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完) 張富貴自然不信,自己恩恩愛愛幾十年的夫妻,咋個可能會不曉得自己媳婦是什麼性格,這突然說自己媳婦被妖魔鬼怪附了身子,打死他他也不信,張富貴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我說,“不可能,你們一定是弄錯了,我媳婦不可能!”

馬瑩瑩是個心直口快的人,自然不等我回復,就自個兒開口說,“有什麼不可能的呀,現在事實可都擺在你眼前了,難道還會有錯不成,既然曉得是你媳婦乾的,咱們把她抓回來就是了,可不能再讓她禍害了其他人呀!”

我心裏一沉,這妖魔附體,自然不是簡單的事情,江離正好在追那陰山派的道士,現在不乾淨的東西也在同一時間來了,看樣子應該就是衝着靈珠子來的,只是靈珠子的下落究竟是誰放出來的,可以讓這麼多三界的人都齊聚到了這裏。

張富貴連忙說,“不行,我孩子已經沒救了,我可不能再讓你們傷害我媳婦,你們一定是故意來害我們的,對不對,你們跟那陰山道士是一夥的!”

看那張富貴說話的語氣,竟有些接近癲狂的模樣,怕是因爲孩子的事情受了刺激,我立即告訴張富貴,“我可以讓你跟孩子見面,不過你必須記住三件事。”

張富貴聽我說了這句話以後,顯然吃驚的很,“你說什麼?我還可以繼續見到我的孩子?”

我嗯了一聲,然後一臉嚴肅的看着張富貴,“你必須答應我這三件事,否則的話後患無窮,這本就是踩着陰陽兩界,做着違反天規的事情。”

我一臉嚴肅的看着張富貴說,“第一,不許告訴任何人你孩子死了的事情,如果有人問起來一律說孩子好的很。”

張富貴點點頭,一個勁的答應我,“沒問題,沒問題,這個我保證可以做的到!”

我繼續說,“第二件事情,不得利用化生子本身的力量,去做危害他人的不道德事情!”

張富貴嗯了聲,點點頭,“沒問題,我可以做到的!我答應你!”

見他如此誠懇,我繼續說,“第三件事情,你孩子能回到你身邊的起因,經過,不許跟任何人說,包括你的親人!”

張富貴點點頭,“好,沒問題,我都答應你。”

我告訴張富貴,這三件事情,可大可小,堅決不能忘記答應我的這些事情,因爲孩子已經死了,我要將他的魂魄收回來,並且讓他繼續活下去,相當於化生子的存在,陰氣比常人更重,但是點到的陰陽兩界的平衡,我陳蕭也是頭一回做出這樣的事情。

我也告訴了張富貴,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爲覺得這個孩子命不該絕,但是有不可以牽扯陰司那邊,畢竟周武王已經復活,很多事情就沒有之前那麼容易了,所以這孩子只能以化生子的形式存在。

張富貴點點頭,立即對我說,“那接下來該怎麼做?”

我看了一眼雯雯,“雯雯,幫個忙,你先去找找那個女人在哪裏,我先把孩子的

魂魄收回來,一會再去處理妖魔附體的事情。”

雯雯嗯了一聲,面無表情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如今鐵石心腸的雯雯,加上妖力恢復了一部分,在法術上面,雯雯可以說,已經很厲害了。

神域帝宗 雯雯離開以後,我讓馬瑩瑩幫我搭把手,因爲孩子剛死,魂魄肯定走了不了多遠,用的招魂幡,就可以讓孩子的魂魄朝着我們這邊走來,馬瑩瑩和我就地取材,就在張富貴的家裏找來了材料,不過十來分鐘的功夫,就將一個完整的招魂幡做了出來。

馬瑩瑩一臉好奇的看着我,“師父,這個招魂幡怎樣引魂啊?”

“招魂,需要用的符咒有清淨符、土地、將軍、招魂幡、枉死城池、十殿閻王。還需要青竹,然後直接設置陣法讓孩子的魂魄回到身體裏,雖然魂魄不全,但也足以讓人復活,只不過這孩子會和化生子一樣,是個沒有陽氣的活死人。”我告訴馬瑩瑩。

馬瑩瑩點點頭,按照我說的方法,將符紙準備好後交給我了,我直接在孩子屍體的周圍做了陣法,擺好了五方魂旗,並在四周設了引魂的法器。

我擡頭看了一眼月亮,陰氣正足,正好可以引魂。

我立即對着馬瑩瑩說,“你來引魂,我負責對付因爲招魂幡吸引而來的其他孤魂野鬼。”

馬瑩瑩愣了愣,“師父,我來?我可不會啊?”

