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然過了一會兒,大略的猜想了一下自己的情況,可能是大腦的突破,讓大腦裡面的知識突然進步了很多。一些自己還在研究的科技一瞬間就進化完畢。黃然看著自己大腦裡面的知識,嘴角都笑歪了,有了這些科技,還有什麼為難的呢。

黃然慢慢的站了起來,感覺自己渾身很難后,這個時候一股臭味從身上散發出來,黃然聞了聞快速的跑進浴池裡面。

洗完以後黃然才發現自己的變化,渾身的力量大幅度提高了,好像又一次脫胎換骨一樣。如果說以前自己訓練是強化身體,那麼自己現在的身體就好像小說中那樣,終於又突破了一層。力量更加強大了……

黃然想著自己的一切,過了很長時間才明白。自己的大腦這麼長時間不突破,應該和身體強度有關係。自己的大腦看法程度到百分之二十九很長時間了,但是卻在那個階段停留了很長時間。一直到這個時候才突破。

大腦的開發程度越高,對身體強度要求就越高。如果沒有適當強度的身體,那麼大腦開發程度越高,生命就越短。黃然感覺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臉上笑了笑,現在黃然終於找到了自己的道路,以前都是摸索著前進,現在終於可以有一個目標了!

黃然走出房間,看著外面的基地,臉上也露出自豪的面孔。200龍牙,除了幾個守護基地外,現在都出去發展區了。他們那些出去的人,每一個人都會成為一個傭兵團的團長。然後挑選一些有潛力的苗子成為龍牙的人。這樣遍地開花的方式,會讓龍牙快速的發展的。而黃然現在的任務就是給龍牙建設一個安穩的家,有了大腦裡面的科技。這一切都不是問題,但是自己的計劃要變了。看樣子自己也是回湘江的時候了……

「軍師,聯繫所有人。三天以後來這裡集合……」黃然對軍師說道。軍師點了點頭,轉身走開了。黃然看了看天氣,嘴裡慢慢的說道:「湘江,我黃然回來了,韓少宇,不知道你這次還能不能把我趕出湘江……」

北京的一個軍事基地裡面,一個年紀五十多歲的少將。看著眼前的大屏幕,黃然那張俊俏的臉讓這個將軍臉上露出了危險。看著這張妖孽的臉蛋,那個少將自言自語的說:「太子,沒想到啊!你是怎樣一個人呢!短短半年的時間,你竟然發生了這麼大變化,你身上究竟藏了多少秘密呢!」那個少將自言自語的說。然後轉身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

「將軍……」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走了進來,渾身散發著彪悍的氣息。

「呵呵,龍九啊!現在交給你一個任務,你安排手下保護幾個人,一定要保護好他們,不能讓他們有一點傷害……」那個少將笑著說。

「呵呵,將軍,我馬上就安排三組的人去……」龍九笑著說。

「不,安排一組的人去……」少將慢慢的說。

「一組?將軍,什麼人讓我們這麼重要啊!一組的人沒有幾個,他們可是給那些人留的啊……」龍九有點為難的說。

「呵呵,他們是太子的家人,你說該不該安排一組的人去啊……」少將笑著說。

龍九聽到這話立刻愣住了,過了一會兒點點頭說:「好的,將軍,我這就去安排這件事,保證不會出現一絲的差錯……」龍九說完就退下了,那個將軍則轉身看著屏幕上黃然的照片,慢慢的陷入沉思之中。 「我信她。」

「那就行了。」席桂花:看來她要打電話通知小芯一聲才行。

粵城

唐小芯掛了電話后,嗤笑一聲:杜美華還真的什麼都敢想呀!

