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米國呆了十天左右,葉寒終於踏上了回國的飛機,他回國之前,本想和唐霜再一起吃頓飯聊聊的,只可惜唐霜正在上課,兩個人只好用手機相互發了簡訊道別,約定等唐霜回國后再聚。

十幾個小時后,傍晚八點左右,飛機在燕京機場降落。

葉寒在燕京沒什麼親戚朋友,想找個落腳的地方都難,雖說和唐雲山唐老爺子比較熟悉,但總不能拎著從米國帶回的大包小包去找他吧?現在唐老爺子是華夏政壇的幾大巨頭之一,rì理萬機,哪有空理自己……

在下飛機之前,葉寒就想到了這個問題,於是提前給衛生部的陳部長打了個電話,陳部長倒也爽快,立即就指派自己的專車,到機場去接葉寒,並給葉寒安排了住處,又讓葉寒明天來衛生部里一趟,自己有事和他商量。葉寒答應下來。

在這一屆的世界醫學交流大會上,華夏醫術因為葉寒而一舉揚名,華夏醫學代表團帶著榮譽從米國歸來后,受到了國民的熱烈歡迎,幾乎每一名代表團的成員成了媒體的寵兒,天天接受採訪,忙的不可開交。

而身為代表團最大功臣的葉寒,到現在還不知道華夏國內的醫學界因為他的異軍突起,已經亂成了一團。

在華夏,這些年來中醫受到西醫的強勢衝擊,rì漸式微,學習中醫的人也越來越少,因此不少人提出了「中醫無用論」,然而隨著葉寒這次在世界xìng醫術大賽上奪冠,華夏國內隨之颳起了一股中醫旋風,中醫學派揚眉吐氣,發表了一篇又一篇有關「中醫強過西醫」的文章,遭到西醫學派的反擊,雙方之間為此口誅筆伐,爭論不休,甚至都鬧到了高層那裡。

現在華夏的中醫學派,都在翹首期盼著葉寒歸來,然後站在他們這一邊,用事實去反擊西醫學派,證明中醫的好處。

當然,葉寒對些爭論xìng的東西是沒什麼興趣的,他更不喜歡天天被一大群媒體記者圍著問這問他,他現在最希望的,就是回到皖中市,每天為了八個字而奮鬥——修鍊、學習、掙錢,泡妞。

走出機場后,葉寒坐上了專門來接自己的專車,然後住進了陳部長給安排的酒店裡。

吃過晚飯,洗漱修鍊,一夜時間就這樣不知不覺間過去。

次rì清晨八點,葉寒給陳部長打了電話,陳部長又指派專車來酒店接他。

到了衛生部陳部長的辦公室,陳部長笑呵呵的把葉寒讓到一旁的沙發中,然後在他對面坐下,示意秘書泡了兩杯茶,簡單詢問了幾句葉寒這些天在米國的情況,然後就進入了正題。

「葉寒啊,鑒於你在這次世界醫學交流大會弘揚了我們華夏醫術,為國家爭了光,根據最高首長以及唐首長的指示,國家決定給予你獎勵……」

一聽到這個,葉寒頓時來了jīng神,不等陳部長把話說完,急著問道:「準備獎勵我多少錢?世界醫學大會的組織方獎勵了我一百萬美金,你們肯定不會太寒酸了吧?」 「你這個小傢伙啊,一聽到獎勵就來了勁頭!」陳部長指出手指,點了點葉寒,失聲笑道:「你就放心吧,不會虧待你的!嗯,兩百萬美金,不少了吧?」

「兩百萬啊……」葉寒並沒有多少驚喜之sè,撓了撓頭,道:「雖然距離我的期望還差了很多,不過湊和著能接受吧。」

陳部長笑道:「你小子……先別急,這次除了物質獎勵之外,給你的還有jīng神獎勵。」

葉寒道:「哦?什麼jīng神獎勵?說來聽聽。」

陳部長道:「國家電視台準備對你做個專訪,然後在黃金強檔播出。國家電視台的影響力你是知道的,這節目播出后,我敢保證,一夜之間,你葉寒的名字和你的那個葉家診所,絕對會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可是免費的廣告,和獎勵你的那兩百萬美金比起來,帶給你的利益更大!怎麼樣,高興嗎?」

