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局,熱烈歡迎,祝賀祝賀,載譽歸來。”巫國慶戴副眼鏡,眼睛不大,精明強幹,個頭不高,說話簡明扼要,並不僭越,龍江知道杜子濱大哥和巫省長關係莫逆。

倆位龍江第一次見面,夏姑姑受傷期間,他們曾經過來慰問,可惜無緣一見。

剛剛從京都見識了無數高官豪客,和廟堂最高領導都打過照面的龍江,絲毫不怵場,大大方方握了握兩位地方諸侯寬厚大手,連連道謝,賓主一路見歡,看的陪同人員嘖嘖稱奇。

龍江仍舊一副休閒打扮,倒是顯得兩位領導衣冠楚楚。

省委一二把手同時迎接一名弱冠少年,驚詫了無數人的眼球,周圍不少人交頭接耳,暗自打聽龍江來歷。無論宗教局還是國安部都是極爲保密部門,普通人哪裏能夠得知。

於是,龍江頭上神祕光環更加耀眼。

不瞭解龍江底細的尚且這樣,遠處迎接唐雲的衆多黑風幫衆,以陽痿、胡地和周瘸子爲首的一幫土條,早已經看的神暈目眩,呆立當場,驚駭得無以附加。


龍老大華麗麗的出場,氣場強大,衆星捧月,震蒙了所有認識他的人。

“我草,楊頭,那個傢伙我瞅着像龍頭,我看他塔姆的比省長都牛掰?”胡地聲音依然超大,揪着灰鬍子,眼睛瞪得球圓,說話毫無顧忌。

見胡地周瘸子對陽痿很尊敬,唐雲詫異的目光轉向陽痿:“那個黑臉小子你們認識?崔胖子沒有來嗎?你是誰?”連提了三個問題,墨鏡未摘,腰身挺直,目光不善。

周瘸子相對來說算是能說會道,見唐雲有些心疑,忙按照範大嘴和陽痿預先商量,出面應對。“這位是黑風幫新的副幫主,楊達偉,那位是他的好朋友龍江,崔幫主染病不能親來接機。”

“哼!”見崔金成沒來接機,唐雲不太高興,遠遠瞄了眼不遠處神氣活現的龍江,心裏就更加不痛快。

“我們走!”她看也不看衆人一眼,扔下迎接一羣迎接的幫衆,帶着護衛揚長而去。

陽痿、胡地、周瘸子三人,互相擠眉弄眼看了一眼,陽痿向唐雲扭得十分生氣的屁股一努嘴,發了命令:“跟着!”

一羣人浩浩蕩蕩離開了機場接機大廳。

陽痿看了看遠處指手畫腳的龍江,揉着鼻子,邊走邊伸手給他發了短信。

龍江左面是戰君然,右面是巫國慶,通過專門通道,向外邊走邊談,相談甚歡。

“龍局,三江省目前正在開展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對於濱州九龍集團曾董事長被害等幾個大案展開了調查,對於爲首的崔金成等人正在通緝。”戰書記步履悠然,聊了幾句家常後,漫不經心談起了治安話題。

龍江早已經不是那個普通大學生了,他的眉毛一挑,笑意隱隱,看來大家對自己瞭解很清楚啊。

不僅清楚自己同九龍的關係,而且連曾姐姐父親被殺一事,都知曉清清楚楚,顯然用了功夫。


一會一定要給家裏打個電話,保不齊這些領導腦袋發昏,會做出什麼事情,但願不要驚擾父母爲好。

龍江笑眯眯對着戰君然道:“我昨天和公孫局長談起了三江淳樸民生,他老人家還很感興趣呢!”

龍江和戰君然相視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中了。

巫國慶相對地調,默不作聲聽着兩人談話,實際他早已經從谷老以及國安部劉副主任處,將龍江底細打探清楚。一些戰君然都不掌握的內部消息,他也多少知道了解一些,越發對眼前這個黑臉白牙的小夥子有些敬畏。

龍江掏出手機看了看短信,抱歉道:“兩位領導,我還有急事需要處理,改天再聊可以嗎?”

