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了嗎?」那頭傳來了一道溫潤而沉靜的嗓音,帶著男人特有的溫厚磁性。

「吃飯了嗎?」那頭傳來了一道溫潤而沉靜的嗓音,帶著男人特有的溫厚磁性。

阮星晚愣了一下,這才後知後覺地問道:「顧…

Read More

他就等喻色按摩累了,他直接繼續之前未完成的活動……

他就等喻色按摩累了,他直接繼續之前未完成的活動……

還想要繼續。 否則,腦子裡就全都是女孩吹…

Read More

「秦祥臨死前告訴我,若是能將你娶進來那是最好不過的,若是不能,便格殺勿論。」洛朗逸目光如炬地看向岳千帆,問道:「岳姑娘,你選哪一個?」

「秦祥臨死前告訴我,若是能將你娶進來那是最好不過的,若是不能,便格殺勿論。」洛朗逸目光如炬地看向岳千帆,問道:「岳姑娘,你選哪一個?」

「八皇子,你還真是高估自己了。」千帆起身…

Read More

「秦祥臨死前告訴我,若是能將你娶進來那是最好不過的,若是不能,便格殺勿論。」洛朗逸目光如炬地看向岳千帆,問道:「岳姑娘,你選哪一個?」

「秦祥臨死前告訴我,若是能將你娶進來那是最好不過的,若是不能,便格殺勿論。」洛朗逸目光如炬地看向岳千帆,問道:「岳姑娘,你選哪一個?」

「八皇子,你還真是高估自己了。」千帆起身…

Read More

「真是個好地方,這裡既能修鍊還能泡澡,以後這個地方便是我的修鍊之地了。」

「真是個好地方,這裡既能修鍊還能泡澡,以後這個地方便是我的修鍊之地了。」

林玄嘴角含笑,四處的打量著滿意的直點頭,…

Read More

「可是就算如此,你也沒有辦法拯救他們才對。」

「可是就算如此,你也沒有辦法拯救他們才對。」

宗瀅冷靜的說, 「雖然確實有龍族可以幫助…

Read More

一刀子這是在將軍的身上戳了出來一個對穿孔。

一刀子這是在將軍的身上戳了出來一個對穿孔。

這只是一個開始。 這一刻葉浮生就要利用自…

Read More

葉凡來到了聖子殿,還帶著一個小姑娘。

小姑娘穿著一身漂亮的新衣,扎著頭繩,跟在葉凡身後。

「這個小姑娘是怎麼回事?」

羅墨看向小女孩,對方也睜大眼睛看他。

「囡囡是我在陰陽教駐地發現的,以前就認識,她沒有親人,我只好將她帶回來。」

這就是狠人道果嗎?

羅墨沒有太多打量這個小女孩,遞了一枚靈果給她。

小女孩說了聲『謝謝大哥哥』后便自己安靜的呆在一旁,讓兩個哥哥談論事情。

「事情怎麼解決的?和陰陽教有關?」

羅墨問到這個,葉凡有些不好意思了,「是,我找到那些被拐走的幼童時發現原來是陰陽教的人在做這件事情,他們還想圍殺我和紫月,我迫於無奈,就……」

「就怎樣?」

「就出於自衛,宰了一些人。」

羅墨:「……」

「包括幾名長老。」

「畢竟他們有錯在先,你出手自衛,並無不可。」

葉凡看了看羅墨臉色,然後快速道:「還有他們聖女。」

「……」

不愧是你。

「我記得我給了你王者神兵和傀儡,擒下他們不是輕而易舉嗎?怎麼會變成這樣?」羅墨忍不住問道。

殺了人家聖子聖女,還真有你的啊。

葉凡訴苦道:「也不能怪我,他們有一件秘寶,直接把你給我的王者神兵都打爛了,我還以為是什麼老怪物在出手,一激動,就讓你給我的傀儡全力出手,然後就——」

然後不就出事了嗎?

