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宇笑道:“賞金獵人。不是說過了嗎?”

大狼想揍這個自稱賞金獵人的傢伙。聽着快要接近的腳步,大狼連聲乞求,“放我一馬,你要多少錢都行?”。

“我說過,這次只是私人事情。”龍宇的劍輕輕的抽了回來。

龍宇輕輕一個後躍,不想鮮血弄髒自己的衣服。

不知道什麼時候爬到對面樓頂,抓着望遠鏡的李峯,看到了龍宇跳開,接着看到人影在樓道內晃動了一下,李峯自以爲是的認爲龍宇怕暴露而先退出了,忙推了一把身邊的太子,大聲道:“動手……”

龍宇正躍在半空,只需要落地就可以輕鬆的離開這裏。

就在這時候,四面八方突然間壓下水龍猛的擊中龍宇。龍宇感覺自己好像掉進什麼圈套裏了?

太子,這小子難道把自己當成六隻狼了。


想破腦袋龍宇也不會想到,太子真的把自己當成六隻狼了,一顆腦袋值一千萬的狼頭,自然要努力的勞動了。

轟……

豎起雙手,龍宇抵住來自水龍的壓力。

第一道水龍潰散,第二道緊跟而上,連續不斷的攻擊讓龍宇首次嚐到了原始能力攻擊的恐怖。

奮起全力,龍宇勉強啓動瞬移,只需要一剎那的時間龍宇就可以脫離包圍。

爲了一千萬,太子攥着拳頭,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看着空中不停晃動的一千萬,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了。

倉促間,也只不過發動了數米的距離,勉強躲過水柱的轟擊。

可是那天空的水柱,馬上就要撞擊在牆上的同時,不可思議的一個轉彎,從後方包抄回來。

天空中,停歇的水雲又同時分出無以數計的水柱,從每一個方位,每一個角度的向着龍宇攻擊。容納不下一絲一毫的空隙。

念力那恐怖的攻擊力表露無疑,恐怖到只需要一秒鐘就可以將龍宇積壓成一團肉泥。

水去空間之中的龍宇更像是被囚禁的囚徒。

好不容易用瞬移脫出水柱的包圍……

追擊再一次上演,每一次龍宇都能夠輕鬆的逃掉,快的連太子的攻擊也追不上龍宇的移動。

“媽的,太子這小子沒完了。”龍宇咬牙切齒的掃了一眼四周,如果讓他看到太子,非過去收拾他不可。

“喂,我說,你到是加快速度啊,貓抓耗子啊,這樣子那輩子完成計劃啊。”李峯不耐煩的提醒太子,“想想你的泡泡貓啊,如果不成功的話,你的泡泡貓可就沒希望了,記得啊,一定把最後這隻狼幹掉。”

“我也想啊,一窩狼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咦,可是老大呢,我怎麼沒看到呢?”離的太遠,兩個人並沒有注意現在對付的是誰?而是一直在賣力的攻擊。準備事後邀功。

“我也沒看到,可能是怕被當色狼,己經跑了吧。”李峯拿着望遠鏡對着樓一頓猛瞄,就是沒看到龍宇。


李峯是看熱鬧不怕亂子大,還一個勁的督促太子再快些。

自己都快被兩個人的戰鬥搞的頭暈腦漲,還在邊上一個勁的出主意。

“我靠,要不然你試試,我到想追,太快了,第一次看到這麼快的速度,嗚,我的眼睛都快暈了。好多星星。”

轟……

龍宇的背後,無形的一股水柱轟擊在身上,瞬間凝結成冰柱將龍宇冰封。

李峯一見一把抱住太子一頓猛親,“耶,成功了。快,快啊,幹掉他。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哈哈,可以回去找大小姐要錢了。”

“那不是我做的啊。”太子卻一臉疑惑的看着冰雕。忘記操作的水雲化成傾泄而下的銀河向着地下墜落。

砰然間,冰柱之內火焰猛的炸碎冰柱,龍宇這才得以從中間逃脫。

可是隨之而來的是一股比剛纔更加粗大的水柱。在那水柱面前,自己猶像一隻可憐的螻蟻般渺小。

轟……

這次是徹底的來不急躲了,比剛纔還快,比剛纔還要兇猛,那股力量根本不是太子可能擁有的。

強,太強了,從水柱中感覺到的力量,那己經不是雙S級能操控的能量。

撞穿了牆壁,絲毫不見停歇,水柱帶着龍宇摧毀着雙子樓六樓的每一層空間。彷彿一隻橫衝直撞的野獸,在牆壁上留下一個個巨大的窟窿。

“媽的,我就不相你有這麼強。”

砰的一聲,一團巨大的火焰以龍宇爲中心燃燒起來。

水瞬間蒸騰成水氣,升騰到半空中,整個空間立刻被籠罩在水霧之間。

蔓延開來,火焰中心的龍宇,彷彿一隻地獄中出現的火焰魔神,一浪浪的水霧衝壓而來,然後蒸騰成水氣。

房中,四名少女驚恐的縮在角落,他們的眼中,這個人根本就是一個徹頭徹底的魔鬼,人類怎麼可能變成全身火焰呢?

