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感謝慕枳、雪花飄飄、子伽、北辰若殤打賞平安符!

感謝驕陽火、辰逸雪、龍溫娜寶貴的粉紅票!

推薦一本書!

作品:《玉凰》

簡介:這裏有盤古開天,有精衛填海,有夸父逐日,更有後羿射日。她生於上古世界,扶持玉帝,開創天庭,守護人族,演繹無盡傳說。 等到察覺到暗處的兩個人離開后,墨九狸才極快的劃破食指,一滴血液落在七彩水晶球上面,而墨九狸也馬上將自己的傷口包紮了起來,不是去看七彩水晶球被沒被自己契約……

蘭長老看到墨九狸如此惜命,也是無語的抽搐了下嘴角,也以為墨九狸著急包紮傷口,讓眾人比試不已,使得大家都沒有注意到,墨九狸那一滴少的不能再少的血液,竟然沒入了七彩水晶球裡面……

就在蘭長老想著等會兒說什麼暖場的時候,忽然間一道契約光芒,落了下來,嚇了蘭長老一跳,而蘭長老身後的煉器盟老祖宗等人,瞬間站起身,看著被契約光芒包裹住的墨九狸和七彩水晶球……

眾人也紛紛被驚呆了,竟然真的有人契約了七彩水晶球啊!

契約光芒還沒有消失,墨九狸和七彩水晶球帶著契約光芒,忽然間消失了!

蘭長老和眾人都是一愣,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蘭長老回頭,就看到原本坐在主位的老者,也就是煉器盟的老祖宗起身離開了,臨走前對著煉器盟的盟主似乎說了句什麼!

煉器盟的盟主來到蘭長老面前,耳語了幾句,蘭長老這才回過神來,立即對著眾人說道:「哈哈哈……大家也看到了,我們老祖宗的弟子已經找到了,今天的收徒大會圓滿結束,感謝大家的參與,都散了吧!」

說完蘭長老轉身匆忙離去,而原本後面的煉器盟眾人早就一鬨而散了,留了一群莫名吃瓜的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只能嘆氣的轉身離開煉器盟了……

但是,煉器盟老祖宗的關門弟子,是一個紅衣女子的事情,還是在柚子城傳的沸沸揚揚,什麼版本的都有……

煉器盟四樓

煉器盟的老祖宗方勁,在墨九狸消失時也是一驚,可是緊接著就收到了墨九狸的傳音,留下的一句話,於是方勁跟煉器盟的盟主交代了一句,便直接離開了……

方勁半信半疑的來到了四樓,七重天煉器盟跟別的地方的不同,一般的地方頂樓都是給位高權重的強者居住的!

但是七重天煉器盟的人,等級越高,住的樓層越低,方勁是住在煉器盟後院的小院內的,煉器盟的盟主等人住在一樓,其餘煉器師住在二樓和三樓,這四樓則是煉器盟的庫房!

墨九狸也是沒有想到煉器盟的四樓是庫房,早知道就不會讓妖皇帶著小澤來四樓等自己了!

可是現在換地方也來不及了,墨九狸,妖皇還有小澤三人,只能選擇在四口庫房的大廳等候方勁上來了!

方勁疑惑的來到四樓,就察覺到了墨九狸的氣息,只是當方勁看到墨九狸,妖皇還有小澤時,依舊是微微愣了下,畢竟墨九狸在這裡他能理解,可是這個男人和孩子怎麼也在這裡呢?又是什麼時候上來的呢?他們煉器盟的庫房,什麼時候這麼容易闖進來了啊……

「前輩,不好意思,下面人太多了,」 金子剛想開口跟辰語瞳說不要擔心,話還未及說出口,便聽槅門外傳來咚咚的腳步聲。

辰語瞳擡頭,見絹紗槅門上清晰地映着伍叔略有些肥胖的身體,淡淡問道:“什麼事兒?”

