銆婃剾鎯呭叕瀵撱€嬮浕褰憋紝璁撴垜鍗佸勾鐨勬儏鎳凤紝涓€鐬枔閮藉杺鐬嫍

銆婃剾鎯呭叕瀵撱€嬮浕褰憋紝璁撴垜鍗佸勾鐨勬儏鎳凤紝涓€鐬枔閮藉杺鐬嫍

銆婃剾鎯呭叕瀵撱€嬮浕褰憋紝璁撴垜鍗佸勾…

Read More

「咱們先在這裏等會,戰火應該不會波及到觀眾席上!」娜塔莎觀察了一下環境,發現火力都追着身穿鋼鐵地獄火的托尼屎大顆而去,頓時心下稍安。

「咱們先在這裏等會,戰火應該不會波及到觀眾席上!」娜塔莎觀察了一下環境,發現火力都追着身穿鋼鐵地獄火的托尼屎大顆而去,頓時心下稍安。

突然,她的眼睛一亮,看到了被葉清揚丟在一…

Read More

「姑娘們!一會兒都拿出你們最美麗的笑容!」

「姑娘們!一會兒都拿出你們最美麗的笑容!」

宋強賣力的鼓着手掌,今天是通天最重要的日…

Read More

面對眾多武士的恭維,不破光治的臉上的笑容更甚,可是他卻沒有注意到氏家卜全嘴角的那一抹譏諷之意:如果不是老夫年老力衰,又怎麼會輪到你這小兒如此猖狂?

面對眾多武士的恭維,不破光治的臉上的笑容更甚,可是他卻沒有注意到氏家卜全嘴角的那一抹譏諷之意:如果不是老夫年老力衰,又怎麼會輪到你這小兒如此猖狂?

不過面上他卻並未表露出來,他只是詢問著忍…

Read More

「喬小姐客氣了,厲總信任我才讓我保護你,我一定不會辜負他的囑託!」

「喬小姐客氣了,厲總信任我才讓我保護你,我一定不會辜負他的囑託!」

喬思語笑着點了點頭,說實話,她不得不佩服…

Read More

「老大怎麼辦。」身邊唯一的心腹和倆個手下,臉上帶著焦急的詢問道。

「老大怎麼辦。」身邊唯一的心腹和倆個手下,臉上帶著焦急的詢問道。

這時,剩餘的幾人也猜到了自己的人遭到了埋…

Read More

韓建東嘆了口氣,他在智能腕錶里已經跟安平交流了一些東西。

韓建東嘆了口氣,他在智能腕錶里已經跟安平交流了一些東西。

當安平承認那條巨龍和自己有關係后,他反而…

Read More

而這時候葉飄的一番話,很明顯就讓他們誤認為是準備裝比搭訕的預兆。

而這時候葉飄的一番話,很明顯就讓他們誤認為是準備裝比搭訕的預兆。

一時間紛紛化身最強王者,和葉飄爭論起來。…

Read More

葉凡來到了聖子殿,還帶著一個小姑娘。

小姑娘穿著一身漂亮的新衣,扎著頭繩,跟在葉凡身後。

「這個小姑娘是怎麼回事?」

羅墨看向小女孩,對方也睜大眼睛看他。

「囡囡是我在陰陽教駐地發現的,以前就認識,她沒有親人,我只好將她帶回來。」

這就是狠人道果嗎?

羅墨沒有太多打量這個小女孩,遞了一枚靈果給她。

小女孩說了聲『謝謝大哥哥』后便自己安靜的呆在一旁,讓兩個哥哥談論事情。

「事情怎麼解決的?和陰陽教有關?」

羅墨問到這個,葉凡有些不好意思了,「是,我找到那些被拐走的幼童時發現原來是陰陽教的人在做這件事情,他們還想圍殺我和紫月,我迫於無奈,就……」

「就怎樣?」

「就出於自衛,宰了一些人。」

羅墨:「……」

「包括幾名長老。」

「畢竟他們有錯在先,你出手自衛,並無不可。」

葉凡看了看羅墨臉色,然後快速道:「還有他們聖女。」

「……」

不愧是你。

「我記得我給了你王者神兵和傀儡,擒下他們不是輕而易舉嗎?怎麼會變成這樣?」羅墨忍不住問道。

殺了人家聖子聖女,還真有你的啊。

葉凡訴苦道:「也不能怪我,他們有一件秘寶,直接把你給我的王者神兵都打爛了,我還以為是什麼老怪物在出手,一激動,就讓你給我的傀儡全力出手,然後就——」

然後不就出事了嗎?