國家電視台專訪、黃金強檔播出,如果這事情真的成了,正如陳部長所說,葉寒和葉家診所的名字一夜之間就會紅透華夏,舉國皆知,對此葉寒毫無疑問,只是他皺了皺眉,搖頭嘆道:「陳部長,這確實是個功成名就的好機會,不過……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

陳部長沒想到葉寒竟會拒絕,不由大感詫異,道:「怎麼?你不願意?」

葉寒道:「不是我不願意,實在是我那個診所現在都已經忙不過來了,要是專訪節目再播了,那我們家的大門還不被看病的人給擠破?我以後的生活肯定也會受到很多干擾……陳部長,我想再等幾年……或者等我的時間充裕了、我診所的規模也擴大了,到那時再大肆宣傳吧!」

「這小子,有一身奇妙無比的醫術,還上個什麼學啊?腦袋出問題了吧?」陳部長怔怔看著葉寒,實在想不通他想的是什麼。

不過人各有志,葉寒既然這麼說了,陳部長也不好再勉強,嘆道:「專訪真不做了?那實在太可惜了。好吧,其實這件事情是唐首長安排的,我會把你的意思轉告給他。」

葉寒點頭道:「嗯,別忘了替我謝謝唐老爺子的好意!請你轉告他,有時間我再登門感謝!」

陳部長又道:「對了,明天咱們醫學代表團準備召開一個表彰總結大會,這個你有時間參加吧?」

葉寒最煩的就是什麼大會,想也不想就擺手搖頭道:「沒時間……沒時間……我回家有點事,心裡急著呢!」

陳部長也急了,道:「那怎麼行?這個表彰總結大會原本應該早就開的,後來為了等你,這才推遲,你……」

葉寒道:「我真有事啊!那個什麼大會,你們開吧,我就不奉陪了!」

他真怕陳部長會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看了看時間,說起身來,說道:「陳部長,我還有急事,要先走了。咱們後會有期!」

不等陳部長說話,站起身來,一溜煙的跑了。

「這臭小子……」

陳部長沒想到葉寒說走就走,又好氣又好笑,但也知道這小子脾氣古怪,天王老子都不怕,誰也約束不了,無奈之下,只得嘆了口氣,給唐雲山打了個電話,向他彙報了這件事情。

至於那兩百萬美金的獎勵,既然答應了葉寒,當然不能不給,之後陳部長又給葉寒去了個電話,向他索要了銀行帳戶,直接把錢打到了他的帳戶里。

錢到帳后,葉寒連查都沒查,一來他相信陳部長身為一部之長不會騙自己,二來對他來說,兩百萬美金已經不入他的法眼了。

離開衛生部后,葉寒並沒有返回居住的酒店,而是步行往附近的一要繁華商業街走去——他來燕京的機會不多,既然來了,也不能白跑一趟,順便逛逛,看有什麼好東西可買的,帶回家去送給親戚朋友。


走過一個十字路口時,葉寒目光一亮,被停放在北側路邊的兩輛豪車吸引住了。

兩輛豪車,一輛是黑sè勞斯萊斯轎車,一輛是天藍sè蘭博基尼跑車,同樣價值數百萬、同樣的極其惹眼,葉寒只看了一眼,就喜歡上了,心想自己現在有了錢,是時候搞一輛車開開了。

未成年不要緊,駕駛證什麼的,還不是慕秋萍慕大市長一句話的事情?

