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痹的,有什麼一口氣說完,也藏着掖着。”我瞪了張德卿一眼,張德卿終於將事情說了出來。

這些事情的經過,包括紅伊兩次面臨生死危險,還有周青稚爲了保護紅伊脫險,犧牲自己,雙臂沒有了,現在還是生死不明情況。

轟!

我腳下的地板直接被我的怒火灼燒成碎塊,要是沒有李太白及時趕到,結果會怎麼樣我不敢想象。

周青稚被李太白離開肯定是爲了給周青稚療傷。

人有逆鱗觸之既怒!

紅伊兩次置身於生死之間,我的雙眼已經紅如鮮血,加上週青稚的事情,體內的怒火一樣不要命的噴了出來,根本不受我的控制。

原本黑美玉就成了我心中都一根刺,現在一連串的事情下來,我的怒火真的無法遏制了。

“那些王八蛋在哪裏!”

我怒吼着,不管他們是誰! 南宋風煙路 就算是人王,這件事沒完!我陸寧一要讓你們付出代價!

“被李太白用太阿劍困在了茅山廣場上空。”

張德卿話剛說完,我身形如同開啓了安健的火焰一樣飛了出去。

在茅山廣場上空,一個太阿劍劍影組成的巨大牢籠,我可以感覺到裏面還有三個人,爲首的人還沒有死!

“開!”我大喝一聲,太阿劍劍影陡然消散,一把跟尺子大小的太阿劍懸浮虛空,稍微停頓了一下,直接朝島國德川方向飛掠離開,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我面前。

砰砰砰!

三個黑袍人剛顯露出來,我怒火爆發,飛掠而上,瘋狂的對三個人拳打腳踢,發泄我心中的怒火,我要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寧一!不要衝動,他們實力很強!”張梓健,莫言劍六兄弟,韶識君等一批人匆匆趕了過來。

很強?

強你媽比啊!

管他媽強到什麼程度,管他媽是誰,老子就踩他了怎麼着?

足足打了三十多分鐘,累得我直接趴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氣,這期間,三個黑袍人一動不動,從空中掉在地上,根本不還手,任由我狂風暴雨一樣的拳打腳踢。

看我累趴了,三個黑袍人站了起來,帶着冰冷的嘲笑,黑袍上到處是我的腳印,看起來狼狽,可是根本沒有打疼他們。

我現在剩下兩條龍了,對上四境都勉強,這些最起碼都是六境達府層次的強者。

“他們被白叔叔禁錮了實力,除了抗打一點之外,沒有戰鬥力了。”紅伊趕忙跑過來將我扶起,小手擦了擦我臉上的灰塵,笑着對我說:“爸爸臉上髒咯,不帥氣咯,小媽媽不要咯。”

我搖了搖頭,知道紅伊在熄滅我的怒火,但是這不可能的事情。

我勉強的站了起來,大聲怒吼:“自斷雙臂!你來還是我來!”

噗噗!

站在最前面的黑袍人,直接一抽出一把長劍,直接兩劍斬下另外兩個黑袍人的手臂,兩個黑袍人還非常配合的舉起手臂。

麻痹的!這麼自覺?

我怒火非但沒熄滅,反而更加狂躁起來,太乾脆了,太配合了,老子還沒發泄呢!

“嘿嘿,陸寧一,你還是這麼的不理智啊!”爲首的黑袍人慢慢的收起了長劍,慢慢的拉下矇住臉的黑布。

我霍然站了起來,陳曉威,劉翔霍然從人羣中衝了出來,雙眼血紅! 熟悉的聲音,永遠無法忘記的聲音,更是我們三兄弟心裏的一根刺,無法拔除,無法消散。

謝金朋!

爲首的黑袍人就是跟血字鬼。許刈三人組的謝金朋!

他們可還真沒有消停啊,血字鬼和許刈一邊陷害我,謝金朋又不知道從哪裏弄了一堆高手來茅山踹我大本營。

讓我覺得無法置信但是,謝金朋竟然是七境沖天初期強者了!