話說那王者傀儡下手特別狠,陰陽聖女被活撕了。

他取出灰晶塔給羅墨看,果然,好好地一件王者神兵竟然被人打成了馬蜂窩,有很多細密的小孔。

「聖人骨粉煉製的星沙?」

羅墨問,他記得原著中陰陽教聖女有這麼一件秘寶。

「你只是看看傷痕就知道是什麼寶物造成的?」

葉凡很詫異,「連陰陽聖女自己都不知道這是什麼寶物呢,還是紫月在古籍中看到過才認出來的。」

羅墨也很無語,讓你去調查一下,你直接把人家聖女給宰了……

「算了,死都死了,這件事情我讓聖主出面處理的,那些幼童你都帶回來了嗎?」

「我當時想著將事情鬧大,已經聯繫了各門派,他們都來認領了,只是還有一些幼童是陰陽教從民間找來的,你看要怎麼處理?」

「還能怎麼處理,既然是他們辛苦尋來的好苗子,以後就留在搖光修行吧。」

這種撿便宜的好事情還用說?

「那你幫忙安排吧,我可不會帶孩子。」葉凡趕緊說道。

「還用得著你帶?估計聽到消息,長老們都在搶人了,走吧,去看看。」

不出羅墨所料,葉凡剛剛在外面傳出了消息,讓各門派將自家丟失的天才幼童領了回來,消息很快就傳回了搖光。

一些長老聽到消息已經來挑選弟子了,畢竟都是陰陽教在民間搜索的好苗子,他們恨不得一把全摟走。

羅墨出面,給想要好徒弟的長老們做了分配,免得他們吵起來,事情就這麼解決了。

至於陰陽教那邊,是他們無理,偷盜各門派的天才幼童,現在已經變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只是灰晶塔這件王者神兵被打壞了,有些可惜,修起來很麻煩,而且還要不少材料。

「你好歹也學了源天書,自己去聖城賺源買材料修補神兵吧。」羅墨將灰晶塔丟給葉凡。

葉凡倒是不在乎,甚至躍躍欲試,「好啊,我正想試試自己的源術呢」

「記得換個模樣。」

「放心,我知道的。」

作為搖光弟子天天跑去別人的石坊里贏源和別人的寶物,那不是故意找事嗎?

而且還會暴露源天書的事情,暴露了源天書上的神術,豈不是說他和方寒有關係?

可不能這麼坑朋友,這個道理葉凡還是知道的。

「你和紫月怎麼樣了?」羅墨突然問。

「我和她能怎麼樣?」葉凡裝不懂。

羅墨笑道:「當姬家女婿其實挺不錯的。」

「再說再說。」葉凡也有些不好意思,趕快揭過這個話題。

……

太玄。

這裡有傳承山峰一百零八座,就算某些傳承暫時衰落了,也會有其它傳承興起,讓太玄不至於沒落。

而太玄星峰,是出過太玄掌教最多的一座山峰,當代太玄掌教便是出身星峰,也是華雲飛的爺爺。

此刻,星峰內,太玄掌教看著下方的年輕人道:「搖光聖子,為何只有你一人前來?」

「江離此次是為師弟葉凡而來,也是為了解決拙峰秘術的問題。」

太玄掌教和一眾峰主的目光注視下,羅墨繼續說道:「在下想了兩個辦法,不知諸位前輩可願聽一聽。」

「你且說來。」

「第一,葉凡師弟曾得到九秘中的者字秘傳承,願以此秘法交換。」

此話一出,一片嘩然,一名峰主激動道:「可是九秘中的療傷聖法?」

「正是。」

眾人頓時議論紛紛,即便是一峰之主也難平靜,有些人恨不能立刻替掌教答應下來。

倒是作為拙峰峰主的李若愚很淡然,雖然聽到者字秘時眼中閃過一絲驚訝,而後卻再不為之激動。

太玄掌教雙手虛按,殿內立時安靜下來。

他說道:「第二呢?」

「這第二嘛,葉凡師弟曾在妖帝墓開啟時獲得妖帝收藏的《道經》輪海卷,願以這輪海秘境最強經文為交換。」

太玄掌門看著羅墨,突然大笑起來,「你這年輕人,還真是一點不吃虧啊。」

但他臉色忽然一變,聖主級威壓讓人呼吸一滯,「只是我太玄為何要與你們交換?你要與我們強買強賣不成?」

在這般威壓下,羅墨不緊不慢的取出了一冊銀書,「作為葉凡的師兄,是我邀請他加入搖光的,向前輩賠罪了。這是我偶然所得的一卷經文,並非交換,只是作為賠禮,請前輩過目。」

銀書穩穩噹噹的飛到了太玄掌教面前,他心內疑惑,面上卻不表現出來。

賠禮?

