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太監推門殿門出去了,溫燁正帶著徐成跟徐瑤守在殿外。

「溫將軍,陛下宣你們進去了,快去吧!」

溫燁點了點頭,帶著兩人踏進了殿中。

見到周慶武,溫燁單膝跪地拱手說道:「末將叩見陛下。」

周慶武上前虛扶了一把,「快快請起。」

「讓陛下為末將擔憂了。」溫燁說道。

周慶武笑著說:「回來就好。」

說著話,周慶武看了一眼溫燁身旁的徐瑤,「這就是你迎娶的夫人么?」

溫燁點了點頭,周慶武說道:「既然回來了,便重新舉行婚禮吧!總要有正經個名分才是。」

「是。」 重生請自重 溫燁沒有拒絕,徐瑤臉上露出了驚喜之情。

「這是救你的人?」周慶武看了一眼徐成,「你救了黎國的將軍,朕也不能虧待你,明日開始,你便巡守皇城吧!朕會撥一隊人馬給你。」

徐成連忙跪下謝恩,周慶武擺擺手,「一路回來,你們想必也累了,先回去歇息吧!」

溫燁謝過了恩,然後帶著兄妹二人退下了。

此刻陸府上,陸書函看著安好的陸輕紫,心裡也放下了一半。

「聽說溫燁娶了一名村姑為妻。」陸書函早就得了消息,這會兒擔心陸輕紫難過,對她說道:「陳家公子人品不錯,你若願意,我便去同他家交涉。」

陸輕紫點了點頭,「都聽二哥的。」

這倒是在陸書函的意料之外,因為他也知道,陸輕紫十分喜歡溫燁,還以為要費一些口舌,卻沒想到陸輕紫竟然答應了。

很快,陸輕紫跟陳福定下婚約的事,也很快傳開了,周慶武很是高興。

沒過幾日,陸家收到了溫燁的請柬,溫燁跟徐瑤的婚禮,在了五日以後。

那一日溫燁的將軍府賓客滿座,陸輕紫隨著陸書函入座,她看著那個一身紅色新郎裝扮的溫燁,將眼前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陸書函在一旁看著,勸慰道:「輕紫,該放下了。」

陸輕紫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

新娘蓋著紅色的蓋頭,有喜娘攙扶著進了正廳。

那紅色蓋頭下的人,陸輕紫曾幻想過是自己。

可是幻想終究是幻想,不會成為現實。

溫燁,到底還是娶了別的女子。

看著溫燁跟徐瑤的夫妻對拜的那一刻,陸輕紫好像聽見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在徐瑤的腳邁過了門檻的時候,那一瞬間,她多想衝上去,打破這場婚禮,可是她卻沒有。

隨著那一聲禮成的宣唱,徐瑤正式成了溫燁的妻子,黎國將軍的夫人,搖身一變,從鄉野村姑,變成了這尊貴的將軍夫人。

這京城中,不知道多少名門女子,對徐瑤的好命暗自驚嘆。

一場典禮下來,陸輕紫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面前的酒也沒有多喝。

一直到了宴席散場,賓客緩步離開,陸輕紫也跟著陸書函走了。

臨走之前,陸輕紫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溫燁,他臉上掛著笑容,只是那笑容,陸輕紫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陸輕紫祝福他。

如果是假的,也跟自己沒有關係了。

很快,她也要嫁給陳福了,一切都將塵埃落定,她跟溫燁,到底還是成了兩個不會交集的人了。 陸輕紫的婚期定在了年後,這段時間陸輕紫便一直留在了府中,哪裡也沒去。

日子過的還算平靜,只是在一個月以後,陸輕紫開始覺得自己身上很是不適,不僅早上乾嘔,還經常覺得頭暈。

時間一久,陸輕紫覺得有些心慌。

叫來了郎中,郎中把脈過後,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小姐,您這是喜脈。」

陸輕紫一怔,喜脈?

難道就是那一夜?

陸輕紫塞給了那郎中一錠銀子,「這事不得外傳!」

那郎中拿了銀子,立刻笑逐顏開道:「是,小姐放心。」

那郎中離開以後,陸輕紫覺得事情的發展已經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她竟然有了溫燁的孩子!

就在陸輕紫盤算著這事要怎麼辦的時候,侍女突然急匆匆的走了進來,對著陸輕紫行了一禮說道:「小姐,不好了,陳公子,沒了!」

陸輕紫一驚,「陳福死了?」

好好的,怎麼會死了?