儘管倆位一把手有些依依不捨,不過他們知道輕重,眼前這個小夥子突然在華夏政壇神祕出現,而且屬於詭祕的宗教局領導成員,絕對不是他們能把握的存在。

按照龍江的資歷和級別,這次已經屬於超規格接待,好在善意已經足夠表達,剩下的就是想辦法如何交好了。看看能不能利用龍江三江老鄉身份,做一些彼此有意的事情。

шωш•Tтkд n•¢ O

“哈哈,龍局,公務我和國慶不敢打擾,私事有什麼需要,一定找我們!”戰君然伸出大手,緊緊握着龍江,目光炯炯,表態豪爽。

“龍局,忙完了公務,一定要給我們機會,好好盡地主之誼!”巫國慶待一把手鬆手,方纔湊了過去,言簡意賅,表達清晰。

緊跟身邊的省委辦主任見領導有意,忙電話指揮,改變安排,爲龍江單獨劃撥一輛招待用奧迪,待賓主告別後,龍江上了汽車,便派人拉着他一路疾馳。

“老大,形勢不太妙,唐雲這個死娘們油鹽不進,沒等到駐地,就要開展調查,口口聲聲要先見崔金成,然後挨個和下面老大談話,奶奶的,人都特麼死了,還談個屁!”電話裏陽痿口氣聽起來氣急敗壞。

這個老二,還是這麼沉不住氣,哥都已經和省長稱兄道弟了,還怕她個森馬娘們?

都說環境影響人,經歷塑造人,龍江從京都轉了了一圈回來,不知不覺,思考問題角度和方向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原來思考是儘可能不要和強大的風門作對,養精蓄銳,招兵買馬,儘可能多控制一些世間力量,在可能的情況下,多分人手便多分力量。

現在形勢突變,一週後龍江和陽痿就要開拔,據說爲進入“神祕谷”練兵,那裏生死未卜,干係重大,一些事情自然要大刀闊斧一些了。

當着司機面,龍江有些話不能說的太多,有了今日的經歷,尤其是讀完雲紋玉牌裏的注意事項,說話辦事自然多了些章法,不再像過去那樣驚世駭俗。

“老二,你慌什麼,先別激怒她,用各種理由拖住她,一會兒等我通知。”

龍江低頭給陽痿發了短信:“她精神力怎麼樣?”

陽痿回信:“老大,你糊塗還是我糊塗了,母的我搞不定。”

龍江:“讓你看你就看,廢話。”

陽痿:“她7900,我7800點。”

龍江:“我半個小時後就到,一品香飯店見。”

學生們衆籌飯店生意不錯,未到飯時,但零零散散的顧客已經上臺,服務員中開始有了外僱人員身影,訓練有素,很有禮貌,顯然決策層乾的不賴。

龍江的大學同學,稍有武功的精武男齊升,胖敦敦的鐘偉,眼鏡男孫楠,貧困生秦風,還有麻子妹劉平,石箱雲等幾個女生,都在門口等着迎接龍江。

飯店第一個月分成,讓大家喜出望外,都要尋個機會表達對龍江的感謝。

意外的是,居然見到了李一天,開着輛低調的酷路澤,也在後面恭敬相迎。

自從九龍破門,曾董被殺,曾小姐扶正,龍江兄弟三人控制了整個濱州黑幫,李一天父親愈加慶幸自己當初的英明的決策。

在一片驚訝羨慕目光中,龍江下了省委牌照小號奧迪,挨個擁抱,李一天也不例外,以示表揚鼓勵。

咯吱,路虎車迅速剎車,氣喘吁吁的陽痿不等思密達開車,第一個衝了下了汽車,來不及和同學們挨個打招呼,扯着龍江就走,急急上了三樓辦公區,呯地關上了封閉的房門。

Wшw¤тт kan¤co

“老大,咋整啊?那娘們馬上要見各位老大,飯不吃水不喝的,十分難搞。”

龍江不慌不忙給陽痿倒了杯水,撫着陽痿耳朵低聲交代了一頓。

陽痿小小的眼睛猛然張開,越睜越大,越聽越奇,最後又眯着了一條小小縫隙。

“老大,你確定這能行?”

