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交錯,宛若七十二條蒼龍扭動夜空。

“下!”

白小鳳雙手變換印訣,猛地朝下一壓。

砰嚨!

法寶銅鈴徑直砸入地底,同時,七十二面黑色令旗也如魚入水一般,嗖嗖的全都沉入地裏,消失不見。

幾乎同時,原本充盈天空的磅礴陰氣和死氣盡皆消失不見。

這片空地恢復平靜。

如果不是地面一個個大坑存在的話,儼然就跟什麼也沒發生過似的。

白小鳳仔細感應了一下四周的天地之氣的變化,這片空地的情況已經在快速地扭轉了。

畢竟這塊地被死氣浸染,下邊還有萬人英靈的屍骸,扭轉氣運的話,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完成。

成運成運可不是說說而已,一個風水局的成型到成運起運,都是需要一個過程的。

他之前佈置的“七龍封禁大陣”現在被他用法寶銅鈴的力量,扭轉成了“七龍騰雲風水局”,不僅鎖住了青藤藝術學院原先凝聚的氣運,更是將所有的地底死氣一次性扭轉成了氣運。

一旦局成起運,那陳家,勢必會藉着這股運勢再扶搖直上,如龍騰雲沖天。

而就讀青藤藝術學院的學生,被這股氣運滋養,將來的成就也一定會更高。

當然,如此巨大的風水局,對白小鳳的消耗可不小。

剛纔他施展了“般若滅鬼手”和“陰陽破魔劍法”,後邊又超度萬靈,這不僅是需要磅礴的陰力消耗更是會對意志力進行衝擊,現在再轉陣風水局。

一連串的恐怖消耗,換成別的天師,壓根就不敢想象,即便是白小鳳也有些吃不消。

他再次感受了一下“七龍騰雲風水局”確認沒有任何錯誤後,這才笑道:“有這風水局在,這事也算是圓滿解決了,唉……”

嘆氣的同時,他從挎包裏掏出了一塊八卦鏡,照了照自己蒼白的臉,無奈地說:“厲害厲害,可把我牛比壞了。”

這時,小樹林外邊忽然喧鬧起來,還有一陣密集的簌簌聲響。

“來的還真夠快的,這些同學大晚上的不睡覺跑來組隊鑽小樹林,學校裏也不知道管管。”白小鳳收好八卦鏡,無奈地癟癟嘴。

他一開始就知道會被學校裏的同學發現,畢竟鬧出那麼大動靜,這些同學發現不了纔怪了。

所以他才以雷霆之勢滅掉了倭人將魂,再超度英靈,轉陣成風水局,前後也就半個多小時而已。

他也不敢多待,畢竟這空地鬧了這麼大的動靜,要是被同學們發現他在場,那還不得把他當成動物園裏的猴子啊。

他收拾好東西,換了一個方向,一猛子就扎進了小樹林裏,一路狂奔。

跑了沒多遠,他就聽到身後的空地上鬧哄哄起來。

他也沒管,今晚上損耗太大,得儘快回家休養,況且,家裏還有個女鬼豆豆呢,萬一發生啥意外,那就慘了。

可剛跑了沒多遠,白小鳳忽然眉頭一擰,心臟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他感應到一顆魂血發生了變化。

他得到魂血後全都將魂血吸收到了身體裏,一旦奴僕有什麼異動,他也能第一時間感應到。

他停了下來,感到那顆魂血的變化越來越劇烈,皺眉狐疑道:“奇怪,小妖女這是有生命危險了啊,難道是她師父回來找她麻煩了?”

猶豫了一下,他用魂血仔細感應了一下小妖女的方向,便是朝着那個方向跑了起來。

老鐵們,推薦票走一輪!