兩天後,杜美華來了粵城,態度非常堅持要在唐小芯這邊住下。

唐小芯也隨她去。

於是杜美華就跟席秋怡住在同一個房間。

席秋怡偶爾都會回家看看蔣玉梅生下來的孩子和宋大媽。

住了兩天後,杜美華終於忍不住跟唐小芯提了小檸檬和俊哥兒的事,她非要讓唐小芯把俊哥兒和小檸檬給她帶。

唐小芯訕笑:「我可不敢讓你帶我兩個孩子,我還覺得上一次俊哥兒被某人摔破了頭,還引起了發高燒,嚇得我們倆公婆半死。」

「俊哥兒摔破了頭的事,也是意外,我也不想的。」她這麼一說,杜美華也記起來了,臉上閃過幾分尷尬,很不自然地為自己解釋。

「你不想的?」唐小芯嘲諷地看了她一眼。

杜美華目光閃爍,不怎麼敢對視唐小芯的眼神:「你放心了,我已經有了經驗,我這次會把兩個孩子都照顧好的。」

「……」唐小芯嘴角仍然勾著譏諷的笑容。

「就算是我一個人照顧不好,我還有其他人跟我一起照顧兩個孩子。」

「誰?」

「我娘家的人呀!錦琛的外婆和舅媽她們呀!我娘家的人可喜歡錦琛了,自然他的孩子,他們會更喜歡的……」

唐小芯都懶得繼續聽杜美華說下去了:「俊哥兒和小檸檬是我命根子,你們誰照顧,我都不放心。」她以為自己的表達已經夠讓杜美華知難而退了,沒想到杜美華還繼續說:「是命根子又怎樣,你一個人又忙店裡的事,你還有什麼時間照顧兩個孩子呀!兩個孩子還是讓我帶回鄉下照顧吧!」

聞言,唐小芯生氣了:「你這麼喜歡照顧孩子,你怎麼不回去照顧陶紅雲的孩子呀!陶紅雲應該過不了多久就要生了吧!」

「陶紅雲生孩子,那是她的事,況且她有自己的親媽在,你呢,你媽都已經死了,那就只有我幫忙照顧這兩個孩子了。」

唐小芯瑩眸一凜,語氣冷肅:「我說了,我的孩子不用你操心,更不用你照顧,我自己會把兩個孩子照顧好,你哪來的就往哪回吧!」

「唐、小、芯!我好聲好氣跟你說,難道你聽不懂人話嗎?」

「到底是誰聽不懂人話?」唐小芯毫不客氣地反駁她。

杜美華干瞪著眼。

「說實在的,我現在還願意喊你一聲媽,那就已經是看在錦琛的面子上了,你以前根本就不會在乎我兩個孩子的情況,現在突然之間就要跟我搶孩子,杜美華你在打什麼主意,我心裡一清二楚,你還不如敞開說亮話,你到底要幹嘛?」唐小芯神情如同寒霜般薄涼,乾脆都直接喊杜美華的名字,懶得跟杜美華來虛的了。

妃卿不可:誤惹妖孽王爺 「我……我哪想幹嘛,我就是捨不得錦琛的兩個孩子,你現在是年輕,你以後也會改嫁的,到時你把我們家錦琛唯一的骨肉帶走了,我以後死了,我怎麼跟錦琛交代呀!」

「放你的狗屁!」如果不是杜美華用席錦琛當幌子,唐小芯都還沒這麼生氣,杜美華還一直挑釁她底線,心底壓制的怒火如同一個炸彈一樣,瞬息間爆炸了,「你要是對錦琛有那麼一絲絲的內疚,你就不會跟我搶孩子了,你是什麼樣的人,我會不知道嗎?錦琛會不知道嗎?你根本就不是有心要照顧俊哥兒和小檸檬,你就是想要把他們兩個攥在手心裡,然後呢,對我進行要挾,目的是什麼?不是很清楚了嗎?你一直都沒放棄那一筆撫恤金,甚至你的目的還是想我以後每個月給你寄錢。」

杜美華一觸及唐小芯銳利的目光,她開始有點虛了,底氣不足,她娘家的人也確實是這麼建議她的。

支支吾吾:「我就算是這麼想的,難道我有什麼錯了嗎?我兒子跟你在一起之後,他才死的,唐小芯你就是一個掃把星。」

『掃把星』三個字就脫口而出,同時也給杜美華當頭一棒。

對呀!

唐小芯就是一個掃把星,不然唐小芯的媽方淑珍也不會得癌症死了,而且唐小芯的親生妹妹唐可萱也是死了。

陛下黑化后超難哄 想到了這些之後,杜美華心中的底氣變得足了,她理直氣壯地指責唐小芯:「我兒子就是你害死的,你每個月要給我寄錢,這也是應該的。」

唐小芯面容冷若冰霜,冷嘲哼了一聲:「你還真會做白日夢呀!」

「我照顧你那兩個孩子,完全就是救他們,他們要是繼續跟你在一起,你只會把他們剋死了,唐小芯你不僅會克父母和妹妹,還會克夫和克孩子。」

唐小芯正要開口懟杜美華時,一旁聽到後院起爭吵聲,忍不住跑過來看來的柳小玉就在這時怒懟杜美華:「我這一輩子還沒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人,你想要找小芯拿錢,你直接說唄,何必拐彎抹角說小芯克夫克孩子這些話。」

