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小師叔祕境之內,逆天的寶物衆多。若是遇到一件便來一場比試,大家不覺得累,我都覺得疲乏。哪裏那些麻煩,大家各展神通。誰搶到歸誰。”荒火掌教火脈道。

荒火掌教和神符宗掌教實力稍微靠後,由此一個極力反對單打獨鬥。一個極力想要拉攏一位強橫盟友。

忽然,地底涌現一陣強大的威能波動。一個人影從地底涌現,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抓住了神符宗太上長老手裏的‘滅’字符。

神符宗太上長老氣得吹鬍子瞪眼。 情深入骨:總裁囚心索愛 雙手立即掐訣,大喝一聲:“滅。”

天地元氣立即瘋狂地涌入到‘滅’字符之內,是其綻放刺目的金光。即便是傳奇境界的巔峯強者,也需要展開修爲才能對視此金光。如四大宗師晚輩級別的人物,只能看向他處。

砰……

‘滅’字符爆炸,帶着毀滅性的威能四處散開。直接炸開了偷襲之人的身軀。讓他化作了血雨。而神符宗太上長老因爲施展了自己最強的霸道一擊,同歸於盡的攻擊方式。他的肉身雖然沒有爆破。但是體內元氣劇烈爆炸,毀壞了他的肉身。讓他變成了廢人。

“‘滅’字符很強。而今神符宗唯一剩下的一張‘滅’字符耗盡。還有什麼籌碼可以換取共享龍珠的資格?”青雲門掌教賀蘭山道。

“現在是搶奪的最好時候,上。”

也不知道誰開口,誰第一個衝了上去。後面的人緊跟其後,幾乎是並駕齊驅射向洞府深處。離那顆龍珠越靠越近。

砰砰砰……

洞府之內,不是地傳來震天動地的爆破之聲。各大門派的掌教之間展開了激烈戰鬥。各大門派的太上長老人物則留在空中,守衛着後輩。

各大門派掌教此次前來,帶領的後輩不多,只有一人。多半是掌教的子嗣或者親傳弟子。

在諸位掌教不斷的轟擊之中,龍蛋發出了咔嚓一聲響動。

“糟了,龍珠破開。真龍要從龍蛋之內出來了。”

“讓開,真龍是我的。”

“你怎麼不讓開?”

“那就開戰吧。”

“打就打,你以爲我怕你嗎?”

各大門派的掌教,武皇,蠻王全部混淆在大戰之中。有人時不時地出手繼續轟擊龍蛋,想要知道真龍胚到底長什麼模樣。或者想我就算得不到你們也別想得到。

眼見有掌教逐漸不敵,太上長老安頓了本門本派親傳弟子之後,立即加入了戰局。很快,在場的所有太上長老這一些老朽人物全部展開激烈的大戰。

終於。龍蛋之上的裂紋越來越多,然後逐漸裂開。一個黑影從龍蛋之內滾落出來。其形狀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齒人爪,其音如嬰兒。

“這是真龍?不像啊。”有人嘀咕。

嚶嚶……

此物發出了尖銳而又響亮的吼叫。就憑這一聲吼叫直接震開了一位太上老者。令他氣血翻涌。差點暈眩倒地。

“那是什麼?”遠處圍觀的散修駭然道。

“是饕餮。真的的遠古兇獸饕餮,並非實體幻象。天啊,這世間還有一頭活着的饕餮兇獸。這根本就不是龍蛋,難道它是小師叔祕境的守護?”火脈驚聲道,趕緊撤退。

饕餮,乃遠古四大凶獸之首。其實力。即便面對神龍,也是可以力戰,勝負難料。這樣的強大存在,已經超出了聖人,和準帝實力相當。

饕餮出現之後。兇殘無比。很快功夫,直接生吞了兩位太上長老。也許由於它被塵封了太久的原因,氣息微弱。生吞了兩爲太上長老之後,氣息有所回身。

“那個龍蛋一般的龍珠看來是一種強大的封印,就是爲了封印此物。而今被我們用聖器擊破,讓饕餮恢復了自由。大家趕緊一起出手擊殺饕餮,不然整個人族都要被它吃光。”青雲門掌教賀蘭山凝重道。

