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小蠻看了看那顆怪樹,“問題應該就出在這顆樹上,之前在山洞裏,你們突然變得癲狂,估計也是這顆樹在作怪。”

我仔細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這樣,就問,“那你剛纔怎麼沒事兒?”

龍小蠻微微皺着眉頭,“這個我也不知道,奇怪了,難道還有別的原因?”

我順手抹了一把腦門子上的汗,剛纔爲了救龍小蠻沒少費力氣,現在依然感覺渾身燥熱難當。

接着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一拍大腿道,“我知道了!”

我嚥了口唾沫,“之前我和小輝在洞裏找到一本日記,前邊的內容都很正常,一直到最後三天,就開始變的不正常起來……”

我把日記的事和龍小蠻說了一遍,然後解釋道,“我當時沒注意,現在纔想起一個細節,那本日記的最後三天,記錄的天氣都是晴天。而我們集體發狂的那天,也正好是天氣放晴。”

“你的意思是,和溫度有關?”龍小蠻像是聽明白了。

我點點頭,“剛纔我們掉下來的時候,四周都還是黑的,可是後來這顆樹突然發起亮光,那是因爲我在救你的時候,耗了不少體力,身體發熱,所以我中了幻覺,而你卻沒有!”

“而我和小輝第一天進山洞的時候,同樣沒發生什麼,因爲當時是陰天。而我們中了幻覺那天,正好是晴天,所以我推測,幻覺的出現,一定和溫度有關!”

龍小蠻看着我楞了楞,突然笑道,“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聰明瞭。”

我嘿嘿一笑,撓頭道,“這不也是被逼的嘛,天天過的提心吊膽的,不多長點兒腦子不行啊!”

就在我們說話之間,突然聽到前邊傳來一陣腳步聲,像是有人在奔跑的聲音。

“誰!”龍小蠻大喊一聲,然後我倆就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追過去。

那顆怪樹發出的綠光雖然不強烈,但是像是霧氣一樣瀰漫在整個地宮,四周都是一片淡淡的綠色。

那陣腳步聲似離我們很遠,但又像是近在咫尺,可就是看不到人。

追到一處地方,我突然發現地上有一排腳印,看起來有點像是雞爪子,但又不是雞的腳印,像是什麼怪物留下的。

而且只有一排,這就說明,這隻怪物是一條腿跳躍的。

我一下想起,當時我和小輝在古廟附近,也看見過同樣的腳印。

順着這個腳印,我和龍小蠻一路追到座吊橋旁邊,吊橋上邊沒有木板,只有光禿禿的幾根粗大的鐵鎖鏈。

(本章完) 吊橋下邊是一條非常寬廣的水流,水面在綠光的折射下呈暗綠色,並緩緩流動着,看上去特別深。

那隻奇怪的腳印就消失在這裏,看樣子是過橋去了。

我和龍小蠻對視一眼,還是決定冒險過橋。

龍小蠻剛準備上橋,我突然叫住她,“等一下!”

她疑惑的扭頭看着我,我走到她前面,“我先上去,你待會兒再上來,和我保持距離,要是我在前邊遇到什麼情況,你也好有時間逃跑。”

說完後,我便抓緊一條鐵索,蹲着身子一步一步的慢慢朝橋頭移了過去。

龍小蠻緊跟了上來,我瞪了她一眼,着急道,“你離我遠點兒,我在前邊探路,還不知道這橋結不結實呢!”

龍小蠻沒有說話,但也沒有聽我的,任然緊跟在我身後。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只好一面小心往前移動一面留意着她,下邊的水看起來很深,而且這座橋離水面至少有好幾十米的距離,就算是水性再好的人,這麼高的地方掉下去,也非得被拍暈不可。

就在我們行進至吊橋中央時,突地聽到水面嘩啦一聲,往下一看,發現剛纔還平靜的水面,此時竟然翻滾了起來,不斷的往上冒着籃球般大小的氣泡,就像是沸騰了一樣。

接着吊橋也開始無端晃動起來,我一手死死抓住一條鐵索,另一隻手本能的朝龍小蠻抓去,但我剛伸出手,就先被龍小蠻抓住。

我倆緊緊的牽着手,整個身體死死附着在幾根光禿禿的鐵索上。

好半天,鐵索才停止了晃動,我倆已經累得氣喘吁吁,對視一眼,然後臉蛋同時一紅,趕忙鬆開了緊緊牽在一起的手。

就在我們剛準備繼續往前時,突然聽到龍小蠻喊了一聲,“下邊有東西!”

