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素想了想,視線轉向蕭奕辰,「王爺之前說,並沒有獲得什麼有價值的線索,對嗎?」

「恩。」

蕭奕辰微微頷首。

此時的黎素單手托著下巴,平添了幾分無辜可愛的稚嫩感,再加上她方才笑過,眼裏似乎帶着盈盈水光,分外惹人心動。

蕭奕辰動了動喉結,莫名覺得嘴巴有些發乾,他下意識的端起茶杯,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

蘇宇看着他這番動作,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王爺不是總說茶是用來品的?

每次看到他牛飲,總是嫌棄他沒有品味,怎麼如今,他自己也牛飲上了?

蘇宇又轉頭看了看黎素,絲毫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倒是帶回來一個人,具體情況如何,還要到時才知。」

蕭奕辰張口吐出的消息,讓黎素當場愣住。

「什麼人?」

黎素緊緊盯着蕭奕辰,心道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磨磨唧唧的,有話不能一次性說完嗎?

剛剛喝的那口茶,差點把她嗆死。

想到這裏,黎素不悅的白了蕭奕辰一眼,哪知卻被他看了個正著。

蕭奕辰怔了怔,顯然沒想到黎素會做出這樣的動作。

他垂下眸子,掩飾住眼底的情緒,沉聲道:「那婦人可能是在黎夫人身邊伺候過的丫鬟,只是如今已是神志不清,什麼也問不出來。」

「這樣嗎……」

黎素一隻手下意識的敲著桌子,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神志不清,事瘋了還是傻了?

這種病向來最是複雜,癥狀嚴不嚴重,能不能治好,完全都是未知數。

便是在醫療技術先進的後世,這種病都未必能有效的治療。

相比之下,這裏沒有先進的設備,做不了那些精密的檢查,黎素也不敢完全保證,一定能把人治好。

到底如何,也只能等見到人才有結論。

「人何時能回來?」

黎素心中隱約猜測,想必就是在今日了。

果然,蕭奕辰的回答印證了她的猜測。

「想來用不上一個時辰。」

說着,蕭奕辰便站起身,走到窗前,似乎不經意的朝外面掃了兩眼,很快又收回了視線。

見他這番動作,黎素心中跳了跳,覺得事情可能有些不簡單。

原本黎素便有些不解,談這種事情,為什麼要選在酒樓這種地方。

尤其還是京城最有名氣的醉仙樓,這裏每天人來人往,客流量極大。

在這裏也許不會被人太在意,可相應的,若是被人監視,也很難不被發現些什麼。

倒是看蕭奕辰剛才的樣子,也許他是故意選在這裏,想要做給某些人看的。

黎素雖然不了解這其中許多的內情,卻也能感受到,這看似平靜下的暗流涌動。

只是一個小小的尚書府,就好像藏着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何況是偌大的京城。

這些事情越想越覺得複雜,黎素嘆了口氣,輕輕抿了一口茶水,讓自己紛亂的思緒平靜下來。

終歸朝堂上的事情她不了解,更不想捲入其中,想太多也是沒有意義。

只是顧青嵐這一件事,便足夠她費盡心思了。

氣氛就這樣安靜下來,好在蕭奕辰的手下辦事速度不錯,幾人不過又等了小半個時辰,便等到了來人。

「人呢?」

黎素看了看獨自走進房間的男人,不由得有些疑惑。

總不會那人,路上出了什麼意外吧?

「人在馬車上,隨後就到。」

男人見黎素在場,不禁有些驚訝,只是見蕭奕辰神色如常,這才如實回答到。

「那婦人瘋的有些厲害,實在不方便帶上來。」

提起這個,男人便露出一副后怕的表情,看得出來被折磨的不輕。

「既然如此,便換個地方吧。」

蕭奕辰起身朝外瞟了一眼,此行目的已經達到,現在離開也無所謂了。

蕭奕辰在京城有座普普通通的小院子,周邊住的大多是行商,人來人往的,一行人的到來並不惹眼。

直到進了院子,那婦人才被帶了下來。

她雙手被綁在身後,頭上還套著黑色的布套,但即使是這樣,她的身子依舊不斷扭動着,嘴巴也一直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蕭奕辰給下人一個眼神,便有人上前摘掉了婦人頭上的布套。

只是那繩子卻是不敢解的,向來是怕婦人發起瘋來傷人。

嘴裏的布巾剛被取下來,那婦人便胡亂的大喊大叫着,扭著身子像要掙開束縛。

見狀,黎素從蕭奕辰身後走上前幾步,想要湊近一些觀察婦人的狀況。

誰知她剛出現在婦人面前,那婦人竟然突然安靜了一瞬。

那一刻,黎素從她的眼神中看到了許多東西。

此刻黎素已經基本可以確定,婦人根本就沒有瘋,所謂的瘋,不過是一種偽裝罷了。

那樣複雜的情緒流露,根本不是一個瘋子能夠有的目光。

剛剛她之所以看到自己,會愣住,定然是因為她眉眼間和顧青嵐的相似。

這般看來,這婦人應該的確是顧青嵐從前的丫鬟,而且,看樣子她還知道不少的事情。

否則,好端端的一個人,做什麼偏要裝瘋賣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幾分鐘內皮森看着能量棒從無到有。前文提過,這根能量棒能裝滿一個sss級的武神所需能量。外星人能量雖強,但裝備上的能量不像有機生命體上的,是不可再生的,所以同樣是巨大損耗。

