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章完) 嚴格來說就是曾經的屍王,它被邙山鬼王附體了。

我心中萬千羊駝狂奔而過,本以爲八卦城有周天八卦伏魔陣在,厲害的鬼魅是進不來的,卻沒想到還是被突破了。肯定是洪曉芸脫離掌控,讓鬼王殿急眼了。

情迷獸世:獸王BOSS,撩一個 我不明白施小媚爲什麼在鬼王殿眼裏那麼重要,值得鬼王殿興師動衆,竟然連邙山鬼王親自出動了。

私家車司機嚇的哇哇大叫,我立刻敲碎玻璃,打算把洪曉芸帶出去,不管怎麼樣絕對不能出八卦城,否則死無葬身之地。

江南恨 但讓我絕望的是,窗外,屍王巨大的身體猛的一躍而起,竟然一下竄出了八卦城,八卦城的伏魔法陣都猛的顫抖了一下。

邙山鬼王大跨步遠去,沒幾步就遠的連八卦城都看不見了。

“完蛋了!”我心裏哀嚎一聲,出了城,那自己唯一能借助的法陣也沒有了。

很快汽車被放下來了,一大羣魔屍蜂擁而來,將汽車包圍。

屍王震天的悶音傳來:“抓出來!”

魔屍立刻上來扯車門,要將我抓出去,它們的眼睛全部變成了孤光,幽幽的,格外滲人。

司機被嚇到驚厥,昏死過去。

去死!我咬牙,沒坐以待斃,龍牙刀連連出擊,將靠近的魔屍全部捅翻在地。

下一刻,一股極其陰冷氣息忽然從車底直接透進來,頓時讓我汗毛倒豎,就好像掉進了零下幾十度的水裏。

很快我就發現自己變得僵硬起來,渾身的血就好像快要結冰了一樣。我大驚,立刻用法力抵抗,妖心也劇烈跳動起來,將一股股的暖流送往全身。

但這一切無濟於事,鬼王出手,連丘處機不下的八卦伏魔法陣都不在話下,對我簡直就是小兒科。

很快,我就被凍的連刀都握不住,掉了。

一衆魔屍上千,拉走了洪曉芸,又把我也丟了出去。

我躺在地上,邙山鬼王居高臨下的看着我,它太高大了,像神農架的野人一樣,高如一座塔。

血紅色眼睛的像燈籠那麼大,猙獰而暴虐,我甚至能看清楚它眼中的血絲,如同龜裂的紋路一樣,縱橫交錯。

和之前在趕屍門所見不同的是,他全身插滿的鎮屍釘全部不見,通體血色,渾然一體,倒是那些密密麻麻符文還殘留了許多,看起來就跟紋身一樣,憑空多了幾分強悍和神祕的氣息。

“帶走!”這時候,一個蒙面的魔屍頭領上千,對着洪曉芸一揮手。

幾個魔屍上前把洪曉芸給架走了,接着它又看向我

,眯了眯,道:“把妖心挖出來!”

幾個魔屍立刻走向我,手上的利爪長出來足足半尺,幽幽的泛着金屬光澤,無比鋒利。

我嚇的通體冰涼,強行打算起身逃跑,但還沒完全站起來,腳下一個趔趄又摔到在地。

幾個魔屍冷笑一聲,立刻按住我,將我胸口的衣服扯開了。

我奮力掙扎,卻根本沒用,魔屍的力量非常大,壓着我的手如同鐵箍一樣。

很快,其中一個魔屍“操刀”上前,利爪頂在我胸口。

下一刻我就聽到了自己心口血肉被劃開的“唦唦”聲,停在我耳朵裏,如同催命的魂曲。

“慢着!”