我往下一看,看見重新平靜下來的水面上,出現一個長條形的巨大黑影,看樣子至少有幾十米長,身子粗得跟水缸似的。

像是一條超大的巨蟒,那個影子扭動着身體,緩緩游到我們的正下方,然後就在那裏轉着圈不走了。

“那是什麼東西?”我奇怪的問道。

“別管了,趕緊離開這裏!”龍小蠻說道。

我倆加快了速度,終於安全的到了橋的對面,再往水面看去,發現那條黑影已經不見了。

我倆雖然累得氣喘吁吁,但是擔心小輝的安慰,根本沒時間休息,繼續往前走。

突然間,我覺得肩膀發癢,並且越來越養,我以爲是當時被蝠鬼抓傷的地方,也就隔着衣服搓了幾下,並沒有放在心上。

可是過了一會兒後,我突然發現不對勁,因爲我記得我被蝠鬼抓傷的是右肩,而我發癢的地方,卻是在左肩,而且奇癢無比。

我拉開衣服一看,頓時就傻眼了!

只見我的左肩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長出了一層魚鱗一樣的鱗片,密密麻麻的,大概有巴掌般大小的區域全都是。

只不過這些鱗片的形狀有些奇怪,是菱形的,而且還散發着一層金屬的光澤,顯得極爲詭異。

用手摸上去,感覺很溫潤,像是摸在玉石上的那種感覺,說來也奇怪,我這麼一摸,突然就覺得不癢了。

我突然想起,當初我在山林裏碰見那羣“考古隊”,他們就在我的左肩發現一片鱗片,還說是龍鱗。

我叫住龍小蠻,讓她看看怎麼回事,龍小蠻只看了一眼,臉色頓時大變,像是看到什麼特別恐怖的東西一樣,一張臉唰一下就白了。

我看見她這副模樣,我也慌了,連忙問她咋回事。

“沒……沒事。”龍小蠻支支吾吾的,完全不像是她平時的風格,然後讓我別多想,現在想辦法找到小輝纔是正事兒。

我見她這個樣子,覺得她肯定知道點什麼,只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шωш● ttka n● ¢Ο

不過我沒繼續追問,因爲我已經習慣了,我身上有太多的祕密,我感覺他們全都知道,只不過因爲什麼原因,而一直瞞着我。

那隻怪物的腳印再沒出現,所幸的是前邊只有一條路,我們順着這條路一直往前應該不會錯。

路越走越窄,到後邊就成了只能容納一個人通過的縫隙,側着身從縫隙裏穿過去之後,我整個人突然驚呆在原地。

面前是一個非常大的圓形空間,至少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至少有十來米高的巖頂上,懸掛着一顆綠色的夜明珠,雖然光線暗了點,但還是足夠讓我把附近的一切看清楚。

地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屍骸,一具接着一具,幾乎堆滿了整個地面,旁邊還散落着許多奇形怪狀的兵器,看起來這裏曾經發生過一場激烈的戰鬥。

散落的物品除了兵器以外,還有許許多多的符咒,我在裏邊驚訝的發現了爲數不少的紅色符咒,就跟在白槐村救我的那個神祕人當時用的一模一樣!

龍小蠻在旁邊也看得呆了,從地上撿起一張紅符仔細看了看,還用鼻子輕輕聞了一下,皺眉道,“黑玄術!”

“啥?”我一聽就驚了一下,“你說這些紅符是黑玄術用的?”

龍小蠻沒有說話,只是四處查看着地上的屍骸,突然間像是發現了什麼,從一具屍骸身上撿起一塊巴掌大,有點像是令牌的東西。

牌子上邊刻着一個字:秦。

接着我也跟着找了起來,發現很多具屍骸上邊都有同樣的牌子,只是牌子上刻的字不同。

但一共只有四個字,分別是秦、唐、龍、華。

讓我吃驚的是,我在一具旁邊散落着紅符的屍骸上,找到一塊不知道用什麼材料製成,黑漆漆的,形狀有點像是動物心臟的牌子,上邊什麼字也沒有,只有一個符號:@。

我大吃一驚,怎麼又是這個符號?

