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省略少兒不宜的五千字……)

這一次過後,我終於成爲了忘川真正的女人,從此以後我們會一起攜手走下去的。

晚上十點多的時候,他們全部的人都回來了,風暖暖也和風紹臣說完了,現在我家裏可是擠了不少的人。

我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着眼前的衆人,不禁說道,“那個藺澤川啊,你不是該回家了啊。”

藺澤川卻笑嘻嘻的說道,“急什麼,我家不就在你隔壁麼?玩一會兒再回去。”

對於藺澤川這個無賴我也是沒有辦法,只好看向忘川,結果忘川這個剛剛把我吃幹抹淨的傢伙卻對我聳了聳肩,表示沒轍。

哎呀臥槽,我看向忘川,滿眼的控訴,你剛纔在牀上可不是這樣說的!

忘川卻用無辜的眼神看着我,那鳳眸看得我差點又想要蹂躪他了,咳咳,我得淡定。

我只好撫着額頭說道,“我們家其實蠻小的,夏天你和叮噹去藺澤川家裏住吧,玄女就住我家了,就這麼決定了。”

結果夏天這個明沒有眼色的傢伙突然對我說道,“那姐夫呢,他也是男人,爲什麼不和我住藺澤川那邊啊?”

夏天啊夏天啊,你的情商是喂狗了麼?

我滿頭黑線,我該怎麼解釋這個問題?還好忘川對夏天說道,“我是你的姐夫,當然得和你的姐姐在一起對不對?”

夏天聽完後撓了撓腦袋,點了點頭,“好像是這麼回事啊。”

首輔夫人黑化日常 說了好一陣,終於將這一屋子的人給安排好了,我和忘川一間房,而玄女睡我隔壁的房間。

可是在忘川摟着我睡覺的情況下,不知道爲什麼我還是做了一個噩夢,這個夢裏沒有怪物也沒有鬼魂,只有一個叫鳳唸的男人,他看着我冷笑,讓我將身體還給他。

我被嚇醒了,一睜眼卻發現忘川正眼眸錚亮的看着我,我一驚趕緊坐了起來,這大半夜的忘川不睡覺看着我做什麼?

“你爲什麼這麼看着我?”我捋了捋被冷汗浸溼的頭髮,問道。

忘川也跟着我坐了起來,他依舊眼神灼灼的看着我,“我本來是睡着了的,但是聽見了你的叫聲,我就醒了,我還以爲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沒有,只是一個噩夢而已。”我搖了搖頭,我不想將這個夢說出來讓忘川擔心。

忘川將我摟了過去,吻着我的額頭說道,“那就不用管他了,我們來做一些快樂的事情。”

我去,忘川這個傢伙怎麼化身大色狼了?

早上起來的時候,感覺到腰痠背痛的,我洗漱完畢後,準備下樓去給還在睡覺的幾人買早餐,結果一大打開門發現從門燈裏掉下來一封信。

我奇怪,現在都什麼年代了,誰還會寫信?這封信是用一個黃色信封裝的,信在我的門縫裏那應該就是給我的。

我將信給拆開,看看裏面寫的是什麼內容,一看我的眉頭高高的皺起。

內容如下:

絃樂姐姐,早上十點,海天公園小樹林見,重要事情相告,我只想見你一個人。

落款:冷筱若

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的心裏是很矛盾的,冷笑若不是被慕容繼給抓走了麼?現在給我寫信,會不會是慕容繼的詭計?

想到之前冷筱若一個天真的女孩子,落入慕容繼的手裏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糾結了一會兒我還是決定去看看。

現在已經是八點了,我出去將幾人的早餐買了回來,看見玄女和忘川都還在睡,我也沒有叫醒他們,我換好了衣服直接去了海天公園,到了海天公園後,我有點猶豫,但是也只有那麼一會兒,兩分鐘後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進去了。

我進入了小樹林,遠遠的就看見了冷筱若的身影在前面站着,背對着我,我四周看了看發現沒有其他的人,也沒有其他人的氣息,這 才放心的走了過去。

“筱若……”走上去,我小聲的喊道。

聽到我的聲音,她轉過身,還是那張精緻可愛的臉,可是此刻臉上的神色卻變得異常的冰冷,一點不想以前嬌蠻的冷筱若。

惡魔總裁太溫柔 “絃樂姐姐,你來了。” 寵妻無度 冷筱若冷冷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看見冷筱若我的心裏是有那麼一點內疚的,“你,沒事吧?是怎麼逃出來的?”

