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萍小姐你好。軒轅瘋少爺讓我提前給您們三位準備了一套衣服,請三人換上,馬上晚宴就要開始了。”

“啊。還準備了衣服?”萌萌聽到聲音之後,也走到了門口,疑惑的說着。“是的,軒轅瘋少爺給你們三圍準備一套去晚宴的衣服,叫我等您們回來之後送過來。”說完,向側面跨了一步,有三個女服務生拿着三套衣服出現在了眼前,恭敬的遞了上去。靜萍和萌萌這時也不好多做推辭,伸手拿過了衣服。順便也提還在牀上躺着的藝藝也拿上了衣服。隨後,李管家說道“請三位換上,一會軒轅瘋少爺會過來接幾位過去。”

“唉,整的動靜還挺大。”靜萍看着衣服,說了這麼一句。“呵呵,穿上吧。我看着衣服挺好看的。”萌萌拿着衣服看了看。說着在手上的兩套衣服中挑了一套較差說,“這個給藝藝吧。”說完笑嘻嘻和靜萍一起走了進去。把藝藝從牀上拉了起來。說着,“豬豬藝,換衣服了。”而藝藝顯然已經習慣了她倆這樣叫自己,一起從牀上爬了起來,走到靜萍和萌萌兩人身邊,拿起來給自己那套衣服。

三人換完了衣服,看着對方,不知道爲什麼,本來已經看習慣了的她們,現在突然從身上看到了幾分別的氣質,好像,一下子成了傳說中的富二代了。“這衣服,很貴的吧。”藝藝看了看衣服上的商標說着。“應該吧,”萌萌點點頭說到。“這衣服穿的還挺合身的,那個軒轅瘋準備的還不錯呀”藝藝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萌萌和藝藝也是女生,對新的衣服本來就有天生的敏感。談論了老半天,才突然想起來,自己等人都聊了這麼久了,怎麼還沒聽到萍萍的聲音呢。“萍萍啊,你,”“啊!你是誰啊!?”一向很淡定的萌萌這時看見換好衣服的靜萍竟然不由的發出了一聲驚呼。也不能怪萌萌這樣,如果是讓藝藝先看到的話,估計叫聲會更大。靜萍,本來身材就很好了,長得很漂亮。這會換上了這種連軒轅瘋那種身材穿上都顯得挺拔的衣服,顯得更加的有氣質了。也難怪萌萌會驚歎了。“太漂亮了吧。萍萍啊,現在把你放到古代是仙女下凡,放到近代是標準的花姑娘個,放到現在那可是絕對的女神啊”萌萌和藝藝看到現在靜萍實在是忍不住誇了靜萍幾句。而靜萍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只是滿意的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敲門聲響起“可以走了嗎?”三人聽到了軒轅瘋的聲音。 靠近了,但車依舊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繼續向廣場上開去,而廣場上的人看到開來的車,非但沒有一絲不解的意思,在廣場上的人好像商量好的似的,開始向兩邊撤去,當車開到廣場上面的時候,人羣已經分變站在了廣場的兩次,原本手裏拿着的酒杯和糕點,也都放在了就近的桌子上面。一羣人就這樣默默的看着車停在廣場的正中央。車停穩之後,從前面下來了一個身穿黑色燕尾服的中年男人,沒錯就是李管家軒轅瘋的貼身管家,李管家都來了,那車上坐着的怎麼不會是軒轅瘋,李管家下來之後,廣場上頓時沸騰了起來,本來停止的音樂再次響起,所有人都拿起酒杯然後迫不及待的向車靠攏,爲了能提前一步和自己的頂頭上次問好。然而從車上下來的人着實讓衆人稍微有點小失望,這次,先下來的是靜萍她們三人。看到從車上下來的不是軒轅瘋而是三個美女,衆人都頓時愣了一秒鐘。尤其是那個站在中間的人,更是讓衆人看的失了神。但這些人是什麼,一個個都是老油條,都是身經百戰的老手,怎麼會沒有這點眼色,從軒轅瘋的車上下來的人,是自己能隨便看的人嗎。但卻是自己能巴結的人,軒轅瘋這個人可不太喜歡別人和他同車。

