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人喜歡吃魔獸,這是阿修羅道的傳統。

童言想了想,然後微微笑道:“那就來一個亂燉魔龍嚐嚐吧,然後再來一壺酒。”

跑堂的小兒聽此,立刻答應道:“好嘞,三位客官,你們就請好吧。稍等片刻,小的一會兒就給你們端上來。”說着,他轉身便奔向了後廚。

童言笑了笑,這纔將目光看向了旁處。

可沒想到,他這一看,竟意外的發現了一個有些眼熟的背影。

此人雖然穿着厚厚的麻布袍子,顯得有些狼狽不堪,但他身上所散發出的淡淡黑色氣息,卻成了這酒樓大廳之中最矚目的存在。

他是誰呢? 啟動的汽車發出轟鳴的引擎聲,位於把守路卡的軍人小隊,嚴陣以待,甚至有人都已經將槍口隱隱的對著那個方向了,不過開槍肯定是不可能的,更多的只是起著一個威懾的作用罷了。

但是很顯然,那個駕駛著汽車的西裝男子知道這些軍人是不敢對自己開槍的,所以他即使面對這麼多的槍支槍口,卻絲毫沒有退縮。說實在的,其實現在坐在汽車駕駛位的西裝男子已經有點後悔了,不管怎麼說,雖然現在的自己很惱怒,但是如果自己真的駕駛汽車沖卡了,那麼自己的性質就變了,所以西裝男雖然坐在駕駛位上,不斷地轟著油門,但是他卻也暫未做出沖卡的動作。

事情到這個份上,既然西裝男子已經開始猶豫了,那麼只要再等一會,等西裝男冷靜一點,這場沖卡鬧劇便該結束了。只是,在任何一場圍觀的熱鬧場合中,都不會缺少那種看熱鬧不顯事大的人,眼見事情已經朝著緩和的方向發展了,這時人群中便開始出現了噓聲。而更甚至,不顯事大的還有其中一個當事人!

龍飛鄙夷的看著坐在汽車駕駛位上的西裝男子,他沖著西裝男子的方向比了比口型,罵道:「垃圾!」隨即還十分不屑的沖著他豎起了一根中指,鄙夷的手勢。

現場的噓聲更大了,坐在汽車駕駛位上的男子不由陷入了一種兩難的境地,耳邊的噓聲越來越大,幾乎充斥住他的整個耳朵,而面前那個,得意洋洋的小人,更是讓他恨得咬牙切齒。他關上了汽車的門窗,將車外的喧囂隔絕開來,撞與不撞,不斷地在他的腦海中交戰起來。終於,他最後還是做出了自己的決定,那就是撞!

不過撞的目標卻要換一換,他打算不去撞設置的路卡,而是朝著面前那個可惡的小人撞去。並且就算是去撞人,也不是非要你死我活的這麼撞他,他只是想嚇一嚇他的樣子,他打算的是,自己開車加速到一半的時候,然後開始減速,這樣的話也不會有人受傷,自己也不會受到什麼懲罰,而且自己也好有個台階下台。

這似乎是一個再完美不過的一個決定了,於是這個西裝男子說干就干!他鬆開了一直緊踩著的剎車,然後一腳油門踩了下去,他所駕馭的汽車頓時就如同脫了韁的野獸沖了上去。四周爆發出了一陣陣尖叫之聲,有的人更是害怕得扭開了頭。

龍飛看著飛馳過來的汽車,不覺的開始興奮起來了,他看似隨意的站在路中央,似乎對加速衝過來的汽車連一絲躲避的想法也沒有。

汽車剛駛過一半的距離,嚴陣以待興奮起來的龍飛,他的興緻卻瞬間被澆冷了一半,因為他看見面前不斷加速的汽車,忽然速度又開始驟降了下來:「沒意思……,沒意思……。」龍飛搖頭喃喃自語道。

周圍的人看著已經亮起的紅色剎車燈,便已經猜到了後續的結局,所以大家也都對後續的發展便失去了興趣。

啊!!!

