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喊道:“道門的各位道長、天師、教主,是這人召集陰司鬼魂前來陽間的。”

陳家人露出了欣喜神色。

馬上有道門的人站在了宗祠門口,看着宗祠裏面:“貧道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

不過過來之後看着陳文卻呆住了。

“你……還活着?”那個張天師拿着拂塵愣住。

陳文點頭恩了聲。

“陳長老。”其他道士都看見了陳文,發出了他們的聲音。

陳家其他人愣住了,張家人也都愣住了。

甚至連九殿閻羅都愣住了。

這些地位不低於閻羅的人喊他陳長老。

陳文原本是法界長老,雖然西部與其他三脈產生矛盾,退出了法界,但是陳文以一敵三的事情至今還在流傳。

陳文開口說道:“我在這裏行事,各位若是沒有意見的話,就請離開吧。”

看衣服就能猜出他們各屬的宗派,茅山宗那道士見了陳文十分激動:“陳長老,這些年你到哪兒去了?”

陳文看這道士的眼神十分緩和,說道:“過幾天去茅山宗拜訪你,到時候跟你細說。”

這道士激動不已:“好好好,我這就回茅山宗打掃乾淨迎接陳長老的到來。”

說完離開,道門其他人也在隨後離開了。

陳家人也明白了陳文的身份,不止是陰司鬼帝,還是法界長老,他們想要用道門壓制陳文的想法失敗了。

面如死灰,這樣一個恐怖的人,竟然站在他們的面前,而他們剛纔還對他各種不敬。

陳文卻只淡淡說了聲:“明日準備上任典禮以及準備諸方挑戰的事宜。”

最^新^章^節百渡搜—藍~色~書~吧。.。 ?現在陳文說什麼就是什麼,誰敢多說半個不字?

陳文雖然是西部的人,但是在江南道門這邊有不少粉絲,剛纔那位道長就是。這些人遇到這個曾經的法界長老,且是法界中最厲害的長老。大多抱着的是敬畏,不敢有半點不敬。

其中有一個身着紅袍的中年道士走上前來。目光灼灼看着陳文,問:“陳長老,您消失這麼多年,雖說最近有傳聞說您出現了,我們卻一直不大相信。沒想到今天能在這裏見到陳長老,陳長老來江南,是爲了……”

“一些私事,跟法界無關。”陳文打斷了他們的話,並說。“明日我弟弟接任陳家家主,各位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來觀摩,今天已經很晚了。各位也是神遊狀態,先回去吧。”

這些道士連連點頭。

道教本來就崇尚力量,即便離開的時候,還回頭打量陳文,而那些閻羅們也呆了,因爲他們之前根本不知道陳文還有法界長老這個身份。

其中十殿閻羅之首的秦廣王上前說道:“沒想到,鬼帝您還是道門法界的長老,出乎意料。”

陳文也並未一直沉着臉,這不,對秦廣王露出了若有若無的笑意:“過幾日,我將帶我弟弟去閻王殿,舉行轉輪王的上任儀式,你們先回去向陰司傳達消息。”

秦廣王拱手應道:“是,我們這就回去安排。”

說完就帶着這些鬼魂陰兵浩浩蕩蕩離開。

等到九殿閻羅以及這些道門教主級別的人物離開,在場的人將近一半癱軟在了地上,能見證這樣的大場面。他們學法術的路,也不算白走了。

陳文而後揮了揮袖子:“你們也都各自回去準備。”

我和陳文還有九爺三人先一步離開,回到了九爺的屋子裏面,到了九爺屋子裏,我和九爺依在渾渾噩噩之中,我嘀嘀咕咕問陳文:“這麼大場面,值得嗎……”

陳文卻說:“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認爲值得,好好休息吧,明日他們要來檢驗你了,明天我是不會幫助你的。”

我卻笑了笑:“你今天這麼嚇他們了,他們誰還敢動手。”

陳文卻高深莫測一笑:“很晚了,睡覺。”

陳文先一步睡去,我和九爺愣是呆坐到了午夜,才漸漸睡了過去。

次日早上六點鐘,陳文拍了拍我,說:“跟我來。”

我睜開惺忪睡眼跟他一起出門,到了陳家村一處幽靜的地方,陳文說:“今天你準備三樣東西來應對檢驗,我希望最好不要用上。”

