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沉希又要抽煙,喬如安奪過煙:「別抽了!」

鳳沉希也不抽了,頭枕著手臂,看著她。

兩個人沉默了好一會兒,喬如安才開口:「我…我想說,我們之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我還沒有做好準備。」

鳳沉希的臉也陰沉了下來。

喬如安沒繼續說下去。

鳳沉希翻身下床,開始一件件的穿衣服,穿好之後,便拿著衣服出了門。

他走後,喬如安才開始穿衣服,邊穿邊罵鳳沉希是個禽獸,他是狐狸還是狗?她渾身上下都是他弄出來的印子。

想到昨天的戰況,喬如安又覺得臉紅。

完了,她要怎麼面對那個人。

就在喬如安糾結的時候,鳳沉希打開門站在門口,他靠著門,雙手抱臂,懶洋洋的看著她,嘴角還掛著一抹似有若無都笑。

他對自己的作品還是很滿意的。

喬如安不知道怎麼面對他了。

「想說什麼,乾脆一點。」鳳沉希說。

喬如安長舒了口氣道:「你為什麼要幫我?」

「很重要嗎?」鳳沉希問。

喬如安點頭:「對我來說很重要。」

鳳沉希沉默了一會兒道:「我給你講個故事。」

喬如安抬頭看著她點點頭。

鳳沉希開口:「幾千年前…」

喬如安聽完了他的故事,說不出什麼感覺,有震驚,更多的心疼。

「所以你為了她籌劃了千年只為了得到她,後來又為她白了頭?「

鳳沉希點頭:「是。」

喬如安咽了咽口水又問:「你說我就是喬筱曉?」

「是!」

喬如安倒是沒有那麼太強烈的感覺,畢竟喬筱曉就算是她的前世,在她聽來,也像是在聽別人的故事。

她思索了一下,還忍不住笑了。

鳳沉希皺眉,他覺得他一點都不了解這個女人了,她是瘋了嗎?還笑?

「笑什麼?」

喬如安道:「你不覺得如果把你的故事寫成書,你就是萬年男二,而喬筱曉就是一個炮灰女配嗎?」

鳳沉希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半晌,他頗為無奈道:「我以為你會糾結前世我不喜歡你的事!」