賠禮肯定不會比那兩個選擇更有價值,這是理所當然的。

但他定眼一看,這竟然是一篇經文,一篇修仙台秘境的經文,而且註明了是——

《太陽古經》?

號稱仙台秘境最強的太陽古經?

太玄掌教看著經文,一時竟入了神,直到旁邊的人提醒才回過神來,不動聲色的將這卷銀書收入懷中。

這讓太玄門其它峰的峰主都十分詫異,那是什麼經文,怎麼會讓掌教都失態?

「葉凡本是我太玄弟子,我太玄又一向與搖光修好,只要他不將九秘外傳——」

「請前輩放心,我可以替葉凡保證。」

「嗯,那就好。當然,拙峰九秘不外傳的限制不包括你,但也僅限於你。」太玄掌教補充道,然後不待其它峰主說話,便看向拙峰峰主李若愚,「師弟,你覺得如何?者字秘和道經由你來選。」

李若愚:?

所以九秘是直接賣了對嗎?

不過他也不討厭葉凡那孩子,對於他學去拙峰九秘也沒有什麼意見,只是心中有些驚訝這個搖光聖子的手段,先是拋出兩個條件誘惑一眾峰主,然後直接送上賠禮搞定掌教,還真是——

富有啊。

經文秘術那麼多嗎?

「道經輪海卷號稱輪海秘境強,但也只是一卷,我太玄諸峰皆有自己的傳承經文,卻是不如九秘中的無上療傷聖法。」李若愚說道。

其它峰主也都點頭,內心狂流口水。

「只是……」李若愚話鋒一轉,「就算你不付出這些,我們也並不會為難葉凡,你可是還有別的事情?」

這個老人洞悉人心,詢問羅墨的目的。

「也沒有什麼別的目的,只是目前東荒局勢混亂,搖光和太玄又是近鄰,應當多多親近才是。」

目的自然不能明說,總不能直言我要太玄的氣運吧?

羅墨這次來,是來看華雲飛的。

這個被控制的孩子,最近過得應該還不錯吧?畢竟控制他的人死了,首尾都被羅墨清掃乾淨,現在留在外面的魔功修行者應該只剩下他和姜逸飛了。

太玄,星峰。

每到夜晚這裡便星光如水,倒泄而來,是這座山峰在聚納星力,共弟子修行。

「江兄對道的見解令雲飛由衷佩服,實為良師益友。」

華雲飛對羅墨說到,此刻這裡只有他們兩人,彈琴品茗,談論道法。

他最近這些日子每天都在星峰之中彈琴修身,據說很少修鍊,也不外出。

上次也是羅墨邀請他才離開了太玄,而這次是羅墨主動來拜訪。

「雲飛兄,我有一言,你可願聽?」

「江兄但說無妨。」

華雲飛的氣質越發淡然出塵了,好似不食人間煙火。

「你似乎放棄了道途。」

羅墨很肯定過的說到,這讓華雲飛的笑停在了嘴邊。

而羅墨卻目光湛湛,繼續說道:「修行之道,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你若懈怠,同輩中其他人便會遠遠將你拋在身後,豈有不進之理?你若有何難處,可說與我聽,我定會幫你解決。」

華雲飛搖頭,黯然道:「有些事情,不是江兄能幫我的。」

他話音剛落,羅墨手捏印訣,氣機感應之下,頓時從他輪海之中攝出一粒烏黑的種子來,捏在手指間。

「幫不了?」

手指用力,這粒種子頓時化為一道元氣,散逸在天地間。

華雲飛震驚,然後愣住,最後激動的握住了羅墨的手,「江兄,你——」

「他們也找過我,不過被我滅了,我從他們記憶中得知了這些骯髒手段。」

「多謝……多謝江兄……若不是你,雲飛還身處地獄之中……」

華雲飛激動得有些語無倫次了。

他是從小就被控制的,而且待遇比較差,修鍊的是吞天魔功,就算吞噬了再多的體質將來也是為前任搖光聖子做養料。

他們擱這兒大魚吃小魚呢?

不過現在他們的首領已經被羅墨給滅了,剩下的也都送到神痕紫金塔中度化,整個狠人一脈都已經消失了。

華雲飛被控制了這麼多年,今日才終於解脫,得知喜訊,激動一塌糊塗,難以抑制情緒,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

「以後好好修鍊,我將來可是打算除掉那些禁區的,希望到時候你能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