嚶嚶嚶……嘔……算了,上午才嚶嚶了,下午不嚶嚶了。

求推薦票! 在幽靜的湖邊,一隻白鶴從水中浮過。

白鶴低頭一啄,水面盪起漣漪,一條魚兒就這樣成為白鶴嘴裡的食物。

蘇雯瀾看著面前的一幕,想起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就像是水裡的魚和空中的鶴似的。

而她是做水裡的魚,還是空中的鶴,其實都是未知的。

腳下踉蹌,整個身子朝水裡栽去。

「小心。」一人緊張的低喝一聲,然後躍過來將她抱在懷裡。

蘇雯瀾看著面前的人,心裡無比的冰冷。

秦黎辰匆匆趕來,看見的便是她差點栽入水中的畫面。

將她扶到岸邊,走向那個涼亭:「怎麼這麼不小心?要是我不在這裡,你真的栽進去了怎麼辦?」

「這裡到處都是你的人。你沒有趕過來,想必也有其他人趕過來吧!」蘇雯瀾平靜地說道。

「可是總有疏忽的時候。瀾兒這是怎麼了?怎麼魂不守舍的?可是有什麼不開心的?」秦黎辰拉住她的手。

「我沒有什麼不開心的。只是突然覺得……」楚雨沁看著遠處。「做只白鶴挺好的。想吃魚的時候吃魚,想飛的時候飛。」

秦黎辰將她扳正,讓她正面看著自己:「你是不是聽見了什麼閑言閑語?」

「沒有。我應該聽見什麼閑言閑語?」楚雨沁神色淡漠。「對皇上來說,你喜歡什麼樣的美人兒都不過份吧?更何況如果我是男人,我也會選擇長樂公主。畢竟她能給你帶來想要的一切。我算什麼?」

「果然,你就是誤會了。」秦黎辰輕笑,將她摟入懷裡。「不過你能吃醋,我很開心。」

蘇雯瀾推開他,轉身看著其他地方。

「好了,我向你解釋一下好不好?」秦黎辰再次將她摟入懷裡。「昨天晚上我確實在長樂公主的房裡。不過我們並不是兩個人,還有她的婢女以及跟著我的秦如雲。我們在房裡也沒有做別的。長樂公主痴迷棋局,正好遇見一盤絕棋,我們就一起研究了一下。」

「研究棋局需要一晚上?」蘇雯瀾輕嘲。「不過,你說是就是吧!」

「本來就是呀!」秦黎辰笑道:「瀾兒你吃醋了啊!其實不想誤會有個更好的法子。那就是嫁給我。」

蘇雯瀾冷哼:「皇上找錯人了。這句話還是找長樂公主說吧!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誰說不是?你就是我想娶的人。」秦黎辰說道:「瀾兒,嫁給我。」

蘇雯瀾沉默。

秦黎辰沒有等到回答,將她的身體重新扳回來:「我想娶你的心從來沒有變過。宸雯宮已經建好,隨時等著女主人進去。」

「你問問你的心,你真的希望女主人是我嗎?你從來沒有動搖過嗎?如果娶了我,你不會後悔嗎?」蘇雯瀾看著他。

「我不用問也知道答案。因為迎娶你為妻是我此生最大的目的。那比當皇帝更重要。」因為是他兩世的執念,他放不下。

蘇雯瀾轉身要走。

秦黎辰一把將她抱起來。

「放我下來。」她朝四周看了看,緊張地說道。「被別人看見像什麼樣子?」

「蘇雯瀾是我秦黎辰這輩子唯一的妻子。所有人都聽清楚了,蘇雯瀾是我秦黎辰唯一想娶的女人。」秦黎辰放縱的大喊。

經過的僕人看向這邊,見到這一幕連忙縮回頭。

天啊!他們瞧見了什麼?

