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我這就去給雲助理打電話!"宋玲瓏說完,就趕緊弄消失在總裁辦公室門口。

路南深吸一口氣。

信息技術部門,一大幫廢物,卻奈何不了一個黑客。

這次損失慘重,看來,只能讓雲帆來追蹤了。

路南又一種錯覺,這個人,還會再來一次。

宋玲瓏給雲帆打了電話,雲帆一聽事態緊急,就趕緊匆匆趕來了。

雲帆進入辦公室的時候,路南正蹙眉坐在辦公桌前,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

雲帆趕緊走過去。

"總裁,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雲帆開口問道。

路南深吸了一口氣,他緩緩搖頭。

"你過來看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路南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疲憊。

雲帆走到路南辦公桌前,他將電腦打開,隨意的瀏覽了一下,大概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信息技術部門的人,根本拿對方沒有任何辦法,所以,我才緊急召你回來,我覺得,對方很有可能再來一次!"路南說的。

雲帆不解。

"總裁,對方的目的是什麼呢,我看了一下,應該沒有被竊取什麼資料,而且,他們播放的那些東西,全都是針對蘇暖的,只不過,他們為什麼會選擇在我們盛世集團的電腦上,播放這些東西,應該也算是對我們的一種挑釁吧!"雲帆分析道。

路南點點頭。

"信息技術部門的人雖然拿對方沒有辦法,可是,他們也說,公司沒有丟失什麼資料,看來,對方應該是沖著我來的!"路南說著,神色又一絲陰鬱。

雲帆想了想。

"總裁,既然沒有丟失什麼,這還算是最好的,我現在二十四小時注意,如果對方再來的話,我好看看,他們究竟是什麼來路!"雲帆說道。

路南伸手揉揉眉心。

"也只能這樣了,就你的電腦技術,還能讓我放心一些!"路南疲憊的說道。

突然,雲帆喊了一聲。

"總裁,你看!這是什麼?"雲帆的聲音有點吃驚。

路南應聲望過去。

他看見電腦右下角彈出來的小窗口,當紅女星蘇暖,生活不檢點,各種不雅照曝光。

路南挑眉,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這個人,跟攻擊公司電腦的人,應該是同一個。

"打開,點進去看看,順便查一下IP地址!"路南沉聲說道。

雲帆點點頭,指尖飛快的操作起來。

路南一眼不眨的盯著電腦鍵盤,希望雲帆能查出點什麼東西。

蘇暖的不雅照和視頻,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徹底冒了出來,幾乎各大網站,都在放她的照片,兩三個小時的時間,點擊量已經破億了。

傾世醫妃要討債 路南背後有點發寒,這個背後操作的人呢,肯定強大無比。

雲帆追查了半天,最後鐵青著臉,轉身。

"總裁,我查不出來IP地址,查出來的地址,幾乎遍布各個國家地區,根本分不出來真假!"雲帆為難的說道。

"連你也追查不到嗎?"路南的神色,越發的凝重了。

他想了想,繼續開口道:"那就查查本市的IP地址,我就不信,找不到這個人,跟蘇暖和我同時有過節的人,應該少之又少,百分之九十,九十南希市的人!你好好再查查!"路南說的。

雲帆點了點頭。

過了片刻,他的臉色更難看了。

"總裁,南希市本市,就有一千多個IP地址,分不清真假,我們要挨個追蹤過去看看嗎?"雲帆問道。

路南的臉色,徹底陰沉下來。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得罪了誰,竟然這麼對付他。

而且,對方還是這麼厲害的電腦高手。

印象中,除過雲帆,他還沒有遇見過,電腦技術更高的人啊!