忽然一聲驚呼,重新揪起來眾人的神經,他們急忙開始扭頭尋找那個發出驚呼的人,想要弄明白到了發生了什麼,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不斷地驚呼從人群中響了起來,一兩聲的驚呼變成了一群人的驚呼,這時人們才發現,這些突然發出驚呼的源頭全部指向於剛才事件的焦點中心,那個一人一車之間的對抗。只是讓人費解的事,剛才那輛準備衝撞的車不都已經開始減速了嗎?為何人們還會發出這種驚呼的聲音。

沒錯! 獨孤伽羅不孤獨 汽車確實已經減速了,而且縱使現在依舊還在持續的減速,按照這種減速的速度計算,幾乎剛好這輛汽車行駛到龍飛面前的時候,汽車剛好能夠完全的停住,不會出現任何的意外情況。

然而,汽車雖然是在減速了,可是龍飛卻在不斷地加速跑向面前的汽車。而且他的速度奇快,幾乎就在人們轉眼之間的功夫,他就已經跑到了汽車的面前的,眼看便要人車相撞了,這也就是人們發出了驚呼的源頭。

此時坐在汽車中的西裝男同樣被龍飛的舉動給嚇得不輕,本來按照他自己的預計,自己如果按照自己的減速狀態,那麼剛好在那個男子的面前就能夠穩穩的將汽車停下來,可現在這個男子突然以這麼快的速度沖向了自己,使得自己的制動距離急劇縮短,而自己汽車的速度卻還未能及時的降下來,若這個樣子與面前的男子撞上去,那麼面前的男子肯定會受傷了的。

「瘋了,瘋了!這人tm絕對瘋了!」西裝男發現事情不對勁的時候,便直接一下子將剎車踩到了低,頓時在現場便發出了無比刺耳的急剎車聲音。西裝男被巨大的慣性帶著險些撞在了方向盤上,汽車的四個已經抱死的輪胎,更是在路面上剎出了四道焦黑的輪胎印,一股難聞的焦臭味道頓時從輪胎底下散發了出來。

西裝男已經將剎車踩到了極致,可是由於自己剛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一點,一時間他根本沒辦法將車子完全停下來,眼看著自己馬上就要撞上那麼迎面跑來的男子,西裝男也只好放棄了。他心中暗暗的後悔自己剛才愚蠢的衝動,如果自己真的將面前那個男人撞傷的話,自己肯定要付刑事責任的。一想到自己因為一時的衝動而進了監獄,真的是悔不當初。

砰!

一聲巨響從現場的中央傳了出來,人們全都張大了嘴巴看著眼前的一幕,現場變得無比安靜,大家都如同被石化了一般。而坐在汽車中西裝男,此時他一定也不好過,因為剛才強烈的撞擊,巨大的慣性直接帶著他的身體撞在了方向盤上。劇烈的疼痛從他的鼻子臉頰上傳出來,他用手摸了摸鼻頭,果然紅色的血液已經順著鼻子留了下來。但是他沒有心思在意自己身上的小傷,他急忙抬起頭來,看向車外想尋找那可能受了重傷的男子。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眼前的一幕卻將他震驚得忘記了一切。 童言盯着看了一會兒,就要起身上前“搭訕”。 可還未等他站起身來,幾個身着半身皮甲的魔人壯漢竟在此時進了酒樓。

他們一進酒樓便四下看了起來,就好像在尋找着什麼。

童言見此,立刻將頭看向窗外,儘可能的不引起那幾個魔人的注意。這幾個魔人雖然故意收起了自己的翅膀,可從他們身上所流露出的魔氣來看,他們的實力至少在六翼魔人之上。

他們突然闖入這裏,很顯然不是爲了喝酒吃飯的,最大的可能性應該是在找人,而且找的還是類似逃犯一樣的人物。

可酒樓裏的人實在太多,他們可沒有童言這樣的眼力,所以四下看了一會兒後,還是先在空桌子上坐了下來。

童言發現了這幾個魔人來者不善,一旁的筱輝當然也察覺到了這一點。

他隨即向童言小聲說道:“童兄,你看這幾個人是做什麼的?”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還用想嗎?一看就是來抓人的,不過應該不是衝着我們來的。否則咱們三個坐的位置這麼醒目,他們又豈能發現不了呢?”