“娘子,嚴家二娘子來了,說是來取上次定製的月光綢襦裙!”伍叔立在槅門外恭敬道。

辰語瞳眸子一轉,這纔想起來嚴素素幾日前確實在毓秀莊定製了一套價格不菲的月光綢襦裙,按照工期約定,今天正好就是取襦裙的日子。

自從上次在慈善齋宴有過一面之緣後,嚴府的二娘子嚴素素似乎有意要結交辰語瞳,常常藉着上毓秀莊購買綢緞衣料的當口,找機會跟辰語瞳聊上幾句,請教一下時下襦裙的流行元素和搭配心得。

嚴素素不僅長得漂亮,爲人亦是和善,知書達理,才情四溢,除了商賈的出身不及士族娘子之外,當真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辰語瞳性格開朗,向來不會帶着有色眼鏡看人,且嚴素素主動示好,她自然不會拒人於千里之外,每次她領着閨友來毓秀莊的時候,都不曾端着架子,親自介紹產品,邀請她們上雅室喝茶聊天。

辰語瞳看着金子,笑道:“嚴二娘子,想來瓔珞娘子應該有印象吧?上次咱們在慈善齋宴見過面的,爲人倒是不錯,只是一條不好!”

金子哦了一聲,好整以暇的問道:“哪一條?”

“她想跟我爭搶當瓔珞娘子的小姑子啊!”辰語瞳揚起小下巴,信心滿滿的說道:“不過這點本娘子比她有信心,給她一百個助力,她也爭不過我,因爲實力懸殊實在是太大了。這世上,沒有多少人能跟我大哥哥相較的,也沒有多少人能像我大哥哥那般……懂你的!”

金子臉頰微微滾燙,她什麼時候成爲了一個炙手可熱的、讓人爭搶的香餑餑了?

想起辰逸雪那清冷倨傲又自以爲是的模樣,金子心中忍不住一嘆。嘴角彎彎,斜了辰語瞳一眼,揶揄道:“我發現你們兄妹倆還真是一個德行,自信過度爆棚啊!”金子說完。抿了抿嘴,感慨道:“世事無絕對,有很多事情,並不是人力可控制的,特別是在封建社會,總有萬般的無奈!”

辰語瞳不以爲意的淡淡一笑,“我相信事在人爲!”她起身,整了整有些鬆散的衣袍,續道:“嚴娘子來了,我下去瞧瞧!”

金子應了一聲好。將銷售記錄冊收好擱在案几上,整容起身,小聲道:“我也下去看看,上次見嚴娘子跟鄭玉坐同一輛馬車,興許還能套套話!”

“嚴素素跟鄭玉?”辰語瞳拉開槅門的手一頓。回頭有些驚訝的看着金子。

金子點頭,補充道:“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

辰語瞳神色有些複雜,低頭笑了笑:“若是出於好意,我該提醒提醒嚴娘子,但有句話叫‘情人眼裏出西施’,指不定我說了鄭玉的壞話,嚴娘子還不高興了呢!”

金子莞爾。誰說不是呢!淪陷在情愛世界裏的人,都是盲目的,眼裏心裏看到的,都只是對方的好,你突然間跳出來細數人家情郎的種種不是,不但惹人討厭。最後更是鬧得自己裏外不是人。

愛情是個複雜的事情,泥足深陷是的人,也不會因爲你的忠告而抽身放棄,他們只有自己經歷過,摔倒過。弄得渾身傷痕累累了,纔會頓悟自己曾經很傻,很天真……

二人攜手下了樓,便見一道靚麗的倩影立在導購臺前面旁看着畫冊,一襲嫩粉色的絹地茱萸紋繡花襦裙,墨發挽了一個低矮的雙蝶髻,透明的薄綃做飾,在行動間宛若蹁躚翼動的翅膀,飄逸而活潑,渾身散發着青春的活力與美好,映襯得一張麗顏明豔動人!

金子的目光落在嚴素素身上,多日未見,她竟蛻變得越發嫵媚動人了。

都說女爲悅己者容!

嚴娘子如此大的轉變,是因爲愛情的力量麼?

金子心裏有說不出來的擔憂和矛盾。

她不想看到嚴素素一葉障目,淪爲鄭玉這個紈絝子弟手中的玩物,更不想有朝一日,她會成爲另一個潘琇……

金子怔怔的出着神,竟忘了上前去寒暄打聲招呼。

辰語瞳轉下樓梯,臉上笑意明媚,朗聲喚道:“嚴娘子!”