就在雲帆和路南,追查電腦高手的同時。

蘇暖已經哭天喊地的回家求蘇雲天。

"爸爸,你快管管,肯定是蘇北那個賤人,是她用這種手段害我的,我現在名聲已經徹底丑了,這下她滿意了,你快讓她停下來,不然,我就真的徹底毀了!"蘇暖哭的撕心裂肺。

蘇雲天臉色黑的跟鍋底一樣。

他一巴掌朝著蘇暖的臉打過去。

"你還有臉說,這些照片和視頻,你告訴我,究竟是怎麼來的,我是寵愛你不假,可是,我和你媽,何時教過你,做出這種道德敗壞的事情,這其中的一些投資商和導演,不乏有家室的,你這是小三,你知道嗎?我怎麼就把你教成這樣了,我本來以為,你也只不過就是囂張跋扈了一點,誰知道,你徹底讓我的老臉,沒處放了!"蘇雲天痛心疾首。

看到網上那些不雅照,再想到她竟然是自己的女兒,他的一顆心臟,都快流血了。

他是真的痛心啊!

蘇暖從小長在身邊,他和雲錦兩個人前百般寵愛,可是,沒想到她竟然干出這樣的事情,這讓他以後,如何在南希市自處。

看著父親憤怒的神情,想到網上流傳的照片,蘇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爸爸,我求求你了,你上次是怎麼求蘇北的,你幫我求求她,肯定是她上次害我不成,這次又變本加厲了,你讓她別這樣,我真的會死的!"蘇暖哭的悲痛欲絕,一點都沒形象可言。 蘇雲天痛心疾首的看著蘇暖。

"蘇暖,不是我偏向蘇北,這次的事情,不可能是她做的,先不說她答應我的事情,只要你不針對她,她就不可能為難你,就說路南公司的電腦被黑,整個公司的電腦陷入癱瘓,上面播放的,全是你這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就這一點,這件事情,也不可能是她做的,她就算是再想對付你,也不可能拿路南開刀!再說,她怎麼有可能,認識這麼厲害的頂級黑客!"蘇雲天冷著臉,一臉生氣的說道。

他現在最受不了的,就是女兒明明做錯了,還不能及時悔過,非要將責任推到蘇北的頭上。

蘇暖聽著父親的話,她的神色,有幾分茫然。

隨即,她突然上前。

"爸爸,你別被蘇北的外表給欺騙了,她肯定是讓路南配合她演戲,不然的話,路南那麼大的集團,有什麼人,會有那麼大的本事,能讓他的公司電腦,全部癱瘓!對!就是他們在做戲,肯定是的!"蘇暖像是在跟蘇雲天說話,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蘇雲天眉頭一皺,他聽著蘇暖的話,好像有幾分道理。

雖然蘇暖做的事情,讓他著實很生氣,可是,他卻又不能真的放任蘇暖,名聲狼藉不管。

蘇雲天想了想。

"好了,你也別哭了,這件事情,我會想辦法,先幫你解決的,你自己也注意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蘇雲天沒好氣的說道。

蘇暖眼淚婆娑。

"爸,不管是不是蘇北做的,你一定要幫幫我啊,這件事情,肯定跟她脫不了關係!"蘇暖哭著說道。

蘇雲天深吸了一口氣,有點不耐煩的繼續補充:"行了,我知道了,對了,這兩天你就不要再外面溜達了,純屬丟人現眼!"

蘇暖氣的牙齒打顫,父親從來沒有這麼罵過自己,都怪蘇北那個賤人!

惡少:妻有毒 可是,現在蘇雲天在氣頭上,而且,她還等著蘇雲天幫助自己呢!

所以,她也就沒有敢說什麼,乖乖的退出房間。

蘇暖走了之後,蘇雲天就給蘇北打了電話。

蘇北對著黑屏的電腦發獃。、

她本來想問問兩個寶貝,可是,左思右想之後,卻不知道自己如何開口。

索性,她最後就發起呆。

電話響起來的時候,蘇北被嚇了一大跳。

她一看來電顯示是蘇雲天,她幾乎是下意識的皺眉。

他又打電話來幹什麼,讓自己幫蘇暖嗎?