冷筱若冷哼了一聲說道,“呵呵,我沒事,還好我活着從那個變態的手裏逃出了出來。”

“那天在崑崙山……”我想解釋什麼,但是卻沒有藉口,一時間非常的尷尬。

“對了,你找我有什麼事情?”我問道。

冷筱若朝着我詭異的笑了笑,不過她的鼻子在空氣中抽動了兩下,突然朝着我靠了過來,一雙美麗的眼睛裏滿是震驚,她聲音顫抖說道,“你身上沾染着鳳念哥哥的氣息,你,你跟他圓房了?”

冷筱若這麼赤果果的說出來,我的臉一紅,“那個……他不是鳳念,他是我老公,是忘川,你不要誤會。”

“誤會?”冷筱若冷笑着看着我,“鳳念哥哥的氣息我是永遠不會忘掉的!”

“那只是他的軀殼罷了。”我只好實話實說,“那天在崑崙山的洞穴裏你也看見了,是忘川佔據了鳳唸的軀殼,所以現在活過來的人是忘川,不是你的鳳念!”

冷筱若喃喃的說道,“怎麼可能呢,一個人的外貌會變,聲音會變,可是氣息是不會變的!” 好吧,我是很理解冷筱若現在的親情的,畢竟心愛的人的身體被令人一個人霸佔了,肯定是很不爽的,而且還要看着自己以前男人的身體跟別的女人摟摟抱抱,這種心情我更是能理解。

“那個,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反正你現在看到的這個鳳念,不是鳳唸了。”我只好這麼說。

冷筱若突然抱着雙膝蹲了下來,嚎啕大哭起來,我嚇了一跳。

你別哭啊,你這樣一哭別人還以爲我欺負你了呢,可是我什麼都沒有做呢。

“你不要哭好不好?你不是找我來說事情的麼?你倒是說啊,什麼事情?”我着急的說道。

現在的冷筱若讓我感到恐怖,我不敢和她待得太久。

聽到我的話,冷筱若突然停止了哭泣,她從地上站了起來,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而臉上卻還掛着淚珠。

“夏絃樂,我現在正式宣佈,我要向你宣戰!”冷筱若笑着看着我,臉上露出了絕美的笑容。

“什麼?”我直接愣在了原地,好一陣纔回過神來,“你跟我宣戰?什麼意思?我們爲什麼要開戰?”

冷筱若此刻非常瘋狂的笑了起來,她說道,“在崑崙山你放棄我的那一刻,我看到你和鳳念哥哥在一起的那一刻起,我就決定和你勢不兩立了!”

就因爲這個?

我簡直是又好笑又好氣,“爲什麼你就是不相信呢?我說了,那個人他不是鳳念,你不信可以去親自問他,他會告訴你的!”

可是冷筱若並沒有去問忘川的打算,她只是對我說道,“之前慕容繼對外人宣稱絃樂姐姐要挑起六界的紛爭,我覺得他的這個主意不錯,所以我決定配合他,呵呵呵呵呵。”冷筱若瘋狂的笑了起來,“你就等着接受其他各界的批判吧!”

“你!”對於冷筱若這變化得這麼快的態度,我的心彷彿被人給拽着狠狠的往下拉,難受得要死。

明明那麼天真無邪的一個小女孩,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一定是因爲慕容繼那個變態給冷筱若洗腦了。

“筱若不要這樣,如果是慕容繼威脅你的話,你現在就跟我走,我不會讓他再傷害你的。”

“別徒勞了!”冷筱若躲開我想要去牽她的手,她一步步的後退着,對我笑得非常的燦爛,“以後我們再見就是敵人。”

說完這句話後,冷筱若消失在了原地,我知道她走了。

我的心也沉入了谷底,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去的,我只知道我回去的時候,忘川和玄女都在家裏,看到我回來了,他們都問我去了哪裏,我不知道這件事情我應該從何說起。

“我今天見到冷筱若了。”我淡淡的說道。

玄女和忘川都是一驚,“她逃出來了?”

