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不是別人,而是李雅珊,見到眾人並未發現自己,這才輕咳兩聲,然而,眾人激動著,還是沒有聽到!

「葉浪……」

這時,李雅珊對著葉浪喊道,眾人紛紛順著聲音看去,這一看之下,頓時嚇了一跳,一個個急忙竄了下來,整理衣衫,其他幾個也是急忙從桌子上跑下來!

「立正……」

李大牛急忙大喊一聲,一隊保安隊全體人員快速集合,排成一個隊列,整齊的大聲喝道「歡迎校長視察工作,保安一隊,全體人員到齊!報數……」

「一……三……十一……」

眾人紛紛整齊劃一的應聲說道,頗為有保安的精氣神!

李雅珊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微微一笑「同志們辛苦了!」

「不苦不苦,校長辛苦!」

眾人急忙說道,李雅珊微微一愣,倒是沒想到上綱上線了,急忙擺擺手「你們該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就是過來找葉浪說幾句話!」

眾人心頭鬆了一口氣,李雅珊思索片刻,繼續說道「李大牛!」

「到!」

李大牛渾身緊繃,急忙應了一聲,跨步向前一步,身形站的筆直!

「不用緊張,關於之前的事情,你也不必放在心上,付東有錯在先,也怪不得你,你該做什麼做什麼,其他的事,我來負責!」

李雅珊頗為大氣的說道,聽聞此話,眾人頓時激動了,尤其是李大牛,激動的說道「校長,我很感動……我,我不知道怎麼謝你!」

「嗯?你們是奮鬥在第一線的人,已經很辛苦了,若是出了事情,我不能替你們擋風擋雨,我還做什麼校長?」

奉令成婚 李雅珊擺擺手,很是認真的說道,李雅珊也算是久經『戰場』的人了,與什麼人說話,拿捏什麼分寸,自然是分的很清!

葉浪在旁看的心中讚歎,果然不愧是校長啊,才幾句話,就這麼將一個保安隊培養的嗷嗷亂叫了,自古以來都是得民心者得天下啊!

「校長,你是真的這麼覺得么?」

一名保安激動的大聲對著李雅珊問道!

李大牛一瞪眼,大喝道「小王,放肆,怎麼跟校長說話呢?」

李雅珊一擺手,打斷李大牛,緩緩說道「我李雅珊說的話,什麼時候做過假?我以我人格擔保,我說的都是真的,不用懷疑!」

「校長萬歲……」

「萬歲……」

眾人頓時激動了起來,尤其是李大牛,各個都感覺心裡暖暖的,好像有了依靠!

想他們保安,風吹日晒,平日里完全不讓人當人,來學校的家長不舒服拿他們撒氣,領導們更是不敢惹,就連學生有個不順,都能罵自己兩句,說不舒服是肯定的,說不自卑?是底氣不足,沒人撐腰!

現在,改變了,都改變了,從葉浪開始,打了經理,甚至打了部長,校長都會站在他們這邊,終於站起來了,所以,這一刻他們是激動的,無與倫比的!

「行了,大家各就各位吧,該忙什麼忙什麼!」

李雅珊輕聲說道,眾人急忙點頭,別說工作,就算是李雅珊讓他們去殺人,怕也是一句話的事情!

「葉浪,你跟我來一下!」

李雅珊擺了擺手,對著葉浪說道,葉浪猶豫片刻,點了點頭,在李大牛等人的催促下,葉浪滿臉糾結的跟著李雅珊走了出去!

「葉浪,剛才我讓付克勇將前後因果調查了一遍,卻是不是李大牛的事情,所以,後面的事情我解決!」

「校長明鑒!」

葉浪微微一躬身,對著李雅珊說道,李雅珊一瞪眼「葉浪,你非要這樣?難道我們就不能好好聊聊?每次都是這麼別彆扭扭的,好,我別的不跟你說,我現在是想跟你說,你做夠保安了么?該回去教課了吧?二八班需要你!」

葉浪猛的抬起頭,錯楞的看著李雅珊,思索了片刻,一提褲子喊道「回去?做老師,不回去回去,打死也不回去,我愛保安,我想做保安,做什麼老師……」 李雅珊一愣,他沒想到葉浪會說出這麼一番話,當即美眸一瞪「葉浪,你清楚你自己再說些什麼么?」