打量了兩輛豪車幾眼,隨即葉寒的目光就被站在車邊,正在爭執著什麼的一男一女給吸引住了。


男人的年齡在二十三、四歲上下,穿著一身名貴的白sè西裝,劍眉星眸,唇紅齒白,氣質儒雅;女人的年齡和男人相差無己,一套黑sè合體OL裝,秀髮披肩,肌膚如雪似玉,身材前凸后翹,臉蛋嫵媚妖嬈,一雙水汪汪的眼睛尤其勾人,隨意向人一瞟,媚意橫生,彷彿能把人的魂魄給勾去。

一看這一男一女的穿著打扮和氣質,就知道是這兩輛豪車的主人。

兩輛豪車、一對俊男靚女,無疑是這附近街道上最亮麗的風景,再加上俊男靚女似乎起了爭執,引起不少路人的好奇,紛紛駐足觀看熱鬧。

「我靠,怎麼是他?這還真是冤家路窄啊!」

葉寒本來不想看熱鬧的,不過在看清那白西裝男人的面目后,卻改變了主意,慢慢湊了上去。

白西裝男人不是別人,正是燕京四大家族之一慕容家的第三代傑出人物慕容傑。

當初在皖中市的一家酒店裡,慕容傑和燕京李家的三代人物李豪一起吃飯,途中李豪調戲唐霜、唐雪兩姐妹,還潑了唐霜一身的水,結果引起慕秋萍的震怒,當時自己替唐霜出面,狠狠抽了李豪一巴掌,慕容傑出面維護李豪,看向自己的眼光里充滿了殺氣。

皖中市山區酒店的縱火案,差一點令唐雪香銷玉隕;飛機上的骷髏組織殺手襲擊案,又差一點讓慕秋萍、唐霜、唐雪喪命……這兩次事件中,要不是葉寒出手,慕秋萍母女三人肯定會有人因此死亡……

後來唐家發動整個家族力量進行調查,根據掌握的信息,這兩件事情背後,都隱約有慕容家的影子在內,尤其是那次山區酒店縱火案,慕容傑恰好就在皖中市,他的嫌疑很大,只是一來沒有確鑿證據,二來慕容家的家族實力不容小覷,唐家一時間也無可奈何。

那次骷髏組織的兩名殺手在飛機上搞出襲擊案,連葉寒也成了目標,要不是及時殺掉兩名殺手,後果不堪設想,葉寒本事再強,也只有身死一途,因此葉寒對慕容傑的印象極其惡劣,總想著找個時間打他一記悶棍,狠狠的教訓他一下。

眼前的情形,似乎是慕容傑在sāo擾那個妖嬈美女,而那美女俏臉如罩寒霜,似乎對慕容傑非常不爽。

「傾城,請你吃頓飯就這麼難嗎?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好不好?」慕容傑的聲音響起,看著眼前叫做「傾城」的美女,目光里滿是傾慕之sè。

「慕容傑,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我沒空!我沒空!你為什麼還我來sāo擾我?」那叫傾城的美女聲音冰冷冷的,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

慕容傑卻毫不氣餒,一雙眸子深情款款的看著傾城,嘆道:「傾城,為什麼?為什麼你一直在逃避我?是我哪裡做的不夠好嗎?你說出來,我一定改正!」

傾城被她糾纏的無可奈何,怒極而笑道:「感情需要兩個人情投意合,一廂情願是沒有結果的。慕容傑,我對你沒感覺!沒感覺!你聽清楚了嗎?」

慕容傑慘然笑道:「傾城,你知道聽到你這句話,我的心有多痛嗎?你知道嗎,從那天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不可自拔的喜歡上了你,為你夜不能寐、為你茶飯不思。只要你願意,我甚至可以為你去死……」

傾城道:「好啊,你現在就死一個給我?唔……那邊有根電線杆,你一頭撞上去就行了!」

周圍看熱鬧的路人,頓時有人「嗤」的笑出聲來。

慕容傑臉sè微變,隨即恢復正常,柔聲道:「傾城,不要轉移話題好不好?你說,你究竟要怎樣才肯接受我?你只要說出來,我一定做到!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