筱輝想了想,然後問道:“難道這酒樓裏有逃犯?能被幾個六翼魔人盯上,看來這逃犯不是一般人啊。”

童言呵呵笑道:“當然不是一般人,咱們還是慢慢看戲吧。”

正在兩人交談的這麼一會兒工夫,跑堂的小二已經端着酒菜走了過來。

“三位客官,你們點的酒菜齊了。請慢用!”

看着擺在桌上的這一盆亂燉魔龍,還真的讓人食慾大開。不過一旁的筱輝和溫蒂,卻對此呲之以鼻,看都不願看一眼。

沒辦法,既來之則安之。童言給筱輝和自己倒了一杯酒,隨即拿起筷子夾起了盆中的一塊肉。

這所謂的魔龍肉,看上去跟牛肉很像,聞起來那叫一個香。童言也是有點兒餓了,忍不住的大快朵頤起來。

筱輝無法,只能喝着小酒轉移注意。但這卻苦了溫蒂,她猶豫了一會兒,索性也開始喝起了酒。

童言可能是真餓了,這一口一口的就停不下來了,不過十分鐘的樣子,一大盆肉,全被他一個人給消滅乾淨。再喝上那麼兩口小酒兒,甭提多舒坦了。

他現在是酒足飯飽,自然也得乾點兒正事兒了。幹什麼正事兒呢?他直接站起身來,然後徑直的走向了前面一桌正在喝酒的魔人。

那魔人不過雙翼魔人的實力,穿的倒是人模狗樣,一看就知道是個家境殷實的富家子弟。

童言走到這人的旁邊,伸手在他的肩膀上一按,接着微微一笑道:“夥計,幫個忙可好?”

那魔人扭頭看了一眼,立刻用力掙脫童言的手。可童言的手就像是鉗子一般,抓着就不肯鬆開。這魔人努力了好幾下,也沒能掙脫。

童言再次笑道:“別白費力氣了,就你這點兒實力,我要殺你,比踩死一條臭蟲還容易。乖乖的聽話,否則,我只能讓你永遠離開這個世界了。”說到這裏,他立刻將一縷魔氣注入到這魔人的體內。

後者剛一察覺,頓時臉色大變。“英雄……英雄饒命,我聽話,聽話。只要你饒了我,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童言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很好,算你識相。現在,你讓你的手下去那一桌。瞧見了沒?就是那一桌。我看那幾個人不爽,替我狠狠地教訓教訓他們。不要告訴我,你的手下不在附近。你這麼一個柔弱的公子哥,怎能沒有幾個下人跟着呢?我說得對嗎?”

“對……對!我的隨從就在旁邊那一桌,我這就讓他們去。”說着,他拿起筷子便狠狠砸向旁邊那桌的幾個傻漢子。

這幾個漢子長得倒是人高馬大,可自己的主子都被童言制服了,他們竟然都毫無察覺。實在夠坑的,指望他們保護,這公子哥估計都死了一百回了。

那幾個漢子被筷子這麼一砸,當即紛紛站起身來。一看童言正坐在自己主子的身邊,他們立刻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那公子哥倒也識相,趕忙說道:“這位是我朋友,你們……你們去教訓那一桌的幾個傢伙。我看他們生氣,去給我狠狠地揍他們。”

這幾個漢子聽此一愣,但還是聽話的擼起袖子衝了過去。

酒樓的衝突,就這樣爆發了。

童言拍了拍那公子哥的肩膀,隨即起身走向了他早就注意到的熟人。

剛到那熟人的跟前,他便低聲說道:“立刻跟我走,那幾個魔人就是衝着你來的。”

這熟人一聽此言,立刻擡頭看來。他這一擡頭,遂才發現,此人不是旁人,正是獨自一人逃出主城的玄墨。

玄墨的實力還是不俗的,否則的話,所有的使者都被俘,又豈能只有他一人逃了出來呢?