二叔臨死前,在地上畫了這個符號,前不久在蝠鬼的翅膀上,也有這個符號,現在竟然又出現了這個符號!

龍小蠻接過我手裏這塊黑漆漆的牌子,皺眉道,“是它們?”

我乾淨問是誰們,龍小蠻看起來有些緊張,緩緩說出四個字,“萬靈聖教!”

接着她向我解釋,黑玄術一直是正統玄門的禁忌,修煉黑玄術的人都

是四大玄門家族的死敵,萬靈聖教就是黑玄術的一個組織,很多年來,一直和四大家族激戰不斷。

一直到二十幾年前,四大家族聯手發動了一場剿滅萬靈聖教的戰爭,萬靈聖教受到重創,才消停下來,這麼多年再沒出來作惡。

然後她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屍骸,“沒想到這裏就是當時那場激戰發生的地方。”

我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屍骸,突然有種難過的感覺,這可是無數條人命啊,就這麼沒了?

我問龍小蠻,黑玄術同樣是玄門中人,爲什麼一定要剿滅他們呢?

龍小蠻道,“修煉黑玄術的都不是好人,剿滅他們是我們四大家族的使命。”

我又問,“那他們都做了些什麼惡事?”

龍小蠻張了張嘴,但沒說出個所以然來,只說反正修煉黑玄術的都不是好人。

地上密密麻麻全是屍骸,我們小心翼翼的走在其中,因爲太過密集,還是難免會偶爾踩到一些骨頭,發出卡啦的聲響。

突然間我注意到一件事,這些屍骸當中,以華氏家族的人居多,這點從屍骸上的牌子就能看出。

而且我還發現一個細節,許多華氏家族的屍骸,形狀並不像是掙扎過,像是毫無防備的被人一擊擊殺。

永恆聖主 而且我還看見有兩具屍骸是糾纏在一起的,其中一具華氏家族的屍骸背上插着一把刀,而拿刀的,卻是旁邊的龍氏家族的屍骸。

華氏家族的那具屍骸頭顱扭到一邊,手裏的一柄刀同樣插在龍氏家族屍骸的身體裏。

龍小蠻也注意到這兩具形狀詭異的屍骸,兩條柳眉擰成一團,一臉的不可思議表情。

“他們,自相殘殺?”我難以置信的問了一句。

我看着這兩具屍骸,腦補了一下當時的畫面:

一個華氏家族的成員正在和萬靈聖教的人激戰,突然被人從背後偷襲,可能沒刺中要害,他本能的向後刺出一刀,扭過頭髮現偷襲他的竟然是自己的同伴……

龍小蠻解釋說這可能是個意外,但是我們有緊接着發現有很多這樣的屍骸,從屍骸的心態來看,都應該是被人從後邊偷襲。

我隱隱覺得這場激戰有古怪,其餘三大家族,倒有點像是針對華氏家族一樣。

穿過這片空地,進入一條巷道,在巷道的入口處,插着一面三角形的幡旗,幡旗上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文字。旁邊散落的屍體更多,一具具的堆疊在一起。

“迷魂陣?”龍小蠻看着那面幡旗突然說了一句。

我一下想起當初我們村口也被人布了迷魂陣,就問龍小蠻怎麼回事。

龍小蠻解釋說,這面幡旗就是迷魂陣的陣眼,當時可能爲了防止萬靈聖教的人逃跑,所以在出口處佈下迷魂陣。

我仔細看了看地上堆疊的屍體,腦子裏突然崩出個可怕的念頭,搖搖頭道,“我看未必。”

然後我指着地上的屍骸,“你看,死在迷魂陣裏的全都是華氏家族的人,這分明就是一場名爲剿滅萬靈聖教,實則是對付華氏家族的陰謀!”

(本章完) “不會的,一定不是這樣的……”

龍小蠻顯得特別驚慌,說什麼也不肯相信,“當時肯定是發生了什麼變故,玄門家族,至少我們龍家絕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

我沒繼續說下去,因爲我也只是推測,在沒有確切證據之前,一切都是未知,要解開這個謎底,恐怕只有回去向龍致遠詢問。

嘶拉——

說話之間,突然聽到巷道內傳來一陣響聲,像是什麼東西被撕裂的聲音。

我和龍小蠻連忙跑進巷道,巷道內光線很暗,彎道特別多,還好沒什麼岔路,不然非得迷路不可。

我和龍小蠻在裏邊鑽來鑽去,走到一處拐角時,我看見一個東西啪的一聲掉在我面前。

上前一看,竟然是一張人皮!