他還真把自己當成蘇家的工具了,可是,他真的以為,自己會對他言聽計從么。

她早已不是當初傻傻愣愣的蘇北了。

只不過,蘇北想到蘇雲天已經知道了蘇寒和蘇凜的存在,她便接通電話。

"喂,怎麼了?"蘇北冷冷淡淡的開口。

蘇雲天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著急和為難。

"北北,小暖的事情,想必你也知道了,你是她的姐姐,你就幫幫她,好不好?"蘇雲天說道。

蘇北冷笑一聲。

"我跟她是姐妹關係嗎?你問問她,何時何地將我當成過姐姐,再說,我為什麼要幫她,你以為我是吃飽了撐的嗎?我現在能不對付她,就已經不錯了,你還讓我去幫她,我說爸,你怎麼好意思說出口的呢!"蘇北諷刺的說道。

蘇雲天無奈的嘆聲老氣。

"北北啊,以前都是爸爸不對,這次小暖,真的是大禍臨頭了,你實在不行,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幫她一把,這件事情,路總肯定會查的,你到時候,也就是順手幫她一把而已!"蘇雲天神色為難的說道。

他知道蘇北不樂意,可是,為了蘇暖,他還得一次次恬下老臉,去求蘇北。

蘇暖不爭氣啊,他也沒有什麼辦法。

蘇雲天的語氣,讓蘇北忍不住想起,五年前的事情。

她的眉宇間,閃過一絲深深的厭惡。

"爸,你覺得,我憑什麼要幫蘇暖呢,就算是順手的事,我也不想做,況且,當年蘇暖設計我,讓我名聲狼藉的時候,您可不是這麼對我的,當年的你,要是有現在對蘇暖萬分之一對我好,如今的我,也不會覺得你冷血自私到了極點,只不過,現在看來,你不是對我冷血絕情,只是分人而已,對蘇暖,您還是很心疼的!"蘇北說的格外嘲諷。

蘇雲天卻愣住了。

"你說什麼,北北,當年的事情,是小暖設計你的嗎?"蘇雲天語氣難以置信。

蘇北冷笑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裝不知道,當年蘇暖找人設計我,又找人偷偷在那個房間安裝了攝像頭,徹底將我醜化,可是,你從來都不懷疑她,只是覺得我傷風敗俗,咎由自取,你這樣的心裡偏見,究竟是從哪裡來的呢,你現在讓我幫蘇暖,但凡你當初肯幫我一把,我現在也會對你感激涕零,我的好爸爸!"

蘇雲天的臉色難看,他或許以前不會相信,蘇暖會設計蘇北。

可是,經過最近的事情,蘇北再這麼一說,他好像突然就相信了。

這樣的事情,蘇暖真的能做出來。

蘇雲天無奈的在心裡罵著蘇暖,罵她混賬,不是東西!

但是,該求蘇北的,還是得求。

畢竟,他不能看著自己夫婦一手養大的孩子,徹底毀了。

"北北啊,就算這些事情,都是小暖做的,她那時候,也是年少無知,爸爸等她回來之後,肯定會好好教育她,一定不會讓她再做出這樣的事情,你就先原諒她,不計前嫌,幫她一次,不然她毀了,我跟你媽可怎麼辦啊?"蘇雲天痛苦的說道。

蘇北的臉上,閃過一絲掙扎的神色。

她恨蘇雲天,但是,她也恨自己。

她說好的絕情,卻一味的心軟。

她咬咬牙。

"爸,這事我真的幫不了你,你還是另請高明吧,畢竟,路南都沒有查出對方的身份,我又何德何能,能夠幫到你呢!我現在要工作了,如果你沒事,我就掛電話了!"蘇北狠心說道。

蘇雲天急了。

"北北,你別掛電話啊,你要是掛電話,我就把孩子的事情,告訴路總!"蘇雲天只能用最後一招,威脅蘇北。

蘇北的臉色一變。

果然,她還是不能對自己的父親,有太高的期望。

他們對自己,向來只有更無恥,沒有最無恥,她應該早就領教了才對啊!