我告訴馬瑩瑩,“你跟我學了這些日子,招魂也不是不瞭解,你就是沒上手試一試。”

馬瑩瑩愣了愣,咬咬牙立即對我說,“好,我來試試。”

馬瑩瑩站在孩子的旁邊,手裏拿着招魂幡,開始並指唸咒起來,一聲,“敕!”令下,手中的招魂幡不禁抖動了起來。

我立即朝着院子的門口走了過去,這招魂自然也難免會把其他不乾淨的東西招了進來,爲了保證孩子的魂魄能夠順利被我們引過來,我也只好不得不,這樣站在門口,將那些東西抵擋出去。

如今的凌雲山,三界的人都朝着這裏聚集過來,更別說孤魂野鬼了,肯定會順着這波流動前來的。

馬瑩瑩已經念出了咒法,頃刻間,突然覺得一股陰氣襲來,這靈珠子現在已然在我的身體裏,不再可以將陰氣掩蓋,這突如其來的陰氣顯得尤爲明顯。

我心裏一沉,怕是這陰氣來的有些猛烈,村子裏的人怕是以爲變了天了。

不一會,院子外面的樹就被這陰風吹的隆隆作響。

我心裏不禁一緊,怕是這招魂幡有點用力過猛了,這馬瑩瑩第一次用這個道法,肯定沒控制好自己的氣,這下怕是把凌雲山附近的都招過來了。

我尷尬的看着一眼馬瑩瑩,不過她這也的確是第一次上手,只是我忽略了她體內有小女鬼的存在,所以道法比常人更猛一些,我也忽略了這件事情,眼下這馬瑩瑩的道法用力過猛,只怕一會這些孤魂野鬼會堆積如山的朝着我撲過來了。

我一臉淡定的摸了摸我丹田的位置,曉得這三枚靈珠子都在這個身體裏,連忙對着它們說了聲,“一會我要是扛不住了,你們給力點啊,不曉得我這傻徒弟控制不住自己的道法的程度,一下子招魂有些猛烈。”

馬瑩瑩好奇的在屋子裏面喊了聲,“師父,你在說什麼呀!”

我尷尬的回了句,“我在說你很好!很厲害!很棒!”

馬瑩瑩不禁哈哈大笑起來,聲音直接穿透整個屋子,我更是尷尬不已,本來是想鍛鍊馬瑩瑩,給她一個機會,看着樣子,不出幾日,怕是她的道法都可以和我差不多嘍。

此刻間,只覺得天色忽然陰沉起來,霧濛濛的一片,原本我還看得見月亮,此刻月亮被遮蓋住,四處變得一陣陰暗。

地面不由得震動起來,越來越明顯,越來越靠近,我立即將身後的赤紅寶劍抽了出來,緊緊握在手裏,不斷告訴自己,一定沒有多少孤魂野鬼的,不過是凌雲山附近的而已,沒什麼可怕的。

我定眼一看,黑煙滾滾的黑氣朝着我們這邊涌了過來,極其明顯的可以看得見,密密麻麻的身影,只怕有上百成千的滾魂野鬼全部朝着我衝了過來。

我連忙後退了一步,看了看四周,必須要想辦法阻礙這些東西的進入,可萬一不小心把王富貴孩子的魂魄也給擋在了門外該如何是好。

此時已經由不得我來思考了,這大批量的孤魂野鬼已經全部圍在了院子的門口,王富貴見勢連忙喊了聲,“老大,這到底是啥情況啊!”

我立即對王富貴說,“你別出來,你待在屋子裏!”

王富貴哦了一聲,連忙跑回了屋子裏面去。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個壯漢來到了我的面前,一個勁的指着我的鼻子罵了句,“臭道士你給我讓開!”