「清楚啊,我對我的言行舉止,絕對負責任!」

葉浪點了點頭,認真的說道,李雅珊氣急,深吸了一口氣,強制自己的話語盡量平穩「好,葉浪,我們好好說,你也不用跟我賭氣,二八班需要你!」

葉浪一聽,頓時不樂意了,將煙頭叼在嘴上又拿了下來「哦,哪有這樣的?需要就當老師,不需要就當保安,有這麼乾的么?拿人當球踢啊?我做錯了什麼?我就不踹了幾個人渣么?有錯么?我這叫伸張正義之腳,沒得談,冤枉,蒼天大冤,過份了……」

「葉浪……」

李雅珊氣急,大喝一聲,葉浪頓時嚇了哆嗦「幹嘛啊?嚇死人家了,冷汗嘩嘩的,幹什麼?」

「你個混蛋……」

話落,李雅珊怒氣轉身離開,走了幾步突然腳步停下,轉身看向葉浪,葉浪嘴角一抽,身形向後一退,滿臉警惕,李雅珊原本絕美的臉頰,此時一張臉鐵青著,指著葉浪,嘴唇顫抖著!

葉浪一咧嘴,再度向後退了兩步,這才感覺安全了不少!

然而,李雅珊指著葉浪,哆嗦著身形,半響也未說出什麼來,轉身恨恨的離開!

看著李雅珊的背影,葉浪長出一口氣,抽出一根煙點燃!

「葉大神,你又牛筆了啊……」

突然,一道聲音傳來,葉浪嚇的一個趔趄,嘴角上的煙頭差點燙到嘴唇,震驚的回頭一看,我了個擦,一個保安隊從窗戶那探著頭,眼冒金星的看著自己!

「葉大神,無敵……」

「我更崇拜你了……」

「牛筆……」

眾人一陣七嘴八舌的起鬨,葉浪輕咳兩下,向下壓了壓手「常規操作,坐下,坐下,別慌……」

……

李雅珊辦公室!

「嘭……」

「校長……這是這一批的財務……」

付克勇拿著一份文件,剛剛走進門口,李雅珊便將辦公桌上的一摞文件狠狠的摔在辦公桌上,發出一道響聲,付克勇頓時嚇了一大跳,手中的文件嚇的掉在了地上,震驚的看著李雅珊!

李雅珊,紫金國際的校長,也是教育界的一處傳奇,很少能看到李雅珊喜形於色,作為李雅珊的老部下了,付克勇怎麼會不了解李雅珊!

「王八蛋,混蛋,氣死人了!」

李雅珊崩潰的在辦公前攥緊拳頭,一陣懊惱,好半響,才恨恨的坐在椅子上,看向付克勇,深吸了一口氣,又恢復了往日的樣子,雙手合十,對著付克勇問道「付校長,什麼事?」

「啊?哦,沒,沒什麼……」

付克勇急忙將文件偷偷的藏於身後,以校長現在這樣再說一些不開心的事情,那校長不是爆了,付克勇現在可不想觸這個眉頭,急忙搖頭「沒事校長,您有事就先忙……」

話落,付克勇便即急匆匆的趕了出去,快速的將門關上,這才鬆了一口氣,看著手中的財務報表,無奈的搖搖頭,嘆息一聲,邁著步子離開!

李雅珊深吸了幾口氣,揉了揉太陽穴,自己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會覺得這麼不舒服,混跡商場這麼久了,李雅珊知道自己該有一個什麼樣的心態,為何今天亂成這副樣子!

李雅珊讓自己冷靜下來,思索片刻,旋即拿出自己的電話,撥通了凌菲的電話,片刻后,電話被接通,自己這位表妹也算命途多舛,所以凌菲很珍惜家人的感情,而自己這個唯一還跟凌菲走動的親戚,自然也成了她的家人,所以凌菲還是很聽自己話的!

「喂,表姐!」

電話里傳來凌菲的聲音,將李雅珊的思緒拉回了現實!

「哦,小菲啊,在忙么?如果有時間的話,能不能來一趟我辦公室?」

凌菲微微一愣,既然是辦公室,那就是公事了,凌菲深知自己表情,沒什麼事,可沒時間給自己打電話,當即點了點頭「嗯,我馬上到!」

「好的……」

李雅珊掛掉電話,眼睛微微一眯,站起身形,走到落地窗前,從李雅珊這個位置,正好能遙遙看到南門的門口,以及旁邊不大的保安室!

「葉浪,有本事你就逃,看看是孫猴子厲害,還是五指山厲害?」

……

「葉大神,你倒是說說,你剛才跟校長到底說什麼了?」

「哎,葉大神,傳說咱們三大校花之一的凌菲,是你女朋友,是不是真的?」

「葉大神,你到底身上有多少傳奇的故事,跟我們講一講唄?」

眾人七嘴八舌的對著葉浪說道,恨不得讓葉浪將一件件傳奇的故事都告訴他們,準確的說他們都是葉浪的『粉絲』!