炙熱的高溫讓地面開始變成火紅色。

直到最後一波水柱消失,龍宇身上的火焰也同時消失。

額頭微微滲出的汗水,火焰可不是普通超能力者可以操控的,那本是原始能力者特殊的能力,他們操控自然元素就如喝水般容易,但是普通能力者如果操控火焰,那所消耗的精神力量是以倍數來計算,使用者所需要是操控着數以億計的自然元素凝聚成所要的形態,那種消耗可想而知的。

水霧在空中凝聚不散匯聚成紅色的地毯,鋪在地上長長的一直延伸到樓的盡頭。

黑色的風衣,黑色的禮帽……

黑衣人悠閒的穿過一個個的窟窿向着龍宇走了過來。

不禁的皺着眉頭,龍宇早就猜到是這個傢伙在搗鬼,冷哼一聲道:“閣下這麼做似乎有些過份吧。”

“哈,親愛的龍先生,怎麼說我們也是老相識了,打個招呼不過份吧,只不過我打招呼的方式有些特別而己。”

走到距離龍宇十幾米的位置,黑衣人停了下來,打量了一下四周,“嘿,不知道和六隻狼同時出現在女子寢室,執法隊和這裏的人會怎麼想。相信他們絕對不會說你是拯救少女的英雄,我看是色狼還差不多吧。”

龍宇冷聲道:“你到底想怎麼樣?”輕輕的抖動着手臂,那可是龍宇出招時候的招牌動作,那把臨時拿出來的劍早就被火焰融化掉了。現在只能動手了。

“不想怎麼樣,我不是說過了嗎?遊戲開始了,我當然要玩的盡興了。”說着黑衣人的雙眼閃出駭人的寒光,咬着牙一字一頓,道:“我要你身敗名裂。。”

“哦。”龍宇的心微微一動,鎮定自若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那我是不是要感謝黑衣人先生?不知道要如何感謝您的大恩大德呢!更沒想到我這麼出名啊,居然有人願意讓我身敗名裂。”

“嘿,如果你死了,當然就是對我的最大感謝了,不過龍先生可千萬不要現在死啊,那可就是好玩了哦,我設計了這麼完美的計劃,怎麼會讓你這麼輕易的死掉。花了那麼多的時間多一個地方找到另一個地方,花費了那麼大的精力去設計,如果你這麼快就死了,我會很傷心的。”

龍宇微一皺眉頭,似乎抓到了一些什麼,“六隻狼是你……”

“哈,聰明,不愧是龍先生,大陸第三的賞金獵人,不錯,六隻狼嘛,也不全算,只不過是運氣而己,而且是正好看到你喜歡上的某人之後,不錯吧,這個計劃完美嗎?這可是我所想到的最好計劃。”黑衣人得意的在原地踱來踱去,接着道:“本來呢?我想親自動手,可是浪費精力啊,像我這麼強大,這麼神祕的人怎麼會親自動手呢?所以六隻狼就成了我的目標啦,不錯吧,玩的可開心嗎?”

龍宇聳了聳肩,道:“可是到現在我也沒看到你的計劃?不要告訴你,你所謂的計劃就是找幾個等級差的離譜的人進來送死,然後你出來墨跡幾句。不覺的無聊嗎?黑衣人,噢,應該是不敢見人的黑衣人先生,不要告訴我,你的臉很難看。”

“哼……”黑衣人重重的一聲冷哼,怒意己經明顯的從身上散發而出,陰沉的笑容,道:“不要,試圖激怒我,在我沒讓你身敗名裂,遭受咒樂園所有人的追殺之前,我是不會殺掉你的。我要你揹着罵名過一輩子。”

黑衣人得意的左手指天,狂聲大笑着。

龍宇也不客氣的,連個招呼都不打,一記升龍拳狠狠的打在黑衣人下巴,下頜骨發出咔嚓咔嚓的碎裂聲。

黑衣人狂噴着鮮血撞穿天花板,化成一道流星。

××××××××××××× 大嫂的異能小說居然沒人看捏:驚神的《耀武揚威》書號:18155,俺無恥的在不經對方的同意下給他做個廣告。

×××××××××××

拍了拍手,龍宇嘴角帶着微笑,這一拳很解氣,雖然不能把這個傢伙打成什麼廢物,但被這傢伙牽着鼻子走的鬱悶到是一掃而空。

氣出了,龍宇也不敢大意,這黑衣人也不是省油的燈,身後赤紅火焰早就躲躲藏藏似的從紅色地毯的下邊升起,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向龍宇。