她倒是覺得小芯是有帶旺身邊所有的人命。

「這是我跟唐小芯的事,關你什麼事呀!」杜美華氣憤瞪著她。

「好呀!不關我的事。」柳小玉調頭就跑了。

諸天大道宗 沒過了一分鐘,席秋怡跑進來了,眉梢間透著無奈和疲倦,「媽你到底要鬧什麼呀!一家人好好過日子不好嗎?」

杜美華見她都幫著唐小芯,她生氣哼了一聲,頭一扭,後腦勺對著席秋怡,不滿嘀咕:「我這麼做,我又沒錯。」

「媽你……」席秋怡嘖了一聲,一時之間她實在找不到什麼話說她媽了。

杜美華也不知道哪一根神經線搭錯了,她直接對著席秋怡怒吼:「你哥是我辛辛苦苦生下來的,現在人也死了,就剩下你二哥了,而你二哥半毛錢都沒給我,一心念著就是陶紅雲,現在有一筆撫恤金,唐小芯還不讓我拿,誰知道唐小芯是不是想等到了後面自己一個人去拿了,然後帶著兩個孩子改嫁了,那咱們家不是虧大發了嗎?」 席秋怡不由在心裡嘆了口氣,唐小芯改不改嫁,她管不著,但是她媽想要貪那一筆撫恤金的心思太過於明顯了,先不說唐小芯這一關過不了,就連她爺爺那一關也過不了,到頭來她媽註定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最後還會遭到唐小芯和她爺爺的厭惡。

但她又不知道該怎麼去說服她媽媽放棄打撫恤金的主意。

「撫恤金的事,我已經說過了!」唐小芯冷不丁地出聲:「該給你的,我會給你,是你自己嫌少罷了。」

「唐小芯你說的倒是輕鬆了,撫恤金分成那麼多份,這合理嗎?」

「合不合理,難道你心裡沒數嗎?如果你要是沒數的話,你也可以找其他人評評理去。」

「反正我不管,撫恤金我全部都要了,還有,你的兩個孩子必須要放在我這裡養著,以後你想見他們了,你就自己回鄉下見。」杜美華還非常信誓旦旦地對唐小芯說:「我是絕對不會讓你把錦琛的兩個孩子帶走的。」

「你說的好像俊哥兒和小檸檬都不是我生的一樣。」唐小芯目光冰冷地對視上杜美華的眼睛,「相對而言,你的身份對他們兩個來說,沒有我這個當媽的親,你覺得我憑什麼把他們兩個交給你帶?你說我沒空帶他們,難道我就沒能力請人照顧他們嗎?」

「你請人照顧他們,畢竟都是打工的,做事肯定不細心,還不如我呢!」

「對我來說,我自己請的人比你要可靠的多了。」唐小芯面無表情地回答她。

席秋怡連忙拉著杜美華,「媽,大嫂做事情自會有分寸的,你就別管了,好嗎?」

「席秋怡,我是你媽,你怎麼可以幫著外人呢!」杜美華生氣瞪著她,連名帶姓喊自己女兒。

「媽,我也是為了你好呀!這原本就不該是你插手的事,你非要插手,只會把大家的關係弄得很僵。」她就是不想她媽媽像她一樣,在以後會後悔今天的所作所為。現在她沒了大哥,以後她父母養老註定就是要靠他們的,她的話,估計囊中羞澀,幫不上什麼忙,而那個陶紅雲和她二哥,她覺得唐小芯還不如來得可靠。

所以,她就不想她媽媽把唐小芯得罪得太狠了,以免以後沒有修補的可能。

「你以為我想把關係鬧得這麼僵嗎?是她!」杜美華手指憤怒地指著唐小芯:「她要是按我說的去做,那就什麼事都沒了,大家都相安無事。」

「媽,可你的要求也太過於離譜了,你明知道俊哥兒和小檸檬就是大嫂的命根子,你還非要跟她搶,你這不是存心的嗎?」說到最後,席秋怡忍不住埋怨起自己的媽媽。

「好啊,兩個孩子不願意給我帶,那唐小芯得要給我保證,保證你這一輩子都不改嫁,你到死了那天,你都是我們席家的兒媳婦,只要你肯保證,我的兩個孫子,我就把他們留在這裡跟你一起生活。」

