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緊接着,青青斧頭一揚,率先走進了宮殿的大門。

風無痕緊隨其後,始終跟她保持最恰當的距離。

而另外三女則小心翼翼的跟在了風無痕的身後,隨時準備發動攻擊。

進入宮殿,沿着筆直而又寬敞的長廊一直前進了上百米,他們依然還是沒有發現一個怪物的身影。

難道這蛇魔殿裏除了蛇魔分身外,就沒有其他守衛的怪物了嗎?

要是真的這樣就好了,五人心中充滿了期盼。

又走了幾十米後,他們就來到了一個三叉道口。

略微猶豫了一下,中間的走廊應該是通往正殿的,估計這纔是蛇魔分身所在的地方。

於是他們毫不猶豫的就選擇了中間的道路,筆直前進。

跨過一道精緻無比的圓形拱門,前面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廣場。

在廣場的中央,有一個高達數米的祭臺。

祭臺之上,正綁着一名人頭蛇身的美貌女子。

她的神態略顯憔悴,似乎正飽受着某種巨大的煎熬。

祭臺的正下方,一名穿着黑色鎧甲,手拿黑色鐮刀狀武器的粗獷大漢正傲然挺立。

他的眼睛灼灼的望着祭臺上的蛇形女子,流露出了一股貪婪之色。

而在廣場的四周,整齊的伏跪着大片的怪物。

這其中有紅蛇、黑蛇、白蛇、三頭蛇等各種蛇類,越接近祭臺的,樣子看起來越強大,估計都是領頭的。

它們紋絲未動,就那樣趴伏着,似乎是靜靜等待着一場祭祀的到來。


看到了這些,五人心裏已經非常清楚了,祭臺上的女子應該就是養蛇人的紅顏知己小青,而祭臺下的男子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是蛇魔分身。

只要月圓之夜的時辰一到,小青就會成爲蛇魔分身修煉的爐鼎。

風無痕看了一下任務時間,還非常的充裕,足夠他們慢慢揮霍的了。

估計這是洪荒中第一個難度係數比較大的隱藏任務,因此係統給了一個比較充足的時間。

小雅:“呵呵,難怪黑暗禁地裏其他地方一個怪都沒有,原來是蛇魔分身把怪物都集中到這裏了啊。”

依依:“是啊,BOSS集中了這麼多怪物,這足夠我們殺到20級的了。”

青青:“這樣正好,也省的我們到處找怪,現在可以一次性殺個過癮。”

雪婷:“這裏怪物這麼多,等下大家還是別大意,都小心一點!”

風無痕非常贊同雪婷的意見,於是說道:“這裏怪多,等下大家有危險就立即吃那四種丹藥,總之,絕對不能輕易掛掉。”

“傻哥哥,放心吧,這次依依可學乖了。”

“臭流氓,人家會注意的,你就放心好了。”

“好,那就開殺吧!”

五人剛剛移動身子,祭臺之下蛇魔分身忽然慢慢回頭輕蔑的望向他們,放聲大笑起來。

“哈哈……卑微的人類,憑你們這點本事,就想破壞本尊的好事嗎?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蛇魔分身說到這裏,忽然又迴轉過身,對祭臺上的女子說道:“小青,你應該知道,這是你作爲青蛇聖女的宿命,原本我還想放過那個人類的傻小子,現在看來,本尊一定不能放過他了,你可千萬別怪我出爾反爾。”

“不,蛇魔陛下,我相公他是無辜的,求您放過他吧。”小青臉上滿是哀求的眼神。

“放過他,已經不可能了,這些人類應該就是他找來的,要怪就怪他太執著了。”


“相公,都是小青不好,小青不該一直瞞着你,都是小青害了你啊!”小青自怨自艾,憔悴的臉上早已淚眼蹣跚。

蛇魔分身和小青的話語非常清晰的飄入五人的耳朵,彷彿就是說給他們聽的。

在好奇之下,於是五人全都停住了腳步,豎起耳朵聆聽,等待蛇魔分身的後續動作。

“卑微的人類,你們彆着急,本尊會給你們機會的,白蛇護衛一隊出列,給我守住那個入口,千萬別讓他們過來搗亂。”

“是,蛇魔陛下!”數十條白蛇護衛於是立即站了起來,快速向五人這邊的入口衝來。

不好,如果一下子被數十隻怪物圍攻的話,肯定凶多吉少,於是風無痕等人連忙退回了廊道。

白蛇護衛佔據入口附近的通道之後,就停了下來,開始不斷在附近來回巡邏,其中有3條一直在圓形拱門處不斷來回走動。

還好,見到白蛇護衛並沒有追上來,五人暗暗慶幸。


看來,這些情節都是遊戲系統安排好的,如若不然,蛇魔分身只要命令所有的怪物一起動手追殺,他們根本就不用打了。

查看術的距離是攻擊距離的2倍,停住身形後,風無痕立即對白蛇怪物釋放了一個。

【白蛇護衛】(精英怪物)

等級:19級

生命:6000

攻擊:650

防禦:250

技能:初級冰凍術,羣體技能,命中後目標立即冰凍,不能移動,不能攻擊,範圍10*10。

……

這白蛇護衛比起紅蛇侍衛來,要強大一點,不過,風無痕等人現在的實力比之前殺紅蛇侍衛的時候,可是提高了不少,一隻只的殺應該非常輕鬆。

“我去引怪,大家準備了。”

青青說完,立即慢慢接近距離他們最近的一條白蛇侍衛。

進入它的視野範圍,青青立即後撤,可是讓他們鬱悶的是,那白蛇侍衛竟然不上鉤,跑到圓形拱門附近後,隨即就停止了追擊,繼續在門口遊蕩巡邏。 “不是吧?傻哥哥,你說這白蛇怎麼這麼狡猾呢?”依依在風無痕身後嬌聲道。

“依依,這不叫狡猾,應該叫盡忠職守吧。”風無痕回頭笑道。

“切,什麼盡忠職守啊?臭流氓,還是多想想怪物不過來怎麼辦吧?”