龍江眯着眼,呲牙笑了,輕輕點了點頭。 砰的一聲,劍擊中了江帆,但是沒有見到一絲血,也沒聽到江帆的慘叫,又是幻影!絕情師太很快知道了。

「呵呵,變態師太,我在這裡!」江帆出現在絕情師太背後。

絕情師太轉身再次攻擊江帆,結果又是幻影,一連幾次后,絕情師太發現了江帆幻影的規律,她不露聲色。

等到江帆再次出現背後的時候,她突然御劍攻擊自己的右側,砰的一聲,江帆被劍擊中,他悶哼一聲跌倒在地上。

「我靠!變態師太,你真是太狡猾了!你怎麼知道我在你右手邊的!」江帆震驚道,他沒想到這個絕情師太如此聰明,在短短時間裡就看穿了自己幻影。

「哼,狼再狡猾也逃不出獵人的掌心!我要你死!」絕情師太撲向江帆。

江帆翻身站起來,「呃,我的褲帶斷了,褲子掉下來了,你不要過來!」江帆喊道。

這一聲果然有用,絕情師太立即停下,她望著江帆,發現他的褲子並沒有掉下來,「你,你這個騙子!」持劍朝江帆撲了過去。

當她到了江帆面前的時候,江帆的褲子掉落下來,絕情師太嚇得大聲尖叫起來,「哈哈,我說褲帶斷了!你怎麼還要過來!你是想非禮我?還是想看我迷人的地方!」江帆笑道。

「你,你卑鄙下流!無恥!」絕情師太立即背過身去。就在絕情師太背過去的瞬間,江帆到了她背後,一把摟住絕情師太,「哈哈,我又抱住你了!哇塞!身材不是一般的好!越抱越想抱啊!」江帆笑道。

「江帆,你是很得喜歡我嗎?」絕情師太突然換了一種口氣,任憑江帆的手在身上胡來,她竟然沒有掙扎和反抗。

江帆頓時吃了一驚,「我當然是真的喜歡你!」江帆道。

「既然你是真心的喜歡我,那你就要了我吧!我今晚就是你的!」絕情師太嬌滴滴道。


這句話的殺傷力真是太大了,江帆頓時突然吃了蜜糖,絕情師太可是蛙女,那種美妙太想嘗試了!江帆心花怒放,「真的!你真的願意做我的女人!」江帆喜悅道。

「這還有假嘛! 以我餘生去償還 ,也逃脫不出這符陣,還不如做你的女人呢!」絕情師太轉過身來,美麗的臉上帶著微笑。

她伸手開始解自己的衣服,扣子一顆一顆地解開,江帆眼睛頓時瞪直了!哦,絕情師太是不是吃錯藥了?還是真的發騷了?或者被我的魅力迷住了?