我愣了愣,素不相識,竟然好大的火氣,我一臉懵逼的看着這個壯漢,估摸着是這附近的孤魂野鬼,而且顯然是帶頭率領這些滾魂野鬼一起出來的人,他上前的時候,那些其他東西都不敢靠近,顯然這個人的身份在這些滾魂野鬼當中的地位極其高。

我略有些好奇的看着這個壯漢,雖然說他在孤魂野鬼的隊伍裏有不錯的地位,可說到底我是個道士,可是全然可以將這些東西降服掉的,他竟然絲毫不怕我的意思。

我一臉懵逼的看着他,不等我開口,那壯漢鬼一臉挑釁的口吻對我說,“臭道士,我讓你讓開,裏面的那個身體,我要了!”

更有意思的是這句話一說完後,那些圍在院子四周的孤魂野鬼們竟然紛紛發聲,“就是!臭道士,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怕他不成,你扯胳膊,我扯腿,來個人扯頭,直接讓他五馬分屍!”

“就是!自不量力的臭道士我可是見多了,這凌雲山附近的道士都是草帽,根本就沒個屁用的!嚇唬嚇唬人還差不多,真材實料是一點都沒有!”另一邊的也跟着附和。

(本章完) 「好,小書關閉吧!雷劫我也不是天天渡,有需要時再開……」墨九狸看著小書說道。

天地祖神 「好的主人!」小書說道,揮揮手,墨九狸等人就看不到外面的畫面了。

「小書,空間還有什麼變化?」墨九狸看著依舊沒長大的小書問道。

「小書,這一次空間除了多出來這個鏡像之門外,還有就是天地規則能在空間發生了,比如主人你們可以在這裡晉級了!再就是空間現在已經徹底變成一個界面了,現在空間的等級就等於是一個浩天大陸!這裡的一切自然現象都有,風雨雷電,一年四季,太陽,雲朵,月亮,星辰等,全部都有!所以主人可以把這裡當成一個自己的王國,皇城也是可以的哦……

除此之外,原本空間裡面千年流域的時間沒有了,葯田的時間都是隨著主人心意快慢的,其餘的地方都是給外界一樣的時間了,只有那邊的靈果樹後面的一塊空地,那裡我幫主人建造了一排煉丹室的屋子,那個地方的時間,是空間裡面現在時間流速最快的了,外界一天,那個地方一百年!我把那裡給主人建成了修練場……」小書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這才知道空間裡面有少了些千年流域的地方,大概也是因為和諧了空間的自然現象吧!其實在她看來自己的空間已經逆天了……

至於小書說的稱帝稱王她並沒有興趣,在她沒有絕對實力之前,就是讓她把自己在意的人,都放進空間她都會覺得不踏實……

畢竟她現在連自己的未來安全都無法保證,所以根本也無法確定別人的安全,不過對於空間現在的狀態,墨九狸還是十分滿意的……

「九狸,你能不能看看瑤兒……」魔紫皇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你把瑤姐姐帶出來吧,以後讓她住這裡吧,接下來的時間我會想辦法幫她治療的!」墨九狸聞言看向帝溟寒說道。

「好。」帝溟寒點點頭說道,然後將帝瑤帶了出來。

而且帝溟寒覺得以後所有人都住在墨九狸的空間也不錯,這樣他就可以帶九狸去自己的空間,過二人世界了,想到這裡心情就忍不住飛揚起來……

墨九狸帶著帝瑤去了修練場,讓帝溟寒他們自己隨意在空間裡面,有事就找小書,花護法等人很開心,自己去找了自己住得地方,一個個都興奮不已……

帝溟寒和魔紫皇也沒有跟去妨礙墨九狸,兩個人想了想去看了帝滄海和南宮藍……

「寒,你打算什麼時候跟九狸成親?」魔紫皇看了眼一直昏迷不醒的南宮藍和帝滄海,然後問道。

「我知道九狸心裡惦記著她的爹娘,想要等到她找到爹娘之後再說!而且,我其實也想等爹娘醒來,讓他們和九狸一句道歉,我知道這樣的我有些自私和不孝,但是當初爹娘他們做的確實錯了!我知道九狸不計較,原諒了他們,但是他們終究欠九狸一句抱歉……」看著自己爹娘說道。 重生之蛇蠍妖姬 我心中不由得有些納悶了,這些孤魂野鬼到底是哪裏看出來我沒有本事了,我徒兒用招魂幡都可以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來,我一個做師父的,難道還不如了不成!