忽然,施小媚清脆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邙山鬼王此刻全身都籠罩在了一層綠色的屍氣當中,微微側目。

我立刻扭頭,發現施小媚正帶着幾個趕屍門的高級魔屍趕來,臉上多有焦急之色。

走到跟前,她見我還沒有大礙,頓時鬆了一口氣,對邙山鬼王道:“師父,請您放他一馬。”

邙山鬼王居高臨下,遲疑了一下,音如悶雷道:“此人雖爲冒品,但屢次與我王殿作對,妖心也是殿下點名需要的東西,你必須給我一個理由。”

“您先放了他,徒兒待會和您單獨說,很重要。”施小媚要求。

邙山鬼王遲疑了一瞬,道:“好,此次就依你,下不爲例。”

“謝師父!” 重生之邪道天嬌 施小媚感激道,說完轉身背對邙山鬼王,對我比了一個口語:回城。

緊接着,邙山鬼王大手一揮,頓時周圍一陣屍氣迷茫,濃霧滾滾而來,讓周圍立刻伸手不見五指。

緊接着,那些陰冷的氣息就消失了,等屍氣散去,原地只空蕩蕩的剩下我,還有那輛車。

我立刻掙扎着起身,一拐一瘸的朝汽車跑去,妖心被剛纔的危機一激,頓時如同發動機一般將滾滾熱流輸送道全身,沖淡了那股寒氣,能活動了。

我將司機扒到副駕駛,立刻驅車返回八卦城。

施小媚讓我回城,明顯有快跑意思,弄不好邙山鬼王還會返回來。施小媚所謂的單獨和它說,很可能根本就是沒有理由。

自己只有回到八卦城才安全,八卦伏魔陣肯定不是那麼好突破了,鬼王肯定要付出代價。

等手腳靈活了一點,我立刻給苗苗打電話。

那邊秒接,急道:“阿春,你在哪?”

“我在回城的路上,洪曉芸被鬼王殿抓走了。”我立刻道,之後簡單的將事情說了一

遍。

苗苗大驚,道:“那你要快,邙山鬼王弄不好還會返回來,施小媚可能在誆它。”

我立刻丟下電話,將車子飆的發飄的地步。讓我大鬆一口氣了,回城的路不算遠,幾分鐘後我的車子就衝進了八卦城。

苗苗和瓜哥趕來和我匯合,看了一下我心口已經開始結痂的傷口,嚇的臉都白了,道:“太危險了,幸好施小媚出言保了你。”

我點點頭,嘆了一口氣,說:“真沒想到,她竟然拜鬼爲師了。”

施小媚口稱鬼王師父,已經是再明顯不過了,而且可以想象,在對趕屍門下手之前,她恐怕就已經拜師了。

趕屍門和屍王是她的拜師禮,甚至將我也設計進去了;想當厲害的手段和心思。

苗苗道:“施小媚生活在如同煉獄一般的趕屍門,從小到大,恐怕就沒體會過安全感是一種什麼樣的東西。一旦她獲得力量能讓自己安全的時候,便很容易迷失在其中;甚至不惜拜鬼爲師。”

“人缺什麼,便執着和喜歡什麼。”瓜哥也說了一句。

“洪曉芸被抓走了,不知道會產生什麼後果。”我擔憂道,到底還是讓鬼王殿得逞了。

邙山鬼王實在太強了,根本就沒給我們任何機會,一出手根本扛得住,實力實在差的天遠,全得跪區區一口寒氣便可以將我凍的渾身發僵。

“後果恐怕得問酆都大帝才知道了,它的那些爪牙恐怕也不知道結果會是什麼。”瓜哥道。

我緩緩點頭,那就只能等午夜了,看能不能聯繫上酆都大帝。

頓了頓我想起了海梅蓉和洪慶生,於是問:“海梅蓉和洪慶生呢?”

