急起來,換班的時間都到了,吳奎還沒回來,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終於,快接近三個小時的時候,吳奎終於出現了,明顯受了傷,走路一拐一瘸的,傷的還是腿!

我大吃一驚,讓七彩鷹守在這裏不動,立刻下了房頂小心翼翼的跑過去,將吳奎接了回來。他腿上在不斷的滲血,看樣子是被什麼東西給重重砸了一下。

“什麼情況?”我急忙扶住他,讓他靠坐在一面矮牆上。

吳奎臉色有些發白,道:“運氣太差了,兩次甩掉追兵的情況下又被新出現的屍傀給堵住了,拼死突圍,被一塊房樑上掉下來的石頭砸中了腿。”

我頭皮發麻,砸中腿恐怕還只是一方面,他受了傷之後不計代價的狂奔逃命,纔是腿傷加劇的原因。

二胡不說,我立刻將包裏面的療傷藥給拿了出來,還有一顆是上次胖子在柳河鎮被捅,徐大山給配的療傷藥丸。

“好東西!”吳奎眼睛一亮,接過藥丸吞了下去,頓時鼻尖就開始冒汗,臉色也紅潤了不少。

接着,我又把它傷腿的褲腿撕開,在上面灑了一些外創藥,再扯下一截布條包了起來。

藥效起作用,吳奎臉上痛苦的表情減輕了不少。

之後我把他扶回安全屋,許多人見吳奎受傷回來臉色都變了變,有人問什麼情況,吳奎道:“外面的屍傀開始漸漸變的集中了,大家要小心。”

衆人臉色變幻了幾下,但沒有在詢問什麼,似乎早就知道。

我扶吳奎坐下,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他腿上的血已經止住了,上面的白布條幹乾淨淨,沒看到有血跡,顯然傷口在快速恢復。

接着,我發現之前回來的一些人多多少少都帶着傷,於是走過去,給他們每人分了一點外創藥,這些都是徐大山配置的,藥效相當不錯。

在斷炊斷飲的情況下,每一滴血的損耗都是對體力的損失。

需要藥物的人都笑着對我道謝,敷下之後連說好藥,藉此我和他們也熟絡了一些。

之後我又返回了屋頂,和吳奎一起出去的人有三個,結果只回來了兩個,剩下的一個恐怕已經凶多吉少了。

……

我在屋頂一呆又是三個小時,按照推算,此時的外界應該已經天亮了,我都有些迷迷糊糊的了。

就在這時,七彩鷹突然“咕咕咕”朝我叫了三聲,聲音不大,卻格外尖銳。

我激靈靈一下就醒了,急忙冒頭看去,頓時大吃一驚,在我視野盡頭的地方,模模糊糊出現不少身影在那裏遊蕩,而且朝着安全屋過來了。

距離比較遠,如果不仔細去看根本發現不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