快走吧!要是被發現會被殺人滅口的。

蘇雯瀾連忙抱住他的脖子,臉上露出笑容:「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再這樣弄得人盡皆知,就真的逃不掉了。」

「我巴不得呢!」秦黎辰抱著她往辰雯宮的方向走去。「走,我帶你去看我們的新房。」 秦黎辰抱著蘇雯瀾出現在辰雯宮。

上次被燒過一次,現在重新建好的辰雯宮比以前更加華麗。

蘇雯瀾從秦黎辰的身上下來,看著面前的宮殿。

這裡是秦驍最討厭的地方。據他說好幾次都想再放火燒了。要不是為了不打草驚蛇,也不會讓它存在著。

蘇雯瀾現在也想將它燒了。可是她明白,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她會住在這裡。

因為……

她決定嫁給他。

如果是以前,她還有些顧及。現在秦驍不在,她已經沒有什麼好顧及的。

「喜歡嗎?」秦黎辰打斷她的思考。

蘇雯瀾指著院子的角落:「那裡添一個鞦韆,我喜歡盪鞦韆。」

「好。」

「那裡種上我最喜歡的花。」

「好。」

「這裡掛上我喜歡的燈籠。」

「好。」

兩人將辰雯宮上上下下逛了個遍。

最後蘇雯瀾把能說的都說了。

「還有什麼?」秦黎辰說道:「要是沒有了,我就讓人將它布置出來。」

「沒有了。」蘇雯瀾在心裡補充道:新郎不對,住哪裡都不對。

宮殿再好看,身邊的人不是她想嫁的那個人,一切都不過是逢場作戲。

秦黎辰見蘇雯瀾答應得這樣爽快,心情非常愉悅。

不過後來被秦如雲叫過去處理政務了。蘇雯瀾獨自回了自己的住處。

剛進房間,察覺到房間里有另一人的呼吸。

她平靜地關上房門。

這時,那人出現在她的面前。

「你的膽子還真是越來越大了。」來人摘下面巾,露出清俊的容顏。「還真打算留在這裡做王后?」

「這樣對你們更有利不是嗎?」蘇雯瀾看著他。「早就聽說你來了這裡,可是到現在才來找我。」

「他在這裡,你與他聯繫不是更方便嗎?」蘇榮華說道:「我本來想帶你走。可是陳瑾說你要留下來做王后。」

「秦黎辰與靖元國要是聯姻,我們的處境會更危險。為了大局著想,我留在這裡搗亂對大家都有利。」蘇雯瀾說道:「還是你來大義滅親的?」

「你為大局著想,我幹嘛要來這裡大義滅親?」蘇榮華說道:「只是想親耳聽你說一句,你是真的要嫁給秦黎辰?」

「嗯。」蘇雯瀾說道:「秦驍他……他不在了。我嫁給誰有區別嗎?」

「秦驍不在了,世間的好男兒多的是。兄長可以幫你找個比秦驍更好的。」蘇榮華說道:「你要是真的嫁給秦黎辰,那就沒有回頭路了。為了賭氣,犯不著把自己的一輩子賭上。」

「誰說我是為了賭氣?秦黎辰讓你們很難對付吧?你們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對付他的手段,可見他在你們身邊也下了一盤好棋。靖元國的長樂公主看上去很欣賞他。他們要是強強聯合,你們才會知道真正的頭痛才剛開始。」蘇雯瀾說道:「好了,不說這些了。兩位妹妹現在怎麼樣?我離開了,好久沒有聽見她們的消息,很想知道她們過得怎麼樣。祖母,娘,還有小弟,他們怎麼樣?」

「他們非常好。你只管放心。」蘇榮華說道:「他們就是很擔心你。諾,這裡有他們的書信,你看了燒了,免得被發現。」 夜色下。

白小鳳腳步飛快,但時不時地又會停頓一下,滿臉凝重,泛着一絲痛苦之色。

“娘希匹的,萬人英靈的執念衝擊太狠了,必須得睡覺休息才行了。”

白小鳳揉了揉亂糟糟的腦袋,罵了一句,因爲體內封印着鬼王,所以他從小恢復都和常人迥異,只要睡覺就能輕易恢復到巔峯狀態。

甚至,只要睡覺,他就能穩步提升實力。

他體內封印的鬼王,和陽間上的尋常鬼王,實在相差太遠,神祕的要死!