“什麼東西?”我問。

陳文之後教給我或法咒或物品一共三樣東西,等我完全記住之後,纔跟我一同離開了這裏。

神妖聊天羣 已經八點多鐘,他們檢驗十點就要開始了,期間去補充了一些食物,然後就到了陳家村的後一大塊平地之上,陳家所有人都圍聚在了這裏。

我們到這塊平地的邊緣時,陳文卻停住了腳步,四處看了看,說:“來了一位老朋友,我去找他,記住我給你的那三樣東西。”

“誰?”我問。

我根本沒見周圍有任何人,心說陳文肯定是不願意別人看在他的面子上對我手下留情,所以纔會選擇在這個時候離開。

他護人的是時候護得不得了,但是選擇不護的時候,除非快死了,他纔會出現。

不過經過一夜的發酵,昨天的消息不止是在世家之間流傳,連道門、各小家族都流傳開了。

陳文離開後,我和九爺進入,他們馬上嘀嘀咕咕起來,討論的大多陳文的事情,即便他不在這裏,風頭依舊蓋過我們所有人。

“陳先生呢?”陳家百字輩的那老人見我過去就馬上問我。

我說:“他有事去了。”

所有人都鬆了口氣,他在的話,這裏人都會坐立不安,那可是隨便動動手指就能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的人,這樣的人,他們連攀關係的膽量和**都沒有,危險到了極度,無人敢接近。

“進去吧。”九爺說。

這平地中間圍了一個圈,圈中是黑白太極,不過從這條路過去,還設置不少關卡。

我站在前面幾個紙人的旁邊,停下了腳步。

這是落魂符,雖然不難破解,但是我卻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回頭問:“這是什麼意思?”

九爺說道:“這是老祖宗立下的規矩,愚指家主之路不平坦,也警示上任家主後不要忘記了曾經的性酸苦辣,一共五關,不是很難。”

我正要彎腰下去破解落魂符,這裏卻來了三輛車,一輛車下來四個人,四個人全都身着紅色道袍,分明道教的人。

九爺皺了皺眉,說:“葉家的人。”

葉家是從龍虎宗分出來的,龍虎宗原本就是張天師創立,跟張家是近親世家,兩家關係很不錯,看起來不懷好意。

“我們還沒來,怎麼就開始了?難不成攀上了鬼帝和法界長老,就認爲已經野雞變鳳凰了?”爲首一道士直接酸道。

九爺呵呵笑了笑:“葉家主,原以爲你們不來呢,先開始只是因爲時間到了而已。”

這四人到了他們的位置坐下。

接下來就是靳家的人,靳家的人倒是沒表態,應該經常參加這種大會,已經習慣了,到後就直接坐下了。

當第三輛車上的人下來時,我才終於明白爲什麼葉家的人即便知道了陳文的身份,也絲毫不懼怕的原因了。

第三輛車下來的,是張家的家主。

張家家主下車後咳了幾聲,臉色蒼白,看起來十分虛弱,依舊帶着黑色口罩,應該是不想讓自己咳嗽的口水濺到別人。

張家家主的出現,讓所有人都很吃驚,這個人很神祕,即便是九爺都猜測他是陰司的另外一個鬼帝,如果是這樣的話,他的地位,將不比陳文低。

張家家主到,各家的人都站了起來,幫忙開車門的那人給張家家主遞去了一根柺杖,張家家主這才拄着走了過來。

看起來分明才二三十歲的年齡,竟然需要拄着柺杖行走。

他的那把血泣刀被旁邊的人拿着,幾人邁步過來,所有人神色多了幾分緊張。

之前道門也有人已經來了這裏,即便是昨天跟陳文對話過的那紅衣教主,看見張家家主之後也都頗爲怪異。

張家家主到了張洪海的旁邊,說:“都站着幹什麼?坐下吧!”

所有人這纔敢坐。

張家家主看了看四周,又問:“陳文呢?他怎麼沒來?”

無人敢回答。

他將眼神放在我身上:“你哥呢?”

我說:“他有事先走了。”

張家家主呵呵笑了笑:“他倒是挺放心的,知道我要來,還敢這麼大膽把你一個人放在這裏,算了,開始吧。”

九爺這纔在旁邊高聲說:“第一關,小落魂陣,以黃色落魂符、陰草人、紅繩、銅鈴組成。”