“謝金朋!他媽的你到底從哪來找來的高手?有完沒完了?”

我沒有說話,陳曉威和劉翔率先站出來朝謝金朋大罵,我心情亂的很,這至少是我以前的兄弟啊,哪怕的靈魂不是了,肉體還是我的兄弟!

宿舍四兄弟,卻變成現在的三兄弟,不只是我難受,陳曉威和劉翔同樣難受。

“這不是陳曉威和劉翔嘛?跟我混吧,我們繼續稱兄道弟,跟陸寧一。他只把你們當狗一樣的使喚,你們還搖尾乞憐的去幫他賣命,真是可憐啊。”謝金朋陰森森的笑起來,把玩着手裏的劍,舔着嘴角的血跡,那一張我們熟悉的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

“放你媽的屁!我們是兄弟,有難同當有福同享!你就是被血字鬼污染的臭蟲。跟感染的喪屍一個德行!”劉翔抽刀就要上去弄死謝金朋,被我給攔了下來。

陳曉威臉色慘白,眼睛血紅,顫抖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們都以爲。謝金朋只是被污染了,等他清醒之後會回來的。

我知道這是不可能了,可是還是有着一絲奢望,這是兄弟啊!

“哦?是嗎?這個問題就真得值得你們深思了,那麼,陸寧一啊,我問你,紅伊跟陳曉威他們一起掉到水裏面,你救誰呢?”謝金朋似笑非笑,充滿戲虐的看着我。

我去你麻痹的!這什麼狗日的問題!

女朋友和母親變成紅伊跟陳曉威了!?

我語塞了,兩個一起選擇是不可能的。這是模糊的問題,同樣是一針見血的問題。

不管是陳曉威,劉翔或者是紅伊有危險,我都會豁出性命。不管對方是誰,我都會去拯救。

但是,如果陳曉威,劉翔,紅伊,被分在三個地方遇到危險,我該怎麼選擇?

“呵呵,這問題問的可真有水準啊?”一直心情複雜的沒有說話的陳曉威終於說話了,嘴角滿是鮮血的看着謝金朋。

“是啊,我都覺得有水準,想出這個問題的人真他媽是人才,那麼陸寧一,你的答案呢?是紅伊吧?”謝金朋奸計得逞的笑容,充分說明了對方挑撥離間的奸計。

我知道是奸計,但是沒辦法回答。

“正確!你說的沒錯,就是寧一。”陳曉威嘴角帶着笑容,還解釋了一下:“我們都將紅伊當成了自己的女兒,作爲父親,女兒遇到危險,哪怕是豁出性命也會去救女兒,怎麼樣,我們的答案是一致的吧?”

“沒錯,這個答案滿意嗎?”劉翔也是怒吼的說道。

我沉默了,很複雜,但是心裏很溫暖,我們是兄弟,也都是紅伊的父親,不管怎麼樣,都是爲紅伊着想,而不是自己。

當兄弟遇到危險的時候,我們是兄弟,當紅伊遇到危險的時候,我們都是紅伊的父親,所以,答案,是紅伊!

“哈哈,真是令人感動的答案啊。”謝金朋哈哈大笑起來,眼中滿是鄙夷。

我冷冷的看着謝金朋,他竟然能夠調動這些高手,而且我在三天前昏迷之後,鶴前輩和鹿婆婆來過。

根本不知道謝金朋怎麼將麒麟王魏強的手下控制,僞裝魏王手下,也就是他掌控的另外個區域巡查使,當時鶴前輩和鹿婆婆都沒有發覺。

幸好鹿婆婆沒有說黑美玉的事情,我不清楚黑美玉到底怎麼了,三大人王之一的唐小雷又想要幹什麼!

我不想去管,但是今天謝金朋的事情,不會那麼輕易解決!

撕啦!