但他逃出主城後,並沒有直接返回人間。因爲他覺得自己這樣一走了之,有失道義,他想搭救白虎小妹兒等人,所以才先逃到北星城,之後再想辦法營救衆人。

可說來也巧,正好童言也來到了這裏,所以二人就這麼機緣巧合的相遇了。

因爲童言的領口很高,所以他並沒有直接認出童言來。

“你……你是誰?”

童言微微一笑,隨即將自己的臉露了出來。

他一看是童言,先是一驚,很快便露出了欣喜之色。

“童兄,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在這兒?”

童言淡淡一笑道:“此事說來話長,你還是先跟我離開這裏。晚點兒我在跟你詳說。”

那幾個漢子倒是十分給力,衝過去二話不說就對那幾個六翼魔人拳打腳踢起來。幾個六翼魔人吃了虧,自然不願甘心捱揍,於是大吼大叫着開始反擊。

不一會兒工夫,雙方便大打出手起來,把這好端端的一個酒樓,鬧得是烏煙瘴氣。

酒樓這麼亂,當然是逃離此地的最好時機。

童言向筱輝和溫蒂使了一個眼色,一行四人就這樣趁亂走出了酒樓。

既然玄墨已經被人盯上,恐怕這北星城也不安全了。所以童言當即決定,離開城池,再作打算。

可未曾想,他們剛剛奔到城門口兒,一隊從主城趕來的兵馬正好與他們撞個正着。

不僅如此,這隊兵馬之中竟然還有一位十翼天魔,一眼便看穿了玄墨的真正身份。

八翼天魔尚且難以對付,今兒個竟又撞見了十翼天魔。

一場突圍之戰,似乎已然不可避免…… 車子被成功逼停了!!

怎麼停的,相必一定有著疑問在眾人的心中,要知道即使剛才那個西裝男已經在將車子減速了,可當龍飛衝上去主動來到汽車面前的時候,這時候的汽車至少還有著五六十碼的行駛速度。這個速度如果在一般的交通事故中,那麼被撞的人在汽車強大的慣性之下,那麼他至少也要被撞飛七八米遠。

但是!現在這個汽車就這樣截停了。真是不可思議!在現場圍觀的眾人無任何一人不張大著嘴巴,驚訝的看著面前的畫面。

往前沖的汽車停住了,但卻是被動的停下來了,因為那個讓它停下來的東西,並不是汽車自身的剎車系統,而是那個大家都以為會被撞飛,甚至撞成重傷的邋遢男子。

龍飛站在這輛豐田suv車頭前面,他的雙手抵在了汽車的車頭上,此時的車頭已經被他的雙手撐得變形,而在龍飛的腳下,堅實的柏油路竟然出現了龜裂的痕迹!

龍飛透過擋風玻璃看著車裡滿臉是血跡的男子,他露出了瘋狂的笑容,忽然他將前後支撐的雙腳,變味了雙腳橫向跨列,做著一個如同馬步的姿勢。同時,他將那一雙已經快抵進到發發動機引擎的雙手抽了出來,然後扣住了車底盤,只見他腰腹齊用力,再伴隨著他口中的一聲大喊。在眾人難以置信的眼神下,龍飛超強大爆發力,直接將這輛重達兩三噸的汽車拋向了天空,待這輛汽車在空中翻轉了一圈之後,然後又重重的摔在了停靠後面的小車頂上。

砰!

