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揚好久沒有出手飛刀了,但是依舊那麼快準狠!

鬆開唐羽,然後唐羽和高揚激吻在一起,好像愛情電影裏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結局一般。

高揚笑道:“想我了吧?”

唐羽嗔怒:“想你個頭!”然後狠狠咬了高揚的舌頭,高揚哎呀一聲~

與此同時,龍城的萬能教窩點都被剿滅,然後羅彬帶着警察上場,將邪教分子抓的抓,殺的殺。

正激吻呢。電話來了:“局長大人,什麼事啊?”

李笑天:“高揚,最近,我華夏雲南邊境被越南的軍隊騷擾,軍方不方便出面,但是又不能這麼算了,所以,請你帶人過去敲打敲打。” 高揚這次去雲南表面上是遊玩散心,其實是去執行國家的絕密任務。這個絕密任務,除了高揚及李笑天等高層,是沒有人知道的。

李笑天交給高揚的任務,其實是國家首長交代下來的,目前華夏的情況,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犯我,雖遠必誅,當然表面上是不能公開派兵去幹你,但是我可以暗中揍你,讓你知道,雖然是現代社會,雖然你越南脫離了我華夏的統治,獨立了,但是你永遠只能是附庸小國,你不老實,我就揍你。三十多年前如此,如今還是這樣。

當然,兩國還是很友好的,尤其是高層之間,前階段發生在華夏和雲南邊境的騷擾事件,雙方的主要領導人都沒有發聲,只是華夏的外交部門發了一則聲明,雖然看似輕描淡寫,並不表示,華夏的首腦不生氣,但是又不好直接派兵滅了越南,那樣,勢必會引起蝴蝶效應,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也未必可知。

事件發生後,華夏的網絡上是一片聲討聲,說我泱泱大國,怎麼淪落到一個小小的交趾小國欺凌,必須得揍他,以震我華夏國威什麼的。網絡上還流傳了一個段子,說華夏一號首長龍驚濤在得到這個消息後,一拍辦公桌,怒道,給我敲打敲打!

不管這個段子是真是假,但是對於高揚來說,任務下來了,就是要敲打敲打雲南,滅了那鬧事的雲南兵。

接下來,高揚開始安排人手,並將這次的行動命名爲“割趾行動”。

修真門的長老,無名,已經對高揚這個修真門門主,死心塌地了,自從得到原版的《靈玄經》之後,修煉大大提高,雖然速度沒有高揚這般,但是比較常人,已經很快了。

黑俠,是外家的高手,走的剛猛一路,一生行俠仗義,這次行動自是少不了他。

葉湘兒是美女特工,身手強悍,重點,一路南行,沒有妹紙日夜伺候,那多枯燥啊。

天機已經是高揚的女人了,被高揚開發過之後,發育更加迅猛了,對高揚也更加癡心了,關鍵天機是玄門的高手,是崑崙山的人,一身功夫出神入化,關鍵時刻還能救高揚。

這次去邊境,消滅的可是雲南軍方駐紮在邊境的一個營。根據高揚得到的情報,這次幹掉的對象就是越南的一個營,一般一個營的兵力大約有五百人左右,但是越南是個小國家,兵力配置就差了些,約莫估計越南的一個營兵力大約有三百多人。

本來,高揚想把血百合叫上的,上次幹島國黑龍會,血百合的千代子和香子等表現突出,但是,千代子最近接了一單生意,去臺灣了,所以,最近不在華夏。

這次的“割趾行動”的絕密的,所以,參與的人不能太多,身手當然要強悍,不能拖泥帶水跟敵人打架,最好是一招斃命那種,速戰速決。

但是考慮到這次消滅的可是越南軍方的一個營兵力,於是,臨時高揚將孟二柱叫了過來,孟二柱的武功跟黑俠是一個水平,跟之前的無名也差不多,但是比起現在的無名要差一個檔次,但是在正義幫,正義保鏢公司的衆多高手之中,除了高揚,天機之外,就數着孟二柱了。