苗苗說:“你帶着洪曉芸一跑,鬼王殿的人便立刻追着你去了,洪慶生夫婦被顧天朗帶走了。”

“想辦法找到他們。”我當即道,酆都大帝那邊不能太指望,萬一它不說,自己拿它一點辦法都沒有,必須雙管齊下。

顧天朗丟了洪曉芸,竟然還顧着洪慶生夫婦,肯定有原因。

截住他們,然後問清楚洪曉芸身上的事,甚至同生辰八字的事也得再確認了一下,畢竟那只是贔屓單方面說的,別出了什麼差錯。

“鬼官的人已經去追蹤了,應該丟不掉。”苗苗道。

我點頭,白臉青年沒有趕來和我匯合。

話音剛落,手機震動了一下,來了一條短信,我點開一看,是白臉青年發來的;內容:顧天朗帶人準備離開,速來。

後面是一個地址。

……

(本章完) 沒二話,我們立刻驅車趕往白臉青年發來的地址。

苗苗摸出一顆解屍毒的藥丸和一粒抹魂丸給司機餵了下去,抹魂丸是用來抹除短暫記憶的,對普通人有效。

剛纔的場面對一個普通人來說實在太過震撼,不這麼做這司機弄不好要瘋掉。

很快司機就幽幽的醒轉過來了,瓜哥毫不猶豫的一記手刀又將他砍暈。

八卦城並不大,車子很快便到了。

我們隔着一百多米下車,白臉青年在麪包車上朝我們招手。

我們換車後他道:“我已經派人在出城的主幹道上攔截了,城內人多眼雜,我們出城再動手。”

我們三人對視一眼,都點點頭。

我問:“他們大概什麼時候會走?”

“這就說不好了,隨時都有可能。”白臉青年道,說着指着前面的一棟酒店,說:“他們就在裏面。”

……

接着便是等待的時間,酒店已經關門拉閘,一直沒見動靜。

等了很久我有些沉不住氣,便問是不是人跑了,白臉青年很肯定的說還在裏面。

時間一點點過,午夜我給酆都大帝發了一條短信,結果根本就沒發出去,聯繫不上。

接着又是漫長的等,居然就等到了天光大亮,七彩鷹本能的打鳴,我一把捏住它的嘴巴;這要出聲就露餡了。

終於,酒店的地下車庫門打開了,一前一後五輛車有些急切的駛入車流,朝着出城的方向去了。

“走了!”瓜哥道。

但白臉青年沒着急,拿着手機連車子都沒啓動,絲毫沒有要跟上去的意思。

我們三人交流了一個眼神,都沒再說話了。

白臉青年顯然在這裏佈置的不少人手,而且肯定在顧天朗的手下人打入了奸細,否則沒道理這麼篤定。

接着又是半個小時,地下車庫卷閘門再次打開,一輛轎車一輛金盃偷偷的溜了出來,朝着相反的方向離開。

但白臉青年沒動,手不自覺敲着方向盤,目光是不是掃過手裏的電話。

“迷魂陣!”

瓜哥點評了一句,道:“看來洪慶生夫婦對於他們還有不小的價值。”

我點點頭,從白臉青年的安排來看,先頭的兩個車隊,都是迷惑人的。這讓我更加肯定白臉青年安排了奸細在顧天朗身邊,對方竟然一點都不知道。

往大了說,是鬼官在酆都大帝的勢力中砸下了楔子。

我不禁好奇起來,現在看來,鬼官也並不是守着封門村什麼也不錯,相反,它在暗中羅織網絡。封門村那些散出去的人,就是它的勢力。

按照白臉青年的說法,鬼官曾經想接觸鬼王殿,但結果好像是熱臉貼了冷屁股,鬼王殿不理它,或者是有芥蒂之類的。

後來它便隱隱轉向了半步多,也就是白香月那一系勢力。

想了想,我乾脆挑明,問:“你們的鬼官大人是不是轉向半步多?”

白臉青年彈動的手指一頓,沉默,好一會兒才說:“我只是按照鬼官大人的意思行事。”