劇烈的碰撞上又再次響了起來,現場變得鴉雀無聲,大家都目瞪口呆的望著前方這一幕不可思議的場面,直到那個還在汽車中被龍飛連車帶人在空中拋了一圈的男子發出痛苦的喊叫聲,這時人們才驚醒過來。

「有鬼啊!!快跑!快跑!」

「這是超人嗎?我真的看見了超人嗎?」

「大家快讓開,先救一下人。」

「警察打人啦……」

現場的眾人幾乎亂成了一鍋粥,有的害怕逃跑開了,有的滿臉興奮地看著眼前發生的如同科幻電影中場景,有人拿出手機趕緊拍照,有人拿出電話想打電話報警,或者打120……。總之現場一下就變亂了,現場一下就至少逃掉了三分之一的人,他們害怕殃及池魚,至於留下的,他們大多懷著恐懼的眼神看著那個如同天神下凡的龍飛,一旦如發現他有什麼危險的舉動,那麼這些人也打算立即逃離。

好在的是,龍飛在掀飛了這輛沉重的suv之後,便沒有在做什麼危險的舉動了,他只是拍了拍手,看著四下凡人恐懼的眼神,十分滿意的回到了軍人小分隊中去了。

原本之前那些對這個突然空降下來的長官都十分的看輕,甚至鄙視,但是此時龍飛展現出了超越人類的力量的時候,他們感覺到了一股從心底之中升起的恐懼,每當沈飛朝著他們走進一步,他們便向後退一邊,身體本能的想要逃離。

龍飛根本沒興趣去管這些隊友的反應,在他的眼中,這些平凡的人都不過是下等人罷了。擁有著超越人類普通的力量,就應該要高人一等!

龍飛回到了自己那輛吉普車的方向,經過剛才自己露了這麼一手,這些接近暴動邊緣的人群,已經完全被自己震住了,所以他根本不擔心這些人群還能犯出什麼事,而且就算他們再次亂起來,他也絲毫沒有將這些下等人放在眼中。

「這個車門被鎖死了,快找東西撬開,把人救出來。」

另一邊,那個被連人帶車掀翻的男子,現在還困在汽車中,因為剛才的事故,男子又重新受到了新的傷害,似乎是手臂已經斷掉了。白色的suv倒扣在馬路上,四個輪子朝著天,空轉著。他被困在裡面,而且還在不斷地流著血。如果不能趕緊將這個男子從車中救出來,那麼這男子很有可能會直接流血過多而休剋死亡的。

被困車中的男子,不斷地在發出痛苦的哀嚎,然而周圍圍觀的人,雖然有心救助可身邊卻並沒有什麼趁手的工具,想要破開已經變形了的門,卻無力奈何,一時大家都變得有些急躁。

「讓開一下,我來試試!」

忽然人群中出現了一個年輕男子的身影,他撥開圍靠在翻倒的汽車周圍的人群,來到了翻倒車子的面前。

這男子身形普通,看著並不強壯,至少和剛才那個渾身肌肉幫忙撬門救人的男子不是一個級別。當眾人聽見他說來試試的時候,都是無語的眼神。似乎就是在說,小朋友,我們正在救人呢,你就別來搗亂了。

還在撬門救人的肌肉男回頭看了一眼這個在他看來身形消弱的男子,他不屑一顧將其推開,揮動著手中已經變形了的鐵棍,然後沖著後面的圍觀的人群說道:「你們誰,再去幫忙找一根硬一點的東西過來撬門。」

然而,令這個肌肉男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用力推搡的這一下,雖說自己也沒有用上所有的力量,但是也有著自己三四分的力量,如果只是一個普通人,那麼肯定會被自己推得一個趔趄的。然而這肌肉男卻發現,自己一推,竟然連面前這個普通的男子,絲毫都沒有晃動。

肌肉男不信邪了,他又加大了幾分的力量,再次連推兩下,可結果依舊如此,面前的男子還是蚊絲未動,站立如松。他不由立馬收起了自己的輕視之心。

年輕男子笑了笑,再次對著面前的這個壯漢說道:「還是讓我來試試吧。」 奔到城門口時,童言和玄墨等人已經儘可能的背過身去,不讓人發現。 但沒辦法,玄墨是四方神獸,而神獸所攜帶的氣息正好與魔氣相反。一些修爲稍低的魔人或許無法察覺,可達到天魔這種境界的魔人,只需要一眼就能辨別出來。

“那個就是在逃的玄武神獸,速速給我拿下!”