蘇北冷笑一聲。

"爸,怎麼?忍不住了嗎?這麼早就亮出底牌了,你難道不想想,如果你威脅不到我的話,那你改怎麼辦,放任你的寶貝女兒,名聲繼續爛下去嗎?"蘇北嘲諷的說道。

蘇雲天老臉一僵。

"北北啊,爸爸也不想這樣,可是,你根本不聽我的話啊,我只能這樣子了,你幫幫小暖,這絕對是最後一次,這次事情之後,我一定對她嚴加管教,不會再讓她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你只要儘力,盡自己所能就行,爸爸也不會太勉強你的,畢竟,路總現在都沒有查出對方的底細,好不好,你就儘力而為,能幫一下,就幫一下,行嗎?"蘇雲天說的低聲下氣。

蘇北的心裡,有種鈍鈍的疼痛。

她以為自己已經麻木了,可是,沒想到卻還是會這麼疼。

蘇北深吸了一口氣。

"好,我答應你,這是最後一次幫蘇暖,但是,我以後絕對不會再幫她,你要是再拿這件事情威脅我,我就讓路南,徹底收購蘇氏!"蘇北也徹底放了狠話。

她說完,就狠狠的掛了電話。

蘇北緩了好半天,才將情緒調整過來。

她拿出手機,給路南打了電話。

路南接起電話,聲音雖然努力溫柔了,可是,蘇北還是聽出來他聲音里的暴戾之氣。

"喂,北北,怎麼了?"路南說。

蘇北想了想,斟酌再三,才緩緩開口。

"路南,今天早上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你先不要著急,畢竟,他們並沒有盜取什麼機密資料,應該對我我們公司沒有什麼興趣,你也不要太著急了,我聽見你的聲音,都有點沙啞,是不是上火了!"蘇北溫柔的說道。

路南聽到蘇北的話,心裡像是注入了一道暖流一般,讓他一顆浮躁的心,慢慢寧靜下來。

他無奈的嘆口氣。

"其實,所有人都跟你的想法一樣,可是,作為公司的領導人,我還是有數不盡的擔憂,萬一他們已經獲取了機密資料,我們公司的人,都是技術不到位,根本沒有看出來呢,那就損失更慘重了,我們基本所有的項目,都要重新變動方案,我們這麼大的一個集團,手下的項目成千過萬,如果一一修改,這其中要浪費的資金和人力,將是無法估量的,你懂嗎?北北! 不負卿莫別離 龍神至尊 "路南認真的說道。

蘇北點點頭。

"路南,你說的我都很懂,只不過,現在鎮定是最重要的,你千萬不能亂了,不然的話,下面的人怎麼辦?"蘇北關心的說道。

她想了想,接著說道:"對了,路南,對方的底細,你查出什麼眉目了嗎?"

蘇北問的小心翼翼,生怕路南察覺什麼。

畢竟,她還是非常擔心的,蘇寒到底還是個孩子。

所謂山外青山樓外樓,強中自有強中手。

路南這麼大的集團,肯定有厲害的黑客坐鎮,萬一蘇寒暴露了,那可就真的栽了。

蘇北等著路南的回答,一顆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路南聽到蘇北的詢問,他無奈的嘆口氣。

"還沒有眉目,只不過,我和雲帆一致認為,對方還會再來一次,我們這次已經準備了強大的攔截系統,希望能找到對方的IP地址。"路南說道。

蘇北聽路南說完,心一沉。

這麼說,路南很有可能,這次會抓到蘇寒和蘇凜了。

蘇北的神色有點緊張。

"路南,我突然想去衛生間,就先不跟你說了!"蘇北說完,不等路南反應,就快速的掛了電話。

她拿著手機,快速的翻動著手機通訊錄,撥通蘇寒的電話號碼。

她必須在蘇寒再次襲擊,盛世集團的電腦之前,阻止蘇寒。

不然的話,如果真的被路南抓住,那她肯定要出面,她不想說出來的事情,都會以這樣的形式暴露在路南面前。

蘇北聽著電話通了,卻無人接聽,她一臉著急之色。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