而且從穿着打扮不難看出,這張人皮正是眼鏡男孫飛的,看來我們之前的猜測一點沒錯,他果然有問題!可能早在報數時那陣颳風灌進洞的時候,孫飛就已經遇害,並被一條未知的怪物鑽進身體將其掏空。

龍小蠻在旁邊發現一些打鬥的痕跡,並發現了一些血跡,看上去像是剛流出不久的,都還沒有凝固。

“小輝有危險!”

龍小蠻皺眉說了一聲,然後我倆連忙繼續往前跑,跑了一陣後,前邊突然出現兩條岔路。

“分頭追吧!”我看着兩條岔路說。

龍小蠻搖搖頭,“不行,如果遇到危險,你現在還不能應付!”

“那怎麼辦!”

我心裏邊掛念着小輝的安慰,不由得着急起來,龍小蠻在岔路仔細觀察一陣,在其中一個路口旁邊不起眼的位置上,發現一個小小的刻痕,像是有人有意刻上去的。

“應該是小輝留下的記號!”龍小蠻看着刻痕,“他一定是遇到什麼緊急情況,所以沒時間等我們,自己追了過去。”

“那還等什麼,快追啊!”

說着,我倆就從左邊那條岔路跑去,剛跑了沒多久,就聞到一股非常濃烈的血腥味。

我突然感覺踩到一個東西,險些被絆倒,一看,竟然是一條人的手臂!

我嚇的連忙往後退了幾步,感覺又踩到什麼東西,再一看,卻是一隻人的腳掌!

“是羅武!”

龍小蠻從手臂上殘留的一片破布上,認出了這是羅武留下的。

我們往前走了幾步,又陸續發現許多模糊的肉塊,羅武像是被什麼東西撕碎了一般。

我感覺胸口堵得慌,一羣風華正茂的大學生,就這麼沒了?

“別分心,我們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龍小蠻見我神色不對,似乎看出我在想什麼,連忙提醒了我一句。

修神外傳仙界篇 我深吸一口氣,儘量讓自己的情緒保持平靜,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到小輝,並安全離開這裏。

巷道越來越窄,光線越來越暗,一股無形的壓抑籠罩在四周,我和龍小蠻的呼吸聲在狹小的空間內顯得特別清楚。

好不容走出巷道,我倆已經累得氣喘吁吁。

“你看那是什麼!”

我發現前邊不遠處,有一團淡藍色的光暈,龍小蠻也看見了,我倆並排着,小

心翼翼的朝那塊光暈靠近。

當看清時什麼東西發出的光暈後,我和龍小蠻同時驚呆了。

在我們眼前的,竟然是一塊巨大的八角形藍色玉石,至少有一個籃球場那麼大,這麼大的玉石,我還是頭一次見到。

我腦子裏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把這塊玉石搬出去,那肯定就發財了!

“上邊有東西!”龍小蠻顯然沒我這麼見財起意,和快就發現了特別之處。

我一看,發現玉石上邊刻着一副浮雕,線條非常簡潔,但能夠清楚的表達畫的內容。

圍着玉石轉了一圈,我發現這塊玉石的八個面都刻有類似的浮雕。

第一幅浮雕,刻着一羣人呆在一個山洞裏。

第二幅,刻着這羣人像是打了起來。

第三幅……

“這些畫看起來怎麼那麼眼熟?”

當我看到第四幅畫時,我突然發現,這些畫上的內容,竟然和我們這幾天的遭遇一幕一樣,最開始在山洞裏,然後中了幻覺打鬥起來……

而第五副畫,刻着一男一女在吊橋上爬行,我和龍小蠻,剛纔不正是從吊橋上過來的嗎?

我開始感覺頭皮發麻,到了第六幅畫,竟然畫着一男一女站在一塊八角形的石頭旁邊。

這不正是我們現在的情況嗎?

“好像有人提前知道我們的一舉一動!”

龍小蠻早就看出了端倪,皺着眉道,“這些畫是之前刻上去的,這就證明,有人提前預言了我們的舉動!”

“預言壁畫?”我腦子裏蹦出一個詞來,想到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人暗中盯着,而且都在別人的掌控之中,不由的感覺後背一陣涼意。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