我還沒反應過來,陳曉威,劉翔,直接用力的將衣服撕碎:“割袍斷義!你已經不是謝金朋!就算你是,現在開始,我們也沒有你這個兄弟!”

“哦?陸寧一,你是怎麼想的?也是一樣嗎?”謝金朋看向我,眼中充滿了鄙夷。

當初謝金朋的話彷彿繚繞在耳旁,爲什麼救了陳曉威跟劉翔,卻單獨沒有救他謝金朋!

說真的有愧疚,實力不夠不是藉口,因爲那個兄弟遇難,不管多麼強大我都要去救援,可是那一次沒有,因爲感覺他暫時不會有危險?

“對不起!”我由衷的愧疚,迎接着謝金朋鄙視和戲虐的表情,我冷冷的補上一句:“那對謝金朋,而你,不是!”

嗷!

龍吟聲陣陣,龍嘯九天!

身體泛着淡淡金光,兩條金色五爪金龍環繞身邊,隨着一聲龍吟,我身體如同炮彈一樣朝謝金朋飈射而去。

“嘖嘖,怒了嗎?哈哈,殺了你女人,還要殺你女兒,憤怒吧!翻滾吧小傻逼!”

轟!他爪尤弟。

聽着謝金朋的嘲笑,刺激,刻意激怒,我的怒火騰的一下子冒出來,腳下噴出兩條火舌,速度再次暴增。

星際全面宇宙幻想 轟隆一聲,我整個身體化作一條金色巨龍,狠狠的撞擊在謝金朋的胸口上,直接頂着他飛上數百米的高空。

升龍霸氣!

吼!

再次怒吼一聲,憑空使出升龍霸氣,再次上升兩百多米的距離,九龍之力匱乏,只能夠用裁決的招式了,正當我準備使用龍牙突襲的時候,靈氣跟不上了,身形飛速墜下,要不是怒火繚繞,將速度緩衝下來,沒準我會從數百米高空砸下來,再硬也得砸成狗。

五爪金龍少了三條,導致我的靈氣同樣少的可憐,還是差力量啊!

轟!

地面一陣煙塵飛起,落地的力道讓我渾身一震,五臟六腑一陣劇痛,到喉嚨的鮮血被我硬生生的嚥了下去。

“哈哈,我終於被廢了,還是被你陸寧一廢掉的,哈哈!”天空不斷墜落的謝金朋發瘋一樣笑起來,笑聲中充滿了快意,充滿怨毒。

我以爲謝金朋回心轉意了,謝金朋被我廢了,我力道不比之前,可他實力被封了,被我這麼打,徹底變成一個普通人了。

但是接下來的話,我直接日了狗了!

“我修煉的是巫蠱術,不破不立,對你的仇恨,更加讓我修煉快速啊,哈哈!”

謝金朋猖狂的大小,遠方忽然飛掠來兩道身影,瞬息之間將謝金朋給接住,直接離開,那兩人正是血字鬼和許刈!

“追!”張梓健大吼一聲,喬沐沐,韶識君,劉旭紛紛飛身而起。

“回來,不用追了,你們不是他們的對手。”我搖了搖頭,血字鬼跟許刈已經變得很強了,特別是許刈,這三個傢伙都已經產生了蛻變。

“麻痹的,下次讓我遇到,打不過我也咬死他!”劉旭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讓張梓健臉色一變,逃也似的跑回去洗澡,一句你麻痹的都不說了,劉旭的口水剛好吐在張梓健的腳上。

血字鬼和許刈飛速的抓着謝金朋飛快的逃跑。

“媽的,跑個毛?剛纔直接將茅山一鍋端了,老子實力突飛猛進,陸寧一那王八蛋實力都要廢掉了。”許刈表情猙獰無比的怒罵,一邊跑一邊罵。

“血字鬼是忌憚李太白,而且誰知道暗處有沒有人保護?這紅伊可不只是陸寧一等人的寶貝。”謝金朋殘忍的笑起來,嘴角鮮血一股一股的往外冒。

“快點,他快死了,實力被廢,還是仇人廢掉的,這太難得了,麻痹的讓你帶上黑金蠱王你不帶,不然現在就可以給他服用了!”