嚴素素擡頭,清亮的眸子裏漾滿笑意,柔柔迎上前,稍稍欠身,笑道:“見過辰娘子!兒按照約定的日期,前來取定製的月光綢襦裙。”

“那襦裙已經做好了,我讓織柔姑姑送過來給你,嚴娘子一會兒穿上身試試看,若有哪裏不滿意的,儘管提出來,我們毓秀莊會盡量修改到你滿意爲止!”辰語瞳客氣的說道。

嚴素素嫣然一笑,忙道了一聲有勞了。待再擡眸時,她纔看清楚辰語瞳身後的金子,一時間臉色陰晴不定,有尷尬,又有一絲的薄怒。

金子自然沒有錯過那樣的表情,嚴素素的不滿,金子完全能夠理解。但理解不代表認同,因爲每個人都有自主選擇的權利,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婚姻大事並非兒戲,金子定然會慎而重之,選己所愛,愛己所選!

“嚴娘子!”金子禮貌的點頭致意。

嚴素素換上了笑臉,淡淡回禮,喚了一聲:“好巧,金娘子也在!”

“是!”金子神態自若,她從不認爲拒絕嚴家的親事是自己的錯,是不識擡舉,更不會因這件事在嚴家二娘子面前感覺矮人一截。她保持着得體的淺笑,說道:“語瞳娘子跟我說來了新料子,便過來看看!”

嚴素素不鹹不淡的應道:“可不是,兒差點兒就忘了,金娘子跟辰娘子交情匪淺,這有好東西,肯定是第一時間就告訴金娘子的呢!”

辰語瞳咯咯一笑,糾正道:“我向來不會藏私,瓔珞娘子亦然。好東西嘛,配給懂得欣賞的人最合適,若不懂得欣賞,就算擁有了,也是暴殄天物!”

辰語瞳這話說得有些一語雙關,讓金子和嚴素素不覺一怔,旋即明白其中意味。金子偷偷的瞪了辰語瞳一眼,這丫頭真是太直接了吧,這話細細品味起來,似乎有些傷人呢。

嚴素素卻聰明的佯裝不懂,只笑着應和了一聲。

辰語瞳朝金子吐了吐舌頭,忽而想起剛剛金昊欽說要爲金子挑選衣料的事情,便提議道:“瓔珞娘子,正巧嚴娘子的月光綢襦裙做好了,你一道過來看看,喜歡的話也可以選上一匹定做。”

金子本來是想借着跟嚴素素的交談,套一套有關鄭玉的事情,可嚴素素卻因爲自己與她兄長的親事而對她頗有意見,態度明顯清冷,自己再不知進退的跟上去,那也太自找無趣了。

“不用了,剛剛金護衛已經去找伍叔幫忙介紹衣料子了,我相信伍叔的眼光,憑他對我的瞭解,定能爲我挑選適合的。語瞳娘子不必陪我了,去招呼嚴娘子吧!”金子說道。

辰語瞳見金子神色堅定,也沒有再勉強,只讓她隨意,便領着嚴素素上了樓。

ps:

感謝錢家女兒、櫻桃小妹妹打賞兩枚平安符!

感謝慕枳、千羽千語、地獄先生打賞平安符!

感謝雪の妖精寶貴的粉紅票!

此文一點也不憋屈的哦,神馬歪理到了女主兒這兒,全都給掰正了說哦!此文已完結,書荒的親可點之 「前輩,不好意思,下面人太多了,所以我們才在這裡等待前輩,原本以為你們這四樓是住人的,沒有想到是存放材料的庫房……」墨九狸看著對面的方勁解釋道。

這位煉器盟的老祖宗方勁,給墨九狸的印象不錯,器宇軒昂,容貌端正,重要的對方眼底一片坦蕩,看著十分舒服!

老者眼底也絲毫算計都沒有,只有淡淡的疑惑和不解!

千金貴女 「他們是……」方勁看著妖皇警惕的問道,因為他竟然看不透妖皇的實力。

這說明對方的實力比自己還強悍,雖然他不是七重天的頂級強者,可是七重天的強者,他也幾乎全部認識,可方勁確定自己不認識,甚至沒有見過眼前的妖皇的!