「我有什麼好糾結的,你都說了是前世,我和你不一樣,你能活很久,可我的人生就短短几十年,這輩子的事還不夠我愁的,我還愁上輩子。」

喬如安說的理所當然,對於她來說,什麼狐仙,神宮,組織,對她來說太遙遠了,畢竟不久前,她還在為喬連戰一家人愁眉不展,還因為林尚志那個渣男和肖雅搞在一起傷心。

她就是個普通人,就想過簡單的日子。

鳳沉希聽她說話,忽然也明朗起來:「你說的或許沒錯。」

可是有些東西哪裡是能放的下的,他對雲淺落的愛,對她的執念,那種愛而不得感情,隨著時間的推移日益放大,心魔佔據了他的一生。

幾千年前,他遇到了雲淺落,他愛她,他覺得她就是他一個人的。

後來,他恨她,他想讓她痛苦,想讓李肅付出代價。

再後來,他進了組織,報復凌安和商璟煜…

直到凌安在西山自裁…

鳳沉希忽然覺得他所寄託的,他想報復的,他想得到的,都沒有了。

無論是凌安或者雲淺落,誰都沒有真正的愛過他。

到頭來,他一無所有,被所有人唾棄…

鳳沉希內心的大廈轟然倒塌,他失去了一切活著的意義。

那一年,他到了喬家,想看看喬筱曉也就是喬如安過的怎麼樣,就算他不喜歡她,可是這個女人曾經也給過他那麼一點溫暖,而且,她到死都愛著他。

喬如安那時候才五歲,粉雕玉琢十分可愛。

看到他,她沒有害怕,拿著自己的小雨傘遞給他。

「哥哥,這個給你,媽媽說淋雨會生病的!」

喬如安這麼說。

鳳沉希接過傘,蹲下身子看著她。

喬如安睜著大大的眼睛,歪著頭好奇的問:「哥哥,你的頭髮為什麼是白色啊?「

鳳沉希笑了下,摸了摸她的臉。

「哥哥什麼都沒有了!」鳳沉希說。

那一年,他白了頭,更失去了一直追求的東西,他一無所有了…

鳳沉希的眼睛里有水,不知道是淚還是雨水。

喬如安伸出白胖的小手,摸了摸他的臉:「哥哥,你這麼好看,等我長大了嫁給你!」

昨天去幼兒園的時候去,同桌的白小智這樣跟她說,她記住了。

鳳沉希忽然笑了:「好啊,等你長大了,哥哥來娶你好不好。」

「好!」喬如安也笑了。



鳳沉希收回思緒,看了看面前的喬如安,時間對他來說只是彈指一瞬,他還記得她幼時的模樣,如今她已經長這麼大了。

「既然這樣,我們都是成年人,睡一覺沒什麼的,就當是我們兩個太寂寞了,彼此的慰籍好了!」喬如安說。

「好!」鳳沉希答應。

喬如安看著他,忽然有點難受,她也說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似乎以前她見過他這樣,一個人坐在一邊,雙眼黯淡,悲傷的讓人心疼…