「幹嘛幹嘛啊?打土豪分田地啊?一個個這副樣子,審判我啊?」

葉浪看著眾人那些灼熱的眼神,渾身不自在,頓時一陣無語,急忙舉起雙手「好好好,我投降,既然如此,那我就說一說!」

眾人紛紛看向葉浪,準備聽故事!

「話說那天,月黑風高,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突然暴風雨……」

「唉唉唉,你能不能好好說話,說著說著還唱上了?」

眾人頓時一陣不滿,葉浪輕咳兩聲「抱歉啊,不是故意的,從來,想當初,我也是一朵花啊,那傢伙,雖然算不上風流倜儻,但絕對貌似潘安,不,比他帥多了,當初我也是村裡的驕傲……」

「能不能好好聊天了,說正事,就是咱們紫金國際的事!」

「好好好,我再來,曾經,我跨過山和大海,也穿過人山人海……」

「再見……」

「切……」

眾人一陣呼聲,滿臉無語,葉浪一瞪眼「行了,一個個都長了一個八卦的心,好好工作不好么?這一天天的,行了,都去工作吧!」

媚眼傾城:王妃休想逃! 「咦,沒勁……」

「叮鈴鈴……」

這時,葉浪的電話響了起來,葉浪微微一愣,急忙掏出手機「喂?」

「葉少,楚歡出事了……」

「楚歡? 刻在心尖的你 他能出什麼事?」

葉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那五大三粗的能出什麼事,緊接著電話傳來沉重的聲音「醫生說,最後六個小時,能挺過來,就有活的希望……」

「轟……」

葉浪腦子一片轟鳴,一雙眼睛瞬間紅了…… 「最後六個小時?還有活著的希望?」

葉浪語氣陰沉到了極點,隔著電話都能感覺到絲絲的寒意……

紫禁市,新城醫院,重症監護室!

護士站,數名年輕的小護士在那裡議論著「唉,小紅,你看到沒,這受傷的男人也不知道是誰,好大的排場你見到沒?」

「是啊,這人已經不知道來了多少波了,一波又一波,久久都不能散,現在這走廊里,樓道里都是人,院長都沒辦法,親自陪笑……」

「你們是不知道啊,一開始送過來的時候,那些大男人,真的是嗷嗷的哭啊,哭的你這心裡亂亂的,哎……」

「你看,又來人了,我都記不清這是第幾波了!」

這時,龍魂六組,除了龍兒,一行六人,快步向著這裡走來,六人面色沉重,楚歡早已是龍魂的徒弟,或者說是他們幾個人的徒弟,其中的感情早已不必多說,如今楚歡成了這副樣子,幾人心中怎能舒服?

誅神的大小頭領,見到龍魂等人,紛紛躬身讓出一條道路,幾人一路向著重症監護室走去!

此時這最忙的,怕是這新城醫院的院長了,真是忙於應付,天知道這群人會不會把醫院給拆了?

院長見到龍魂等人似乎有些特殊,以院長的眼裡自然不難看出,龍魂幾人的身份怕是不一般,無奈又糾結的迎了上前!

然而,一向冷靜的龍魂,突然變臉,一把將院長拽了過來,院長頓時大驚失色,滿臉苦笑!

「如果……」

龍魂還未說話,院長便滿臉糾結的說道「如果救不活他,我也活不了是吧?」

眾人紛紛一愣,同時看向院長,院長苦笑著拍拍龍魂的手,龍魂下意識的鬆開院長,院長整理了一下衣衫「救死扶傷是我們醫生的天職,也是我們的使命,你們啊,就不用囑託啥了,而且這種囑託,我今天已經聽了不下十遍了……」

話落,院長滿臉糾結的轉身離開,他這個院長當的苦啊,光是龍魂今天這般『威脅』的話語,已經聽了不下十遍,現在他絲毫不懷疑,如果重症監護室里的那個人死了,自己也會被這群人弄死,不過現在是福是禍都得靠那個年輕人自己,恐怕此時最不想讓楚歡死的,心裡無時無刻都在祈禱的人,也算院長一個吧!

龍魂向著重症監護室走去,余天,太子,以及大大小小的頭目,紛紛站起身形,龍魂六隊在誅神的作用自然不言而喻,龍魂就相當於誅神的大管家一般,就連四大巨頭做不了的主都要問龍魂,而龍魂六隊的其他人,就相當於古時候皇宮裡的御前帶刀侍衛一般,總之,真箇龍魂六組對誅神的影響自然是極大的,所以,從幾大巨頭到小頭目,都是非常敬重龍魂六組!