軒轅瘋在車裏從看着外面每個人的嘴臉就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於是默默的嘆了口氣,也打開了車門從車裏走了出來,剛纔臉上還掛着滿滿的不滿,但才一下車臉上就立馬掛上了淡淡的笑容,彷彿剛纔什麼也沒有看到一樣,用一種讓你琢磨不透的笑容看着他們。在軒轅瘋下來之後,他們四人就成了整個廣場上的焦點。幾乎每個人都來和軒轅瘋打招呼套關係,而且臨走都不忘和從軒轅瘋車上下來的三個美女套套近乎。如果那些人說的都是真的,那這整個廣場都是軒轅瘋的親戚了,軒轅瘋當然知道這一點,所以對每個來招呼的人都用同樣的態度口氣對待,就是不讓他們猜出啦軒轅瘋到底對誰更加友好,不過就算他們想破腦子,恐怕也想不到,整個廣場中軒轅瘋最友好的是站在他旁邊的靜萍三人。

就在最後一個人套完近乎走開之後,原本燈火輝煌的廣場上面燈光更加的明亮,彷彿白晝一樣,同時音樂也從動聽的舞曲變成了優雅的夜曲,廣場四周的食物被漸漸的換掉,從各色美酒糕點換成了今晚的主宴,五張霸氣外漏的帝王桌上不一會就擺滿了各種美食,而且不但數量特別多,種類還相當豐富,五張帝王桌上放着的是幾乎囊括了聽過沒聽過,吃過沒吃過,見過沒見過的所有食物,只要你能說下來名字,或者依稀記着點菜是什麼樣子,那就就一定能從這五張帝王桌上面找到,不過你能找到的只是能少的一部分,據大多數都是叫不上來名字的菜品。雖然在場的都是全國各大企業的一把手,但也沒有一個敢保證隨便指出三個字自己都能交上名字,但就是這樣,見過許多大場面的他們也是勉強保持住了鎮定,沒有忘記這次晚宴最重要的是什麼。但萌萌和藝藝就不一樣了,尤其是藝藝本來就是抱着大吃一頓的目的過來的,現在又看到怎麼多美食,早就旁若無人的撲過去開吃了,相比藝藝萌萌就顯得比較淡定了,再和軒轅瘋打好招呼之後也從容的走過去開吃了。只有靜萍,看着怎麼多的美食,也只是多看了一眼,繼續看着廣場一側,那裏有一個被布子遮住的一個東西,看上去像是一個箱子只是出奇的大而已,也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麼。軒轅瘋看見靜萍再看那個東西,不由得一驚,但馬上就回復了原來的表情,問道,看什麼呢?去吃點東西吧。淨瓶顯然不打算詢問那個是什麼,點點頭也向藝藝和萌萌的方向走過去,準備吃些東西。軒轅瘋看了看那個箱子,沒有說什麼,也跟了上去去吃東西。

四人就這樣隱沒在人羣中,吃着晚宴,聊着天。不過大多數是藝藝和萌萌發問各種問題,軒轅瘋負責解答,而靜萍就一直靜靜的聽着。還不時有人過來想要和軒轅瘋說點什麼,但是看到他們四個人就有把想說的收了回去,只是過去敬杯酒。晚宴一直持續到很晚。而軒轅瘋他們也是最先離開的,因爲淨瓶說他困了。當廣場上的衆人看到從軒轅瘋車上下來的那三個美女不見了正準備再過去和軒轅瘋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發現,從廣場上消失不見的不僅僅是從軒轅瘋車上下來的那三個美女而是連同軒轅瘋一塊消失了。衆人也只好在心裏悄悄的問候着軒轅家族的18代祖先。與此同時,軒轅瘋已經和淨瓶說了晚安,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

會議開始

半夜,軒轅瘋的牀上翻雲覆雨。許久,軒轅瘋牀頭的燈亮了起來,照亮了軒轅瘋的牀,只見牀上亂糟糟的,橫七豎八的躺着許多的。。。。。。文件,文稿,還有幾臺電腦,橫七豎八的躺在牀上,一看就是被折騰的不輕。軒轅瘋拿起牀邊的手機,撥了幾個號碼過去出去,放下手機之後,整個人躺着裏牀上,很不幸頭壓倒了一個平板,軒轅瘋順手拿起了那個平板,繼續看着平板上密密麻麻的文字。

不一會房間裏走進來九個人,每個人都是一臉的睡意,大部分還裹着睡袍,進到軒轅瘋的房間裏之後,沒有想白天所有人一樣充滿的敬意而是沒有多少好氣的罵着,大半夜的不讓人睡覺,不是重要的事情,我們幾個滅了你。而就是這樣的口氣,軒轅瘋聽上反而是異常的情切,這九個人是軒轅瘋最好的兄弟,雖然家境沒有像軒轅瘋這樣的好,但是他們幾個卻是軒轅瘋最親的人。

幾個人自己很隨意的搬過來凳子有的直接做到個軒轅瘋的牀上,軒轅瘋問道,你們還記不記得十八年前,木楊家族有女孩是和我同一天出生的,她還有個哥哥,那個哥哥那時候七歲,他曾經還是所有人認爲的這一輩人中最有天賦的人。可惜在十九的時候死了,死因一直是個謎,傳聞是死在了我爸爸的手裏。

“咋咧?現在怎麼想起來這件事了?”“我不是想起來他了,而是他那個妹妹,你們知道叫什麼嗎?”