回不去,弄不死陸寧一也要讓謝金朋吞服黑金蠱王。

“我會回來的!”

謝金朋怨毒的盯着茅山方向,不顧鮮血狂流。 謝金朋需要仇恨修煉的事情得到了證實,茅山出事之前,謝金朋的親人全部死絕,殘忍殺害,而兇手就是謝金朋。

心裏扭曲到仇恨全世界的程度了。至於不破不立,被廢掉才能夠成功的事情我不知道。

茅山大陰司死亡的兄弟家屬,都在今天送去了賠償金。

說真的,這些錢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對於普通老百姓那就是天文數字了,這是一個可喜可賀的事情,剛好今天是中秋節,本身是皆大歡喜的好事,可是他們兒子死亡的消息,卻無疑是個噩耗。

我心情很複雜,不過中秋節還是要過的,中秋大過年是華夏的一句老話。

我將爸媽都給接到了茅山,其他大陰司的兄弟,都將父母接過來。如果將他們都放假回家話,茅山就成空殼子了。

韶識君就剩下她的師兄劉旭和我們幾個親人了,何沐跟張梓健就不用說了,喬沐沐我以爲她要回家的,但是她選擇留了下來。

人如月圓,團團圓圓。

整個茅山張燈結綵的,跟過年一樣熱鬧。大陰司的兄弟父母都接了過來,整個茅山就更加熱鬧了,分在不同的區域進行聚會,賞月。

茅山高峯,在茅山山頂上賞月。那是最爲合適的地點了。

今晚的月亮特別園,圓的跟一個大餅一樣的,真想吃掉,不過這是紅伊說的,對於這樣的要求,我只能說,吃月餅吧!

我去看大陰司兄弟父母的時候,有些父母已經很老了,顫巍巍的走過來,握住了我的手,跟我說。他們的兒子跟了我,放心,說我是個好老大。

我心酸,眼淚就忍不住落了下來。好老大嗎?跟着我隨時會丟掉性命啊,我是老大,但是卻沒辦法改變這些。

不過,這些兄弟的父母對我都沒有敵意,反而像是一家人一樣招呼着我,溫暖,想家一樣的溫暖。

我仰頭看着明月,嘴角彎起一抹久違的會心笑意:離家的遊子,形單影隻在外面拼搏的孩子,回家吧,中秋節了,回家團聚吧,在外面再苦再累,回了家,永遠是溫暖,開心,快樂,幸福的小窩,你們心靈的避風港。

“喔,爸爸,你在感嘆什麼呢?”紅伊出現在我身旁都不知道,紅伊拉着我的手,眨巴着眼睛看着天上的一輪明月,今天的月亮好漂亮。

美女總裁的龍血保鏢 “爸爸,抱抱。”黑金相間的熊貓胖嘟嘟的一路滾過來。

麻痹的,我真想一腳踹飛然後讓這熊貓再滾過來,老子不是你爸爸!

雖然這熊貓真的很可愛,國寶嘛,可問題是,我沒有生熊貓這個能力啊。

“爸爸,我要吃一個桌子一樣大小的月餅,這樣就跟天上的月亮一樣大了,我們一家人分着吃。”紅伊臉上泛着天真的色彩,萌萌的說道。

“好,我已經讓人去定製了。”我會心一笑,這麼大的月餅,恐怕我們一羣人吃不完吧,不過沒關係,製作月餅的廚師都從四面八方請了過來,都是現做的。

“爸爸……我也要一個桌子一樣大的月餅。”胖胖的熊貓站在身後可憐兮兮的看着我,估計是被我踹了一腳,沒敢怎麼靠近我,不然早就跟紅伊一樣抱着我了。

“你也吃月餅?”他爪團才。

稀了個奇了,別的熊貓吃竹子,它吃金子,難道月餅也能吃?要知道,紅伊只能夠吃冥幣,吃其他肚子就疼,這大胖小子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吃啊!金子做的就吃。”

臥槽!

