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輪也側臉看著唐春,唐春明白了。敢情是兩老傢伙在考究自己。

如果連此鼎的火都點燃不了那就甭說能煉製出含有仙力的八寶丹了。

看來,這年月誰也不可能是傻子。


唐春也沒說話,輕輕的伸手摸在此鼎上。一點仙力摧入,此鼎居然嗡地一聲好像遇上知已似的鳴叫了一聲。黑輪跟周會長一愣,雙眼灼灼的盯著唐春。

「果然是好鼎,不過,這下子可是遇上麻煩了。」唐春搖了搖頭。

「麻煩,有什麼麻煩?」黑輪貌似客氣了一些。估計是唐春能讓此鼎產生共鳴的結果。

「要用此鼎煉丹就要得到此鼎認可。」唐春說道。

「你的意思是要融煉此鼎?」周會長問道。

「沒錯。」唐春點頭道。

「半仙器,只有身體中含有仙力者才能融煉此鼎。」黑輪的話話裡有話。

「哈哈哈,你如果能融煉此鼎的話此鼎就是你的了。」周會長根本就不信唐春能拿下此鼎。

「此話可當真?」唐春一臉正色。

「當然。」周會長笑道。(未完待續。。) 「我可以作個證人,到時有責任追究下來老夫作證。」黑輪笑道。

「本人當然不是半仙境強者,不過,本人傳承于丹道世家。

家裡倒是有一套高階的融煉法門。只不過此法門只有我們家族的直系血脈族人才有資格融合。

不然,就是給了別人也沒用。因為,你沒有血脈傳承。」唐春故意先把兩位想得到功法的心思斷了。

「那我周益功還真得見識一下什麼高階融煉法門能融煉半仙器。」周益功還是不信,就是黑輪也有些不信,但是,此老雙眼中卻是充滿了期待。

天域融煉術配合唐春身體中強大的仙力開始布置融煉此鼎,現在有著朝武大帝神廟一天二個月的時間比例,唐春更有了大把的時間融煉。

在黑輪兩人眼中,唐春並不能發出仙力。

只是在借用聚仙陣的仙力罷了。當然,就是如此也是相當的令人震駭的。

此鼎上有著多種的初級仙陣在保護著,不過,唐春已經有了破解仙陣的一些經驗。

再加上天域融煉術的奇妙之處。外邊二天時間過後,此鼎居然跳躍了一下。整個鼎身發出奪目的烏黑之光來。

最後,仙氣陣陣。此鼎鳴叫了一聲。在黑輪兩人瞠目結舌之下縮小到巴掌大小飛到了唐春手中。

「哈哈哈,有此鼎在手,何愁八寶丹不成?」唐春大笑了一聲。

「好好好,唐大師奇人也。」黑輪笑道。不過,周益功卻是肉痛的抽了抽牙。後悔啊,現在也太晚了。

九皇鼎的確不虧為仙家之物,而且還是專用的煉丹用的半仙爐子。

唐春直接用南明離火陣摧發出南明仙火彈入了爐中,爐子閃了閃。

不久,爐子開始透紅了起來。僅僅半個時辰過後,整個巨大的爐子居然紅得似火一般。

唐春明白了,此爐子居然有多重疊加擴大火力的作用。

如此一來一點火摧入就能擴展好幾倍,這對於一位丹師來講就省事得多了。

「周會長,能否麻煩你給煽一下扇子?」唐春笑道。因為準備融葯了。而此刻關注點全力在藥材上邊。相信周會長作為11品丹皇在控火方面應該能力不差。

「行。」周益功想都沒想直接點頭了。他從唐春手中接過扇子按照唐春交待的力勁摧動著。

此扇子可是凰青青這位地凰強者的尾巴上拔出來的幾根羽毛製成的,自然品階不低。

火香草投入了進去,仙力摧動下融化得非常的順利。

「唐大師,這爐中真是仙氣飄飄啊。想不到你布的聚仙陣居然能聚焦如此多的仙力。周某佩服。」周益功感受著那股子旺盛的仙家之氣。不得由感嘆道。

「呵呵呵。祖宗傳承之術厲害。小子只是享受了祖宗之福氣罷了。」唐春笑道。

三天後藥材融煉完畢。對於唐春眼力的精準。

火候把握的到位,周益功也是不得不點頭這小子有一把刷子了。

此刻周益功倒是正視起唐春來了。其實,周益功不曉得的是看上去融煉藥材僅用了三天。

實則上唐老大已經用了六個月了。這就是大帝神廟超常的時間比例。

合葯過程卻是出現了麻煩,整個仙爐好像給點燃了似的那火一下子猛竄到了幾十丈的高空之中。看上去就像是此爐馬上就要爆開了似的。

就連周益功跟黑輪兩人也一臉凝重的盯著火爐。兩個老傢伙身上加持了多重的防護罩子防止被炸傷了。

此丹太詭異了,到這種地步唐春居然無法全面的控制住南明離火了。

「窮霸,過來,趴下。」唐春叫道,窮霸趕緊過來,唐春一竄坐在了他身上。

「借你的仙魂一用,此火太旺,我控制不住了。」唐春傳音道。

窮霸點了點頭,仙魂融入了輪迴旋渦之中,頓時,唐春感覺自己的境界在無限的攀升,那種仙人境界的體味非常的奇妙。

似乎天跟地都變小了,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似的。這難道就是強者的力量。


唐春一張口,天一真水形成一條可怕的浪潮出來。

「此人居然得到了天一真水傳承,好運道。」黑輪說道。

「嗯,你看,天一真水居然形成了一條小河。剛才爐子火太旺,估計是想用天一真水消除一些火勢。水能克火,倒是一好算計。」周益功說道。