龍魂點了點頭,便站於重症監護室的玻璃窗,透過窗帘縫隙看去,楚歡面色慘白,身上多處纏著厚厚的繃帶,身上插著一些精密的儀器,虛弱到了極點!

龍魂眼中閃過一抹難過,腦海中都是楚歡嬉皮笑臉叫自己師傅的樣子,旋即又是怒氣不已,手指按在牆壁上,力量之大,讓手指顯得發白,那大理石鑲嵌的牆壁竟然出現一絲絲粉末,強大的手指竟然如鋼鐵一般,慢慢的滲入大理石內!

「龍魂……」

這時,身後的龍一感覺到了龍魂紊亂的氣息,輕輕的拍了拍龍魂的肩膀,輕聲呼喊道!

龍魂六組的人,哪一個不是經歷過太多生死?他們之間的感情,哪怕是一個眼神也會明白,而也正是他們經歷了太多的生死,所以他們也更加珍惜感情!

余天與太子分別站於兩側,看著龍魂的樣子,兩人沉默,因為當兩人見到楚歡這副樣子的時候,比龍魂可激動多了!

「我沒事……」

半響,龍魂才低沉的說道,龍一等人眉頭一挑,但最終也並未說什麼!

「劉拓呢?」

龍魂的聲音有些嘶啞,不禁想起自己的另一個徒弟!

「師傅……」

正在這時,一道聲音從眾人後方傳來,只見面色蒼白,臉上有著一道長長的傷口,渾身上下多處纏著繃帶,由於傷勢太重,鮮血侵蝕了繃帶,滲出片片血跡!

「劉拓……」

龍魂回過頭看向劉拓,以龍魂的眼力,怎能看不出劉拓的傷勢,這讓龍魂不由驚怒交加,他沒想到劉拓的傷勢居然也這麼重!

劉拓推開自己的兩名手下,顫顫巍巍的說道「師傅,我要看一下楚歡,我要看一下!」

重生之傳奇農夫 此時的劉拓哪裡還是誅神的一方大佬,堂堂七尺漢子,眼淚不停流下,面色蒼白,憔悴無比!

龍魂深吸了一口氣,向旁跨了一步,並沒有阻攔劉拓,劉拓顫抖著身形,向著窗戶走去,此時的劉拓,痛苦無比,眼中閃爍著複雜的神色,攥緊著拳頭!

「嘭嘭嘭……」

劉拓的拳頭緩慢的重重砸在玻璃上,站在一旁的太子與余天,見到劉拓這副樣子,忍不住想要上前,龍魂卻搖了搖頭,兩人又猶豫片刻,便未在上前!

「你個沙比,我讓你救了么,我讓你救了么?我用你救我么?顯得你?你想讓老子欠你人情?我呸,你就算死了,我也不會有一絲一絲的愧疚,你個沙比,大廈比……」

七尺高的漢子此時已經是淚流滿面,顫抖著身形,聲音嘶啞著嘶吼著!

「你特么說什麼?我們老大救你還救出錯了?」

楚歡的一干屬下,頓時大怒,紛紛上前,對著劉拓大喝!

「放肆,你們什麼輩分?怎麼跟拓哥說話呢?」

劉拓一方人馬自然也不甘示弱,當即紛紛上前,兩方人馬頓時僵持起來,然而,劉拓似乎是沒有聽到一般,依舊對著病床上的楚歡說道「老子不想欠你人情,趕緊好起來,老子這條命,賠給你都行,別跟個娘們唧唧似得躺在那裡?裝什麼?」

「狼心狗肺,歡哥救了他,他居然還這樣……」

「草了,我受不了了,我要弄死他……」

「殺了他,為歡哥報仇……」 眾人情緒顯得有些激動,若不是顧忌龍魂等人,怕是早就動起手來!

一旁的院長與保安紛紛咧嘴,只能裝作沒看到,這可管不了啊,一個比一個凶,沒法整!

最愛陽光下的你 誅神的吵鬧聲自然引起諸多人的不滿,病房裡的人怒氣沖沖而來,然而,看到這般陣勢,也是張了張嘴,縮了縮脖子,又敗興而回!

兩方越吵越激烈,龍魂與劉拓等人也並未阻攔,不知道在想什麼!

「嘭!」

一道響聲傳來,眾人紛紛順著聲音看去,只見一名護士怒氣沖沖將病房的門踹開,然後大吼道「吵什麼吵?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么……額……」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