我面色凝重的搖了搖頭,“不是,她和慕容繼聯盟了,他們要合夥陷害我,我想接下來他們會採取一些措施來陷害我,我該怎麼辦?”

玄女的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我可以幫你作證啊,絃樂你不要太擔心。”

我覺得這事情是沒有這麼簡單的,我這邊有九天玄女作證,可是那邊有冷筱若的誣陷,連當事人都證明我是那個挑起紛爭的人,我還真的是百口莫辯。

忘川安慰我說道,“小絃樂,別害怕,有我在,你還擔心什麼?就算到時候真的沒有辦法澄清了,我就陪一起共生共死! ”

“嗯!”我狠狠的點頭,如果事情真的要了無法逆轉的時候,我會和忘川一起出生入死,就算是死了,那我也安心。

不過隨後忘川在我的耳邊說道,“不過這事情並不是沒有轉機的,當初鳳念慫恿你去偷的那個魔王力量,你還記得麼?”

關於這件事情我當然記得啊,於是我狠狠的點頭。

“如果我們有了那個魔王力量的話,就算是到時候戰爭一起,我們也未必會輸,到時候我們可以和其他各界的人談條件,條件就是平息戰爭,安靜的活下去。”忘川繼續說道。

我和玄女都點了點頭,覺得這個方法可以,只不過這魔王的力量在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

“所以小絃樂,你還記得你當初把魔王的力量藏在哪裏的麼?”忘川盯着我,雙眼充滿了灼灼的希望,這眼神有些迫切和渴望,似乎是比我還要着急。

我也沒有怎麼在意,我想他大概是在爲我擔心。

我拼命的在腦袋裏想這件事情,回想以前的事情,我到底將魔王的力量藏在了哪裏?

可是腦海裏沒有一點關於這個的記憶,我泄氣的搖頭,“我不記得了,我懷疑我的記憶是不是缺失了很多,不然的話我怎麼會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情?”

忘川見我沒有想起,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小聲的說道,“看來只能慢慢來了。”

我也點了點頭,“嗯,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想起全部記憶的。”

玄女在一旁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忘川,突然手託着下巴對我說道,“絃樂,你忘記了魔王的記憶藏在哪裏,那你還記得很多很多年前六界有名的衝冠一怒爲紅顏麼?”

呃?我歪着腦袋看着玄女,又是這句話?

衝冠一怒爲紅顏,這幾個字聽起來滿酷的,但是我還是搖了搖頭,“我不記得,難道你知道詳情?快說說唄。”

我的八卦因子絲毫不會因爲即將要到來的災難事情而減少,反而是更加的好奇。

玄女又瞄了我們幾眼,這才說道,“簡單的說就是一個男人爲了一個女人大鬧天界的事情……”

“我知道,我知道,講重點好不好,那個男的是誰,女的又是誰?”

玄女笑了笑對我說道,“那個男的嘛,現在就在你的身邊坐着呢。”

“啥?”我震驚了,“你是說大鬧天界的人是忘川,不,應該是鳳念?”

玄女嘴裏吸着我買的酸奶,笑得賊兮兮的,“沒錯,是他是他就是他,我們的戰神鳳念。”

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爲什麼我不知道啊!

“能讓鳳念衝冠的人難道是冷筱若?”我繼續問道,不過此刻我的心裏有點不爽,爲什麼不是因爲我?!

奉寵成婚:甜妻,要不要 結果玄女說的話讓我大吃一驚,他白了我一眼說道,“你在想什麼啊絃樂,怎麼可能是魔界的小丫頭,那個小丫頭先不說性格,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的,鳳念怎麼可能會喜歡她?”

我現在心裏的震驚只能用臥槽兩個字來形容我的震驚,之前是誰告訴我鳳念喜歡冷筱若的,站出來我一定不會打死他的!

既然鳳念不喜歡冷筱若,那他到底喜歡誰?又是爲誰衝冠?