“饕鬄顯然被封印了數千年,境界大跌。此時最多具備僞聖人境界實力。大家祭出聖器。可以抵擋。”神將府掌教祭出聖器護身道。

聖器這幫寶物,一個頂級門派一般擁有一到兩件。傳奇境界修行者,可以徹底激發聖器之威。展現聖人一擊。但是施展次數有限。

當。

類似敲鐘之聲響起。一口高大如山嶽的古鼎出現在賀蘭山頭頂。古鼎之上,刻着日月星辰和古代靈獸的圖騰,此時散發着恐怖的威能。

聖器復甦,這是青雲門鎮山之寶青雲鼎。

呼呼……

天火洶涌如潮,漫天一片。火色洶涌之中,沉浮着一個火爐。此火爐同樣高大如山嶽。乃大地火金鑄造而成,存在了數千年。誕生了天地法則。

神符宗的聖器天火金爐,徹底復甦。挾帶獨有的洞天。那是聖器獨有的天火規則。

茲茲……

天地之間出現了至強聖甲。明明看起來就是一件金縷衣,可是隨着法則展開,金縷衣吞吐無數金光,吐出一重重玄甲。根本數不清楚到底多少重,只是知道組成了山嶽一般厚度的黃金玄甲加持在身。

神將府聖器戰神聖甲,徹底復甦。其散發出來的威能,令虛空扭曲毀滅。

“這是聖甲真正的最強神威嗎?”

林楓站在人流之中喃喃自語。妙妙身上也擁有一件聖甲,乃老祖鑄造的紫玉琉璃裙。但是從未展現過聖甲的真正威能。

光光以其吞吐的山嶽一般厚度的黃金玄甲,可想而知其具備的恐怖防禦和力量加持?難怪聖甲面世,早來他人的殺人越貨。此寶物,已然逆天。

“只是不知道紫玉琉璃裙和這個戰神聖甲相比,到底孰強孰弱。應該是戰神聖甲更強一些吧?”林楓嘀咕,心中不禁暗想,自己身上的黃金玄甲還有用嗎?

呼呼……

荒火教掌教火脈同樣不甘落後,祭出了本門鎮山法寶。是一件紫金葫蘆,吞吐三昧真火,恐怖絕倫。

傳奇境界巔峯強者聖器在手,可以秒殺任何同等修爲強者。由此,所有掌教紛紛祭出聖器自保,以防遭不測。

“聖器果然是罕見的寶物。我的月城劍看來也不能露面了。首山銅,更加不用說。打吧,打吧。最好全部兩敗俱傷。我拿走你們所有人的聖器餵給我的首山銅,這樣一來,說不定可以成就我的帝器了吧?”

林楓遐想連篇。 神墟之境。

林妙妙體表結的繭綻放神華,吞吐大道之音。這些神華和大道之音形成了一股巨大無比的旋風,吸收着神墟神山的元氣。

此山,和雲麓仙宗禁地的元氣池一樣,都是天地之間至純至精的元氣上萬年凝聚而成。是小師叔當年奇遇所得。將此山搬入了神墟之境。

獨孤破靜靜地看着眼前的奇景。以他的境界,可以感受到內繭內林妙妙的狀況。

“從未聽聞如此驚人的空靈之體。你的真實身份也要慢慢浮出水面了。”

獨孤破從未休息,一直盯着林妙妙。林妙妙狀態不穩定,隨時可能遭受元氣毀滅的性命之危。

如此龐大的神山元氣,即便是獨孤破也自命難以承受。

離火教後山。

砰……

兇獸饕餮抓住了一位太上長老,撤下了他的頭顱,然後扔進了它的嘴裏。饕餮嘴角滴血,面目兇惡。然後,它將剩下的身軀扔入巨大的嘴裏,慢慢嚼着,可以聽到嘎嘣脆的聲響。

這聲音,令人毛骨悚然。傳奇境界的底蘊啊,就這樣成爲了它美味食物。

“它境界跌落,卻可以支撐到現在,看來並非僞聖境界,而是真正的聖人境。”

青雲門掌教開口,一臉凝重。諸位掌教,無一人不心裏膽怯。若是真正的聖人境界,僅僅手持聖器何以擊殺?能做到保命已然不易。

遇到這麼一尊恐怖的存在,除非聖人親來。

又吞食了一位太上長老之後,饕餮身上黯淡的光華閃爍增強。它並沒有繼續覓食。而是看看四周。

它被封印了數千年,而今終於重見天日。

嗷……

心中的怨氣,怒氣化作驚天一吼,衝盪開天空之中的雲朵和元氣。它眼神冰冷兇殘,是決斷了世間所有的感情。

“萬萬沒有想到。打開的不是小師叔的祕境,而是被小師叔封印的古兇獸。”神將府掌教李靖驚心道。

“看來此事是一個局。是有人借用我們衆人之力,故意放出此兇獸。”賀蘭山思忖道。

“此物若是出世,可能屠戮人世間。到底是什麼人呢?”李靖猜測。

“你們兩個別廢話了,它就要衝來,快快阻攔。大家合力。還是有很大機會擊殺這頭兇獸。若是讓它逃脫,日後便是人世間的末日,誰都要死。”火脈大聲催促。

“殺。”