“不過來,還能怎麼辦?當然是殺上去嘍,反正最前面也就3條蛇,問題不大,青青,你說呢?”

“嗯,殺吧,最多浪費一點藥水!”

青青稍顯鬱悶的點了點頭,快速跨過拱門,猛的高舉斧頭,衝向了其中的一條白蛇護衛。

白蛇護衛的視野非常寬闊,很快發現了青青,於是立即張牙舞爪地迎了上來,而在它身後的另外的兩條怪物似乎也心有靈犀,幾乎也同時撲了過來。

“鎮龍擊!”面對着三頭怪物的圍攻,青青絲毫不懼,斧頭猛的一揮,一條光龍瞬間發出,盤旋着罩向了最近的一條白蛇護衛。

“-466!”白蛇護衛頭上立即飄起了紅色的傷害數字。

“嗷……”怪物受傷吃痛,立即大聲咆哮,接着巨嘴一張,猛的吐出了大量白色的、冰冷到極點的冰水物質。

瞬間,圓形拱門前,方圓10*10的範圍內,全部成爲了冰封的世界。

青青首當其衝,整個人立即被冰水封住了,絲毫動彈不得,彷彿就像一座冰雕的美女塑像。

就連風無痕這個站在外圍的人,也感受到了這種寒澈透骨的冷,不由打了一個寒顫。

當然了,他的逼真度是100%,再加上莫名其妙的效果,比起她們來,本身對這種遊戲的各種感受就要強烈的太多。

接下去,最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另外上來的2條白蛇護衛冰沒有使用冰凍術,而是直接張開巨嘴,咬向了青青。

“-541、-552!”青青瞬間損失了1000多的生命值。

“大家直接上來攻擊吧,別等了,估計它們的技能是輪流施放的,等也沒用!”青青連忙在戰隊頻道叫道。

“嗯!”大家隨即展開了行動。

“枯木逢春!”風無痕幾乎不用挪動身子,立馬在廊道的門口給青青釋放了持續加血的技能。

“火炎刀!”雪婷跨入拱門一步,立即發出了攻擊,幹掉怪物823的生命。

與此同時,小雅和依依也都衝了上來,準備對青青剛纔所指的目標發動攻擊。

不過,她們距離有點遠,剛跑到怪物的身邊,還沒來得及放出攻擊,就被另外一條白蛇護衛發動的冰凍術給瞬間冰封了。

而青青更倒黴,幾乎剛剛要恢復行動能力,又再次陷入了冰凍狀態。

只有風無痕和雪婷是遠程攻擊,堪堪躲過怪物的冰凍術。

“-538,-561!”青青再次受到攻擊,損失了1000多的生命。

好在,她有風無痕施加的枯木逢春在持續加血,降低的生命值少了很多。

依依可憐兮兮道:“嗚嗚,我被凍住了,不能動了,感覺好冷啊。”

小雅黛眉一蹙道:“可惡,這怪竟然沒按常理出牌,我也被凍住了,不過奇怪,依依,好像沒你說的這麼冷啊?!”

雪婷一邊向怪物發出攻擊,一邊淡淡笑道:“那估計是你們兩個的逼真度設置不一樣吧。”

是依依故意裝可憐,還是她的逼真度比小雅設置的要高呢?這個遊戲的各種感官除了跟逼真度設置有關係以外,到底還存在着什麼玄奧呢?

於是在發出了攻擊之後,風無痕不由問道:“你們的逼真度都設置了多少呢?有沒有100%?”

“天哪,100%?傻哥哥,你沒搞錯吧,人家纔不是自虐狂呢,我的是最低的50%,當時第一次殺怪,被白狐撓到的時候,還非常疼呢!”

“哦?”風無痕訝然道:“50%就很疼嗎?那這個遊戲還真是奇怪了。”

這時,2秒時間已到,被冰凍住的三女恢復了行動能力,隨即停止了談話,對怪物發出了攻擊。

“-170,-1002,暴擊-998!”

緊接着,第三條白蛇又一次發動了冰凍術,將三女再次冰封。

“汗,又被凍住了!”鬱悶的小雅開始繼續剛纔的話題,說道:“依依,我設置的也是50%,照道理的話我們的感受應該是差不多才對啊?那爲什麼你說很冷呢?難道你是裝的嗎?”

依依輕啐一口道:“去,小雅姐姐,人家纔沒裝呢,是真的有點冷,不過現在好多了。”

青青疑惑道:“這倒是更奇怪了,我設置的是90%,應該比你們都高多了,不過似乎一直沒多大感覺啊。”

“不是吧,青青,你弄那麼高幹嘛?”

“我這不是爲了享受遊戲的真實感覺嘛,所以就設置高一點。”

“你們設置的其實都不高,我當時選擇的是系統隨機,逼真度達到了99%,不過除了視覺非常逼真外,被怪打了就第一次有點疼,之後就沒什麼感覺了,難道這個痛覺是因人而異嗎?”一直沒怎麼說話的雪婷揮杖攻擊之後也滿是疑惑的加入了這個話題。

“姐姐,你不是吧?99%也不痛嗎?那真是奇怪了,我可是才50%啊,爲什麼比你們都難受呢?”

“這就不知道了,或許是跟每個人的體質有關係也說不定呢,冰凍狀態過去了,先殺怪吧,等下再說!”

談話間,三女早已恢復了行動能力,立即對白蛇展開了攻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