孟二柱最近一直在公司培訓保鏢新人,一般的行動,高揚也沒有讓二柱參加,一方面,高揚考慮二柱有老婆孩子,不想讓二柱有什麼閃失。

但是太久不活動,又怕二柱武功生疏,所以,但高揚把這個想法提出來之後,二柱說,這個必須要參加,自從當了正義保鏢公司副總之後,除了訓練保鏢之外,實在無事可做,這次聽說有任務又行動,顯得相當激動。

但是高揚把這次行動的重要性,以及殘酷血腥等說了一下,二柱憨笑道:“我又不是沒殺過人~上次日本行動,就應該叫上我~”

於是,高揚安排孟二柱跟無名黑俠一組,自己跟天機葉湘兒一組,分開出發,然後在雲南邊境河口集合。這個河口是華夏和越南邊境最繁華的貿易來往的地區。越是熱鬧的地方,越是不引起注意。

六人兩組開始出發了,所以的槍支兵器都不用帶,到了邊境,自然有我華夏的國安人員接應安排。

無名帶着黑俠二柱取道湖南,經過貴州,然後進入雲南境內,到了昆明之後,乘坐大巴到了邊境河口城約定的友誼客棧。

當然,這過程要好幾天,我只是簡短來說,對於主角高揚,那自然是慢慢寫了。

高揚也正好趁這個機會,出來散散心,逛逛遛遛。高揚的前世唐小龍是國安特工,滿世界執行任務,但是執行完任務就回到華夏首都京城了,沒有時間,組織也不允許自己逗留遊玩,這是組織的紀律,紀律選擇了國安,就得忠誠無條件執行和服從。

高揚安排無名三人從西邊進入雲南境內,而自己則從東邊進入,第一站高揚選擇了深圳,俗話說北上廣深,這四個城市已經華夏的超一線城市了,規模已經可以和華夏首都京城想媲美了。

這裏的房價據說很貴,好幾萬一平米,基本上在深圳的打工仔,就是打幾輩子也買不起一套房子,甚至連個衛生間的面積都買不起,這並不是玩笑。

下了飛機,在飛機上還沒有精神的葉湘兒和天機便來了精神,拉着高揚紛紛進入深圳最繁華的購物廣場,開始消費。在外人眼中,絕對是幾個沒有見過世面的土包子。人們哪裏知道,這三個人,都是華夏國家的人,正在爲國家執行絕密任務呢。

珠寶店逛完,高揚花了上百萬,接着逛了一家香水店,店裏的香水都是純進口,原包裝,價格也是不菲,不比黃金便宜啊,少的幾萬塊,貴的,幾十萬一瓶,而且是那麼小小的一瓶,店裏在大門的顯眼處弄了一個專區,水晶櫃裏放着一瓶香水,邊上的標牌寫着:鎮店之寶!然後邊上的小寫寫着,說該瓶香水是英國王妃戴安娜用過的同款同批產品,目前,世界上僅有三瓶,一瓶珍藏在英國的皇家博物館,紀念戴安娜王妃,專門給人們參觀,一瓶給當過世界首富的股神巴菲特買去給他的小女兒當二十歲生日禮物了。

還剩一瓶,就遺落到華夏了,就是水晶櫥櫃裏這瓶了,遠遠的,一股充滿誘惑、神祕、華貴的香味,就撲面而來,據說,就是這瓶香水發出的,忘了介紹這款香水的名字了,就叫王妃,本來不叫王妃,但是被戴安娜用過之後,便改名王妃香水了,還停止了生產,本來就生產不多,幾十年下來,世界只有三瓶,一瓶展覽,一瓶被買走,等於說,世界上只有這一瓶了,唯一,就是這個意思了。

如此珍貴的王妃香水,價格也自然不菲了,標價是一千萬。好多顧客都莫名來參觀這瓶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香水,買不起呢,只能站在邊上拍照留念了。

高揚帶着葉湘兒和天機進入這家香水店,也被這瓶牛叉的香水給驚呆了。 “好貴啊!”葉湘兒望着這瓶王妃香水,驚訝道。

而天機則微笑地望了望,一點也不敢興趣的樣子,天機之前住在崑崙山,從不知化妝品啊香水啊爲何物,自然也不感冒了,現在跟着高揚,還是沒有用化妝品的習慣。

而葉湘兒則不同,雖然是國安女特工,但是女人還是要保養的啊,所以,各種化妝品是少不了的。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當然,世外高人,向天機這樣的例外啊。

這時,一個聲音傳來:“親愛的,我就要這個!”