看着這些孤魂野鬼看着我的眼神,沒有害怕,全然不屑的樣子,我就覺得我這些年學了這麼多的道法都是白學了的錯覺。

那些孤魂野鬼們見我一語不發,估摸着以爲我害怕了更是放肆的慫恿我面前的壯漢鬼,“跟他瞎廢話啥,弄死算了!”

其實我納悶的是這麼多的孤魂野鬼,萬一的傷錯了,把張富貴兒子的魂魄傷了,那些尷尬了,可是這畢竟是大面積的陰魂,哪裏有那麼容易區分,除非我不出手,不傷他們。

可眼前最爲尷尬的事情,就是這些孤魂野鬼公然挑釁我的威懾力,簡直讓我有些啞巴吃了黃連的滋味。

壯漢鬼見我一語不發,乾脆摔着那粗壯的臂膀狠狠用力的退了一下我的肩膀,一個勁的說,“臭小子,知道我是誰不?”

我愣了愣,孤魂野鬼莫非還有區別不成?

我擡頭看了一眼這個壯漢,忍不住的問了句,“你是誰啊?”

那裝漢一聽,連忙露出猙獰的模樣看着我說,“我就是陰山派掌門人的兄弟,這一片都是我的管轄範圍之內,在這一帶大家叫我鬼老大!”

我尷尬的看了這個所謂的老大一眼,突然覺得這些孤魂野鬼不害人的時候,還是挺可愛的。

我尷尬的咳嗽了兩聲,看了看四周,始終沒見到這張富貴娃兒的影子,怕是都被這些孤魂野鬼擋住了,只能先拖延一下時間,免得一會張富貴見不到孩子定然要找我算賬了。

我看了一眼這個鬼老大,乾脆饒有興趣的說了句,“你知道我在道教中,叫什麼嗎?”

那鬼老大似乎還很認真的看着我,“你也是個霸主不成!”

我呵呵一笑,連忙說了句,“你曉得江離不?”

話音一落,四周的這些孤魂野鬼幾乎是同一時間倒吸了口涼氣,很是震驚的樣子,周圍的都紛紛竊竊私語,“江離可是人見人怕,鬼見鬼躲,神見神避的大人物!不會是真這麼倒黴吧,遇到了江離!”

“不是吧,要真是江離還不趕緊走啊,我們可都會被他殺的片甲不留!”聲音不斷傳出。

我一語不發,此時我面前的這個人顯然臉色微微有些不大對勁,皺了皺眉頭,定眼看着我,“你……莫非是……?”

他不敢念出那良給,我估摸着江離的名字,已經成了三界字忌諱的兩個字了。

就在這個時候,馬瑩瑩赫然開口,“師父,魂來了沒啊!”

這些孤魂野鬼的臉色瞬間大變,其中一個人赫然開口,“老大,快走吧,這個人就是見江離!他身邊的確跟了一小孩子,據說那小孩就是他的徒弟,形影不離,經常都是孩子在作法。”

那面前的那個壯漢鬼一聽,臉色瞬間慘白了下來,極其震驚的看着

我。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人羣之中走出了一個人,我定眼一看,竟然是江離正在追捕的那個陰山派的大師哥。

他一臉得意的看着我,健步如飛的來到我的面前,那些孤魂野鬼瞬間後退了好幾步路,這怕他的面孔在凌雲山已經常見了,所以這些孤魂野鬼曉得他的身份。

這個陰山派道士一臉不悅的看着我說,“冒充江離就你這樣子還沒這個資格,不過你想讓你師父來救你,現在是沒機會了,他已經中了我的困陣,雖然治不了他,可一時半會他也過不來。”

我愣了愣,心裏一沉,這陰山派道士出現,準不會有什麼好事情。

“我去,這小子根本就不是江離,嚇唬誰呢!”那壯漢鬼一聽,立即怒斥了起來。

不過顯然,陰山派道士的出現,讓這些孤魂野鬼已經散去了不少,好多貪生怕死的自然就不來湊熱鬧了,不過一會的功夫,孤魂野鬼散去了大半,只留下了幾個不怕死的依然在看熱鬧。

我心裏一沉,這張富貴的孩子怎麼還不出現,要是再不來,只怕被這陰山派的傢伙攪合了。

不等我反應過來,那個陰山派道士忽然拔出法劍,朝着我拍了過來,我因爲沒反映過來後退的時候直接摔了一跤,弄得很是狼狽。

站在陰山派道士旁邊的壯漢鬼忍不住的笑了起來,“我原來還以爲是個多麼牛逼厲害的道士,原來不過是個什麼都沒用的冒牌貨啊!”