江帆正疑惑不解的時候,只見絕情師太從懷裡拿出一金絲小網來,突然間金絲小網變大,從江帆頭頂落下,一下子把江帆網住了。

絕情師太微笑的臉立即變成兇狠之色,「哈哈,江帆,這回看你如何逃脫!」絕情師太興奮道。

江帆吃了一驚,立即掙扎,那網越掙扎越緊,瞬間江帆被捆成粽子,絲毫動彈不得,「我靠,變態師太,你這是什麼玩意!」江帆震驚道。

「咯咯,江帆,這可是我縹緲峰的鎮山寶貝絕情網!你想占我的便宜,我要廢掉你的壞傢伙!」絕情師太拿出劍對著江帆褲襠就刺。

我靠,好狠毒的女人!老子又沒有上你!只是佔了你點便宜!你就要空前絕後啊!江帆急忙滾動身體。絕情師太劍落空,刺在地面上,江帆立即召喚符獸。

嘶的一聲嚎叫,地面上出現了一條十多米長的三頭蛇,金色的鱗片,三角形蛇頭上還有兩根觸角,伸出紅色信舌對著絕情師太示威。

絕情師太看到了三頭蛇,頓時吃了一驚,她本能後退,「啊!蛇!」絕情師太驚呼道。

「哈哈,只是我召喚出來三頭符蛇,它可是劇毒無比的,只要被它咬了一口,你立即中毒倒下!」江帆笑道。

絕情師太鎮定了一下緊張心情,「哼,我殺了它!」絕情師太手中劍飛射而出,砰的一聲擊中三頭符蛇的身體上。

劍如同劈在鐵塊上,火星四濺,「哈哈,三頭符蛇刀槍不入的,你這樣只會激怒它!你別白費勁了!」江帆笑道。

三頭符蛇果然被激怒了嘶的一聲,它身子弓了起來,接著身子展開,彈射而出。嗖!如同射箭似的直奔絕情師太。

啊!絕情師太嚇得尖叫起來,她是最怕蛇的,她急忙閃開,手中彈射,數十隻白色冰劍飛射而出。

砰!冰劍擊中了三頭符蛇身體上,嘩啦啦!那些冰劍擊中三頭符蛇之後迅速將三頭符蛇凍結,頃刻之間,三頭符蛇被凍結了。

「哈哈,江帆,你的三頭符蛇被我凍結了!我看你這次還如何自救!」絕情師太拿著劍,陰笑著朝著江帆走過去,看那架勢,她要用劍砍掉江帆的命根子呢!

江帆暗自叫苦,沒想到絕情師太使用冰封術封住了三頭符蛇,「呃,變態師太,你不要過來呀,我可不想死!」江帆驚呼道。

「呵呵,我不殺死你,就這麼讓你死了太可惜了,我要切掉你的壞傢伙,讓你以後碰不了女人!」絕情師太露出壞笑。


「我靠,你好變態啊!你敢動我一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我會扒光你的衣服折磨死你!」江帆威脅道。

「咯咯,你還有那個機會嘛!我要讓你變成不男不女的太監!」絕情師太露出兇狠之色,她到了江帆身邊,舉劍對著江帆褲襠刺去。

江帆急忙翻滾,絕情師太的劍刺在江帆的腿右側地面上,劍沒入地下,江帆趁機滾動身體,身體壓住了劍。絕情師太再也握不住劍,劍脫手了。

「呵呵,劍沒了,看你如何殺我!」江帆笑道。

絕情師太冷笑一聲,她一招手,插在地上劍飛回手中,「呵呵,劍不是回來了嘛!不廢了你,我今晚就不回去了!」絕情師太兇狠道。

「好啊,不回去就陪我過夜,變態師太,你快看你身後!」江帆笑道。


「哼,你這招老套了!我才不會上你當呢!」絕情師太眉毛一挑不屑道。

絕情師太話音剛落,她背後傳來嘶的聲音,她扭頭看,頓時魂飛天外,「啊!蛇!」話音剛落,她身體被三頭符蛇纏住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恭喜愛人與海、雪兒、chshieley等人榮升為富商了!謝謝支持! 黑暗之中,燈光突然大亮,也不知道有多少強光手電,穿過層層疊疊的苞谷秧苗,集中到了樑幫主和小任子身上,把他們猙獰的面孔,照射得睜不開眼。

若干驅光飛蟲,大大小小,嚶嚶嗡嗡,從各個角落飛了過來,盤旋在光柱之中,自得其樂。

一陣苞谷杆折斷的聲音響起,龍江緩緩走了過來,終於走到二人面前的時候,停住了腳步,銳利的目光落到了樑幫主身上。

龍江的表情閃過一絲憤怒,死死盯着樑幫主的眼睛,過了足足能有半分鐘,才緩緩噓了口氣,輕輕道:“你個老王八蛋,終於被我等到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