我一腳再次將胖熊貓給踹飛大聲怒吼:“你滾!”

我了棵草啊,金子做的月餅,桌子大小,想一下,這多少金子了?

“熊貓笨笨。”紅伊朝被我踹飛的熊貓做了個鬼臉。

我抱起紅伊朝茅山廣場去,大陰司其他兄弟在其他山頭,茅山廣場就我,紅伊,我爸媽,張梓健,韶識君,何沐等人,莫言劍六兄弟也在其中,莫言劍這段日子也徹底融入了我們,生死之交的兄弟。

“爺爺,奶奶。”紅伊看到我爸媽,從我懷裏掙脫,跑過去逗我爸媽開心了。

爸媽看到紅伊可高興壞了,簡直是心肝寶貝一樣,這讓我都懷疑,我跟紅伊誰是他們親生的?啊呸,紅伊我生的。

“月餅來咯!”廚師將特質的各色月餅端了上來,都是根據各人的口味進行定製的。

“桌子一樣的大月餅呢爸爸?”紅伊看了半天,都沒有她要的大月餅,嘟着嘴看着我。

“我的金子大……”胖熊貓小金同樣張口問我,不過想起了兩次被踹的經歷,委屈的又閉上了嘴巴。

我淡淡一笑,打了個響指,一個真的有桌子大小的特質月餅被人給搬了出來。

紅伊一看,眼睛亮亮的,頓時蹦蹦跳跳的過去將大月餅給搶了過來,一口下去啃出了個大窟窿。

衆人鬨然大笑起來,我也笑了起來,紅伊也笑了起來,這是特別給紅伊製作的月餅,這還有喬沐沐的功勞,這可是用玄冥幣制作的大月餅啊,無論是玄冥幣還是月餅,都滿足了紅伊的要求,也能讓紅伊吃得開心,不會出現中毒的情況。

不過爲了這大月餅,耗費了好多的玄冥幣,這不是黃冥幣啊,不過爲了紅伊,都是值得的,再說了,這玩意我們也不吃不是?

“遠遠的月亮,圓圓的餅,圓圓的月餅紅伊吃,咯咯,漂亮的月亮大月餅。”紅伊蹦蹦跳跳的,活潑可愛,吃了幾口月餅之後,捧着月餅一邊唱歌,衆人臉上均是洋溢着幸福笑意,清涼的夜風拂過都感覺是溫暖的。

“老大,這太重了,幫幫忙啊。”幾個大陰司的兄弟抱着一個金燦燦的大月餅出來,委屈不已的熊貓忽然眼前一亮。

它痛苦啊,主人離開了,除了紅伊陪它玩之外,都沒人管它,它可是可愛的熊貓哇!

現在好了,金子不給吃了,主人又不在,它又不敢走,大家都吃月餅,它卻站在角落委屈。

只是,當這個金燦燦的大月餅一出現,臉上的委屈一掃而光,狂喜不已,一個縱身飛躍幾十米,一下子將金燦燦的大月餅給搶走,還將那幾個大陰司的兄弟給撞趴下。

“臥槽!這混蛋見金眼開啊!”幾個大陰司的兄弟笑罵一聲就離開了。

紅伊卻是抿着嘴偷笑:“就知道爸爸不會管小金的,不過小金飯量太大了,要養不起咯。”

我苦笑啊,我真的要養不起了啊。

“不會的,這大月餅夠我吃一天了。”大熊貓一邊吃一邊含糊不清的說。

我日了仙人掌啊!

這個大月餅纔夠遲一天!

尼瑪這上百斤黃金不止了,大爺的,感情這傢伙兩天吃了一百來斤黃金吃下去它還是餓着肚子的狀態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