火勢熊熊,浪潮滾滾。火跟水居然以爐子為中心展開了角逐。

猶如兩大高手在進行生死搏鬥似的,看得黑輪憂心不已,就怕把丹藥給煉壞了。

而唐春此刻居然正處於一種回憶當中,好像回到了童年。

前世在華夏國的一生記憶歷歷在目。唐春即將沉淪在往生的記憶當中。

「醒來!」冥冥中一道聲音如警世之鐘響徹在了唐春靈魂深處。


這傢伙猛醒悟,頓時是大汗淋淋。

尼瑪,太厲害了。這八寶驚鴻丹居然是一種恢復記憶類的寶丹。剛才差點中了『憶魔』的圈套。

「謝謝窮霸。」唐春說道。

「主子,你剛才應該是入魔了。那魔居然能讓我想到小時候的日子,好舒服。不過,幸好,以前大帝點在我心底的咒語給起封了,不然,就連我也將進入沉淪之中。」窮霸說道。

唐春伸開了大手,來世一掌一把抓向了爐子。

你要讓我沉淪於往事,老子就把來世的東西搞出來對抗。

「怪事了,這一掌好像很奇妙?」黑輪半眯上了雙眼。

「嗯,難道前輩看到了什麼不成?」周益功一愣。

「嗯。我居然看到她醒轉了。而且,還認出我來了。」黑輪說道。

「莫非是她真醒了不成?要不趕緊傳訊問問?」周益功說道。

「我問問。」黑輪點了點頭,神通施展出來,一指點向了空間。

空間呯地一聲微細裂開,一道意念傳了出去。不久,一道意念回了過來,黑輪有些沮喪,搖了搖頭。


「看來是幻覺了。」周益功說道。

而那邊突然叮噹一聲脆響,一顆拳頭大黑色丹藥冒騰騰地居然出爐了。

「幸不辱命,你們收下。」唐春說了一句。整個人癱倒在了爐子旁邊。

雖說僅煉製出了一顆。但唐春抽幹了全身精力。畢竟,這種是含有仙力的丹藥要求太高了。

「黃階下品。」周益功說道,審視著手中的丹藥,爾後小心而恭敬的遞給了黑輪。

「我先走一步了。把這個交給他。你跟他說一聲。這份情我黑輪記下了。」因為。唐春已經閉目恢復功境了。

空間一晃失去了黑輪的身影。

唐春足足在大帝神廟中用了二個月時間才恢復了全身鼎盛精力。

唐春發現,雖說功境還處於涅槃大境中的『圓寂境』。

但是,道神訣卻是突然到了第一重顛峰。差一點就能進入第二重了。

而精神力修為居然到了道境顛峰,也就是『天階境』。道境分三個層次,人階境、地階境、天階境。

「嗎滴,痛死老子啦。」窮霸也醒了,叫痛了一聲,他看了唐春一眼,有些鬱悶,道,「我的精神力受損了,原來是給你吞噬掉了一部分緣故。你這輪迴旋渦真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恐怖存在,居然連我的仙魂都能吞噬。」

「嘿嘿嘿,只不過磨掉了你一點魂力罷了。又不是整個吞掉。」唐春乾笑了一聲。

「噎不死你。」窮霸沒好氣的哼道。

「別急嘛,你應該還有著地仙境的精神力是不是?到時,我整顆高階的破境丹讓你仙力也恢復。那個時候在這種地方還不是由得著你稱王稱霸了。」唐春安慰道。

「想讓我恢復功境,除非是仙丹。不然,難了。」窮霸搖了搖頭。

「唐大師,這是黑輪前輩走前托我送給你的。他還交待說是欠你一個大人情。還有這二塊中品仙石以及一百枚下品仙石。你收好。」這時,傳來了周益功的笑聲。

唐春接過後看了看,發現黑輪給了自己一塊黑色牌子。上面居然描畫著一個像齒輪樣的東西。

「這個是黑前輩的標誌吧?」唐春問道。


「呵呵,唐大師,好好收好。今後到雷魚島域絕對有用。這標誌年輕一輩人沒幾個曉得,但是,高手們應該清楚。」周益功笑道。

「對了周會長,黑輪前輩要煉製此寶丹估計也是用來恢復記憶是不是?」唐春問道。

「唉,沒錯。有人失憶了。這事煎熬著前輩多少年了。」周益功嘆了口氣。

看了看唐春,又拋給他一本丹證,道,「10品半丹證,我兌現了承諾。」

「呵呵,多謝。沒能煉製出黃階中品丹藥,失禮了。」唐春笑道。

「本來按你這次煉製出的丹藥來講應該給發放11品丹皇證書的。只不過這裡不是雷魚島域。」周益功說道。

「小子滿足了,對了前輩,在四大島域之中最高丹師品級是多少?」唐春笑道。

「11品半,他是個神秘人物。就是我這輩子都沒見過他。這種級別的就一位,11品的丹皇倒是有幾位。不過,基本上都在雷魚島域。而浮世跟空天都有一到二位。」周益功說道,「對了,南宮冒好像對你有些不感冒。你們難道以前有過結不成?」

「一言難盡,不過,我這次過來是有事到鐵峰山鐵家。」唐春說道。

「鐵家也是一傳奇家族。」周益功說道。

「鐵家能跟空天之城的大勢力相比擬嗎?」唐春問道。(未完待續。。) 1更到!

「論規模鐵家沒有那麼多人馬,但是,論頂尖強者他們也有。大勢力都是頂尖強者撐著的,沒有哪家大勢力敢隨便出手滅了另一方勢力的。

朝武島域最頂尖的就是二星宗派,而空天島域卻是有著二星半宗派。

像空城的南宮家就屬於二星半宗派,因為,他們有道境強者。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