她信唐小芯忍耐得住一兩年,甚至五六年,但她不信唐小芯能忍耐得一輩子。

聞言,唐小芯心裡冷笑,她知道杜美華故意這麼說的,目的就是逼她把孩子交到杜美華手上去。

不過,她也不是這麼好對付的。

「我為什麼要給你保證這個?」唐小芯秀眉微微一挑,目光溢著薄涼,好整以暇地看著杜美華。

她哪怕是席建立要讓她保證這個,她二話不說就會發誓保證,但是,唯獨在杜美華面前,她不想給出杜美華想要聽的話。

更何況,她從頭到尾都覺得席錦琛不可能死了,她直覺告訴自己,席錦琛還活著。

她根本就沒半點想要改嫁的心思。

哪怕真的到了最後,席錦琛是真的死了,她也不可能會改嫁。

唐小芯神情不改,接著說:「我想怎麼過日子,這都是我的事,以後麻煩請你注意一點,就是我的事,我的生活都不需要你來指手畫腳。」

「你……」達不到自己想要的目的,杜美華心裡不甘,手指指著唐小芯,面容猙獰:「唐小芯你當以為我願意管你的破事呀!要不是你進了我們席家,生了兩個孩子,我才不管你呢,你現在這樣對我說話,你就是一個兩面三刀的人,你有本事在你爺爺面前這麼說呀!我看老爺子怎麼對付你!」

唐小芯:現在知道拿爺爺來壓她了!好呀!她也可以拿席建立來壓杜美華。

她調頭對席秋怡說,「你給爺爺打電話,問一問他,你媽是不是那一根線搭錯了,跑來要幫我帶孩子,我不把孩子交給她帶,她就管我要撫恤金。」

席秋怡這邊還沒應唐小芯的話呢,杜美華就急得跳腳了,怒吼:「不許去給你爺爺打電話。」要是讓席建立知道的話,非又要挨訓了。

「咱們席家一向都是爺爺做主的,你想這麼做,就得必須經過爺爺的同意。」唐小芯冷笑說道。

「唐、小、芯!」杜美華咬牙切齒地瞪著她,心裡憤怒想著:賤人,就知道用席建立這個死老頭子來壓自己一頭。

最後杜美華生氣冷哼一聲,轉身就跑了出去。

席秋怡連忙追了出去,跑到街上,看不到杜美華的身影后,她才回了店裡。

她來到唐小芯面前,很抱歉地跟唐小芯說:「我媽也不知道怎麼了,可能也是沒什麼安全感吧!想通過手裡攥一點錢來獲得安全感,嫂子你也別太介意了,總之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讓我媽把俊哥兒和小檸檬從你身邊帶走的。」

唐小芯看著她,心裡暗自嘆了口氣,「就算是你媽執意要把俊哥兒和小檸檬從我身邊帶走,她也不見得會成功。」

席秋怡想了想,「也是。」以唐小芯的性格和能力,怎麼可能會讓她媽把孩子從她身邊帶走!

「那電話還要不要給爺爺打?」席秋怡猶豫了一下,問唐小芯。

「打,為什麼不打。」她能感覺杜美華不會就這麼罷手。

「那我現在就去打。」

唐小芯點了點頭。 寬闊的訓練場上,200名龍牙的士兵靜靜的站在那裡。一個個臉色冷酷,好像一個萬年不化的冰川。黃然站在前面,臉色有點迷茫,過了一會兒黃然才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看著眼前200名士兵,眼裡充滿了驕傲……

「大家好,今天把大家召集回來,是為了我太子的私事,不想去的可以留下,我不會怪你們……」黃然嗎,慢慢的說。

「誓死追隨太子……」200人齊聲的喊著,響亮的聲音好像要把天捅一個窟窿。黃然此刻心裡有些激動,看著這群士兵。心裡滿是安慰……

「謝謝大家……」黃然深深的對著大家鞠了一個躬,然後看著大家。下面的人看著黃然臉上充滿了堅毅。 我家小屋會穿越 自己能有現在這個實力,都是太子賜給自己的,自己的命以後也是太子的。

「既然大家沒有意見,那我就交代給大家任務……」黃然慢慢的說著,聲音響徹整個訓練場。

三天後,黃然坐上卻湘江的飛機,而那200人早已經分批進入了湘江。黃然從飛機上看著下面的風景,心裡暗暗的說道:「湘江,我回來了!」

湘江山頂別墅,住著湘江最有錢的富豪還有那些巨星。這是一群高高在上的人,這片地方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山頂別墅的三號別墅,今天可是熱鬧非凡。湘江所有有實力的富豪或者明星基本上都來到了這裡。一年一度的新年年會就要在這裡舉行了,這裡今天也成了所有人的焦點。