所有掌教都意識到了這種危機。饕餮想要存活,以人爲食。到了饕餮這樣的境界,除非海量的血肉之軀才能填報它的肚子。

自古饕餮不易出世。可一旦出世,便是末日來臨。

傳聞四千年前,饕餮出世,吞食一州之人。小師叔出手擊殺此兇獸。而今看來,當年不知道什麼原因,小師叔並沒有擊殺那頭饕餮,而只是封印在離火陣眼之下。

所有門派的聖器吞吐大道法則神威,全部落在了饕餮的身上。 大牌甜妻 饕餮受到了損傷。發出了憤怒的吼叫。

饕餮以虛弱身軀抵擋衆人聖器之威,硬生生抗了下來,並沒有被諸多聖器擊成重傷。忽然。饕餮化作一道血影,衝開了諸多聖器的合圍。

砰砰砰……

饕餮血影衝出聖器合圍一道口子的時候,劇烈的元氣衝擊發出了連續的爆破之聲。那只是瞬息的功夫,隨後聽到咔嚓之聲,是有人的聖器出現了裂紋。也有掌教發出了沉悶之聲,遭受了重創。

饕餮血影再現。落在了太虛觀掌教身側。

太虛觀乃西土台州第一大派。其門人弟子參加歷屆九州薈萃大會,都是摘得前十的名次。

太虛觀掌教被饕餮摁在地上。龐大的身軀壓着太虛觀掌教,令他無法動彈。他發出恐懼的求救之聲:“諸位道友。救救我。”

太虛觀掌教的求救之聲在天地之間流動,卻是無人應答。

“啊……”

隨着一聲慘叫驚天動地。饕餮直接一口咬斷了太虛觀掌教的頭顱,然後撕碎了太虛觀掌教的身軀,不急不慢地扔入自己的嘴裏。

“太虛觀掌教被活活吞食了……”

人羣之中,響起了崩潰的恐懼之色。圍觀的衆人惶恐逃離。可是此處堆積了太多的修士,來自九州各地。

山間,天上,到處都是黑暗一片的身影。而今,這些修行者變成了凡人一般,推倒着逃逸。腳步不穩倒地者,被後面的人踩着身體,當成了踏腳石。

“聖人不出,誰能抵擋?”火脈寒聲道。

一位頂尖門派的掌教,一位西土台州的傳奇人物,瞬息功夫被人撕碎了身體,成爲了別人的一口菜。這簡直難以置信。

皇道金丹 “末日到來,世間末日到來了……”有人驚恐難安。

“兩位聖人。墟子前輩早已銷聲匿跡多年,天機老者雖有露面,可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誰來鎮壓此兇獸?”神符宗掌教丘戰顫抖道。

奶爸的修真人生 “諸位道友,我們若是全力出手,合力擊殺此獸並不是不可能。若是還要藏拙,讓它逃脫,天地之間將永無寧日。”

賀蘭山說完之後,率先再次出手。他全身的修爲全部散開,噴出一口精血落在聖器之上。他的長袍隨風舞動,髮絲飛揚。手裏的青雲鼎綻放萬丈青光。

聖人的神威氣息瀰漫整個離山,散發着足以令大地崩塌的恐怖威能。世間之人,難以承受聖器之威,全部匍匐在地。

林楓離大戰之地有數裏地,同樣被這股聖威壓迫,逼得他不得不彎腰跪地。此時,他體內的石珠忽然震動,吞吐大量的混沌氣息。

這些氣息支撐着林楓,讓他仍舊站立。林楓放眼望去,即便是太上長老們也是無法承受聖威跪地。

“不行。我若是站立,恐怕遭人猜疑。”

林楓想要和衆人一樣匍匐在地。可惜體內的石珠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吞吐的混沌威能一直支撐着他。

“石珠,大丈夫能屈能伸。你就別那麼驕傲,我們跪就跪吧。”

林楓看到了有些不懷好意的目光看來,可惜石珠不聽勸。

“好。今天豁出去了。”

神將府掌教李靖也是噴出一口精血,落在了戰神聖甲之上。戰神聖甲也開始吞吐聖威,使得他變成了烈日,根本無人可以直視。

即便是太上長老,無聖器加持,一眼望去。立即灼燒了雙眼,變成了瞎子。

緊接着,其他掌教紛紛噴出精血。以家族血脈傳承,徹底展現了聖器的鼎盛聖威。

噗呲……

離戰場最爲靠近的太上長老難以承受聖威,噴出血來。他們立即向後飛越。所有人離此地千里之遙。才能觀戰。

聖威吞吐鼎盛聖威,饕餮也生出了退意。它的境界跌落太多,而今本就是虛弱之身。它被封印數千年,早已腐朽,苟延殘喘熬到這一日。

饕餮看看左右,然後一聲吼叫,朝着另外一個方向衝去。饕餮直接撞斷了一座山峯,朝着聖威最爲薄弱之處突圍。

“想走。大家頂住。”