話說那王者傀儡下手特別狠,陰陽聖女被活撕了。

他取出灰晶塔給羅墨看,果然,好好地一件王者神兵竟然被人打成了馬蜂窩,有很多細密的小孔。

「聖人骨粉煉製的星沙?」

羅墨問,他記得原著中陰陽教聖女有這麼一件秘寶。

「你只是看看傷痕就知道是什麼寶物造成的?」

葉凡很詫異,「連陰陽聖女自己都不知道這是什麼寶物呢,還是紫月在古籍中看到過才認出來的。」

羅墨也很無語,讓你去調查一下,你直接把人家聖女給宰了……

「算了,死都死了,這件事情我讓聖主出面處理的,那些幼童你都帶回來了嗎?」

「我當時想著將事情鬧大,已經聯繫了各門派,他們都來認領了,只是還有一些幼童是陰陽教從民間找來的,你看要怎麼處理?」

「還能怎麼處理,既然是他們辛苦尋來的好苗子,以後就留在搖光修行吧。」

這種撿便宜的好事情還用說?

「那你幫忙安排吧,我可不會帶孩子。」葉凡趕緊說道。

「還用得著你帶?估計聽到消息,長老們都在搶人了,走吧,去看看。」

不出羅墨所料,葉凡剛剛在外面傳出了消息,讓各門派將自家丟失的天才幼童領了回來,消息很快就傳回了搖光。

一些長老聽到消息已經來挑選弟子了,畢竟都是陰陽教在民間搜索的好苗子,他們恨不得一把全摟走。

羅墨出面,給想要好徒弟的長老們做了分配,免得他們吵起來,事情就這麼解決了。

至於陰陽教那邊,是他們無理,偷盜各門派的天才幼童,現在已經變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只是灰晶塔這件王者神兵被打壞了,有些可惜,修起來很麻煩,而且還要不少材料。

「你好歹也學了源天書,自己去聖城賺源買材料修補神兵吧。」羅墨將灰晶塔丟給葉凡。

葉凡倒是不在乎,甚至躍躍欲試,「好啊,我正想試試自己的源術呢」

「記得換個模樣。」

「放心,我知道的。」

作為搖光弟子天天跑去別人的石坊里贏源和別人的寶物,那不是故意找事嗎?

而且還會暴露源天書的事情,暴露了源天書上的神術,豈不是說他和方寒有關係?

可不能這麼坑朋友,這個道理葉凡還是知道的。

「你和紫月怎麼樣了?」羅墨突然問。

「我和她能怎麼樣?」葉凡裝不懂。

羅墨笑道:「當姬家女婿其實挺不錯的。」

「再說再說。」葉凡也有些不好意思,趕快揭過這個話題。

……

太玄。

這裡有傳承山峰一百零八座,就算某些傳承暫時衰落了,也會有其它傳承興起,讓太玄不至於沒落。

而太玄星峰,是出過太玄掌教最多的一座山峰,當代太玄掌教便是出身星峰,也是華雲飛的爺爺。

此刻,星峰內,太玄掌教看著下方的年輕人道:「搖光聖子,為何只有你一人前來?」

「江離此次是為師弟葉凡而來,也是為了解決拙峰秘術的問題。」

太玄掌教和一眾峰主的目光注視下,羅墨繼續說道:「在下想了兩個辦法,不知諸位前輩可願聽一聽。」

「你且說來。」

「第一,葉凡師弟曾得到九秘中的者字秘傳承,願以此秘法交換。」

此話一出,一片嘩然,一名峰主激動道:「可是九秘中的療傷聖法?」

「正是。」

眾人頓時議論紛紛,即便是一峰之主也難平靜,有些人恨不能立刻替掌教答應下來。

倒是作為拙峰峰主的李若愚很淡然,雖然聽到者字秘時眼中閃過一絲驚訝,而後卻再不為之激動。

太玄掌教雙手虛按,殿內立時安靜下來。

他說道:「第二呢?」

「這第二嘛,葉凡師弟曾在妖帝墓開啟時獲得妖帝收藏的《道經》輪海卷,願以這輪海秘境最強經文為交換。」

太玄掌門看著羅墨,突然大笑起來,「你這年輕人,還真是一點不吃虧啊。」

但他臉色忽然一變,聖主級威壓讓人呼吸一滯,「只是我太玄為何要與你們交換?你要與我們強買強賣不成?」

在這般威壓下,羅墨不緊不慢的取出了一冊銀書,「作為葉凡的師兄,是我邀請他加入搖光的,向前輩賠罪了。這是我偶然所得的一卷經文,並非交換,只是作為賠禮,請前輩過目。」

銀書穩穩噹噹的飛到了太玄掌教面前,他心內疑惑,面上卻不表現出來。

賠禮?

