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男子點了點頭,道:「我們都是龍的傳人,所以,龍魂是存在於我們的血脈中的,也就是我們的身體中。」

方陽點了點頭,他並沒有插嘴,只是靜靜看著黑衣男子,聽他繼續說下去。

「召喚龍魂,便只是一個意念,只需要意念溝通體內的龍魂,便是可以將其召喚出來,加持本身。」

黑衣男子的解釋很是清晰,方陽一下子便是聽明白了。

召喚龍魂,就像是本能那樣,這是不用學習的,自然也沒有什麼咒語,或者動作。

突然,黑衣男子站起身來,看著方陽,嘴角扯出一抹笑,道:「不能久待下去,我要離開了。祝你早日突破為三級武者,覺醒龍魂。」

聽到這句話,方陽嘴角抽搐了好幾下。

祝我早日突破為三級武者,可是,我已經是三級武者。要覺醒龍魂,這個,我怕是沒有希望了。

黑衣男子離開了,然而,方陽臉上說不出是什麼表情。

「龍魂是存在於我們的血脈中的!」

始一聽到這一句話,方陽臉色便是變了。

他現在的血脈可是被改變了,成了賽亞人血脈,自然是不存在什麼龍魂。

方陽不知道,現在是該喜,還是該憂。

賽亞人血脈,如今只是長出了一條尾巴,後續發展還不清楚,無法確定下來。

而龍魂,這可是實實在在的加成,就這麼沒了,方陽還真感到心疼。

不過,既然都沒有了,方陽倒也想得開,沒再去糾結龍魂的問題。因為他知道,糾結於這些不會讓自己有所進步的。

再一次,他搬起了那塊重力石,再一次,他壓向了自己的尾巴。

或許,在很久之後,方陽會適應這個狀態,並找回自己的力量。也或許,他要等待黑衣男子的再一次救命!

……

時間過得很快,五天時間便是這樣過去了。

在外邊,天略微有些灰暗,冷風吹襲著。

現在,已是快到秋季,綠葉變得有些枯黃。

兩道人影在急速飛掠著,很多人,幾乎只是感覺到一陣風吹過。

這二人,一人身穿黑色長袍,一人身穿藍色長袍,面貌都較為蒼老。


這二人,正是黑耀,以及那阻止染血崖壁異變的藍袍老者,也便是天風學院副院長。

這兩個天風學院重量級人物,此刻臉色卻是異常難看。

很快,他們便是來到了天風學院大門處,他們絲毫沒有停頓,直接便是進入學院之中。

他們的速度太快,那守門的護衛,怕是只感覺到一陣風吹過吧。

天風學院的一處別院的大廳中。

藍袍老者和黑耀出現在大廳中,二人都沒有說話,臉色很難看,特別是黑耀,他的臉已經黑得可以跟他的衣服相比了。

大廳中,氣氛很是凝重。

「唉…」

藍袍老者長嘆一聲,道:「那裡就要再一次開啟了,黑耀,你有什麼打算呢?」

「那些個混蛋,快把我氣瘋了。」黑耀沒有回答藍袍老者的話,反倒是滿臉怒氣的道。

「黑耀,你的脾氣還是太大了,到了現在這一個境界,你應該要將這一切都看淡一些。」藍袍老者語重心長的道。

「或許,我就是這個性格,這件事,我實在是忍不住。大不了,我上去跟他們拼了。」黑耀怒道。

藍袍老者苦笑著搖頭,「白恩都看破了,難道你還沒看破嗎?」

「白恩。」黑耀的臉色有些暗淡,但是,他的聲音卻洪亮了起來,「楓藍,白恩真的看破了嗎,這個,你應該清楚的。」

楓藍嘴唇動了動,但說不出話來。

「你應該知道,白恩為什麼想要到外院去,你不會以為,他只是簡單的放不下吧。白恩他跟我是一樣的,他不會那麼快服輸的。」黑耀的語氣很是肯定。

楓藍的臉色幾度變幻,最後,他嘆聲道:「那你呢,這一次準備怎麼做,他們可都是等著,將有天賦的年輕一輩盡數斬殺掉。讓我們天辰帝國衰弱下去。」

「不經歷風雨,怎麼進步!若是將所有人都當做溫室里的花朵來培養,到了最後,也只會培養出一堆花瓶!」

不得不說,黑耀的話語雖然犀利,但不乏有著些許道理。

不經歷風雨,怎麼見彩虹!