李家、霍家、柳家、韓家……所有的大家族的主要人員都來到了這裡。柳晴和哥哥也來到這裡。柳紀辰看著自己的妹妹,自從半年前那件事情以後,沒有一個人見過柳晴笑過,整天冷冰冰的。話也越來越少,柳紀辰看著自己的妹妹,心裡一陣心疼。他現在真恨自己當初為什麼不攔下那件事情。為了自己的妹妹,柳紀辰願意去做任何事情……

「小晴,我們裡面坐吧……」柳紀辰笑著說,柳晴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一切,猶如木乃伊似地走著。

「柳少……」大家看到兩個人都笑著點點頭。表示對他們的尊重,柳少笑著點點頭,柳晴則靜靜的走到一個角落。大家看到柳晴,沒有一個人敢上來搭話的!柳晴的情況他們可是一清二楚的,沒有一個人願意自己找罪受。

賓客一個個來到,而幾個大家族的人也來到這裡。李嘉誠、柳元浩、韓奕……而那些明星更是一個個穿的光彩奪目,臉上掛著職業的笑容。今天晚上對於他們來說是一次機遇……

晚上八點,年會正式開始,優美的音樂響起,一個甜甜的聲音響了起來……

「大家好,今天很高興大家又歡聚一堂,今天大家都是春光煥發,一看就知道今年又是一個豐收年。在這裡我祝願大家天天開心……」著名的節目主持人穆青青笑著說道。

「今天是一個喜慶的日子……」穆青青看著下面的人說道,臉上也掛滿了笑容。

「呵呵,這位小姐怎麼這麼肯定今天是一個喜慶的日子呢?」這個時候穆青青的聲音被一個充滿磁性的聲音打斷,穆青青的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大家都同時愣住了,柳晴也好奇的看著門口。一個身影漸漸的出現在燈光下!白色的西服,白色的皮鞋,還帶著一個白色的帽子,帶著一個紫色的墨鏡,看上去那麼的神秘……

柳晴看著這個身影,身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是他嗎?」幾個老人也看著走進來的年輕人,好像年輕人身上充滿了磁性一樣……

腳步聲好像隨著人們的心跳,漸漸的近了。柳紀辰也好奇的看著這個年輕人。但是總感覺這個年輕人有點熟悉。

黃然慢慢的摘下了墨鏡,露出了那張妖媚眾生的臉。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帥氣的男孩。而那些自認為很帥氣的明星一個個嫉妒的看著黃然,柳晴則渾身顫抖的走了過去……

柳紀辰滿臉的驚訝,而韓少宇這個時候看到這張臉,臉色上露出了猙獰。沒想到這個傢伙還敢回來,這一次自己一定要殺了他,韓少宇僅僅的握著自己的杯子。

「我回來了……」一句淡淡的話語,讓人摸不著頭腦,而有幾個人卻明白是什麼意思!

「是你嗎?真的是你嗎?」柳晴站在那裡,滿臉的淚水。黃然輕輕的擦了擦柳晴臉上的淚水,然後溫柔的笑著說:「是我,別哭了,在哭就成大臉貓了……」

聽到這句話柳晴那張千年不化的冰山臉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自己不是在做夢,是他回來了!這一次自己就是破了性命也不會讓韓少宇碰一下黃然。

柳紀辰看著黃然,不知大半年時間他幹了什麼事業,但是他不應該回來!

「你不該回來……」柳紀辰慢慢的走到黃然的身邊,所有人都好奇的看著幾個人的對話。奇怪的是沒有一個人出生,都靜靜的看著。

「我該回來了,太久了……」黃然笑了笑,輕輕的說道,好像一個離家很久的孩子!然後輕輕的把柳晴抱在懷抱里,拍了怕她的肩膀,而柳晴則滿臉幸福的被黃然抱著,不願意鬆手。

大家都驚訝的看著柳晴,柳元浩看著自己的女兒,半年來還是第一次看到女兒笑,當初的事情柳元浩也知道,沒想到黃然竟然是這麼一個帥氣的小夥子。

韓奕看著柳晴,又看了看黃然。心裡充滿了憤怒,自己的兒子追求柳晴整個湘江都知道。為了這件事情自己的兒子沒少吃苦,但是到頭來卻被這樣一個傢伙撿了便宜。韓少宇看著黃然,此刻真想一槍斃了黃然。