要知道,這個天價的王妃香水擺在這兒已經幾年,一直沒有賣出去,大多數人連問問都沒有機會,更別提買了。

所以,當有聲音要買之時,立馬引起周邊顧客的注意。站在邊上的高揚還有葉湘兒和天機也都好奇地望向來人。

進來的是一個美女,大約二十來歲,一臉的濃妝豔抹,看起來特別妖豔,說這個女的是美女,是以普通老百姓的眼光爲支點,如果跟葉湘兒一比較,自然差了許多。

這個美女還拉着一個人,是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戴着黑邊眼睛,看起來像個幹部,這個禿頂有點不情願的被美女拉了進來。頓時成了大家的焦點,禿頂有點刻意低下頭,有點怕被大家認出來的樣子。

禿頂此時,巴不得立馬買個香水應付一下,抓緊走人。然後不情願地道:“買吧~”

說着掏出一張金卡遞給了店員,而美女則高興地抓着禿頂的胳膊,很得意的樣子,笑道:“我就知道你是真心愛我,不然不會買這個香水給我,我的小姊妹都說了,要測試一個男的是不是真愛,就來這裏買香水!”

大家聽了,心中都暗想,這那是測試真愛,這是測試有沒有真金白金啊!

這時,店員走了過來,很禮貌對禿頂道:“不好意思先生,你卡里的餘額不足~~~”

禿頂一聽,怒道:“什麼?餘額不足?我卡里有兩百多萬的~”

店員一笑道:“您的卡里的確有兩百多萬,不過,我們這瓶鎮店之寶的王妃香水,售價是一千萬!”

禿頂一聽,頭大了,驚道:“什麼?一千萬?”然後這才擡頭看看這個水晶櫥窗,果然發現這個香水標價是一千萬。


美女有點鬱悶的樣子望着禿頂男人,撒嬌道:“你不會不買給我吧?”然後嗲聲嗲氣拽着禿頂的胳膊。

禿頂本來指望花個幾萬塊買個香水打發一下的,沒有想到大庭廣衆之下出糗了,然後餘光瞄到邊上的一個超級大美女,比自己帶來的這個紅紅不知道強悍多少倍,於是怒道:“你他媽值一千萬嗎?”

禿頂又一指葉湘兒道:“要買也給這位美女買啊!”

靠,再邊上看熱鬧也能惹上事情。考慮到這次是來執行任務,順道玩玩的,這樣的小插曲,高揚也不像搭理。

立馬走過來笑道:“算了吧,我的女人我來買!”高揚說這話的時候,周邊的人,包括店員都震驚了,這是真的嗎?怎麼看這小子都不像有一千萬的主啊?雖然長得眉清目秀,但是渾身上下,就是連人賣了也值不了幾個錢啊!

禿頂看到葉湘兒,頓時起了不好的心思,但是一看大美女有主了,還是個不起眼的小夥子,心中暗想,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可惜了啊!

見小夥子說要買這瓶千萬的香水,禿頂頓時笑了,一種看笑話的笑容浮現在臃腫猥瑣的臉上。心中暗想,待你買不起,我再出手買下來送給這個大美女,哪個女人見了一千萬不心動呢?

這樣的小角色高揚都懶得踩,因爲要執行任務啊,要是平時,踩一下耶無所謂,於是高揚直接掏出了一張銀行卡給了店員。

這種黑乎乎的銀行卡,看起來遠沒有禿頂的金卡來的金貴,就跟高揚的自身一樣,看起來毫不起眼,店員貌似還有點不想接高揚的黑卡,心想你這卡里有一千萬嗎?你怎麼會有得起一千萬?