陰山派道士一聽,也得意的揚起了嘴角,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看着我說,“臭小子,今天我就送你一程,讓你再來摻和我們陰山派做事情!不過是半路得來的一個便宜掌教天師,什麼屁用都沒有,沒了江離,你什麼都不是,你就是個屎!是個垃圾!我今天就要替道盟友人來好好教訓你這個後生晚輩!”

我這會兒目光總算從他的身上移開了,凝神盯着那些圍着院子湊熱鬧的陰魂怒斥了聲:“你們還不滾?”

那些陰魂聽了這個話,自然趕緊轉身離開了,雖然不一定是怕我的,但是總歸是曉得,這二人一旦開戰,吃虧的可是他們這些孤魂野鬼,要是想活命的話,還是要趕緊離開這裏纔是。

見那些孤魂野鬼全部跑了去,旁邊只剩下這個壯漢鬼在一旁,這陰山派的道士連忙用着一股不可一世的模樣看着我說,“臭小子,現在還來得及,你要是下跪叫兩聲爺爺我錯咯,我大可放你一馬!”

他的目光掃向四方。

這個道士身上氣勢蔓延開來,迅速波及到了正在逃跑的孤魂野鬼,他的餘光掃視到我時,我竟止不住冷顫了下,這種感覺我似乎在哪裏見到過,這個眼神絕對錯不了。

就算他換了多少張面孔,可是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它可以告訴我所有的一切,這個看上去顯然歲數不大的陰山派道士,絕對是當年那個人,因爲那個眼睛,那個眼神,一模一樣,我甚至覺得,這是一場報復。

他給我的

感覺完全是恐懼,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見了他,我止不住要跪下。江離給我的感覺則是敬畏,每當江離動怒的時候,我是住不住想要跪下參拜。他們兩個人的氣場顯然是不同的,而且是讓我永生難忘的。

那個當年侮辱我爺爺,對我爺爺屍體做出極其不可饒恕的人!

可他明明已經沒了多少道法,能力極其薄弱,怎麼可能在一瞬間,變成了年輕人的模樣,這道法也提升了十倍。

這讓我很是不解。

但是我知道,他就是我極其厭惡的人,那個冒充我龍虎宗掌教職位,對我爺爺做鞭屍的事情的人。

咚咚咚,旁邊的陰魂齊刷刷跪下,就連那個自以爲是的壯漢鬼,也紛紛跪了下來。

他得意的看着我,“怎麼?你還不跪下,只要讓我教你什麼叫下跪嗎?”

此時這陰山派道士赫然已經開始念起了咒語,“戊巳之氣,中央合形。隨吾一氣,埋伏魔精。敢有拒逆,攝付魁罡。急急如律令”

唸完這四周突然颳起呼呼大風,陰陽兩氣開始流動起來,匯聚在院子之上,那陰山派道士雙手合併,掐出一複雜手決,最後指向屋子裏的孩子,大聲念着:“借屍身一用,敢有違逆,天兵上行,令!”

我心裏一沉,竟然連孩子的屍體都不放過,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乾脆唸咒,一聲,“敕!”

天空忽然打開了一道光芒,奇蹟猛烈的照着院子,這陰山派道士也很是震驚的看着天空中忽然綻放出來的光芒,赫然天兵直降,咚咚咚的聲音震耳欲聾,齊刷刷來到我的周圍跪了下來,異口同聲,“參見枉生門司少將、龍虎宗掌教,悉聽遵命!”

如今我頭銜也早就在三界傳遍了,如今枉生門的司少將一職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些天兵一直都是跟着江離的,如今也能隨意聽從我的調派。

這陰山派的道士顯然很是震驚,他萬萬也沒有想到,我居然會使用江離的調遣天兵的招數。

我一臉嚴肅的看着天兵們說,“用江離的方式,讓陰山派的道士消失。”

這些天兵聽了以後,立即朝着我行禮,“是!”