“哎喲,好玄女,你快告訴我啊,鳳唸到底爲誰衝冠啊,我好想知道啊!”我搖着玄女的手臂問道。

這時候忘川在我耳邊幽幽的說道,“小絃樂既然你那麼想知道,你怎麼不問我啊?”

“你又不是鳳念,怎麼會知道?”我白了一眼鳳念,隨後轉頭討好的問玄女,“你就快告訴我嘛。”

玄女擺了擺手,說道,“好啦好啦,別搖了,我告訴你就是了。”說着玄女對我陰險的笑了起來。

看到玄女的笑容,我感覺到非常的奇怪,我眼珠子一轉,臉上閃過一絲羞澀,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能讓鳳念衝冠一怒的人不會是我吧?”

我剛這麼一說,玄女就朝着我瞪了過來,打擊我說道,“想什麼呢?我告訴你,那個女人也不是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啊。”

此時此刻我的心受到了一萬點的傷害,我大聲的問道,“不是冷筱若,又不是我,那到底是誰?!” 玄女的笑容讓我感覺到很不安,我只好弱弱的說道,“那你告訴我唄。”

玄女的眼神變得非常悠遠起來,似乎是在回想着什麼,她輕聲的說道,“你們也都知道,神仙是不能相戀的,不管是神仙和神仙,還是神仙和凡人,還是和其他各界的人,都是不能相戀的,只要一相戀就會違反天規……”

“所以……鳳念喜歡的是凡人還是神仙?或者是魔女妖女?”我趕緊問道。

玄女說道,“鳳念喜歡的是一個女仙,叫靈晗,因爲他們倆相戀觸犯天規,靈晗被貶入凡間卻不能爲人,至於變成了什麼我就不知道了,鳳念知道這個消息後就殺上了天界,本來就是戰神的他將天界鬧得雞犬不寧,多少神仙都傷在了他的劍下,天界的人卻不能拿他怎麼樣,後來他就下界了,不知道幹什麼去了,沒有想到這次會在崑崙山看到他的真身,真是驚了我一跳。”

竟然還有這層關係?我震驚了,同時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靈晗充滿了興趣。

“按照劇情發展,鳳念不是應該去找靈晗轉世的麼?看現在的樣子,他是沒有找到?”我問,心裏有點發酸。

玄女聳了聳肩,說道,“這個問題我就不知道,想要知道答案的話,那就得問鳳念自己了,我剛纔也說了靈晗被貶入下界,不知道變成了貓貓狗狗還是花花草草什麼的,反正就是這個人沒了。”

聽到玄女這麼說,我的心裏有些惋惜,也不知道爲什麼心裏會有一種莫名的憂傷,我想可能是爲靈晗的遭遇感到同情吧。

也不知道天界爲什麼會有這種奇葩的規定,神仙爲什麼不能談戀愛了?

常人都說神仙眷侶,可是哪有什麼神仙眷侶,有一對就拆散一對。

“哎……”我輕輕的嘆了口氣,不禁說道,“難怪鳳念會大鬧天界了,原來是因爲心愛的女人被貶,還不知道變成了什麼。”

不過對於鳳念利用我的事情,我還是不能接受,我不明白鳳念要魔王的力量做什麼?開始我以爲鳳念是因爲冷筱若的原因,所以他要魔王的力量是爲了討好冷筱若,可是去告訴我鳳念喜歡的人是一名叫做靈晗的女仙,那鳳念還要魔王的力量是做什麼?

不過這關我毛線事啊?爲什麼之前遇到的幾個人都對我說衝冠一怒爲紅顏的事情?我又不是靈晗。

我想他們肯定是知道我喜歡鳳念,而鳳念卻喜歡靈晗,我成了一個悲劇的備胎,所以他們都把我當笑話看。

媽蛋,下次看到這些魂淡的時候,一定得好好的揍一頓。

我瞄了瞄時間點,現在也該是飯點了,今天因爲發生了一點事情我不想做飯,我只好叫上全部的人去飯店裏面吃。

我來到藺澤川家裏,叫上了夏天他們,我們這一行人去飯店吃飯就是一桌啊!