隨着那領頭天魔的一聲令下,一大隊人馬立刻蜂擁着向童言等人撲了過來。

童言一看,不由得心頭一顫,早知如此,他就不應該帶人走這城門,也不會與這剛剛抵達的精英部隊撞個正着。

事已至此,他現在說什麼都已經無用了。爲今之計,只有殺出一條血路,或許纔能有一線生機。

他直接抽出泰山刃,然後向筱輝、溫蒂說道:“筱輝、溫蒂,這位是與我共經生死的好兄弟,今天他有難,我絕不能置之不理。可現在咱們已經沒有退路,想活着離開,只能硬拼。等下我會全力對付那個天魔,你們瞧準機會就想辦法衝出去。不用管我,我一定會平安離開。到時候,我們就在距離此地不遠的山林裏碰面。”

玄墨聽此,立刻拒絕道:“不行,我怎能讓你擔此風險?那天魔我來對付,你們想辦法突圍。”

童言看向他,微微一笑道:“不用硬撐了,我知道你身上有傷。放心吧,那天魔殺不了我。我不宰了他,就算他運氣好了。事不宜遲,就這麼說定了。”話聲剛落,他不再多言,率先一步上前,與衝來的魔人廝殺起來。

他現在的實力,應該是在八翼天魔的程度,再加上有幾件法寶相助,實力已在八翼天魔之上。能否戰勝十翼天魔他不知道,可安然退離此地,他還是十拿九穩的。

先行衝來的魔人,不過都是小角色。他一刀一個,猶入無人之境一般。

其他魔人一看他如此厲害,哪裏還敢白白送命,不自覺的紛紛向後退開。

領頭的十翼天魔見此,頓時勃然大怒,一個身形一閃,以極快的速度便衝到了童言的跟前。

童言知道,現在這種時候,他必須使出全力,而且不能後退半步。他需要竭盡全力拖住這個十翼天魔,只有這樣,他才能給玄墨他們贏得突圍的時間。

“魔翼,現!”現字剛落,四隻巨大的翅膀立刻從他的背後長了出來。

衝上前的十翼天魔一爪抓來,他毫不遲疑,當即橫刀而出。

只聽到“噌”的一聲響,泰山刃在這十翼天魔的掌心劃過,雖然沒能將這十翼天魔的手給切成兩半,卻也把這十翼天魔震退了幾步之外。

當然,不僅十翼天魔後退,他也同樣向後退開,爲了不落下風,他是使出全力,這才從表面上來看,打了一個平手。

童言的強悍表現,讓面前的十翼天魔不由得露出了驚訝之色。這位十翼天魔身上的鎧甲滿是兵器留下的刮痕,一看便知是個久經沙場的悍將。可是面對童言這樣的對手,卻還是讓他有些疑惑不解。

“你只有四隻翅膀,應該只是四翼魔人才對。可你的實力怎能不弱於本座?你到底是什麼人?”

他能有此一問,正中童言下懷。童言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如此也方可引起這十翼天魔的注意,而這傢伙無暇再去顧及玄墨等人。

就看童言高高昂起頭,接着冷冷的道:“我是何人?我乃天魔剋星,專殺天魔。如果不想死的話,就乖乖給我讓開去路。否則,我定將你碎屍萬段,讓你灰飛煙滅。”

這話當然多半是吹牛的,不過這個時候他必須得這麼說,只要激怒了面前的十翼天魔,這傢伙還不得追着他打?到時候,玄墨他們也就徹底安全了。

好在他這份良苦用心得到了強烈的迴應,面前的十翼天魔聞此,頓時勃然大怒道:“真是大言不慚!竟敢在本座面前猖狂,今日本座非殺你不可!”

童言不屑一笑道:“殺我?就憑你?我告訴你,兩個你也不可能是我對手!”