對於體內封印着的鬼王,別說他自己搞不清楚了,就連師父研究了十幾年,也沒搞清楚鬼王的底子。

只是知道,白小鳳睡覺提升實力的這種法子,其實是和體內封印的鬼王有關。

與其說是他的實力在提升,倒不如說是被封印的鬼王在提升實力。而鬼王在提升實力後,也會返還一部分給白小鳳幫助他的實力提升。

二者的實力提升速度肯定是有差距的,一旦讓鬼王實力提升到足以衝破封印的時候,那就是白小鳳大難臨頭之際。

但,背靠着體內強大的鬼王,至少在沒破封之前,白小鳳絕對是受益的。

萬人英靈雖然被超度了,但白小鳳剛纔承受了萬人英靈的所有執念,一時半會兒還無法全部將這些執念消化。

現在這些執念時不時地就會出現在他腦海中,衝擊着他的每一根神經,極其痛苦。

可是,魂血感應到小妖女的生命危險越來越嚴重了。

要是這時候回家睡覺了,那小妖女肯定死定了!

且,白小鳳還想着殺掉那個拿英靈死氣養鬼褻瀆英靈的邪修呢!

“娘希匹的,殺了那邪修再睡。”

白小鳳狠狠地罵了一句,感應着小妖女的位置,強忍着劇痛狂奔起來。

很快,他就出現在了女生宿舍樓下。

“咦!又是這棟樓。”白小鳳驚訝了一下,面前這棟樓赫然是之前死人的那棟。

然後他快速掐訣唸咒,施展出“三清輕身咒”,登時陰力涌向雙腳,泛起淡淡金光。

他的速度再次加快,化作一道殘影,掀起勁風,衝進女生宿舍,朝樓頂跑去,魂血感應到小妖女此時就在樓頂。

“呀!怎麼我感覺像是有個男人跑進去了?”宿管舍的大媽擡頭驚訝道,緊跟着撓撓頭:“不可能的,那些兔崽子再猴急也不可能跑這麼快的,還能騙過老孃的火眼金睛不成?”

僅僅用了三秒鐘時間,白小鳳就衝到了頂樓,砰的一腳踹開了天台大門,就衝了上去。

他一到天台,登時看到一道倩影站在天台邊緣處,正是小妖女!

此時小妖女穿着一件白色t恤,淡藍色牛仔褲,白色的板鞋,背對着他,但小妖女的腳已經走到天台邊緣了,只要再往前一步,就會摔落下去。

也就在他看過去的同時,小妖女擡起修長的右腿,一步,朝天台外的空中邁去。

“小妖女,給我停下!”

白小鳳施展“三清輕身咒”,雙腳泛着金光,掀起勁風,衝到了小妖女的身後,猛地一把將小妖女拽了回來。

“你瘋了?跳樓幹嘛啊?”

白小鳳氣的大罵,老子忍着萬人英靈的執念衝擊跑過來,以爲是你師父殺來了,結果是你自個要跳樓,浪費本大爺表情呢?

然而。

他話剛出口,就發現不對勁了。

月光下,他清晰地看到了小妖女的臉龐。

上次走的太急,他雖然收了小妖女爲奴僕,但壓根就沒讓小妖女摘下面紗。

此時,卻是看得清清楚楚。

小妖女的五官不像陳靈兒宋楠楠他們那樣精緻,但組合在一起,也絕對是超級大美女一個了。

這妞的臉頰上有兩個小酒窩,一雙桃花眼更是媚眼天成,波光粼粼,彷彿能勾人似的。

但,此時白小鳳卻一點欣賞小妖女顏值的心思都沒有。

因爲,他發現小妖女的神情木然,就跟那種丟了魂的一樣。

甚至,剛纔他一把把她拽回來,她連臉上也半點反應都沒有。

這時,被拽回來的小妖女晃動了一下,掙脫開白小鳳的手,然後,腰背挺直,神情木然,再次擡腿朝着天台外的空中邁去。

彷彿白小鳳壓根就不存在似的!

“娘希匹的,原來是中術被控制了!”

白小鳳登時反應過來,冷冷一語:“死邪修,真特娘沒種,連本大爺的奴僕都敢陰!”

說着,他一個箭步衝到小妖女身旁,右手掐出一個金剛印,猛然拍向小妖女的眉心:“醒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