那侍女點了點頭,看著陸輕紫說道:「剛送來的消息,陳公子騎馬出去打獵,結果沒想到那馬發了瘋,把陳公子摔下來了,送回府上的時候,就沒了氣息了!這會兒,陳家正在準備喪禮了。」

陸輕紫聽完了侍女的話,一時間不知道該悲還是該喜,半晌方才問道:「陳福死了,那二哥怎麼說?」

侍女對陸輕紫說道:「二爺沒說什麼,只讓小姐您別難過,會另為小姐擇如意郎君的!」

陸輕紫點了點頭,「知道了,你下去吧!」

侍女行了禮,躬身退了出去。

陳福的喪禮舉行完畢以後,沒過多久,京城裡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謠言,紛紛傳是陸輕紫克夫,所以陳福才出了這樣的事。

陸輕紫成了克夫之女,就連如今不出閨門的她都聽見了傳進府上來的一些傳言。

她不在意,畢竟這樣的話若是往心裡去,那怕是要逼死自己了。

陸輕紫無所謂,倒是陸書函十分氣惱。

陸書函原本看好的人家,沒想到也在一時間改了口,絕口不提此事了。

陸書函雖然生氣,但是卻也沒有辦法。

只能再為陸輕紫重新尋找夫家,只是這謠言在京城盛行,竟然再也無人願意迎陸輕紫過門了。

陸書函震怒,而溫燁自然也聽見了傳聞。

這一日下了早朝,似乎依舊有官員看著陸書函指指點點。

溫燁出了皇宮,在上馬車之前對護衛小聲道:「立刻去查,是誰傳的謠言在背後污衊陸家小姐的名譽!」

那護衛應了一聲,「是,將軍,屬下這便去。」

溫燁提醒道:「小心些,別叫人發現了。」

那護衛點了點頭離開了,溫燁坐上了馬車,心裡明白,若是無人在背後鬧事,也沒人會想到是陸輕紫剋死了陳福這麼荒謬的話。

護衛沒到下午就回到了將軍府,進了溫燁的書房,拱手說道:「將軍吩咐的事,屬下已經查明白了,只是……」

第一下堂妻 見護衛欲言又止,溫燁說道:「無妨,查到什麼,直接說便是了。」

溫燁說了話,那護衛便講查到的東西都告訴了溫燁:「這件事,是夫人一手操作的。」

聽了護衛的話,溫燁眉頭不由微微皺起,「你可查仔細了?」

「屬下不敢欺瞞將軍,確實是夫人所為。」

那護衛件溫燁沉默,拱手行禮退下了,但是剛要離開,卻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對溫燁說道:「將軍,夫人今日上午去了國公府!要為她的哥哥求娶國公府的小姐!」

溫燁眼裡劃過一絲驚訝,然後對護衛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那護衛退出了房間,溫燁一個人在書房,徐瑤心思不純,他早就知道。

只是沒想到,徐瑤竟然把心思花在了陸輕紫的身上,這又是為了什麼?