兩人目光一撞,立刻相互衝了過去。一場精彩的廝殺就此上演,只可惜卻沒有多少觀衆。

有童言這邊牽制十翼天魔,憑藉筱輝和溫蒂的開路,受傷的玄墨倒是輕鬆了不少。

三人沒有辜負童言的付出,一路向前強攻,終於順順利利的攻到了城門口兒。眼看着就要衝出城門,他們就可以逃之夭夭了,但是豈料,就在這時,駐守在北星城的兩位十翼天魔收到通傳,竟然也火速的趕到了這裏。

“大膽玄武神獸,還不束手就擒,真想被我等滅殺於此嗎?”

筱輝擡頭一看,一顆熱心頓時涼了一半兒。

“十翼天魔?怎麼又來了兩個十翼天魔?他姥姥的,這是要亡我們啊!”

玄墨聽此,咬了咬牙道:“兩位恩公,你們已經幫了我許多。這兩個十翼天魔是衝着我來的,我來對付他們。你們先走吧!”

筱輝聽此,冷哼一聲道:“你是童兄的朋友,我們又豈能見死不救?就算是死,我們也不能當逃兵!”

筱輝確實很夠意思,但是玄墨怎能讓不相干的人陪自己喪命呢?

HP 伏魔者 “兩位恩公,你們的心意我領了。但是我不能讓你們擔此大險,生死有命,如果今天註定我死,無論怎麼努力,我也必死無疑。謝謝你們的幫忙,還是請你們離開吧!”

這兩個十翼天魔可沒心情看他們閒聊,不由分說便合力出手,兩顆紅**球被他們同時打出,立刻氣勢如虹的向着玄墨砸了過來。

玄墨已然身負重傷,想扛過這兩個十翼天魔的強攻,根本沒有任何可能。但他知道自己沒得選擇,就算是死,也要戰鬥到最後一刻。

看着兩顆魔球強勢攻來,他亮出了玄冥刃,就要做最後的抵抗。

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個紅色身影竟突然在他的身前出現,並揮出一柄巨刃,直接砍向了那兩顆近在咫尺的魔球。

就聽到“轟轟”兩聲巨響,魔球直接爆炸開來,一時間塵土飛揚、魔氣陣陣。

而那紅色身影紋絲不動,就如同戰神一般屹立在前,目視前方。

“想殺我兄弟,先過我這關!”

只見這紅色身影身着一套紅色鎧甲,背有四隻紅色骨翼,身材高大,氣勢非凡。定睛一看,他不是旁人,正是霸氣十足、殺意正濃的童言! 這個突然出現的年輕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剛才和楚洛洛一起出來閑逛查看的沈飛。沈飛也是剛到這裡不久,他也很好奇,那個什麼特殊管理局,是打算怎麼封堵路口的,對於剛才的事情,沈飛並沒有看見其全部的經過,不過當沈飛剛到這裡的時候,剛好看見一輛車全速的沖向對面設堵的路卡。這場面和沈飛想的差不多,一個城市那麼的人,如何憑區區幾百幾千人就能夠封堵住全城的路口了,這種情況自然會引發人們的不滿暴動。

不過這後面的劇情,卻是讓沈飛完全沒有想到的,那就是那個軍方挑釁的人,竟然憑藉一己之力便將撞向他的汽車擋停了下來,而且還用力的將一輛重達兩三噸的汽車掀翻上了天空。這……,還是大大震驚了沈飛!

因為就算是現在因隕石的緣故而變強了許多的沈飛而言,這也是萬萬達不到他那樣強悍的力量的。這個人類,應該是自己所見過的,第二個擁有著這種變態力量的人類了。這種超越大眾的人類再次出現,這無疑從側面更加的印證了沈飛的猜想,這個世界正在發生著人們完全理解不了的改變!

車內男子的哀嚎還在繼續,不過可能也因為過了這麼久的原因,他的哀嚎聲已經變得虛弱了許多,想必若是不能趕緊將他從車內救出來,這男子的情況肯定會更加的危險的,沈飛也不再去想著心中那些沒有答案的疑惑,船到橋頭自然直,等到了某個時候,自己心中的疑惑,一定會被解開的。 豪門新妻有點萌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