言下之意,就是他什麼也不知道。

我微微皺眉,這個回答顯然避重就輕。但對方不願多說,眼下的局面也不好再問了。

又過了一會兒,酒店地下車庫的大門第三次打開了,一輛七座的普通轎車開了出來,緩緩滑進了車流。

白臉青年目送它緩緩遠去,知道快看不見了才啓動車子遠遠的跟在後面。

顧天朗的轎車在城裏繞了幾圈徑直出城。白臉青年立刻換了一輛轎車也跟了出去。

大約半個小時,白臉青年打了一個電話,開始加速前逼。

前方一輛大貨車忽然橫在路中,截住了顧天朗的車。

顧天朗反應也飛快,竟然和另外一人一人帶一個衝向了大貨車,看樣子是打算換大車。如果是那樣就難以攔截了,大貨車碾過去基本沒什麼障礙物能擋住。

我急了,直接打開車門跳了出去,朝大貨車狂奔。

我速度完全超過了汽車,一閃就到了火車旁邊,龍牙刀一斬而過,直接將一個車輪子連胎帶軸給劈了。

下一刻,“嗖”的一聲輕響,一把彎刀凌空而起,狠狠的朝我砍過來。反擊已來不及,我只得防禦,橫刀一架。

“嘭!”我手臂微微一麻,身子本能的蹬蹬瞪往後退。

出手的正是顧天朗,此刻他臉色鐵青的瞟了一眼斷掉的車軸,怒道:“你是苗家的?”

我微微皺眉,顧天朗這副表情不想是撒謊的樣子,那就代表酆都大帝告訴他的事情極其有限,或者乾脆就是把他當做棋子用,他也被矇在鼓裏。

“你是鬼奴嗎?竟然連我都沒聽過?”我試探的問了一句,洪慶生一家和我深度關聯,他知道知道一些,就沒道理認得我。

顧天朗指頭震了一下,忽然咬牙道:“去死!”

我大吃一驚,這傢伙竟然話說都沒說清白就動手了。

我立刻迎刀對戰,苗苗那邊三對一,也和顧天亮的同夥幹上了。

顧天朗的實力比我要高出一年多年的道行,也是入道者,攻勢非常凌厲。

“嗖!”彎刀再次朝我橫削過來,化成一連串密密麻麻的殘影,足有二十多道。

我頭皮一涼,連滾都來不贏了,立刻往後一仰。

鋒利的彎刀一閃而過,比音嘯還快。一寸短一寸巧,我頓時被壓制了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彎刀一削不中,閃電般迴轉,朝我襠下狠狠的撩起一刀。

我驚的差點沒縮了陽,手一拍急速朝旁邊滾去,這一刀要是被撩中了就成太監了。

自己恢復能力強不假,但只是對於血肉和骨頭來說的,傷到重要的功能部位就難說了。

但我閃避的速度不及顧天朗出刀的速度,要害雖然避開了,大腿卻沒躲開,被一刀劃開滾了出去。

顧天朗一招得手,立刻欺身上逼,順手又是一刀。

我被他毫無徵兆的動手弄的有些火氣,忍着腿上的劇痛一刀對斬過去,不閃不避,要死一起死。

一寸長一寸強,要死也是他先死!

顧天朗臉色一變,立刻收刀,鬼魅般閃開正面,彎刀幻了一個刀花,再次朝我腦袋削過來。

我心頓時涼了半截,此人法力比自己深厚,而且對法力的把控能力也比自己強一大截。

力量強不過他,速度更比不上,被死死的壓制住了。

“嗡!”

冷婚暖愛,契約總裁太傲嬌 彎刀因音嘯而發出輕顫,緊貼着我的眉骨削過去……我感覺到了彎刀冰冷的溫度,甚至感覺到了自己眉毛被根根削斷的觸感。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出現了一瞬間的定格。

“嗖!”

下一刻,我手中的重刀憑藉本能狠狠的一拉。

龍牙刀和彎刀交擊,顧天朗抵擋稍顯倉儲,朝側邊退了一步。

我也順勢後撤幾步,穩住身子。

剛纔真是兇險,差之毫釐,勝敗存活便是兩說。

高手過招除非是耐抗耐打,如獸王對戰大魔城,又或者完全勢均力敵,比如白香月在馬鎮對陣骷顱頭。否則就是一兩個照面便能見輸贏,尤其是在實力有差距的情況下更是如此。

大腿依舊疼痛,正汩汩流血,我感受了一下,慶幸沒傷到筋骨,否則這一戰就不用打了。

而顧天亮看着我飛快止血的

傷口還有我手中的龍牙刀,臉色有一些難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