不光如此,竟然還想要為徐成求娶國公府的小姐,她倒真把自己當將軍夫人了。

到這裡,溫燁嘴角浮現了一抹冷笑,站起了身向徐瑤的房間走去了。

徐瑤此刻正坐在房間中吃茶,見溫燁來了,立刻露出了一抹燦爛笑意。

「將軍來了。」

溫燁卻無心跟她逢場作戲,冷冷開口問道:「你去國公府了是么?」

徐瑤明顯被溫燁的語氣嚇到了,「是,但是我只是想為哥哥求一門婚事。」

溫燁看著她叱責道:「誰許你這樣的做的?」

徐瑤楞了楞,看了一眼身邊的嬤嬤,眼神中情緒十分複雜的沒有說話。

溫燁心領神會,警告了徐瑤,不要胡說說話,便拂袖轉身離開。

看來這事,另有他人。

在這時候,周慶武突然下了聖旨,封賞了徐瑤,還賜了許多東西下來。

當日下午,溫燁替徐瑤進宮謝恩。

跟著太監進了大殿,溫燁跪拜道:「末將特來謝恩,陛下皇恩浩蕩,末將心懷感激。」

周慶武看著他說道:「起來吧!徐瑤在京城無依無靠,也沒有背景,朕給點封賞,也是應該的。」

溫燁起了身,看著周慶武說道:「陛下,徐瑤昨日曾去國公府上,為徐成求娶國公府小姐,末將覺得,這事不可為。」

周慶武聽到這個消息,原本平淡的眼神,有了變化。

「一名鄉野村夫,朕給了他巡城的差事還不夠?」周慶武冷笑道:「這會兒竟然惦念上了國公府家的小姐,這徐成,野心倒是小。」

溫燁見周慶武也是反對這門婚事,心裡鬆了一口氣。

「是,末將也覺得這事不妥。」

舊愛新婚,高冷前妻很搶手 周慶武看了一眼溫燁,「難為你這樣深明大義,沒有為你夫人的哥哥討這個情。」

「末將也是覺得,若是國公府的小姐嫁給了徐成,實在委屈的很。」

周慶武點了點頭,「回去告訴徐瑤,死了這份心思,這門婚事,朕不允!」

溫燁彎腰拱手道:「是,陛下。」

「退下吧!」

溫燁行了禮,然後退出了大殿。

嫁個大佬慢慢寵 回到了將軍府上,溫燁派人叫來了徐瑤。

「我今日進宮謝恩,說了你哥哥徐成的事,皇上傳了口諭,這婚事,不允!」溫燁看著徐瑤說道:「你也死了這份心思才是。」

徐瑤點了點頭,又說了兩句話,溫燁便著人送了她回去了。 徐瑤走了以後,溫燁叫來了府上的小廝,「去套馬車,去陸府。」

小廝應了一聲,出去準備了。

溫燁坐上馬車的時候,心裡已經想好了要對陸輕紫說的話。

這京城的流言不足以為懼,他會想辦法打破,讓她不用再擔心。

知道陳福死的時候,溫燁有過那麼一瞬間的開心,但是一想到以後陸輕紫依舊要嫁給別人,這開心便轉瞬即逝了。

「小姐,溫將軍來看你了。」

陸輕紫正靠在貴妃榻上看書,聽見溫燁的名字,便坐在了身子,看著侍女說道:「請溫將軍起來吧!」

侍女應了一聲,出去請了溫燁進來。

溫燁看見陸輕紫,原本準備的話一時間竟然堵在了喉嚨口,過了好一會兒,才看著陸輕紫說道:「你清減了。」

陸輕紫屏退了屋裡的侍女,看著溫燁說道:「坐吧!」

溫燁依言坐下了,陸輕紫給他倒了茶,「你今日不來,我也正想去見你,我有事要同你說。」

溫燁接過茶杯,卻沒有喝,只問道:「是因為京城裡的謠言么?我會想辦法處理,你別為這事煩心。」

陸輕紫卻搖了搖頭,看著溫燁緩緩吐出了一句話,「我有喜了。」

溫燁握著杯子的手一瞬間顫抖,連杯中的茶水都灑了出來。

鳳臻王朝 溫燁震驚的看著陸輕紫:「你說什麼?」

陸輕紫重複道:「我有了你的孩子。」

溫燁抓過她的手,有些激動道:「是那一夜?那你現在準備辦?」

陸輕紫搖搖頭,「我若知道怎麼辦,便好了。」

「嫁給我!」溫燁認真的看著陸輕紫說道:「我娶你。」

聽見溫燁說了自己一直想聽的,但是此刻陸輕紫卻已經沒了感覺。

她輕輕拂開了溫燁的手,看著溫燁說道:「溫燁,這句話曾是我最想聽的,但是現在,已經沒有意義了。」

「為什麼?」溫燁似乎沒想到陸輕紫會拒絕自己,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陸輕紫淡淡說道:「我不會做將軍府的妾侍,溫燁,我以為你是了解我的。」

溫燁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半晌方才看著她問道:「那你準備怎麼辦?」

陸輕紫苦笑道:「走一步看一步就是了。」

溫燁起身說道:「輕紫,給我點時間,我會處理好。」

「希望如此吧!」

溫燁站起身走了,守在門外的侍女突然狼狽跑開。

溫燁回到了自己的府上,腦海中一直徘徊著陸輕紫的那一句話。

她有喜了,她有了他的孩子。

另一邊,徐瑤的房間里,侍女通稟道:「夫人,將軍去了陸府了。」

「去了陸府?」徐瑤看著侍女問道:「是去找陸大人了,還是去見陸輕紫?你可知道?」

那侍女支支吾吾的,徐瑤心裡明白了大半。

看來溫燁是去見陸輕紫了,他還沒放下陸輕紫。

「備禮,去看看陸家小姐。」

徐瑤吩咐了一聲,緩緩站起了身。

到了陸府,徐瑤直接去了陸輕紫的房間。

聽到徐瑤來看她,陸輕紫心裡並不高興。

「夫人來了。」陸輕紫看著她說道:「未能遠迎,還請不要見怪才是。」

徐瑤身上穿著綾羅綢緞,早已不是粗布麻衣,不知怎麼,陸輕紫看著便覺得彆扭的很。

「怎麼會呢?」徐瑤看著陸輕紫淡淡說道:「今日過來,也是來看看你,你臉色看起來不大好。」

陸輕紫臉色露出了一抹淺笑說道:「多謝夫人關心,並沒什麼大礙。」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