龍宇跨越出火焰的範圍,火焰的目標卻不是龍宇,直指牆角的四名少女。

難道火焰也好色不成?龍宇想着。

恐懼和不安讓四名少女縮在牆角瑟瑟發抖,她們不認爲這些火焰是來非禮他們的。不知兩個人有什麼深仇大恨,但是光是看兩個的能力,就是隨便一樣都可以輕易的殺死自己。


四名少女發出了尖叫才能釋放心中的恐懼,叫的聲音很強,強到龍宇一個不留神如此近距離,差一點被震暈。

救還是不救,總覺的這其中的陰謀總是針對自己,看着四個人的表情,龍宇猶豫着,警察叔叔的事情原來就是這麼麻煩呀。

雙手在胸腹前划着圓圈,黑色的漩渦慢慢的在擴大,帶着極大的吸力火焰吸入漩渦之中。

“嘿,居然沒想到可以碰到使用吞噬異能的人,哈哈,龍先生,您真是太讓我驚訝了。招呼打過了,居然又是平手啊,無奈。那隻好等第三個提示了。到時候千萬不要又陷入我的圈套。”

空中那還找得到黑衣人的人影。


龍宇卻不禁的一愣,按照黑衣人的說法,應該有第二個提示啊,難道這傢伙一時興奮過頭,給忘了。

身後響起微弱的掙扎,那一絲極其細微的空氣的波動,依然沒有逃過龍宇的感覺。


陡然間,破空的風聲直襲龍宇的身後,弱的幾乎讓人感覺不到。

暗襲……

那微弱的黑暗波動是魔人特有的,一個特殊的魔族,那是一個沒有高等魔人的種族,卻有着連高級魔人都害怕的暗殺術。

輕輕一個閃身,龍宇躲過了身後的攻擊,四個少女有三個胸口位置滲出大灘的血跡,掙扎的十分微弱,一擊致命的攻擊快的三女連最後的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眼前,原本文弱的少女變的一臉兇狠,手中一柄軟劍滴着鮮血,刺殺自己一瞬間的氣息明明是魔族的黑暗波動。可是現在呢,站在面前的,包括氣息,完完全全、徹徹底底的根本就是一個人類啊。

隱匿,暗魔的特殊技能,只此一家別無分號。他們臉上沒有魔人應有的特徵,沒有魔人氣息,暗魔的技能只有模仿,他們十分完美的模仿人類的一切,包括氣息。

眼前的少女,應該就是暗魔中的一員。潛伏在這裏,難道只爲了暗殺自己?

龍宇心中一動,看着少女微微一笑,“你就是第二個提示?”

少女冷冷的看着龍宇,“不錯,第二個提示,暗魔,同時我也是你困惑的人。”

“哦?”龍宇不解的搔了搔頭髮,“可是我看不出你會讓我如何困惑啊。”

“因爲……”少女嬌弱的笑了笑,手中的長劍隨手扔到龍宇的身邊,臉嬌羞的一絲的紅暈由臉頰升起。

略微一愣這種表情就算打死龍宇,他也不會相信眼前的人剛纔還在拿着劍要幹掉自己,一分鐘之前還殘忍的殺掉了三個人。

少女尖叫劃破夜空……

龍宇的臉立刻沉了下來,少女嘴中喊的居然是:色狼。

原來色狼就是這麼煉成的?

操,上當了,龍宇立刻明白自己困惑什麼了?

身後,那早不來晚不來的執法員和數名醫護人員只看到了少女尖叫,而前邊的非常不巧的,這羣人什麼也沒看到。

殺人,色狼。

龍宇的額頭首次冒出冷汗。這個黑衣人還真夠陰險的。

看着一羣凶神惡煞般撲進的人,龍宇急道:“聽……聽我解釋。”

“嗚,他……他殺了我的姐妹,還想……還想……”說着,少女泣不成聲,惹起邊上人羣的怒火。

惡狠狠的,執法員舉起手中的刀向着龍宇衝來,“媽的,怪怎麼找都找不到第六具屍體,原來你沒死?”手中的兵器不要命的全往龍宇身上招呼下來。

龍宇憤憤的擋開兩柄長劍,不自覺的罵,道:“我他媽的不是六隻狼。”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