「這是我叔叔,這是我兒子!」墨九狸如實的解釋道。

方勁聞言一愣,倒是沒有想到妖皇和小澤跟墨九狸是一起的,難怪三人都在這裡。

想到墨九狸認主了七彩水晶球,方勁這才收回視線,看向墨九狸問道:「小丫頭,你剛才真的認主了七彩水晶球嗎?能不能給我看看?」

「是的!」墨九狸聞言說道,然後心念一動,墨九狸的手心出現一顆縮小版的七彩水晶球。

方勁見狀有些激動的拿起墨九狸手心縮小的七彩水晶球,感受到上面熟悉的氣息,方勁激動的差一點落淚了!

對於方勁如此激動,墨九狸三人都十分的不解,這東西本來就在煉器盟不是么?為什麼方勁給他們的感覺,就好像是第一次見到似的呢?

就在墨九狸三人疑惑之際,方勁乾脆噗通一聲跪在了墨九狸的眼前喊道:「樹下方勁,見過主子!」

墨九狸在方勁下跪時,就下意識的退到一邊了,反而是抱著小澤的妖皇,絲毫沒退的站在原地,任由方勁跪在自己的面前,絲毫感覺都沒有,在妖皇看來這些人跪自己都是應該的……

墨九狸無奈的用靈力扶起方勁說道:「前輩,你有話起來說,可別沒事下跪了,我不喜歡!」

「主子,我跪你天經地義啊!」方勁聞言將縮小的七彩水晶球遞給墨九狸說道。

「前輩,你還是先說說,你喊我主子是為什麼吧?」墨九狸收起七彩水晶球看著方勁問道。

「主子,我們換個地方說話!」方勁看了眼四周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然後方勁帶著墨九狸三人直接來到一樓,走到後院,一個清雅的小院,進去后,方勁讓稍等,直接傳音給什麼人,墨九狸也沒多問……

妖皇抱著寶寶,在屋內一邊的椅子上坐下,看著架勢這煉器盟的人,應該是和狸丫頭認識的,他和小澤聽就行了!

墨九狸也坐在一邊,想知道方勁為何稱呼自己主子,原本她也沒到會這樣,她只是想拿回七彩水晶球罷了!沒有想到方勁竟然喊她主子,難道煉器盟和她又有什麼關係不成?

可是墨九狸怎麼也想不通,畢竟這裡是七重天,她不記得自己在七重天留下什麼,甚至是跟煉器盟有什麼關係的! 金子一個人在莊裏逛了一圈,須臾,便見金昊欽隨着伍叔從庫房裏走出來,身後還跟着一個小廝,捧着幾匹挑選好的綢緞料子。

“三娘,快過來看看!”金昊欽朝金子招了招手,一張俊朗的面容,漾滿灈灈笑意。

金子微微一笑,走過去。

“這個料子最適合金娘子了,她膚色本就白皙如玉,穿鵝黃色的襦裙,一定映襯得越發美若天仙!”伍叔擡手捋了一下一字胡,從小廝手裏取過一匹鵝黃色的錦緞,扯出一點,披在金子的肩膀上,一面留意着金昊欽的表情,一面介紹道。

他那職業性的銷售說辭,讓金子掩嘴輕笑了。

金昊欽對伍叔的專業介紹還是信服的,鵝黃色的確很適合三娘。一直以來,三娘都作中性打扮,寬鬆的窄袖長袍,雖然隨性自在,卻掩去了她身上特有的柔美氣質。以後還是要鼓勵她多穿女裝,他相信自己的妹妹裝扮起來,一點兒也不比其他的娘子差。

“阿兄也覺得這個顏色極好,三娘覺得呢?”金昊欽笑意晏晏的問道。

金子對穿着一向沒要求,她剛纔不過是不想看到金昊欽那副委屈哀怨的模樣,纔打發他去挑選衣料子罷了,沒想到他倒是挺用心的。鵝黃色的襦裙,金子還不曾穿過,換一下顏色和風格,倒也無妨,因便淡淡的點頭應道:“伍叔介紹的,一定錯不了,就這個吧!”

“好!”金昊欽收回目光,對伍叔道:“那就要這一匹吧,一會兒請織柔姑姑幫三娘量一下身,襦裙就在毓秀莊順便定做就好!”