楓藍搖了搖頭,道:「黑耀,你說的這些,我都能夠理解。只是,死傷太大了,那些傢伙可都藏著掖著,派出的,都是些普通的學員。」

「你怕這些嗎?」黑耀忽然問道。

楓藍搖了搖頭,「不怕。」

小哥兒异世慢生活 ,二人對視一眼,卻都是笑了起來。

「不過,這一次我要改變一下。」黑耀道。

楓藍挑了挑眉,道:「願聞其詳。」

「這一件事,我要在學院中完全公開來,讓所有學員都知道。」黑耀激動的道。

對此,楓藍卻是皺起了眉頭,「你知道這會引起多大的影響嗎。」

黑耀淡定點頭,道:「我知道。就是知道會如此,我才要公布出來的,讓他們知道,其實他們的生活並不是那麼的美好,他們是有著威脅的。」

「有了威脅,他們會更加的努力,或許,能夠達到你的期望。」楓藍接著黑耀的話說下去。

「這件事,要讓他們自己選擇,要進入那裡,或是不進入。那裡的好處,壞處,我們都要詳細說明。」黑耀道。


「哦?」楓藍有了些興趣,「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做,你這是開了一個先例。」

說著,楓藍話語一轉,「那些世家豪門應該不允許這事公布出來吧。」

「難道,你怕他們!」黑耀略有些挑釁地看著楓藍。

「這自然是不怕。」楓藍搖了搖頭。

「既然不怕,那就沒有問題了,大不了,拉上白恩,哪家不答應,我們就上哪家去喝茶。白恩他應該很樂意這麼做。」

說著這話,黑耀滿臉的傲氣。

楓藍搖頭苦笑,他差點忘了,眼前這個傢伙和白恩可以並稱黑白雙煞的。

妖蠻之地,天耀帝國,天玄帝國!

第二更準時獻上,從明天開始,一個星期三更,求收藏,求推薦! 灰暗的地下室,既無陽光照射下來,也無通風口,而方陽就在這裡待了五天時間。

在這地下室中,方陽並沒有浪費時間,他每一天都在堅持修鍊著,用那幾顆重力石。

當然,他不僅僅是鍛煉尾巴,他還在穩固著三級武者的修為。

五天時間過去,方陽三級武者的修為也完全的穩固下來。

雖然並不能召喚龍魂,但方陽自信,他不會怕任何一個三級武者。

咯吱!

這個時候,門被打開了,一道身影走了進來。

方陽有些疑惑,現在可不是吃飯時間,為什麼會有人下來這裡呢。

他定睛一看,這人竟然是馬威。馬威下來這地下室,就只有一個原因,副院長和黑耀回來了。

「對我的裁決就要來了嗎?」

方陽並不覺得害怕,反倒有些期待。

走進地下室,馬威笑看著方陽,道:「這五天還習慣吧。」

方陽點了點頭,道:「還好,在修鍊的時候,時間過得很快。」

馬威滿意的點頭,道:「這樣就好。」

說完,他話音一轉,道:「副院長和黑耀教師回來了,你的事情我已經稟報了上去。」

「嗯!」方陽的臉色很是平靜。

馬威眼中掠過一縷驚訝,他倒是沒有想到,在面對有可能是死亡的情況下,方陽竟然能夠如此的平靜。

「你難道不怕嗎?等待著你的裁決有可能是死亡,也或者有可能是逐出學院等。」

方陽聳了聳肩,道:「我擔心,我害怕,但難道結局就能改變嗎?既然無法改變,倒不如放輕鬆一點。」


「說的很好。」馬威讚賞地點頭。

「你的事情,我都已經查明了,是朱立和蘭多事先要置你於死地的,這個我也已經稟報上去了。相信,副院長和黑耀教師會有一個明確的答案。」馬威道。

「哦?」方陽有些驚訝的看著馬威,馬威此舉算是幫了很大的忙了。其實,以馬威的身份,這事情大可以不管的。

「謝謝馬威教師。」方陽感激的向著馬威鞠了一下躬。

見此,馬威臉色露出了一抹笑容,他是很看好方陽的。

「不調查不知道,你才進入內院幾天,事情竟然是接著一件又一件,還都沒有小事的。」

聞言,方陽有些疑惑。

「在外院的事情,我就不講了。你一進入內院,便是跟蘭多鬥起來,隨後又以二級武者的實力,勇闖染血崖壁,所待的時間竟然比之三級武者的蘭多還要長。」馬威道。

方陽臉上閃過一抹錯愕,他還真沒想到,馬威說的竟然是這事。

「這件事若不是染血崖壁剛好異變,拖延了一些時間,恐怕早就傳出來了。」馬威笑著道。

方陽點了點頭,染血崖壁異變的事,他是有聽人說過的,死了不少的學員。

當時,他是處於昏迷狀態,並不知曉,這異變其實是自己引發的。

馬威看著方陽,笑著道:「真是不得了,二級武者就敢闖染血崖壁,還能待那麼長的時間。按理講,這二級武者的精神是很弱的,只有在覺醒龍魂的時候,才會蛻變,才能夠抵擋染血崖壁的力量。」

方陽沒有回話,他當然不會跟馬威說。

「我的識海里有一道金光,可以幫助我鍛煉精神!」

「這可就是龍崎那小子,都不敢跟你那樣。」馬威道。


方陽挑了挑眉,他又一次聽到龍崎這個名字,第一次聽到,那是白恩所說的,而這一次,馬威也說了。 命中註定,總裁的天降嬌妻 ,究竟有著多麼強的實力,方陽很是好奇。

「這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馬威感嘆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