來到市裏有名的飯店,點了一桌子菜在等上菜的時候,我無聊的看着外面走來走去的人們,看了大概十分鐘,從飯店的門外走進來幾個人,一看竟然是孟夕雨和顧曉辰,還有我到現在都還是覺得有點無法接受他相貌的楊天虹。

誒?這楊天虹這麼快就和孟夕雨,顧曉辰搞到一起了?

他們一直低着頭走進了一間包廂,也沒有看到我,我想既然看見了,而且看他們的表情都非常嚴肅的樣子,想必是遇到了什麼難事,我想我該去打個招呼先。

於是我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我對在場的人說道,“我看見了幾個朋友,我去大聲招呼,菜上來了你們先吃。”

說完我就走,結果忘川卻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對我說道,“我和你一起。”

我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讓忘川跟我一起。

推開了楊天虹進去的那間包廂門,果然看見他們三個在臉色嚴肅的討論着什麼,看見我來了,他們都是一副驚訝的而又欣喜的表情。

楊天虹說道,“正想找你呢,沒有想到你卻自己來了,過來坐,對了你旁邊的這位是?”

忘川現在的相貌跟以前不一樣了,變得更加的英俊帥氣,不知道整件事情的人肯定不知道這是忘川的,但是楊天虹跟我都是好朋友,於是我對楊天虹說道,“怎麼, 你不認識了,這是忘川。”

聽見我說忘川,楊天虹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隨後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將忘川拉到了外面,單獨談話去了。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忘川和楊天虹什麼時候這麼好了?我怎麼不記得?不過他們倆有事情要談,那我也不好打擾,只好和孟夕雨顧曉辰一起扯淡。

“你們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問道。

顧曉辰撫着額頭,一隻手往自己的嘴裏塞着花生米,“還不是最近發生的嬰兒失蹤案,這案子太大了,幾乎每個城市都爬出了最厲害的人物去查這件事情,可是卻一點進展都沒有,你說能不急嘛?”

最近嬰兒失蹤案子是越來越囂張了,而且到現在都沒有線索,嬰兒還在不斷的失蹤,再照這樣下去的話,都不知道人們還敢不敢生孩子。

“這件事情你們可能解決不了,據我所知這些嬰兒很有可能都是魔界人偷的。”我說道。

顧曉辰和孟夕雨面面相覷,隨後孟夕雨問我,“請問絃樂大人,什麼是 魔界的人?”

看這樣子孟夕雨和顧曉辰並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其他種族的人,我以爲他們做這行的都會知道呢,看來是我想錯了。

於是我將六界簡單的給他們倆科普了一下,隨後便看着這兩人像是傻子一樣長大嘴巴瞪着眼睛。

孟夕雨震驚的說道,“我真的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神仙呢!”

“這個世界上既然都有鬼,那怎麼會沒有神仙呢?”我無奈的說道。

“嗯,有道理。”顧曉辰點頭說道。

我們又聊了一會兒,忘川和楊天虹才從外面進來,也不知道這兩人在外面聊些什麼。

“誒,你們剛纔在聊什麼?” 我問楊天虹。

楊天虹卻神祕的笑了笑說道,“這是祕密,男人間的祕密。”我看向忘川,他也是搖頭輕笑。

我狐疑的看着他兩人,總覺得這兩人有事情瞞着我。

“好了,現在我們來說說魔界的人偷嬰兒的事情了。”我說道。

楊天虹聽見我說是魔界的人偷了嬰兒,也是非常震驚,他問道,“你怎麼知道是魔界的人偷的?”

“魔界公主曾經跟我一起相處過,她告訴我所有失蹤嬰兒家長的身上都沾有魔界人的氣息,而且魔界人偷嬰兒去,肯定是爲了練那種很厲害的魔功,現在魔界的人已經準備向人界發起戰爭了。”我擔心的說道,畢竟之前冷筱若說的那些話,並不是開玩笑的,她認爲是我將鳳念佔爲己友有,所以現在要幫助慕容繼這個死變態來對付我,想想我都可憐我自己。

孟夕雨不禁問道,“偷嬰兒是爲了練魔功,怎麼練?難道像是電視劇上面那樣吃嬰兒?”

我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是,人類的嬰兒對魔界的人來說就如同人蔘一樣的補品,所以……”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