黃然慢慢的鬆開柳晴,看著韓少宇。笑著說道:「韓公子,好久不見,你這段時間過的可好,兄弟我可是每天都念叨你啊!」說著慢慢的像韓少宇走去,臉上掛滿了微笑。

「呵呵,沒想到你還真敢回來啊!我挺佩服你的……」韓少宇兒狠狠的看著黃然,臉上露出了冷笑,在他心裡此刻黃然已經成為一個死人了。

「呵呵,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回來,但是卻就這樣回來了!唉,可能是太想韓公子了吧!」黃然笑著說。

「你……」韓少宇氣氛的看著黃然,但是卻不敢動手,他可是知道黃然的實力,他可不會自己去找罪受。

黃然笑了笑,然後看了韓少宇一眼,走開了!柳晴滿臉笑容的拉著黃然,慢慢的走到柳元浩的身邊,笑著說道:「父親,這是黃然……」說完臉上竟然露出了羞澀。

「伯父你好……」黃然笑著對柳元浩點點頭。柳元浩看著黃然,然後笑了笑:「呵呵,小夥子可真有精神啊!」說完還對著幾個好友笑了笑。

李嘉誠他們幾個看到黃然以後也笑了笑,他們都是老油子了,一眼就能看出黃然不是普通人,但是他們大腦里想破腦袋也沒有找到那一家的公子長得這麼帥氣……

「這位是韓伯父吧!呵呵,一看伯父就是整天*勞,以後能好好休息了……」黃然突然對著韓奕笑著說道。

韓奕並沒有聽明白黃然的話,上下打量著黃然,然後笑著說:「呵呵,小夥子還真帥氣,比我家那小子強太多了,怪不得小晴不接受少宇呢!」說完還笑了笑,大家聽到韓奕的話都笑了笑。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

黃然對大家打了一聲招呼,這個時候大家也恢復了過來,一個個又恢復了剛才的模樣。但是那些少婦們則不停地瞟著黃然,一邊還小聲的議論著。

這個時候黃然的手機突然響了,黃然拿出手機,看了看臉上布滿了微笑……

「隊長,已經準備完畢……」裡面傳出來一個聲音。

「行動……」黃然慢慢的說,然後掛了電話,柳晴不明白黃然那兩個字的意思,現在還在為黃然擔心呢。

湘江的夜晚,充滿了墮落和萎靡。在這繁華的表面裡面,不知道隱藏了多少黑暗。在一個酒吧口,來了幾輛車。從裡面下來一群黑色西服的大漢,看起來囂張無比。而周圍的人看到這些人都遠遠的躲開了。

從中間一輛賓士裡面下來一個大肚子的中年人,嘴裡叼著雪茄。大眼一看就好像一個暴發戶,看著眼前的酒吧,嘴角也露出*邪的笑容。

「碰……」那個大肚子男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自己的腦袋就被一顆子彈打掉一半。酒吧門口頓時亂成了一片……

在酒吧對面的一座樓場面,一個穿著休閑裝的男子臉上笑了笑,輕輕的說道:「三號目標清除……」然後快速的把自己那把武器拆成零件,然後裝進一個金屬箱子裡面,消失在大樓的頂部……

亂,今夜對於湘江來說,只能用一個字來說,那就是亂。湘江警局已經全部出動,但是一個有一個報警電話讓他們反應不過來。而那些湘江市民則快速的躲回自己的家裡,本來應該熱鬧非凡的酒吧,現在卻異常的安靜。

天星幫下面的手下此刻徹底亂了,死了,自己的老大死了!不管是小頭目,還是大頭目,一個個神秘的死亡,有的本狙擊槍打爆了頭,有的被卡車直接撞飛,有的則死在情人的被窩……但是卻有一個是相同的,那就是死了,而且沒有找到一個兇手……

而在半山別墅裡面的人們,卻不沒有感覺到外面的慌亂。好像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與外界沒有絲毫的接觸。黃然則面帶神秘的笑容,靜靜的喝著酒…… 兩個小時后,哌出所門口,杜美華行為有點猶豫不決,但在別人眼裡,就覺得杜美華舉止鬼鬼祟祟。

最後是在門口的同俧,主動問她:「你是來報案的,還是想幹嘛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