不過即便如此,終歸是外星人更勝一籌,一掌把翼龍推出老遠,但她自身的兵器也斷裂了。

翼龍的能量幾乎消耗怠盡,被外星人追上來補上一拳,砰的一聲,它發出一聲哀鳴,從嘴裏迸出一顆碎片,正落入外星人手中。

「這是什麼?」外星人不認識這碎片,捏在手中細細打量。

皮森卻眼前一亮,這赫然就是他苦苦尋找的第二枚雷柯聖痕碎片。

翼龍失了一顆碎片,身上的光環少了一圈,只剩兩層白色光環,說明它還有兩顆碎片。

它頑強地站起來,再次向外星人進攻。

外星人也意識到它身上的光環就是這種碎片,大吼一聲:「交出來。」再次一拳擊來。

一人一怪又打成一團,但翼龍明顯不支,把外星人按在地上一輪、暴捶,又打了幾拳后,先後又吐出兩顆碎片,果然是兩顆白色碎片。

不過這回皮森認不出是什麼碎片,他只所以認識雷柯的碎片,是因為所有碎片中只有雷柯的是藍色的,其他的不是白色就是綠色,需要通過碎片雷達來鑒定。

外星人撿起這兩顆碎片時,翼龍已經起不來了,沒了聖痕碎片,它就是只普通的翼龍,別說外星人,就算皮森一根手指就可以摁死它。

外星人正眼都不看它,一抬手就把它炸得粉碎。

就在她要撿起碎片時,忽然沙的一聲,赤龍劍飛來釘在她手邊。

她看到皮森站在面前,「這不是你的東西。」

外星人直起身體,「它到底是什麼?」

「它叫聖痕碎片,是歷代人類中的武神不屈鬥志的象徵,也是他們的能量核心,它們是屬於人類的。」

外星人冷笑一聲,「你以為我和翼龍打完,你就可以坐收漁利。」

皮森召回赤龍劍,「念在你剛才好歹也救了我,我可以饒你一命。」

外星人大笑起來,「區區武神,我就算現在能量所剩無幾,要殺你也是易如反掌。」

「閉嘴!」一邊的黑蘿莉沖了出來,向她揮動利爪。

外星人運起能量護罩一擋,砰然巨響,外星人大吃一驚,能量罩居然一下被擊碎了。

「感覺能量不足是嗎?」皮森從地上又撿起一根能量棒,「在這呢。」

外星人面色一變,「你這該死的小偷。」

她憤然向皮森出擊,但被黑蘿莉擋住,

看着黑蘿莉和外星人打得上下翻飛,皮森並不擔心,他能感覺到外星人的能量已經下降了至少九成,就算仍比黑蘿莉強,但也強不了多少,何況外星人初學戰技,肯定不如久經訓練的黑蘿莉。

黑蘿莉很久沒打過架了,戰了一會那嗜血的本性又浮現,雙眼變得血紅,巨大的利爪大開大合,越打越性起,發出格格的怪笑聲,「嘿嘿,和死神一起淪陷吧。」

砰然巨

(本章未完,請翻頁)

響,外星人的能量罩再次炸裂,而她發出的衝擊波被黑蘿莉靈巧躲過,一爪從後方把她戰甲劃出三道口子。

皮森料定黑蘿莉鎖定勝局,無須自己出手,也不想打擾她打個痛快的雅興,便將能量棒納入懷中,同時取出自己從卡戴珊處得來的第一枚雷柯碎片。

他仍在猶豫,誠然,此時把這兩顆碎片吞服他可以能量大漲,但他最渴望的還是得到雷柯劍劍帶火的戰技,如果是分開吞服,能量固然是有,但戰技就得不到了。

「還是再忍忍。」他把碎片收納,先解決了外星人再說。

「該死的女武神!」外星人已破口大罵,她明明比黑蘿莉能量強,但招招被她壓制,眼看不敵。

沙的一聲,黑蘿莉再一次破了她的防,這回劃在她面具上,面具裂開,露出一張臉。

黑蘿莉吃了一驚,果然如奧克蘭莉形容的,是一個奇怪無比的女人,而且隱約能看出有幾分葉橫琴的樣子。

她捂住面孔,她利爪已經划傷了她的臉,原本就醜陋的臉又多了幾道血痕,更是醜陋猙獰。

「小黑,夠了。」皮森喝止黑蘿莉,她飛落到他身邊。

「你和葉橫琴什麼關係?」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