赫然轉身朝着那陰山派的道士走了過去,我立即讓馬瑩瑩將孩子的屍體鎮壓住,不可讓那陰山派道士利用了去,那陰山派道士見勢,立即唸咒,想要讓屍體過來幫忙,馬瑩瑩和身體裏的小女鬼使出了渾身力氣,將那屍體狠狠壓住,不給一絲反抗的機會。

這陰山派道士沒了法子,這借屍術必須要再附近周圍的屍體借,而整個院子就只有這一個屍體,還被馬瑩瑩和小女鬼控制住了,他手無縛雞之力,三下兩下,就被這些天兵抓住。

就在此刻,一個熟悉的身影緩緩從院子外面走了進來,一股強大的氣場鎮壓在場的所有人,此時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那陰山派道士說,“當年留你一命,是希望你能改過自新,如今看來,你已經是無藥可救!”

(本章完) 「既然九狸原諒了,我想她不會在意的!」魔紫皇看著好友說道。

當初帝溟寒和墨九狸之間出事的時候,他在閉關,出關時已經晚了,否則他一定會陪在帝瑤身邊,也不至於讓帝瑤……

因此,對於當初的事情,魔紫皇心裡一直也很自責……

「我知道,但是我想爹娘,也一定因為當時的誤會,而一直自責著……」帝溟寒淡淡的說道。

帝溟寒和魔紫皇在帝滄海和南宮藍附近,一邊看著兩人,一邊說著話……

另一邊,墨九狸和帝瑤來到了修練場,小書十分有心,這修練場建造的十分好,四面的煉丹房等建築建立在四周,將修鍊場的中間圍成一個操場,整個操場都是空地,乾淨利落,可以用來大家之間相互切磋剛好……

而每一排的房屋兩邊,都有一個入口,一共有四個入口可以進出……

其中一排是煉丹房,另一排是煉器房,還有一排是修鍊室,最後一排則是歷練室……

裡面是墨九狸之前煉製出的一些各種陣法,沒有想到被小書全部利用起來了,對於這個修練場,墨九狸還是十分滿意的……

墨九狸帶著帝瑤,來到了其中一間修鍊室,然後心裡跟小書說了一聲,禁止任何人來到這裡打擾到,有什麼事情等她出去……

帝瑤也沒問墨九狸帶她來這裡做什麼,反正她知道墨九狸帶她來,一定是有事的!跟著墨九狸進入了修鍊室,帝瑤才好奇的看著問道:「九狸,我們要在這裡修鍊嗎?」

「瑤姐姐,我是來幫你恢復肉身的!」墨九狸看著帝瑤說道。

「什麼?九狸,你說真的?」帝瑤聞言有些驚訝的看著墨九狸問道。但是隨即想到什麼,情緒又瞬間低落了下來,語氣有些沉重的說道:「九狸,我其實並不想……」

「瑤姐姐,你先聽我說……」打斷帝瑤的話,看著帝瑤繼續問道:「瑤姐姐,我知道你介意曾經的事情,我也知道那件事情對你的打擊有多大!我更加明白瑤姐姐之所以如此介意,是因為你心裡愛著魔紫皇!

正是因為深愛他,你才會想把最好的自己送給他!不想經歷過那樣的自己,跟他在一起是嗎?」

「是,九狸!你想說的,和你說的我都明白,道理我不是不懂,雖然我是魔族,但是從小我就羨慕爹爹和娘親的感情,我和小寒一樣,我們一生都只愛一個人,我愛魔紫皇,就好像小寒愛你!所以,我過不去心裡的結,如果你……如果你當初跟墨紫陽真的發生……你還會和小寒在一起嗎?」帝瑤看著墨九狸問道。

她從小到大一直喜歡魔紫皇,雖然他們沒有成親,但是她一直知道自己會嫁給魔紫皇,就像魔紫皇知道自己會嫁給他一樣……

只是那件事情發生后,帝瑤就死心了,她過不去心裡的坎,無法抹掉那段記憶,無法讓這樣的自己跟魔紫皇在一起,即便魔紫皇說不在意,她也沒有辦法…… 江離的出現,着實讓這個陰山派道士嚇了一跳,江離的氣場本來就普通人是全然不同的,要不是我跟着江離這麼多年,已經習慣了,不然我見到他,指不定也想跪下來膜拜的衝動。

江離的出現讓這個陰山派的道士明顯震驚了起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江離,“不可能,怎麼會這麼快就從困境中出來,這個困境是我當年根據你的情況特別設置了九九八十一條路困住你,一時半會,你根本就不可能出的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