賠禮肯定不會比那兩個選擇更有價值,這是理所當然的。

但他定眼一看,這竟然是一篇經文,一篇修仙台秘境的經文,而且註明了是——

《太陽古經》?

號稱仙台秘境最強的太陽古經?

太玄掌教看著經文,一時竟入了神,直到旁邊的人提醒才回過神來,不動聲色的將這卷銀書收入懷中。

這讓太玄門其它峰的峰主都十分詫異,那是什麼經文,怎麼會讓掌教都失態?

「葉凡本是我太玄弟子,我太玄又一向與搖光修好,只要他不將九秘外傳——」

「請前輩放心,我可以替葉凡保證。」

「嗯,那就好。當然,拙峰九秘不外傳的限制不包括你,但也僅限於你。」太玄掌教補充道,然後不待其它峰主說話,便看向拙峰峰主李若愚,「師弟,你覺得如何?者字秘和道經由你來選。」

李若愚:?

所以九秘是直接賣了對嗎?

不過他也不討厭葉凡那孩子,對於他學去拙峰九秘也沒有什麼意見,只是心中有些驚訝這個搖光聖子的手段,先是拋出兩個條件誘惑一眾峰主,然後直接送上賠禮搞定掌教,還真是——

富有啊。

經文秘術那麼多嗎?

「道經輪海卷號稱輪海秘境強,但也只是一卷,我太玄諸峰皆有自己的傳承經文,卻是不如九秘中的無上療傷聖法。」李若愚說道。

其它峰主也都點頭,內心狂流口水。

「只是……」李若愚話鋒一轉,「就算你不付出這些,我們也並不會為難葉凡,你可是還有別的事情?」

這個老人洞悉人心,詢問羅墨的目的。

「也沒有什麼別的目的,只是目前東荒局勢混亂,搖光和太玄又是近鄰,應當多多親近才是。」

目的自然不能明說,總不能直言我要太玄的氣運吧?

羅墨這次來,是來看華雲飛的。

這個被控制的孩子,最近過得應該還不錯吧?畢竟控制他的人死了,首尾都被羅墨清掃乾淨,現在留在外面的魔功修行者應該只剩下他和姜逸飛了。

太玄,星峰。

每到夜晚這裡便星光如水,倒泄而來,是這座山峰在聚納星力,共弟子修行。

「江兄對道的見解令雲飛由衷佩服,實為良師益友。」

華雲飛對羅墨說到,此刻這裡只有他們兩人,彈琴品茗,談論道法。

他最近這些日子每天都在星峰之中彈琴修身,據說很少修鍊,也不外出。

上次也是羅墨邀請他才離開了太玄,而這次是羅墨主動來拜訪。

「雲飛兄,我有一言,你可願聽?」

「江兄但說無妨。」

華雲飛的氣質越發淡然出塵了,好似不食人間煙火。

「你似乎放棄了道途。」

羅墨很肯定過的說到,這讓華雲飛的笑停在了嘴邊。

而羅墨卻目光湛湛,繼續說道:「修行之道,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你若懈怠,同輩中其他人便會遠遠將你拋在身後,豈有不進之理?你若有何難處,可說與我聽,我定會幫你解決。」

華雲飛搖頭,黯然道:「有些事情,不是江兄能幫我的。」

他話音剛落,羅墨手捏印訣,氣機感應之下,頓時從他輪海之中攝出一粒烏黑的種子來,捏在手指間。

「幫不了?」

手指用力,這粒種子頓時化為一道元氣,散逸在天地間。

華雲飛震驚,然後愣住,最後激動的握住了羅墨的手,「江兄,你——」

「他們也找過我,不過被我滅了,我從他們記憶中得知了這些骯髒手段。」

「多謝……多謝江兄……若不是你,雲飛還身處地獄之中……」

華雲飛激動得有些語無倫次了。

他是從小就被控制的,而且待遇比較差,修鍊的是吞天魔功,就算吞噬了再多的體質將來也是為前任搖光聖子做養料。

他們擱這兒大魚吃小魚呢?

不過現在他們的首領已經被羅墨給滅了,剩下的也都送到神痕紫金塔中度化,整個狠人一脈都已經消失了。

華雲飛被控制了這麼多年,今日才終於解脫,得知喜訊,激動一塌糊塗,難以抑制情緒,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

「以後好好修鍊,我將來可是打算除掉那些禁區的,希望到時候你能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