“成,昨天娘子纔剛用這個料子做了一套成衣樣板,尺寸是按着我家娘子的做的,金娘子身形跟娘子差不多。可要試一試那套?若滿意的話,就按照那個款式來做,如何?”伍叔說道。

“如此甚好!”金昊欽轉頭對金子說道:“三娘就去試試看,讓阿兄瞧瞧!”

金子本不想麻煩。側首的當口,眼角的餘光瞟向毓秀莊的大門口,莊門口的斜對面,似乎停着一輛油壁香車。她心頭一震,定睛望去,果然看到之前用腳踢打那個瘦弱郎君的大漢守在馬車邊上。不過金子可以確認,這輛油壁香車跟之前在珍寶齋看到的那一輛不一樣,大小雖然差不多,但車廂長了一些,底盤同樣是低矮的。

鄭玉到底有多少輛馬車?

真是變態。這下要取證,可就更加難了……

金子想起了跟辰語瞳一道上樓的嚴素素,想來那鄭玉定然是在車廂裏或者旁邊的那家酒樓裏等待着她。

剛剛還在想該找什麼機會接近他呢,沒想到機會來得這麼快……

金子脣角勾動,笑意盈盈的應道:“好!”

伍叔忙讓小廝去將昨天剛做好的成品取過來。又領着金子去了後堂的試衣間。

等待的當口,金昊欽又讓伍叔幫着選一些衣裙的配飾和相配對的髮飾,一式兩份,不同的花色和造型,一份送給金子,一份準備送給金妍珠當及笄的賀禮。

伍叔自然是一一照辦了,這金護衛怎麼說也是郎君看重的友人。上次繡娘芳諾的案子,金護衛也出了不少力氣,他可不敢輕忽怠慢了。

須臾,金子便換好了衣裳,盈盈從試衣間裏走出來。

伍叔正點算着金昊欽剛剛定下的綢緞和配飾,聽到身側小廝輕輕發出一聲驚呼後。忙擡頭望去。

金子一襲鵝黃色的齊胸襦裙裹身,露出了線條優美的頸項和清晰可見的鎖骨,外披白色的紗衣,廣袖飄逸,粉玉腰帶。顯得蠻腰纖細,楚楚動人。裙幅的設計別具匠心,採用了百褶裙的款式,但每一褶子中間都暗藏了一條條流蘇樣的,裁剪得極細緻的月光綢絲帶,裙幅熠熠,於行走間隱隱流動光澤,似月光,又似水波,使得步態越發輕盈柔美。

金昊欽定定的望着她,神色有些震驚,半晌纔開口道:“伍叔沒有介紹錯,三娘穿起這件衣裙,果然是美若天仙!”

伍叔也反應過來了,撫掌叫好,這件襦裙穿在金娘子身上猶如量身定做一般,不差分毫。柔嫩的黃色映襯得金子本就白皙如玉的肌膚越發清靈透徹,宛若水晶。他越看越覺得滿意,心中不由感嘆自己的眼光真是越來越獨到了呢!

伍叔的目光落在金子的頭髮上,一切都堪稱完美,唯獨這盤起的髮型,有些格格不入。他垂眸,在櫃檯前掃了一圈,擡手將兩支上好的蝴蝶簪子取了出來,笑眯眯地走到金子身前,說道道:“金娘子,將髮型換一下,再簪上這兩支蝴蝶釵試試!”

金子探頭看了一眼東市的長街,不遠處的馬車還停在那裏,她估摸着嚴素素應該也差不多下來了,畢竟鄭玉在等着她,她應該不會在毓秀莊逗留太久。她要爭取在嚴素素下來之前,引起鄭玉的注意才行。

想到這裏,金子毫不猶豫地接過伍叔遞上來的蝴蝶釵,點頭笑笑,轉身走回試衣間,將挽起的髮絲盡數放下。

她不曾學過繁複的髮髻,來到胤朝後,梳頭穿衣一般都是樁媽媽和笑笑代勞,此刻也沒有人幫她,金子只能爲自己一個最簡單卻又不失柔美的蝴蝶結盤發了。

這還是以前看着視頻學的呢,現代女生都很喜歡的韓式盤發。

金子將垂在胸前的一縷青絲打理柔順後,拿起兩支蝴蝶釵戴上,對鏡自照,還算滿意,腦袋後面的那個蝴蝶結,委實可愛,沒想到心理年齡都快奔三的她,也厚顏的扮起嫩來了!

