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子涯的比賽直播下,金陵的比賽直播下,微博內,三場罵戰又開始了。

“大江,你們要快點啦,楚安然,寇靖昊,趙純都已經到了終點,現在完成比賽人數已經達五人,馬上還有人陸續趕到,不快點怕是要落選!”

紅顏和胡婷都有些焦急,對着麥克風向江子涯傳遞比賽消息。

聽到這個消息,江子涯手裏的工兵鏟劃得更快了,那小獨木舟就和離弦之箭一般,蹭蹭往前跑。

岸邊不時有步行的選手被他們倆超過去,留下後面一陣驚歎之聲亦或是叫罵。

“七人完成比賽了!七個人了!只剩下三個名額了!加油啊江子涯!”

不僅僅是胡婷和紅顏,很多觀衆也彈幕或者對着屏幕較勁,大聲喊着加油。

壬晴兒也是急了,手裏拿着兩個燉湯的小鍋,雙手輪番用鍋划水,就和螺旋槳似的。

讓這獨木舟的速度又是提高了不少。

不得不說,獨木舟的速度,真的是比木筏子的速度快太多。

很快,前面一個撐木排的選手被江子涯超過。

哪怕對方利用S曲線阻擋了江子涯好一會,但是仗着獨木舟的靈活,吃水淺,倆人愣是沿着河邊潛水超了過去。

然後同時回了中指給後面的木排選手。

後者一看兩個中指,爲了不吃虧,急忙雙手中指奉上,然後…船槳掉水裏飄走了!

這一幕,引得觀衆紛紛大笑不止。

“我擦,獨木舟,這什麼操作!這的做多久啊!”

“妹的,不是作弊吧?有人送工具?”

很多其他選手的觀衆還有被超過的選手,都紛紛驚詫這麼漂亮的獨木舟來自於何處。

“我擦了,咱們走陸路是不是太傻了,又被超了!”

“還想啥,快跑吧,估計快到終點了,吃奶的勁用出來!”

一些剛剛被金陵木排超過的選手都開始撇開大腿跨步奔跑。

然後沒跑出多遠,就看到一個速度奇快的獨木舟揚長而去,一個個立馬沒了力氣。

這特麼用兩隻腳,真心追不上啊!

難怪古時候的神仙,都是人首蛇身,這體型幹啥阻力都小!

大概三個小時之後,江子涯和壬晴兒已經看到前面有一艘二人在座的木排。

而按照網友的說法,雙人撐船的只有兩組,一個是江子涯和壬晴兒,另一組就是金陵和鬼鬼。

“加油,晴兒,咱們倆超了他們!吐吐胸中惡氣!”

小丫頭早就累的滿臉潮紅,這時候看到前面就是偷船的金陵,不由得使勁點了點頭說道:

“沒問題!”

壬晴兒稍微緩了一口氣,小腹之下,PC肌微微用力,體內那股莫名的能量,被她徹底調動出來。

頃刻間,她就感覺整個人充滿了力量,眼睛看的更清楚,聽覺觸覺也愈發變得敏感。

“刷刷刷!”

雙手輪番搖動,獨木舟很明顯的提了速。

壬晴兒如此,江子涯也不逞多讓,划動工兵鏟的速度竟然也變得更快,更有力。

小丫頭心裏也有疑惑。

她知道,自己是因爲特殊原因,所以因緣際會,體內有了這股神奇的力量,而江子涯據她所知,並沒有做到這一點。

但是,這個男人的耐力竟然如此持久,在幾個小時的高度運動下,不但沒有疲軟,竟然還能加速。

“他,到底有着什麼祕密?”

壬晴兒不相信,一個人憑着血肉之軀,可以做到這一點。

獨木舟以極快的速度接近前面的木排。

金陵和鬼鬼拼盡全力,但是沒柰何,體力不及後面倆人,這水上交通工具也沒後面的科學,有着質上的差距。

於是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二人接近,卻毫無辦法。

“不行,不能這樣被追上!已經有八個人完成比賽了!只有最後兩個名額!”

金陵低沉沙啞的嗓音吼道,聽起來就像是困獸,與那清晰靚麗的外表絲毫不搭配。

鬼鬼都快哭了,渾身溼透,衣服和沒穿似的,兩團抖來抖去,看得人眼花繚亂。

“金陵,我不行了,馬上就要脫力了,咱們拼不過他們了,認栽吧!”

這女人精神已經被後面倆瘋子的速度打垮了,在她看來,後面倆人的速度,超過自己二人,根本不需要太久。

金陵吼道:“不行!絕不可以,我不會輸!也不能輸!”