「我…」

喬如安還想說什麼,鳳沉希卻開了門:「我們出去看看,我覺得這個鎮子都結界似乎弱了。

喬如安一怔,隨即欣喜。

「那就是說我們很快可以出去了嗎?」

「大約是吧!」鳳沉希看了她一眼。

喬如安沒有注意到他眼底別樣的情緒。 第890章他不夠了解喬如安

鳳沉希的看法沒錯,小鎮的霧氣,漸漸退開。

整整三天,霧氣才退了個乾淨。

喬如安滿心的歡喜,鳳沉希還有點意味不明。

「我們是不是很快就能出去了?」喬如安問。

鳳沉希點頭:「是!」

說完他又問:「你很想出去?」

喬如安道:「當然了,你不想出去嗎?我想吃火鍋,烤全羊,炸雞腿,還有鹵牛肉…」

喬如安十分興奮。

鳳沉希卻忽然問:「那出去后我們算什麼關係?」

喬如安一愣。

這一年,他們同吃同住,這幾天兩個人更是實質性的發展了,而且關係十分的和諧,鳳沉希長得帥,又有耐力,喬如安對他很滿意。

她還從沒想過出去怎麼面對他,或者說怎麼面對他們之間的關係。

喬如安不說話,鳳沉希卻走上前道:「我們可以試著發展一下,畢竟,雖然我們沒有什麼感情,可是我們在床上還是很…融洽的。」

喬如安聽他越說越不正經,她有點不自在,不過還是點點頭:「好…」

說完自己都臉紅了。

鳳沉希從身後抱著她,輕輕的吻著她的耳垂,喬如安臉瞬間紅了。

「你幹什麼?」

「我們可以在這裡試試!」鳳沉希說。」你瘋了!」喬如安想掙脫,可是他力氣很大,而她漸漸的沒了力氣。

雲霧退開后,喬如安累的不想動。

鳳沉希把衣服遞給她:「穿衣服走了。」

喬如安瞪了他一眼,穿好衣服,整理了頭髮,沒好氣的看著鳳沉希。

「怎麼了?」鳳沉希笑著問。

「你是故意的,故意做給他看是不是?」她問。

「我只是讓男鬼死心,你想想,一個詛咒了全小鎮的怪物,誰知道他是什麼,我是讓他死心。」鳳沉希理所當然的說。

喬如安給氣笑了:「他詛咒了一個小鎮的人,那你呢?你害死過多少人,你那個組織是什麼好地方嗎?」

「你別穿上褲子不認人,提我過去的事做什麼!」

喬如安冷笑,她不排斥和鳳沉希做什麼,可是她很介意是不是黎昭言真的能看見。

「我只說一遍,我和黎昭言沒有關係,而且他不喜歡我,你做這些毫無意義。」

喬如安覺得他很幼稚。

鳳沉希無所謂:「有沒有意義是我的事!」

喬如安一句話都不想跟他說了。

等雲霧退開后,鳳沉希帶著喬如安離開鎮子。

就在他們出來后,身後的一切居然憑空消失了,無論是蒼山,還是鎮子上的一切就那麼憑空不見了。

喬如安看著身後一馬平川的土地,像是做了個夢似的。

兩個人打車,很快回到了市裡。

喬如安之前的房子因為房租拖欠被房東收回了,而旁邊鳳沉希的,他租了一年,還沒有收回去,所以,現在的喬如安只能去鳳沉希家裡住,可是進了門,看著滿室的灰塵,以及一張單人床,喬如安有點發懵。

「你怎麼一點生活用品都沒買?」

她問完,然後後知後覺的道:「你從來都沒打算住在這,你是為了我!」

鳳沉希點頭。

然後嫌棄的看了看屋子:「我們換個地方住,這地方住不了人。」

喬如安不太願意。

鳳沉希道:「你確定黎昭言不會回來?」

喬如安後背一涼。

「而且,這個小區的安全很有問題,你看看這個門,一腳都能踹開,你一個人住不害怕?」

喬如安「…」

她看了鳳沉希一眼:「你贏了,我跟你走,你別把我賣了!」

鳳沉希開門。

打了車,兩個人到了之前鳳沉希的別墅。

喬如安覺得他有怪癖,不然誰沒事推開窗戶看到懸崖峭壁都會害怕的。

她又住回原來的房間,好在之前的東西還在,她簡單的收拾了下,就被鳳沉希壓在床上吃干抹凈了。

喬如安拖著疲憊的身子起床:「你成功了,我一點都不想動,你去煮飯,我要吃醬肘子,紅燒肉,紅燒魚…」

妖怪的體力果然不同於常人,喬如安覺得她不好好補補,就要被榨乾了。

鳳沉希也沒出去,他打了個電話,四十多分鐘后,樓下的門鈴響了,鳳沉希開門,很快一桌子菜擺了上來。

喬如安也沒問,等吃飽喝足了,她靠在椅子上道:「你去洗碗,我好累。」

鳳沉希好笑的看著他,不過還是主動去洗碗。

然後兩個人靠在沙發上看電視。

「我要吃水果!」喬如安說。

「一起去買!」

喬如安不想動,可是想了想她已經一年多沒有逛超市了,而且她也有些東西要買。

於是起來,鳳沉希的車庫裡停了一排跑車,很是招搖。

喬如安坐在車上,問:「你怎麼這麼有錢?「

鳳沉希道:「我以前是組織的老闆,當年首都商業地段一棟樓都是我的。」

喬如安「…」

她沒來得及算拿多少錢,只聽鳳沉希又說:「早在很久之前,我在故宮旁邊就買了幾個院子,加上一些樓盤,會所,商業樓,有七八十間吧,太多了不記得了。」

喬如安「…」

鳳沉希又說:「還有一些投資的股票什麼的,應該還有好幾家公司是我的,不過都交給別人打理了,我對這些沒興趣,至於這些跑車,有的是我買的,有的是人送的,放在車庫都生鏽了,對了,你有駕照嗎?」

喬如安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有!」

她有駕照。

鳳沉希道:「車鑰匙都在我房間的抽屜里,喜歡哪輛自己開。

最美的時光(被時光掩埋的祕密) 喬如安點頭:「好…」

「我們先去買幾件衣服吧,這附近好像有一家我投資的商場,不過我要找找,具體位置記不清了。」

喬如安「…」

她咽了咽口水,過了很長時間才問:「我有個問題!」

「什麼問題?」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