“不知道啊,聽說她好像一直不在家族裏,而是在各地上學旅遊,隱藏着身份,過自己的生活。可叫什麼,就從來沒聽說過了”

“你們看看這個”,說完,軒轅瘋把手中的平板遞給他們。幾人圍了過來,生生的把軒轅瘋擠到了一邊去。幾人看完之後,

“你是說,今天來的那三個人那個最漂亮的就是木楊家族的女兒。”

“我可沒這麼說,可這好像是傳說中的事實。”

“那你,準備怎麼辦?”

“這不是叫你們過來商量了嗎”

“殺了!”“奸了!”“強姦了!”“**了!”“先奸後殺!”“再奸再殺!”“殺完再奸!”“奸完鞭屍!”九人很順暢的連續說着,就好像他們經常這樣做一樣 “流程很連貫啊,你們,可以去。。。去死了。”軒轅瘋看着眼前這羣人—渣終於知道把他們叫過來是多麼不明智的選擇。

“你們的意見能不能有點可行性。”軒轅瘋用最後一絲僥倖的口氣問道

“看她怎麼想吧,你能找見愛的人不容易,不要輕易的放棄。我們都支持你。”

“這還差不多。你們可以滾了。”

“咋啦!你小子最近很不服啊。”

軒轅瘋終於被收拾了一頓,然後十人就這樣在軒轅瘋的房間中睡着了,也幸虧牀實在大的離譜,十人都能睡到上面。不過,恐怕誰都沒有注意到,軒轅瘋的隔壁,燈也纔剛剛熄滅。

第二天一大早,李叔照例敲響了軒轅瘋的房門,將一份早餐遞了過去。李叔看到軒轅瘋的精神狀態不是很好,自然就知道了昨天晚上軒轅瘋肯定爲那些資料頭疼了許久。軒轅瘋看到李叔不敢擡頭看自己的樣子很無奈的笑了笑。對李叔說道“李叔啊,今天你就不用跟着我了,她們三個多會起來,起來之後給她們準備好早餐,然後她們要去哪裏,你帶着去玩吧。”“是,少爺。那些資料。。。。。。”李叔仍然不敢擡起頭只是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軒轅瘋看着李叔用一種很奇怪的口氣說道“什麼?哪些資料?對了,一會你把我牀上收拾一下,那幾個電腦擱着我睡得好不舒服,扔了去。還有那幾張紙,疊成飛機飛了算了。”“是,少爺。”現在就算李叔再遲鈍也聽懂了。軒轅瘋是不想再聽到這件事了,所以他很明智的選擇了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李管家走到軒轅瘋的牀邊,看到了牀上躺着的幾個人,這幾個人他並不陌生,甚至每一個他都可以叫上來名字。李管家看到那幾部平板已經一個一個的摞起來了,李管家順手拿起來一個,開機,但卻發現,已經開不了了,而且拿在手裏感覺很輕,於是把平板反過來看了看,看到的情景讓李叔大爲震驚,這可是一體成型金屬機體,就這樣**裸的被打開了後蓋,電池和內存已經不見了蹤影。李管家不需要再拿起其他幾部平板了,肯定也都是把電池和內存都拆掉了。而除了平板,其他幾份本來厚厚的資料都已經變成了皺巴巴的一個個紙團。如果把這些疊成飛機,就算找十幾個人一起疊今天都不一定能疊完,而且就算疊成了,這樣皺的紙疊成的飛機也是殘次品。

李管家順手按了一下西褲的側口袋,很快就有兩個人進到了軒轅瘋的房間,三人把這些已經不完整的電腦和殘破的紙團收拾了出去。當李管家再次出現在軒轅瘋門前時,軒轅瘋已經吃完了早餐換好了衣服,今天的軒轅瘋看上去十分的嚴肅,一身莊重的黑色鞋服,一雙亮的隱隱有些發光的皮鞋,還有一塊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的手錶。 全球喪尸 ,不過,這樣反常的舉動誰都可以看懂,因爲靜萍她們三人的房間在這個方向上。軒轅瘋走到三人的房間門口,腳步停了下來,看了看房門又繼續走了出去。而房間內的三人不知道這些,因爲她們還在睡覺。。。。。。

軒轅瘋走到他那輛車前,回頭看了看自己走過的路,心裏默默的感嘆道“這條路,到底還要再走幾輩人?”然後就坐進了車裏。軒轅瘋習慣做到後面,今天照常坐進去之後習慣的看了看司機準備說開車的時候,卻看着死機說不出話,因爲現在在開車的這個人自己好熟悉,“哥!怎麼是你!?”表現一向淡定的軒轅瘋這時異常的激動,下車做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滿眼興奮的看着現在這個死機。

“怎麼了,你小子玩大了。啥也用不到哥了?”