說着,他眼睛突然一亮,笑道:“哈哈!老天爺都幫我!這下看他們如何贏我……” 雖然是夏季汛期,但是河田河終究是沙漠河流,越到後面便越淺窄。

這裏馬上就到阿拉城區域,幾乎是這條大河的尾端,而且這個位置有三個分叉河道。

左側是連接一個水庫,中間那條水道直奔遠處阿克蘇,他們的比賽終點,則是最右側的河流。

水面一分爲三,河道寬度自然也都窄了不止七成。

右側的水流還算寬,但是在岔路口不遠處,也只能容一隻竹筏行駛,再難有超越的餘地。

江子涯追到倆人後面十幾米遠,聽到金陵大喊“天助我也”,不由得譏笑道:

“等着哥哥我和你接舷追尾!”

他認爲金陵所謂天助我也是因爲河道變窄,自己便沒法超車。

心話:“不能水路超車,那我還不能追尾把你撞散了!大不了一起走陸路!”

江子涯真是憋着這門心思,反正到時候撞散了,就和主辦方說自己根本沒法控制獨木筏。

這河道兩邊,綠蔭茂密,說心裏話,要真都上了地面,金陵連吃倆人腳刨的灰都沒資格。

可是,就在金陵喊完那句“天助我也”之後,江子涯卻傻眼了。

只見金陵瘋魔一般,拿着工兵鏟使勁在腳下的木排上砍了幾下。

鋒利的工兵鏟,三兩下就把上面的幾根木頭砍得散開來。

緊接着,這貨一轉白色的風帆,木排順勢一打橫。

“蹭…咔…”

本就勉強能容木排行走的河道,哪裏橫的下木排的長度。

隨着木頭與岸邊沙土的摩擦聲,那木筏子徹底橫過來,攔在河道上。

而金陵和鬼鬼,則直接“撲通”一聲跳下河,抱着砍散開的兩根木頭,泅水而下。

這一手玩的漂亮。

直接廢了江子涯的獨木筏。

哪怕江子涯現在蹬上木排,也砍兩根木頭下來,泅水追趕。

那麼,同樣的水流,同樣的獨木,無論如何,也是金陵和鬼鬼先到終點。

這計劃,萬無一失。

江子涯大罵了一聲“卑鄙”,但是心裏卻也清楚,這是阻截自己最好的辦法。

換成是自己在前面,後面有獨木舟追趕,肯定也用這種方法攔截。

明知不可爲而爲之。

江子涯沒柰何,還只能在獨木舟與木排撞擊後,跳到木排上,順手砍下兩根胡楊木頭,與壬晴兒一人抱着一根,身體浸在水裏,順流而下。

竹馬青梅兩無猜 追趕?那是辦不到的,大家現在幾乎是一樣的速度。

走陸路奔跑追趕,那也不現實,因爲河流的速度本就湍急,人還真沒水流跑得快。

江子涯心裏暗罵倒黴,就差那麼一步,若不是河道突然變窄,自己絕對可以瀟灑的超過金陵,好好羞辱他一番。

但是,現在看來,這隻能是做夢。

不過這貨現在悶着頭還在追,主要的原因就是,到了終點,好好揍這貨一頓,反正排位賽自己是進不去了,那不如好好泄憤一次。

觀衆們從開始的激動,到後來的焦急,而現在則是和江子涯一般,認命了。

金陵的粉絲也稱金陵一派,現在已經開始在各種慶賀,尤其是跑到江子涯和壬晴兒的線路來慶賀。

這着實把江子涯和壬晴兒的擁護者氣到鼻子都歪了。

“哎呦喂!你們不是說江子涯沒有解決不了的難題嗎?怎麼就追不上我們花美男呢?”

“9494,還印第安納江,能不能別蹭明星人氣?”

“哈哈,古有武大郎枯樹皮三寸釘,今有江大郎落孫山驢技窮!”

“樓上好溼好溼!666”

江子涯的線路和壬晴兒的線路現在熱鬧的很,現在又是這次終極選拔賽結束的日子,所以觀衆尤其多。

雖然輸贏已成定局,還有最後兩個名額,江子涯和壬晴兒必輸無疑。

但是,死鴨子嘴還硬呢。

江子涯的擁護者是倒驢不倒架,有罵必回:

“金山銀山不如花美男的手藝好,會偷!”

“就是,一個賊子,你們還好意思在這秀優越?”

“丫的就一損人,竟然橫船堵河。”

“印第安納江怎麼了?一聽就是正氣凜然,花美男?哈哈,花花腸子倒是不少!”

“人如其名嗎!”

金陵一派毫不示弱:

“偷船?捉賊捉贓,捉姦拿雙,你們看見了還是咋地?小心告你毀謗!”

