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少決沒有說話,他聽話的低下頭。

楊暖暖用手撥弄着龍少決細碎的頭髮,龍少決低着頭,他一擡眼入目所及的就是楊暖暖認真俏麗的臉蛋。

他眼睛盯着楊暖暖看,鼻尖全是楊暖暖特有的香味。

龍少決情不自禁的把鼻子伸向了楊暖暖的身體,她真香。

一直老老實實的龍少決忽然站直腰身,他伸手一攬,大手準確無誤的摟住了楊暖暖細腰。

手摟着楊暖暖的腰,輕輕把她往身邊一帶,楊暖暖朝前邁了半步,龍少決的嘴巴與楊暖暖的額頭只有一絲絲的距離。

“你想幹嗎。”楊暖暖不敢亂動,她警惕的擡眼盯着龍少決的眼睛問。

“你……好香。”

“呸,不要臉,我都半個月沒洗澡了,你口味真重。”楊暖暖道。

楊暖暖真的已經半個月沒洗澡了,在這古墓中又沒有水。

別說洗澡了,就連洗個臉都是件奢侈的事情。

之前楊暖暖一直與阿king呆在一起,那個藍眼男人就像個移動的製冷機,有他在身邊,溫度冷嗖嗖。

楊暖暖和阿king在一起的那段時間,她從來沒有覺得過熱。

都感覺不到熱了,自然不會流汗。

龍少決把頭埋進楊暖暖的頭髮中,用力一嗅,他便鬆開了楊暖暖。

“走吧,我的香老婆。”龍少決牽起楊暖暖的手。

“你……真的是重口味,我一個月沒洗頭了。”楊暖暖嫌棄的瞪龍少決。

龍少決笑看了一眼表情嫌棄,眼神更加嫌棄的楊暖暖,他拉着她的手往墓室外走。

楊暖暖跟在龍少決身後,十指相扣,龍少決的手完全包裹着楊暖暖溫熱的小手。

“好奇怪,現在這裏爲什麼有光。”楊暖暖道。

不久之前他們經過這裏的時候,這裏是一片完全透徹的黑暗。

可現在這裏居然出現了光亮,雖然光亮並不是十分的明亮,但也足夠讓楊暖暖看清腳下的路了。

“哇噻,我們現在走的路是玉造的嗎?”楊暖暖低頭看着腳下質地溫潤的白玉,她眼都發光了。

這裏要是連路都是用白玉鋪成的,那主墓室中該藏着多少稀世珍寶啊。

楊暖暖忽然明白這些人爲什麼要到這座古墓了,這裏連路都是白玉的,那墓主人的陪葬品絕非是一般的珍寶。

這裏藏着絕世珍寶。

這裏藏着就連鬼都感興趣的絕世珍寶!

“恩,是玉質的路。”龍少決低頭看了一眼回答道。

“那這種玉值錢的嗎?我的意思是,這是不是比黃金還貴的羊脂白玉。”楊暖暖問。

“不是羊脂玉,普通的阿富汗白玉。”龍少決回答。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mei222 (長按三秒複製)!! “哦。”楊暖暖隨口應了一聲,既然不是羊脂白玉那應該也就不值錢了。

繼續前進平坦的白玉小道上,滿是大小不一的玉石碎渣,空氣中瀰漫着刺鼻的硫磺味道。

龍少決牽着楊暖暖小心的往前走,楊暖暖走在龍少決的身後.

她單手緊緊的握住口鼻,防止自己吸入彌散在空氣中的粉塵。

眼前是一片廢墟殘石,空氣中繚繞着層層細密嗆人的粉塵,腳下堆滿了各種大大小小的玉石碎渣。

“他們不會有事吧?”越走楊暖暖越擔心其他人的安全,眼前的情況遠比楊暖暖想象中的嚴重。

原來只用那麼一點點***造成的爆炸的後果會是這麼的威猛。

“他們指的是誰?”龍少決牽着楊暖暖他轉頭望着彎眉輕蹙的楊暖暖問。

楊暖暖單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一雙眼睛露在手掌之外,她擡眼視線與龍少決的相碰:“所有人,他們所有人。”

“放心,只是一個小小的爆破而已,他們都不會有事。”龍少決回答。

現在這還只是小小的爆破而已?