“沒有,沒有,哥呀,我和你比我差遠了。”軒轅瘋這不是謙虛,這個被軒轅瘋叫哥的人可不是簡單的男一號的哥哥。

“還說沒有?”“真沒有,哥呀我做啥了?”

“還不承認”“我到底做啥了嗎?”

“那好,我現在就叫人把裏面那三個不屬於軒轅家族的人滅口”“暫停!我承認。。。。。。”軒轅瘋真的怕了,因爲眼前這個人確實做得出這件事

“喜歡上了木陽家族的人,我看你咋和爸媽交代。”“誰和你說的?”


“咋了?你還想再招一個管家?”“哦,是管家呀,好。那就再招一個唄。”

“我看你敢。”

“先開車吧。”

“哥?嫂子也回來了嗎?”“回來了,在會場等我了。”

“哦,等你了。。。。。。”

“等你給打洗腳水了?”

“你敢不敢再說一次?”

“不敢了,哥我是開玩笑的。”

車在路上飛馳着,誰也沒有注意到,這輛熟悉又不可高攀的車中今天多了一張熟悉但又陌生的面孔。

很快,到了會場,兩人從車中下來。便又被一羣人圍了起來。本來短短的一段路,兩人卻感覺走了許久,走了好長。

當軒轅瘋的一隻腳踏入會場的瞬間,會場中想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在掌聲中軒轅瘋肚子走到了真中心的位置上,整個會場是一個圓形的設計,軒轅瘋做到了最中間,由內之外是按照身份地位依次拍好的,幾百人在軒轅瘋坐下的那一刻,同時停住了掌聲。

而軒轅瘋這時有站了起來,環顧四周,看到了最外層站着兩個人,一個就是剛纔送自己過來的哥哥,還有一個是一個女性,雖然是正裝,但是軒轅瘋從她身上感受到了是一種活潑開朗的氣息。她也看向了軒轅瘋這邊,看到了軒轅瘋之後很調皮的微微跳了一下,然後雙手豎起了兩個大拇指。

軒轅瘋看到這些,在臉上露出了真正開心的笑容,並且宣佈“會議開始” “咱們走吧。”

“嗯。我餓了。”

“好,咱們去你最喜歡的那家西餐廳。”

“嗯,小瘋這要開多久呀?”

“估計能和咱們吃個晚餐”

“哦,那就晚餐再等他。咱們快走吧,我要餓死了。”

軒轅瘋的車又從新在路上飛馳了起來。不過車中人沒有軒轅瘋。

會場中,軒轅瘋話音剛落,衆人就再次沸騰了起來,不過沒有人剛沸騰太長時間,很快,會場中就安靜了下來,而且靜的有些嚇人。軒轅瘋打開面前桌子上的電腦,看着上面滿滿的字,不由的一陣頭疼。

“秦總,請說。”

軒轅瘋說着,就有一個身穿西服的中年***了起來,態度十分的恭敬,對着軒轅瘋微微的彎了彎腰,然後換用一種高亢的聲音說出了自己公司的難處。雖說是家醜,但也沒有絲毫的掩飾,因爲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知道,如果現在自己還不說,那這個問題就要成爲公司倒閉的原因了。

與此同時,李管家站在靜萍三人的門前靜靜的等待着,忽然軒轅瘋的房門打開了,裏面走出來一個讓李叔很熟悉的面孔,那個面孔看向李管家,用一種比較恭敬的語氣說“李叔,能給我們那些早飯嗎?”“好的,請稍等。”說完,李管家就走下樓去。那個人回到房間之後,誰也沒有注意到,靜萍的房門悄悄的打開了,從裏面走出了三個人。三人在門外按下了軒轅瘋給的手錶,不一會就有一輛車開了過來,三人就這樣也到了會場。不過三人沒有進到會場中,而是在最外層找了過位置坐了下來。而旁邊的人只是知道這三個人和軒轅瘋很親近,但不知道她們來的目的,當然也不會多說什麼。

“趙總,請說”

“軒轅瘋少爺您好,我是代表中華能源公司來的,中華能源公司在今年的發展中受到了嚴重的阻礙,經公司的調查阻礙是來着木楊家族的。”

“萍萍,這有什麼好聽的,咱們去玩吧?”