“一個破木排,還用偷?我們家花美男隨手就做一個,還用偷?”

“就是,沒看我們花美男棄之如敝履?”

“哈哈,橫船堵河,這說明金陵少就是聰明,腦子是個好東西,可惜江子涯沒有!哈哈”

兩下里,你來我往,脣槍舌劍。

到了最後,都不講道理了,全都是問候器官和家裏男性女性的話題。

紅顏開始踢人,可着金陵的粉絲踢,永久禁言。

戰場轉移,開始在金陵的直播間開罵。

戀上你的眸 金陵抱着圓木,渡過了終點的箭頭,不由得仰天長嘯,然後放聲大笑。

費勁巴力的爬上岸邊,氣喘吁吁的坐在河灘上,染得姥姥灰的頭髮一溜一溜的黏在臉上。

他笑着,合不攏嘴,雖然他很清楚,自己這個時候應該裝作淡然,要給粉絲雲淡風輕的感覺。

可是,金陵控制不住,他忍不住笑,只好儘量忍住不發出聲音。

所以,那俊美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啞劇,嘴巴張着,沒有一絲聲音。

當他看到江子涯在幾分鐘後渡過終點箭頭的時候,笑得就更開心了。

甩了甩頭髮,使勁站起來,和鬼鬼一起朝着主辦方的工作人員走過去。

是的,這貨不傻。

不跑,肯定捱揍。

他來到主辦方人羣裏,這才放下心來,哪怕此時他看到呼哧帶喘的江子涯爬上岸,也不管全身和淹死鬼似的滴答水,直奔自己而來。

有什麼可怕的,這麼多人在這裏,甚至金陵有點盼着江子涯動手打自己。

那樣的話,江子涯就算是徹底萬劫不復了,以前積攢的一點名氣,也會隨着暴力事件,被主流媒體封殺,因爲自己會推波助瀾。

他一邊看着怒目自己而來的江子涯,一邊撫摸着電子屏幕上第九第十的兩個名字,金陵,楚櫃櫃(鬼鬼),眼神之中充滿着挑釁。

然而,怒氣衝衝走到一半的江子涯卻突然停了下來,眼神先是迷茫,緊接着使勁的揉了揉眼睛,然後又使勁的眨了眨眼睛。

似乎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然後,開心的笑了…… 不知道爲什麼,金陵在江子涯的眼神裏,讀到了“可憐”兩個字。

“這是爲什麼?明明是我贏了,怎麼可能他笑得那麼開心,比我還開心?他…也愛上我了?”

幸好江子涯不知道金陵此時此刻內心的想法,否則剛剛鬆開的拳頭肯定握的更緊更硬。

鬼鬼微微轉頭,突然臉上勝利的笑容凝固,明明那笑容還在,但是卻看着好像是雕塑,沒有一絲生動。

金陵眼睛一直在江子涯身上,他百思不得其解,突然似乎覺出了什麼差異,與往次比賽不同的地方:

“是了,以往的比賽,最後一名晉級選手來到主辦方這裏後,就是主持人宣佈比賽結束的時候,但是,這次沒有,到現在依舊沒有!這是爲什麼?”

花美男忙轉頭看着主持人,他心裏有些不安,聲音都有些大,與以往的雲淡風輕,瀟灑淡然完全不同的喊道:

“怎麼還不宣佈比賽結果?怎麼還不宣佈?我和鬼鬼已經到了,十個名額滿了啊!”

似乎,只有宣佈了比賽結果,他才能在這種不安裏解脫出來。

至於這話問的魯莽與否,他根本沒有思考過,沒有他的經紀人在身邊,他就是個孩子。

主持人白癡一般看着金陵,直到江子涯和壬晴兒慢悠悠的走過來,才立馬換了一個表情,嗯,眉飛色舞的喊道:

“晴雲輕漾,薰風無浪,在這盛夏時節,在這美麗的河田河邊,我們偉大的中心國勇士,在千古大沙漠內,完成了世界極限荒野大賽,中心國終極晉級賽的賽事。

沙漠萬險,難不住我中心國兒女的智慧,沙漠寬廣,不及我中心國兒女的胸懷,我們有理由相信,在未來的世界大賽上,中心國也必將取得最好的成績。

現在我宣佈晉級前十名的選手名單:第一名楚安然。”

這終點站,早就聚集了無數的觀衆,當楚安然的名字響起來後,四野裏掌聲鵲起。

“第二名:婁格廉!”

又是一片掌聲。

“第三名,隋子蜀!”

掌聲依舊。

“第四名,姬須穗!”

“第五名,……”

“第八名,寇靖昊!”

金陵聽到了寇靖昊的名字,他知道,自己就在寇靖昊的下面,第九名就是自己。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