禿頂的確是深圳的一個官,大概局長之類的官,由於不是很重要,就不提了,還是有一定的知識的,知道銀行會特製一種黑卡,這樣的卡,不是什麼人都能擁有的,擁有黑卡的人,非富即貴。所以禿頂望着高揚的黑卡,露出一絲驚訝的眼神。

店員還是接下了黑卡,然後開始刷卡,心想這卡里要是沒有錢,可要好好訓斥一番,不要以爲自己的女朋友漂亮就囂張,沒有錢你啥都不是。


這是一張帶有銀聯標誌的黑色的銀行卡,不是銀行那種可以透支的信用卡。這種卡里都顯示金額的。

但這個店員妹紙看到電腦上顯示一千萬交易成功之後,驚詫的張大嘴巴,再看到餘額顯示的好多個零之時,店員妹紙徹底奔潰了,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錢啊,起碼幾十億啊。

高揚拿着這瓶香水遞給葉湘兒,笑道:“送給你~不要感動~”

葉湘兒還是顯得很興奮。

高揚又看了看波瀾不驚的天機道:“待會買個兩千萬的包包給你~”

天機微微一笑,和高揚葉湘兒一起走出了這家香水店。

而身後留下了那個美女氣惱的纏着禿頂的撒嬌聲,以及禿頂的訓斥聲。

這些,高揚都懶得搭理。

繼續消費!

葉湘兒笑道:“高揚,你可不能騙天機啊,待會有好的包包一定要買一個給天機啊!”

高揚笑道:“當然~”

葉湘兒笑道:“你說的哦,那~來了~這裏就有一家LV**店~~~”

說着說着,一間LV**店出現在眼前。

高揚領着葉湘兒和天機走進這家LV**店,店裏顧客不多,跟剛剛香水店熱鬧的情景相比,冷清很多。

一個美女店員過來介紹道,說這間LV**店是深圳唯一一家LV**店,全部是正品。葉湘兒拉着天機開始在店裏欣賞起來。

幾分鐘後,坐在邊上玩手機的高揚聽到葉湘兒的聲音:“是我們先看上的~”

高揚循聲望去,只見葉湘兒正跟一個富婆模樣的中年婦女爭吵什麼。

高揚過去一看,原來,天機和這個富婆同時看上了一款復古風格的寶寶,這款包包價格也就三十多萬,重點不是價格。

一臉爲難的店員道:“不好意思,兩位,這款包包只有一隻了,你們只能其中一個買下了,另外可以預定,大約要一個月的時間。”

富婆吼道:“我想看上的,必須賣給我!”

天機本來無所謂的,但是看到富婆囂張的態度,於是冷笑道:“大家一起看上的,憑什麼賣給你啊!” 天機的性格比起葉湘兒來,還是比較溫柔的,但是,你不要太多囂張。就算我與世無爭,你也不能欺人太甚。

天機決定搶了這個包包,葉湘兒也怒道:“你以爲店是你家開的啊,哼!”

女店員也左右爲難,不知該如何是好。

富婆顯得尤爲囂張跋扈,叫道:“把你們店長叫來~~~”

不一會,LV**店的店長姍姍來遲,店長是個三十來歲的青年,一身黑色西裝,就是珠寶店啊**店啊常見的造型。

富婆一見店長來了,吼道:“小李~快過來~”

店長小李一見富婆,露出笑容道:“王太太,怎麼了?”

這名叫王太太的富婆一指天機道:“這個包包是我先看上的,她卻跟我搶,你說,這個包包賣給誰?”

小李店長一望天機和葉湘兒,心中暗驚,兩個難得一見的美女啊,短髮的靚麗,長髮的美豔,但是,美豔辦法啊,這個王太太是深圳工商局的局長的夫人啊,得罪不起啊。

小李滿眼堆笑道:“哎呀,王太太,這還用問嗎,當然是賣給你了~~~”

高揚也來到天機身邊,喝道:“大家一起看上的,你憑什麼賣給她,不賣給我們啊!”

小李一看不起眼的高揚插話,不悅道:“這位先生,我是這間LV**店的店長,我有權處理這裏的所有的商品~”

高揚哼道:“這不公平!”

小李滿臉得意神色道:“公平?除非你是我的老闆,你就可以跟我講公平了!”

高揚心中不舒服了,媽的,你一個小小的店長也敢嘚瑟,這世界是不是太瘋狂了,大城市就是不一樣啊。

照這個店長的口氣,要想買下這個包包,只能成爲他的老闆了。

高揚想了想,笑道:“你確定你要把包包賣個她,而不賣給我?”

店長揚了揚下巴道:“當然!”

高揚摸出手機,播出通往**的電話:“爺爺,我想買個LV~”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