“聽一聽吧,好像挺有意思的。”萍萍悄悄的兩人說道,靜萍都這樣說了,萌萌和藝藝自然不會有什麼意見。

“那好,那就把中華能源公司關閉。剩餘全部資源應順木楊家族企業的發展。就這樣吧”軒轅瘋揉揉眉心,說出了讓所有人都意外的話。但是沒人敢有一點意見

“張總,請說”

“軒轅瘋少爺您好,我是代表國防軍火研究局來的,我們公司在今年的國防研究品運輸方面受到了木楊家族的阻礙,運輸時間愈來愈長,嚴重影響到研發用時。”

“國防軍火研究家啊。你們增大運輸的成本,從原來的路海,全面轉變成空運,不要考慮成本,家族會給你們更過的資金援助。”

······

整整一天,八成的問題來源都是來着木楊家族,而且只要是來自木楊家族的問題全部軒轅瘋全部採取了妥協或者自己吃虧的政策而來自其他家族的問題,全部都採取了對抗的態度,而有些家族只是在軒轅瘋這裏判了死刑,估計幾天之後就會傳出幾大家族滅亡或者苟延殘喘的消息。

不知道爲什麼靜萍心裏覺得暖暖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動。但是心中的風怒依然壓不住,一天之後會議結束,衆人慢慢離開了會場,只有靜萍三人還坐在原地,可她們三人明明看到軒轅瘋已經早早的離開了會場。


就在三人準備離開的時候,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你還滿意嗎?”“不要以爲這樣,你們家殺死我哥哥的事實就可以不承認了。”“我沒有想過不承認,所以我願意承擔我們家的過錯。”“那你就去問我哥這麼解決吧。”“好,但我能說出我遺言嗎?”“你說吧”“靜萍,我愛你。真的很愛你。”“說完了,那你就走吧。”

“等等,我的弟弟說完了,我這個做哥哥還沒說了。”

“木楊女士,十幾年前的事可能有點誤會,當時(這段沒有授權,不能寫)事實就這樣,我們軒轅家族和你哥的死沒有任何關係。”

“你說的是真的?”

“是真的!”


“你們,你們怎麼來了。我不是說,保密嗎?睡了我的牀,你們還不聽話啊。”軒轅瘋看向會場的一邊,九個人齊齊的正走向這邊。

“我憑什麼相信你?”

“給你看這個”劉穎(軒轅瘋的嫂子)遞給了靜萍一份厚厚的資料。

靜萍,看過之後,知道這上面有些東西是不能僞造出來的,看起來這份資料是真的。“我哥的死和你們家真的沒有關係?”“靜萍小姐,真的沒有的”

“萍萍,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不過我們相信軒轅瘋真的是喜歡你的啊。”萌萌和藝藝看向靜萍。

“我。。。。。。”

“你們戀愛吧!”十幾人一起叫到,場面異常的壯觀。

故事完。

後續:軒轅家族因爲同時打壓幾大家族,終於抗不住資源的消耗,從第一大家族墮落到了二線家族。

(全文完)

(大家可以移步去看一下完本感言!) “丁馳,你特麼的死哪去了?咋才接電話?趕緊回來給老孃做飯。”

“老孃怎麼就眼瞎嫁了你這樣的窩囊廢,錢都賺不到一毛,害得老孃打牌都手氣背,一圈都沒胡過。”

“真是個廢物,你們老丁家全是廢物,活着有什麼用……”

丁馳剛接通電話,沒等開口,電話那頭就噼裏啪啦一通,罵的丁馳狗血淋頭,根本不容他反駁。

他也懶得反駁,都習慣了。看在這麼多年婚姻的份上,丁馳從來都不曾跟她辯駁過。

這樣的日子,真是活受罪啊。

但這一次,她有些過分了。

“閉嘴!你罵我可以,但不準說我父母!”

醉眼迷離的丁馳心裏一股怒火竄了起來,藉着酒勁嚷了一嗓子,剛開口就被電話那頭給懟了回來。

“八筒!”

“你們家那倆老不死的?老孃說錯了?一家子廢物!”呵斥聲換來的是丁馳的沉默,電話那頭,聲音猛然又拔高了幾分,“好你個丁馳,居然敢跟老孃頂嘴了,又去喝酒了是吧?怎麼不喝死你呢,你死了老孃才省心!”

“死就死!”

“真當老子不敢嗎!”


“老子受夠你了!早就不想活了!”

經不住惡毒語句刺激,加之酒精更爲上頭,尤其經年怨氣爆發,丁馳頭腦一熱,扭頭,縱身一跳。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