諸位掌教合併到一處,組成了最強聖威陣法。李靖身着戰神聖甲主防,賀蘭山控制青雲鼎主攻。其他掌教或攻或防守。彼此之間相互配合追了上去,阻攔了饕餮的去路。

“當本神者,死。”

饕餮第一次發出了人語,氣勢震動山河。它不再選擇逃避,而是直接殺了上去。饕餮一人對敵諸位掌教,雙方展開了驚天動地的大戰。

人世間數千年來。從未發生過這種級別的大戰。所有掌教合力出擊,這是沒有人可以料想到的事情。

諸位掌教承受着巨大的反撲之力。一個個暗暗心驚。他們心中知曉,聖器極爲消耗修爲。自己又可以支撐多久?

雖然看着饕餮虛弱,可總是勇猛無雙,沒有敗落的跡象。一旦無法開啓聖器最強聖威,那不就是大家的死路了嗎?

遠處山峯之上,天機老人的目光一直落在對面山峯間的巨大黑影之中。忽然天機老人目光一動,伸出了枯瘦的雙手。

他的修爲,也瘋狂的散開。

他陳舊的衣袍獵獵作響,他瞬間容光煥發,從一位枯槁的老者變成了俊秀絕代的美男子。白髮變青絲,隨風舞。 如果我只想愛你 這是真正的聖人之威。

天機老人的身影瞬息消失,再次出現,便在千里之遙的山峯。那裏站着一位枯槁的老者,比未散開修爲的天機老人更加老邁,只剩下皮包骨頭,有些悽慘。

“人族的聖人也只有你一個了。你難道不怕隕落嗎?”消瘦的老者桀桀笑道。

天機老人目光篤定:“如此煞費心機,謀劃千年,就是想救出饕餮爲禍人間?你到底什麼身份?”

“我當然也是人族。”老者笑道,笑得有些陰森。

“可你的體內躺着獸血。”

“是以,我爲魔。”

“這就是你們魔族的由來?”

魔族,一直自稱爲皇族。因爲他們體內躺着特殊能量的血液,一旦激活,實力倍增。然而,誰沒有想到,這些血液並非上天的恩賜,而是古兇獸的給予。

消瘦老者道:“準確地說,我們屬於古獸族。天地之初,便是我們古獸族的時代。是你們這些狡詐的人族,讓我們走向了滅亡。”

“見過認賊作父的,可認獸作父的人族,倒是頭一次見。”天機老人冷笑。 消瘦老者接着道:“只要我族之神今日逃脫。在如今無帝的時代,我族必將成爲天地之間的主宰。”

天機老人靜靜道:“魔宗,乃四大祕地之一,素來最爲隱祕隱世。看來,你們只是一個一直想要找到饕餮,放出饕餮的組織。”

“饕餮六親不認,別忘記了,它到時候也會吃了你們。”

“哈哈哈。”

消瘦老者忽然仰天大笑,然後道:“怎麼,你怕了?”

“你只是僞聖,不是我的對手。”天機老人道。

“確實如此,可是我有一物相助。”

消瘦老者說着拿出一物。此物古舊,是一件殘缺之物,像一座寶塔。

天機老人看到此物之後,露出了震驚之色:“荒塔?”

“天機老友眼光獨到,一眼認出了此物。此乃荒天帝煉製的帝器荒塔,雖然是殘缺之物,但是好歹也是帝器。以此物相助,殺你如何?”消瘦老人露出了陰森笑意。

此時,天機老人身邊多出來另外幾道身影。全部都是腐朽不堪,壽元將近的老者。全部都是半隻腳踏入了聖境的修行絕頂之人。

天機老人看了看,加上眼前這位僞聖,共計五人。天機老人忽然凝重起來:“魔宗底蘊盡出,原來是局中局,你們想要殺我。”

消瘦老者點點頭:“墟子下落不明。你是人族唯一的聖人,是我們魔宗最大的阻礙。我們的神只有喝了聖人的血,吃了聖人的肉,才能儘快恢復。”

“原來如此。”

天機老人不再多話。解下了腰側的酒壺,自顧飲了一口。這個酒壺是他的本命法寶,一件聖器。

消瘦老者看到此物露出了嗤笑:“龍血精鐵,被你用來煉製成一個酒壺,實在暴殄天物。”

天機老人微笑:“你牽制我。我牽制你們。勝負便在離火山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