楊暖暖敢肯定要是王奎的炸藥再多放一點點,那麼這裏一定會震倒塌,這條白玉路將會被永遠的掩蓋。

繼續前進,走了二十分鐘左右,他們總算是回到了之前地方。

原本那面堵住一行人去路的白玉牆壁已經消失,一面牆壁完全的坍塌消失。

白玉牆壁被解決,露出一個很大的豁口,從堆滿殘石廢墟的豁口往裏看,裏面似乎迴歸成了一條悠長昏暗的墓道。

龍少決拉着楊暖暖從豁口走進去,熟悉的青磚墓道,墓道兩面的牆壁的之間每個數米就嵌着一個小小的油燈登碟。

燈碟的材質五花八門,有青銅的,有黃金的,有青瓷的,有白銀的、還有玉質的,大小形狀也都不同。

燈碟中的燈油已經乾涸,幹成了凝膠裝的物質。

黑黑的粗燈芯立在油碟中,燈芯已經不知道燃燒了多久,橘色的火光幽幽的跳動着。

“我好像來過這裏。”在墓道中走了一會,楊暖暖看着嵌在青磚牆壁中的油碟,她蹙着眉頭思慮道。

“恩?什麼時候?”龍少決問。

“我也不能確定,總之我覺得這裏很眼熟,好像來過。”楊暖暖蹙眉道。

越往前青磚墓牆上所懸掛着的油碟的數量越多,形制模樣的也漸漸的統一。

火光越發耀眼,原本每隔數米纔有一盞的油碟數量陡然增加。

繼續前進,牆壁上的油碟已經緊緊的靠在一起,一條有燭火點起的火龍向前蔓延,完全看不到盡頭。

因爲是燭火,一開始數量少的時候還沒察覺到有什麼不是,現在楊暖暖的身體周圍的環境猛然變得滾燙。

燭火炙烤着楊暖暖,沒一會楊暖暖的頭上身上便都是汗水,腳下的路也變得異常滾燙。

“等一下。”龍少決喊停了朝前拼命奔跑,想要脫離燈海的楊暖暖。

“這裏好熱,我們快跑,再不跑我都要熟了。”楊暖暖滿頭大汗,她的衣服都是汗水打溼了。

龍少決快步上去,他攔腰抱起楊暖暖:“我抱着你,我的速度更快。”

“恩,謝謝。”楊暖暖一落進龍少決懷裏,她便伸手緊緊的摟住了他。

龍少決的身體很冰,燭火滾燙的環境,似乎並不能溫暖他的身體。

龍少決涼冰冰的身體對於身體已經快着火的楊暖暖,無疑是塊綠洲,楊暖暖緊緊的抱着他,想要從他的身體中得到更加兩塊的觸感。

楊暖暖的手用力,再用力,她恨不得整個人都藏進龍少決的身體中。

龍少決抱着楊暖暖快速奔跑,他臉上也有汗珠,掛着點點晶瑩汗珠的英俊面龐臉色蒼白,他的情況看起來也不好。

現在這條掛滿點燃燈碟的墓道中,不僅僅只是有滾燙灼人的溫度,更有耀眼奪目的燈火光芒。

龍少決不是人,他畏光,在強光的環境中呆久了,他會被傷及根本。

刀槍要不了他龍少決的命,強光的環境卻足以將他毀滅千百次。

這條燈光奪目,溫度炙熱的燈海墓道比想象中的長。

龍少決的速度越來越滿,楊暖暖甚至感覺到他的身體也已經發熱滾燙了。

楊暖暖臉蛋被燭火烤的通紅,她聽着耳邊龍少決越來越沉重的呼吸,心裏不知道爲什麼涌起一絲擔憂。

楊暖暖猶豫躊躇的了好久,她緩緩的擡起頭,看着面色蒼白的龍少決:“你怎麼了?你的臉色好難看,快放我下來吧,我能自己走。”

“我沒事,別說話。”龍少決低頭看着懷裏的楊暖暖。

一滴晶瑩的汗珠隨着他低頭的角度,啪嗒一下滴落在楊暖暖的臉頰。

那一滴汗冰涼刺骨,滴落在楊暖暖的臉頰,順着她光潔的臉頰緩緩的往下流。

在汗水滴落到自己的臉上的時候,楊暖暖表情一愣,一滴汗怎麼會這麼涼呢?