這一關好破,紅繩攔人,銅鈴攝魂,落魂符加上陰草人納魂,只要我現在走過去,魂兒就會被陰草人給收去,這就是落魂符。

破陣的話,只要將銅鈴用符紙塞住,紅繩用銅錢套住,陰草人點火燒掉就可以。

九爺昨天就跟我說了,說可能會準備一些東西爲難我,但是很簡單,只是意思意思,不會有危險,這確實不危險,也很簡單,大家都在等待着他們檢驗我的戲碼,而不是這個。

我正彎腰準備破解時,張家家主卻說:“聽說你是陰司轉輪王了?既然是轉輪王就應該有轉輪王的樣子,這種東西豈是你應該破解的。”討央尤扛。

張家家主說完,拿起旁邊的茶杯,直接丟了過來,足足十多米的距離,茶杯不偏不倚直接落在了落魂陣中間,倒扣着,落下後紋絲不動。

張家家主又彈了一枚銅錢過來,銅錢也落在了茶杯的底部,落下後沒有抖動分毫。

“破了這陣。”張家家主說。

我看着張家家主笑了笑,陳文知道今天有變故,給我準備了三樣東西,但是卻不包括破陣的東西。-。.。 ?張家家主添加了這白瓷碗和這銅錢之後,原本的落魂陣馬上變得跟落魂陣沒有關係了。

道教的陣法都是經過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演化的,已經趨近完美的狀態,破陣很難,改變也很難。除非法術造詣高深的人才能快速琢磨透陣法可以改變的節點,然後將它改變,顯然,張家家主就是這樣一個法術造詣深厚的人。

張家家主突然出手爲難,然所有人都十分詫異,不過卻無一人敢說話,張家家主目光泰然,將柺杖放在了一邊,坐了下來,漠然看着我。

九爺面色也有些怪異,不過他也不能改變什麼,說:“陳浩,開始吧。”

我恩了聲,細細看起了這陣法。道教的陣法有依照的只有一樣東西,那就是陰陽。

三才、四象、五行、**、七星、八卦、九宮、十方,都是以陰陽爲基礎演化出來的。只要找到了相剋制的點,就可以破掉陣法。

我對陣法瞭解不多,不過天生對陰氣陽氣的感覺比較敏感,眼睛一閉,以身體感受了起來。

他加入的東西,剛好在陣眼上,先前沒有危險,現在只要觸碰到,就會由生命危險,看了老半天,九爺以爲我沒轍了,提醒我說:“畢竟是他添加的東西。要是不行的話就算了。”請就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謝謝!

我笑了笑,看向張家家主,在他的眼前彎下腰去將他剛纔放上去的碗和銅錢取了出來。

在場所有人神色怪異,有人發出了嘀咕聲:“他幹什麼?陣哪兒是這麼破的,以爲放上去了就拿下來就可以了嗎?”

倒是張家家主詫異打量着我。哼哼笑出了聲。

將放上去的東西拿了出來,然後用破落魂陣的方法破了起來,這陣法隨後被我破掉,我邁步走了進去。

九爺他們全都屏着一口氣,因爲我要是坐得不對的話,會馬上被陣法把魂兒弄掉。

萬幸,沒有。

我已經看透了。張家家主根本就是爲了耍我的,陣法除了拿走他的東西之外,沒有別的破解辦法。

張家家主也說了聲:“如果不是巧合的話,還算有些本事。”

我說:“在落魂陣的基礎上加了一個殘缺的太極陣。銅錢鎮壓在陽眼上,只留下陰眼,一進去就會被陰氣侵擾,到時候必死無疑。”

這裏很多道法高手,他們都沒有在這麼短的時間就看出這陣法的詭異之處,當我說出陣法原理後,他們神色變了,看我的眼神多了幾分欣賞。

張家家主再咳嗽了幾聲,而後將口罩取了下來,我們還沒有看清楚他的面貌,就馬上有人給他換上了另外一個口罩。

張家家主接下來沒有搗亂了,如果他一心想要搞死我的話,現在每一關都來爲難,顯得太小家子氣了,偶爾爲難爲難我可以看做是長輩對晚輩的考驗和教育。

第二關是招魂,他們將一隻貓的魂魄取走,放在另外一邊,我只要將魂魄招回來就可以了。

第三關就考驗身體力量了,模仿的是陰司的刀山,只是刀都沒有開刃,沒有危險。

第四關也是考驗身體的,模仿的陰司的火海,在前面鋪上了一條一米長的熾熱的炭,要從炭上走過去,我看着愣了一下,這不是玩兒命嗎。

九爺見我猶豫,知道我遇到難題,壓低聲音說:“用氣。”

我恩了聲,我連槍都不怕,還怕這個?直接踏着煤炭就走了過去,最後一關是制符,我畫符的時間也不在少數,很快就將制定的符紙畫好了,到了最內側。

九爺馬上說:“陳浩五關已過,即便現在通不過大家的檢驗,也能在陳家當上副家主,現在,請張家、王家、葉家、靳家各位長輩對陳家即將上任的家主陳浩進行檢驗。”