她對着金子練習了各種微笑的表情,最後確定,淡淡勾動脣角的笑意,最是魅惑。

準備妥當,金子擡手拍了拍臉頰,放鬆放鬆肌肉。

走出試衣間的時候,辰語瞳正陪着嚴素素下樓。

金子吐了一口氣,得,慢了一步!

嚴素素臉上漾滿動人的笑意,她換上了定做的那一套月光綢的襦裙,盈盈走下樓梯,身上的緞料隨着她走動的步履微微晃動,金子覺得眼前似有水光浮動,簡單的剪裁,沒有多餘的裝飾,卻依然美得炫目。

金昊欽只瞟了嚴素素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整身的月光綢襦裙,美則美矣,卻給人一種孤高自傲、漠視羣芳的感覺。

嚴素素許是心中焦急,沒有注意到金子和金昊欽的目光,含笑跟辰語瞳告辭後,便讓婢女將包裹拿好,急急出了毓秀莊的大門。

辰語瞳看着金子恢復了一身女兒裝,也不由嘖嘖稱讚道:“沒想到昨天才新鮮出爐的襦裙穿在瓔珞娘子身上,簡直堪比量身定做呢,真好看!”

金子笑笑,問道:“你這是誇襦裙做得好呢,還是夸人好看呢?”

“兩者都好看啊,瓔珞娘子長得好看,再加上這套襦裙的映襯,就像是錦上添花!”語瞳得意的笑了笑,轉頭對伍叔說道:“這套成品不必記錄在冊,直接送給瓔珞娘子了!”

伍叔張大嘴,一臉肉疼的表情。

這套襦裙和配飾加起來,可得有兩三百兩銀子的成本呢……

這就送了?

不過他想了想,按照娘子平日裏那說話的語氣,這金娘子將來,極有可能會跟郎君在一塊兒,那日後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就是不分你我啊。想到這兒,他便了然的點點頭,對辰語瞳道了一聲是。

金子忙開口拒絕了,反正有金昊欽在這兒等着放血呢,不花白不花。

金昊欽也婉言拒絕,卻被辰語瞳噎道:“我這是送自己好友,又不是送你,當然了,你送給金四孃的東西,自然是要買單的!”

金昊欽紅着臉應道:“這個自然,這個自然……”

辰語瞳讓伍叔將東西點算整齊後,將賬單開給了金昊欽,金昊欽也沒細看,該付多少就多少。

金子側首望着斜對面,她剛剛的猜想沒有錯,鄭玉應該是在斜對面的酒樓內等她,嚴素素離開毓秀莊已經有一會兒,可那輛馬車現在還停放在東市的長街上,她應該是過去那邊陪鄭玉用膳去了。

金子覺得鄭玉不在車上,此刻或許是個機會,讓金昊欽趁機將馬車的尺度和底盤量度一下也是好的。

打定主意後,金子回頭對金昊欽說道:“對面那家酒樓看起來不錯,我們也去試試!”

金昊欽哪裏敢掃興,忙不迭得答應了。

金子本想邀請辰語瞳一塊兒去用膳的,恰好,毓秀莊門外停下兩三輛馬車,從車上結伴下來好幾位貴婦和娘子,顧客盈門,她自是脫不開身了。金子不懂營銷,再在毓秀莊裏呆着,不僅幫不上忙,還佔地方,便吩咐小廝將訂購的物品送往金府,與辰語瞳和伍叔道別,往對面的酒樓走去。

臨近午膳的飯點,酒樓的生意很好,小二在門口迎來送往的,進進出出的食客絡繹不絕。

萬界種田系統 鄭玉的那輛馬車在長街上,很是顯眼,頻頻惹人注目。

金子慢慢走近,視線落在車廂上,目測車廂的地盤與地面的距離,的確比一般的馬車要低矮一半,這個高度要造成潘琇背部那樣的傷痕是極有可能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