汗水不都應該是熱的嗎?

就在楊暖暖發呆,龍少決抱着楊暖暖,拖着沉重的雙腿,忍着強烈光芒往下奔跑的時候,前面傳來一陣腳步聲。

同樣沉重的腳步聲,在安靜的墓道中,這聲由遠及近的腳步聲格外明顯。

是誰呢?

楊暖暖回神,她聽到腳步聲先是擡頭看着龍少決。

楊暖暖擡頭想要徵求龍少決的意見,卻發現龍少決正目不轉睛的盯着前方。

龍少決的倨傲線條流暢完美的下顎上懸掛着幾滴晶瑩調皮的汗水,那些汗水隨着龍少決前進的腳步一顫一顫,就是不肯從他的臉上滑落。

楊暖暖盯着龍少決臉上的汗珠,聯想到之前那滴汗珠帶來的涼爽……

楊暖暖慢慢的伸手,身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楊暖暖的手碰到龍少決的臉,龍少決一愣,低頭看着懷裏的楊暖暖:“怎麼,心疼我了嗎?”

楊暖暖聽到龍少決的聲音,她的手停在了龍少決的臉上。

心疼你?

老孃心疼你什麼!

這不懂你這個流氓的腦回路,我只是想偷兩滴汗去熱罷了。

再說了,我可沒求着你抱我,我爲什麼要心疼你呢?

心裏雖然是這樣想的,楊暖暖大手一抹,豪爽的拭去龍少決臉上的汗水。 “是啊,是啊,我很心疼你,你看看你爲了抱着我,流了這麼多汗,我能不心疼你嗎?”

前面的腳步聲戛然而止,燈海火光中,一身迷彩服的阿king渾身上下都溼透了。

阿king的身上不停的有水滴滴答答的往下滴,就連常年覆蓋在他藍色眼眸中那層冰霜似乎都被融化了。

阿king整個人就像塊極度寒冷的冰塊,現在置身於燈海火光中的阿king就像是一塊正在融化寒冰。

阿king停下腳步之後,短短的時間中,他腳下的水流已經染溼了一大塊地方。

把龍少決的汗水抹在手裏,楊暖暖全身上下頓時襲來一陣涼爽之意,可惜的是這種冰涼的感覺只出現了一小會。

“頭低一點,別動。”楊暖暖擡頭道,她看上了龍少決額頭上的那些汗珠。

“幹嗎?老婆是打算獻吻嗎?”龍少決乖乖的低下頭。

“……”楊暖暖撇了撇嘴,她伸手拭去龍少決額頭上的汗水,擦乾淨汗水,楊暖暖順勢把貼在他額頭上的碎髮網上撩了一下。

“我不是你老婆。”楊暖暖一直否認,一直否認,她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早在三年前就已經嫁給了龍少決。