這個流程以前都有,但是大家都是走走過場,畢竟別人家家主上任,跟他們有什麼關係?能力強的,他們打壓不下來。能力弱的,他們巴不得讓他當家主,這樣或許能帶低一家的能力。

不過這一次,他們格外的認真。

這裏其他人也都滿臉期待,想看看這場檢驗到底是什麼結果。

靳家的人首先站了起來,原本沒有報幕這個流程的,但是九爺知道我對他們不瞭解,自己加了上去,見走上臺的人,說:“這是靳家仁字輩成員,靳仁青,論輩分,陳浩你得叫叔叔。”

九爺馬上對我使眼色,我忙說:“靳叔叔,還望手下留情。”

靳家跟其他幾家沒有關係,他們該怎麼就怎麼,靳仁青將披在身上的道袍取了下來,滿帶讚賞看着我:“年輕人不錯年紀輕輕就能到達這個地步。”

我都被說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說:“全靠我哥的提拔。”

“道教講究天人合一,如果你實力不到這個層次,無論你哥怎麼提拔都是沒用的。” 血妖姬 靳仁青說,說完行了個道家禮儀,“我擅長法術,小心了。”

話音一落,便直接並起手指,嘴角蠕動念了幾句,而後雙目怒睜:“殺。”

這字一出,隱約見他身旁無數魅影閃過,嘶聲力竭喊着往我這邊衝了過來。

這是很強大的法術,即便在白天也能召喚出這麼多的魅影,且還隱約可以顯形,可見此人的法術造詣已經到了登峯造極的地步。

這麼大規模的魅影襲擾,只有一種方法,那就是強大的意念催動淨天地神咒,大規模將這些魅影清除掉。

馬上念道:“天地自然,穢炁分散,洞中玄虛,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靈寳符命,普告九天,中山神咒,元始玉文……”

隨着我口中法咒的進行,那些魅影全都在靠近我的途中消散了。

唸完了這一遍,靳仁青放下了並起了劍指,說:“我的檢驗結束,你有資格當陳家家主。”

“多謝靳叔叔手下留情。”

靳仁青卻說:“我沒有留情,是你自己的能力強,剛纔的淨天地神咒念出的威力,絲毫不比我念出的淨天地神咒威力弱。”

我看向四周,卻見四周一片狼藉,剛纔佈置的那些桌案,祭臺全都卷得亂七八糟,靳仁青見我打量四周,說:“道法拼的就是念力和精神力,經歷的事情越多,這兩種東西就越強,往往你在不知不覺之中就能提升很快。”

靳仁青說完走下臺,纔剛剛下臺,臉色突然變得慘白,口鼻中流出了鮮血,我正要上去,靳仁青伸手止住了我:“有些虛脫而已。”

靳家馬上有人過來,將靳仁青扶了過去。

經歷事情多了,精神力和承受力就會增強,我從來沒想到我能提升這麼快,其實想想也並不意外,從小到大,我經歷的事情,哪一件不是獨一無二的?一般人哪兒能承受得了。

特別是最近張笑笑和王琳琳的事情,已經讓我精疲力盡了。

而這時候,張家家主看了看葉家的人。

張家和葉家同出虎宗,張家家主示意後,葉家一年約五十的人站了起來,脫掉身上道袍放在一邊。

他站起來,在場的人馬上唏噓不已。

“葉家家主來挑戰一個小孩子,這也太……”

“想想陳家和張家,再想想張家和葉家,陳浩可能要完蛋。”不止是陳家自己的人在討論,其他各家的人也都在討論。

九爺也沒有預料到葉家家主會上臺,說:“葉城家主,這事兒哪兒值得你親自來。”

“沒有值得不值得,只有願不願意。再說,堂堂轉輪王,如果論地位的話,可以跟虎宗的宗主相提並論,我不過是虎宗在外面的小家主,地位比不上輪迴王纔是。”葉城說。

剛說完,身上飄蕩起了氤氳藍色的氣體,這也是天罡戰氣。

我現在弄清楚了,眼睛的變化,代表的是靈魂強大了,但是出現天罡戰氣,則代表的是一種悟性,悟性到了一定的地步了,這才真正戰鬥力的體現。

“天罡戰氣。”我嘀咕一聲。

這裏圍觀的其他人都不忍心看了,沒想到我還沒坐上家主位置,就要被打壓下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