傾城冷笑道:「你這些話,去哄哄那些未經世事的小女孩還差不多,但在我東方傾城聽來,只有噁心!拜託你慕容傑,以後你不要再來糾纏我了好不好?就當我求你了!」

「原來這美女叫東方傾城,嗯,她這副身材長相,還真算是傾國傾城了!」葉寒用欣賞的眼光看著東方傾城,心中暗暗讚歎。

「傾城,你等我一下!」慕容傑彷彿沒聽到東方傾城的話一般,三兩步跑回到自己的車前,伸手探入車窗中,拿出一個jīng致的紅sè小盒子,然後跑回到東方傾城面前。

東方傾城一臉不解的看著慕容傑,不知道他又想玩什麼花樣,不過她下定決心,不管這個男人如何花言巧語,也休想讓自己對他假以顏sè。

東方傾城承認慕容傑很優秀,甚至比這世上絕大多數的男人都要優秀,但她對慕容傑就是沒有一點興趣,儘管她知道慕容傑擁有著極其驚人的身世背景。

不畏權貴,敢愛敢恨,這就是東方傾城。(未完待續。) 「這盒子里……應該是一件寶石首飾吧?」

當慕容傑從車裡拿出那個jīng致紅盒子,站到東方傾城面前時,葉寒從那盒子里立即就感應到了一絲若有若無的金之靈氣,猜想是寶石一類的首飾,心想慕容傑這傢伙花言巧語打不動東方傾城,就改用物質攻勢了,不過看那東方傾城的模樣,根本不像是個缺錢的女人,他這一套,不一定有用。

果然,當慕容傑打開jīng致的紅sè小盒子時,裡面是一串鑲有紅寶石的項鏈,陽光照耀之下,紅寶石項鏈流光溢彩,熠熠生輝,四周圍觀的路人中,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亮了起來,有幾個識貨的少女,甚至不自禁的發出了驚呼聲。

這串紅寶石項鏈,一看就知道極其昂貴,不少人猜測它價值至少數百萬,心想這帥哥用如此貴重的東西來討取美人歡心,本錢下的不可謂不大,恐怕是個女人都得動心吧?

沒想到東方傾城卻只是向著那項鏈掃了一眼,目光便轉向了一邊,臉上神sè古波不興,冷然道:「慕容傑,你什麼意思?」

慕容傑微笑著道:「傾城,這串項鏈叫做『情人之心』,是我去年在港島加德士拍賣行以八百八十八萬美金拍下來的,一直在家裡珍藏著,準備送給第一個能讓我心動的女人……現在,它終於找到了它的女主人……傾城,你的氣質和這『情人之心』很配,戴上它一定更美!來,我幫你戴上看看……」

慕容傑說著,拿出「情人之心」,隨手將盒子扔掉,上前一步,作勢就要為東方傾城戴上。

東方傾城臉sè微變,後退兩步,冷冷看著一臉愕然的慕容傑,秀眉緊緊蹙起,道:「慕容傑,你幼稚不幼稚?我對你沒感覺,你就算把你的全部身家都送給我,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對不起,時間不早,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

說完再也不看慕容傑一眼,快步向自己的跑車走去,纖腰款扭,美臀擺動,風姿無限。

慕容傑看著東方傾城曼妙的背影,嘴角抽搐了幾下,忽然間大步衝上前去,一把抓住她雪白皓腕,大聲道:「為什麼?東方傾城,我對你一片痴心,你為什麼對我從不假以顏sè?我慕容傑哪裡配不上你?」


東方傾城面無表情的看著情緒激動的慕容傑,寒聲道:「慕容傑,你抓痛我了!放開!」

「我不放!」慕容傑五指又收緊了一些,道:「除非你答應做我的女人!」

「做你的女人?呵呵……」東方傾城看著面容已有些扭曲的慕容傑,一張嫵媚妖嬈的俏臉上滿是厭惡之sè,一字一句道:「你做夢!」

慕容傑一呆,隨即怒極而笑道:「東方頃城,你知道拒絕我的後果是什麼嗎?你的公司,我可以讓它很快破產,你以後,也將在燕京寸步難行……」

「你認為這樣,就可以讓我對你低頭?」東方傾城一直保持著冷靜,聽到慕容傑的威脅后,她也突然發起飆來,美目瞪視著慕容伙,冷笑著反擊道:「告訴你,就算你們慕容家能隻手遮天,老娘也不怕!讓我公司破產?讓我寸步難行?嘿嘿,有種你就來!老娘可不是個軟柿子,誰想捏就能捏!」