“我的老婆,除了你還能有誰。”龍少決道。

阿king立在原地,他叫腳下全是水漬。

阿king靜靜的聽着楊暖暖和龍少決的對話,他忽然覺得自己很可笑。

“呵呵。”阿king自嘲的低笑,我一定是和楊暖暖呆久了,纔會變成像那種女人一樣的白癡。

阿king一行人加上王奎金俊二人,他們原本早已經到達了目的地,目的地沒有他們想象中的兇險萬分。

主墓室不僅不兇險,甚至還很舒適。

兩隊人都想得到的陰冰木堆的遍地都是,陰冰木的數量巨大,所以避免了他們之間的爭奪。

到到主墓室之後,王奎金俊看到滿地的陰冰木,他們連想都沒想,就默契的拿着地圖開始商量出去的道路了。

王奎金俊在一邊商討的熱火朝天,阿king的手下卻躺在柔軟的草甸上呼呼大睡。

阿king靜坐棺木前,腦海中一直是灼熱的燈海。

阿king這個人就像一個隨時移動的製冷機,在他們一行人過燈海的時候,因爲有他存在所以所有人都沒有覺得熱。

第一次走這裏經過的時候,阿king能感受到自己胸膛中五臟六腑傳來冰塊破碎的咔擦咔擦的聲。

他們一行人的腳步很快,每個人都使出全部的力氣,沒一會就到頭了。

所以在第一次穿梭於燈海的時候,阿king並沒有像現在這樣汗流浹背,全身都像是一塊融化的冰一樣。

他爲什麼要來呢?

明明知道楊暖暖不需要自己的幫助,明明知道楊暖暖有龍少決,明明知道燈海雖熱但對人不足以致命,他明明什麼都知道,卻還是沒管住的自己的腳。

可笑至極。

阿king轉身就要離開,他放棄了去到楊暖暖身邊。

他不能繼續離楊暖暖越來越近,越來越像楊暖暖,因爲楊暖暖根本就不需要。

燈海火光中的溫度雖然高,但是這個溫度是不會對楊暖暖照成任何傷害,從一開始到最後的終點,楊暖暖這個人吶,只會流點汗而已。

流汗對人的身體不會任何照成影響,甚至還能促進新陳代謝,排出身體多餘水分到達減肥的效果。

而這裏的強烈灼熱的火光對於鬼卻是致命的打擊,高溫不會殺死人,強光足以毀滅鬼。

阿king身上的汗水越流越快,他原本就輕的像紙一樣的體重,正在急速的繼續變輕變輕再變輕。

“我們快走吧,這裏好熱。”

阿king轉身才走了兩步,身後就傳來楊暖暖的聲音。

阿king背對着楊暖暖和龍少決,他腳步猛然一滯。

阿king擡眼看着,他漂亮的藍色眼眸中第一次浮現出一種猶豫掙扎的神色。

阿king快速的想了想,他還是選擇了轉身朝楊暖暖走過去。

最後一次。

阿king在心裏暗暗下決心,這是最後一次,最後一次靠近楊暖暖,最後一次發善心,最後一次明知是錯卻無怨無悔的去犯錯。

“你的臉色真的很不好,你還是放下我,我自己走,我能自己走。”楊暖暖擔憂的擡頭看着臉色蒼白的龍少決。

“我沒事,放心。”龍少決低頭用自己的臉頰蹭了蹭楊暖暖毛絨絨熱乎乎的發頂。

滿身是汗的阿king不緊不慢徐徐的出現在龍少決眼前,阿king面無表情,神色冷淡,卻滿身的汗水。

“龍少爺你的速度可真慢。”看到龍少決,阿king不屑的啐道。

阿king停在龍少決面前三米多的位置,他神色冷淡,眼神輕挑,似笑非笑不屑的盯着龍少決。

“呵呵。”龍少決不以爲意的盯着阿king。

“老婆你覺得我慢嗎?”龍少決低頭,他幽深的眼眸盯着楊暖暖被火光炙烤的紅撲撲的臉蛋問。

龍少決盯着楊暖暖,他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模樣看起來很乖巧,乖巧的像是狗狗一樣。

慢!很慢!慢的像烏龜爬一樣!

“不是很慢,有點慢。”楊暖暖想了想,說出了一個最籠統也是最爲穩妥的答案。

“我錯了,老婆你一定要原諒我。”

楊暖暖一臉懵逼的看着乖巧認錯的這個男人,他吃錯什麼藥了?

阿king冷眼看着龍少決與楊暖暖,他流汗的速度越來越快。

阿king的表情看起來一如既往的冷漠無情,沒有人能夠看到他背在背後的手緊緊握成了拳頭。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