聽到這美女突然一口一個「老娘」,居然如此彪悍,四周的路人不由暗暗咋寒。

葉寒看著慕容傑鐵青的臉sè,心中暗暗叫爽,同時也對東方傾城多了幾分興趣,慕容傑的背景他是知道的,在整個華夏幾乎都可以橫著走。敢和他對著干,可見這美女不但很有膽量,而且也肯定有著一定的背景。

見慕容傑抓著自己的手腕不肯松,東方傾城暗暗惱火,可她身嬌體弱,哪裡掙得過慕容傑?忽然眼珠兒轉了轉,大聲道:「各位大哥大姐,大爺大媽,這個男人在sāo擾我,你們誰願意幫我趕走他,我願意出十萬塊錢的酬勞!」

她這話一出,四周的人群頓時就是一陣sāo動。


對很多平民階層來說,十萬塊錢可真不少了,而所要做的,只是把那個男人從那美女身邊趕走……

只是當看到慕容傑所開的價值數百萬的豪車、以及他隨手就拿出的價值數百萬的「情人之心」紅寶石項鏈時,傻瓜都知道這是個不好惹的人,那美女的十萬塊錢雖然讓人怦然心動,但萬一惹來大麻煩,那就得不償失了。

這時候圍觀者已經有數十人了,其中又以年輕男子為多,雖說每個男人的心裡都有一股英雄救美的衝動,但看到臉sèyīn沉的慕容傑,卻沒人敢出頭了。

慕容傑沒想到東方傾城為了擺脫自己,居然會使出這一招來,他傲然向四周的路人掃了一眼,見沒人上前,冷笑道:「東方傾城,你這一招沒用的。這些小老百姓怕事的很,沒人敢多管閑事……」

他話音未落,就看到東方傾城目光陡然一亮,扭頭看去,只見一個黑sè休閑裝的帥氣少年從西側的人群中擠出,朝著這邊走來。

「是你?」

看清了帥氣少年的容貌后,慕容傑眉頭一皺,目光中多出了幾分jǐng惕。

帥氣少年正是葉寒,他一臉冰冷的走到正在爭執的兩人面前,向著東方傾城看了一眼,然後沉聲對慕容傑道:「放開她!」

上次在皖中市,李豪因為調戲唐家兩姐妹,被葉寒一個巴掌打的吐血掉牙,慕容傑因此知道這小子戰力值不弱,見他突然出現,下意識的後退了一小步,寒聲道:「葉寒,這裡是燕京,不是皖中市,我勸你少多管閑事!否則……」

葉寒揮手打斷了他的話,冷笑道:「慕容傑,放開我女朋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你女朋友?慕容傑一怔,隨即怒道:「你胡說八道,這不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不信你問傾城!」葉寒說著,向東方傾城偷偷眨了眨眼。

東方傾城冰雪聰明,先是一怔,隨即就明白過來葉寒這是讓自己配合他演戲呢,於是用力點頭,手腕掙了掙,大聲道:「慕容傑,我男朋友來了,你還不快鬆手?」

葉寒的個頭比同齡人要高一些,再加上今天穿的是一件黑sè休閑衣,顯得整個人成熟了許多,而他兩世為人,舉手投足間也沒有少年人那種毛手毛腳的輕佻感覺,給人的感覺完全像是個成年人了。

至於東方傾城,雖說年齡比葉寒大了幾歲,但青chūn靚麗,肌膚賽雪欺霜,說他們兩人是男女朋友,也沒什麼不可能的。

現如今,大街上隨處可見女大男小的「姐妹戀」情侶牽手遊逛,人們早已經習以為常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