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栩不說話,靜靜的翻着劇本。

江華卿包裏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江華卿放下保溫桶,拿出手機看,是肖柳打來的電話。

肖柳從來不會給江華卿找麻煩,只要是她能夠解決的事情,就一定不會傳到江華卿這裏,既然她給江華卿打電話了,那麼就代表着,她肯定遇到了一些棘手的事情。

“喂,有事嗎?”江華卿接通電話說。

“嚴錫出事了。”電話那頭,肖柳的語氣異常平靜的說。

“什麼?他怎麼了?”江華卿吃驚的問。

嚴錫可是江華卿的命根子,她不能沒有嚴錫!

“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你現在不是在顧栩哪裏嗎,你可以問問他,他肯定知道。”肖柳說。

江華卿掛了電話,來到顧栩面前,她居高臨下的看着顧栩問:“嚴錫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不知道。”顧栩回答。

“他現在在哪?”江華卿問。

“不知道。”顧栩回答。

“你是不是……對他出手了?”江華卿有些遲疑的看着認真看劇本的顧栩問。

“……”顧栩聞聲擡頭,他看了一眼美豔的不可方物的江華卿,他沒有說話,勾脣一笑而過。

“顧栩你不是不知道,我們兩個的真實身份,你難道不知道離開嚴錫,我們會變成什麼鬼樣子嗎?”江華卿語氣激動的說。

“你是你,我是我,別把我們相提並論。”顧栩擡頭看着江華卿靜靜說。

“呵呵!真是搞笑!”江華卿冷笑一聲,轉身離開。

就算顧栩不說,江華卿也有能力查到嚴錫現在具體的位置。

“去死吧。”龍少決手裏握着刀,他幽深的眼眸緊緊的盯着痛苦的嚴錫,他慢慢的向嚴錫靠近說。

“你個毛都沒長全的小子,居然想殺我,你也太不自量力了。”嚴錫看着龍少決不屑的說。

“呵呵……已經死到臨頭了,嘴還挺硬。”龍少決不屑的笑道。

“什麼?殺人?”站在一邊的楊暖暖聽到他們的對話,她驚呆了。

楊暖暖錯了,嚴錫根本不是人,他就是一個老怪物!

龍少決走到嚴錫面前,二話不說,對着他再次把刀扎進他的身體之中。

“啊!”嚴錫仰頭痛呼,躲在樹上的鳥兒嚇的紛紛傾巢而出。

漆黑的天空之中,一羣一羣眼睛發這紅光的蝙蝠正朝着新華醫院聚攏過來。

“咦~也不知道是哪個倒黴的貨,居然惹到老大了。”站在車邊的金俊聽到嚴錫的慘叫聲,他摟着自己的胳膊道。

聽着怪滲人的。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彎彎的河水從天上來。”

一陣激昂澎湃的最炫民族風的鈴聲響起,原諒金俊超乎常人的音樂品味,他就是喜歡鳳凰傳奇!

金俊從口袋裏掏出手機,一看來電顯示,金俊手一抖,手機差點調到地上。

來電顯示的名字是:顧悠悠。

顧悠悠是誰?她是現在掌管冥界鬼王的獨女,說不上刁蠻任性,手段確實異常毒辣,要是惹到她,她能生動的讓你體驗到何爲生不如死……

“喂,顧小姐有事嗎?”金俊接聽電話問。

“少決現在在哪?”電話那頭傳來顧悠悠空靈的嗓音。 市中心那一棟豪華漆黑的寫字樓下一輛鮮紅的跑車靜靜的停在門前,車裏充斥着一股濃郁的薰香,車裏一個長卷發的女人,斜靠在車座上,她手裏拿着電話,小巧精緻的指甲塗着寇紅的顏色。

車子的駕駛座上,一個穿着類似於壽衣的男人,頭上戴着瓜皮帽,他僵硬的腰板筆直,一動不動,看起來就如同死屍。

“恩……恩……”金俊在猶豫要不要告訴顧悠悠現在龍少決的位置。

“他現在在哪,和誰在一起,你怎麼吐吐吞吞的?”

金俊一結巴,電話那頭的顧悠悠着急了。

嚴錫的慘叫聲實在是太滲人了,楊暖暖被嚇的渾身顫抖,她噠噠噠的跑到龍少決身後,楊暖暖伸手扯着龍少決的袖子說:“我看他也得到教訓了,不如放了他吧?”

“不行,必須殺死他!”龍少決果斷的道。

要是現在放了他,嚴錫以後肯定還會想着吃楊暖暖,龍少決不能留下這個隱患,任何威脅到楊暖暖的東西,都得消滅。

“爲什麼啊?”楊暖暖小聲的問。

“你看他這個樣子,像是人嗎,殺了他是爲民除害,你說爲什麼。”龍少決說。

“好吧,那你隨意。”楊暖暖慢慢的轉身說。

楊暖暖轉身,她背對着龍少決和嚴錫,她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她聽不到,看不到,就不會同情心氾濫了!

嚴錫該死!

“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求你,放了我吧。”嚴錫知道自己不是龍少決的對手,他一下子跪在龍少決的腳下求饒。

“……”龍少決不說話,他一腳踢開嚴錫。

“啊。”嚴錫仰面倒在地上,他醜陋驚悚的眼眸朝天一看,雲層之中,有許多星星點點的紅色光芒。

“太好了,乾女兒來救我了!”嚴錫心中大喜。

龍少決上前,他擡腳,用力的往下一踢,噗,嚴錫的嘴巴里有污穢之物噴出。

“你可以人道主義一點嗎,給他來一個痛快的不行嗎?”

忍不住偷看的楊暖暖,實在看不下去了,她對龍少決說。

“好,聽老婆的。” 楊柳 龍少決看了一眼楊暖暖說。

龍少決再次舉起刀,準備給嚴錫致命的一擊,嚴錫驚恐的看着龍少決的刀,他心裏不斷的祈禱默唸,希望乾女兒能夠來快一點。

再不快一點,老子就必死無疑了!

“老大,顧悠悠找你。”

就在龍少決下手的時侯,金俊拿着手機跑過來,龍少決一分心,刀插-在嚴錫的小腹上,這一刀實在不足掛齒,嚴錫連哼都沒哼一聲。

就在此時,醫院外江華卿開車趕到,她坐在車裏,嘴裏唸唸有詞,躲在雲層中的蝙蝠,蠢蠢欲動,它們通紅的小眼睛一眨一眨。

“吱,吱,吱,吱,吱,吱,吱。”

一羣一羣一羣的蝙蝠爭先恐後的往楊暖暖他們幾個人所在的位置俯衝,龍少決反應極快,他一把拉住楊暖暖,“快跑。”

“我的天吶,這些東西從哪來的?”金俊遲緩的擡頭,看着那些蝙蝠感嘆。

只是說話的功夫,蝙蝠已經將金俊團團包住。

“嘶,居然敢咬老子,看我不打死你。”被蝙蝠包圍的金俊道。

龍少決拉着楊暖暖跑了兩步,蝙蝠很快的就追上他們了。

龍少決脫-下外套,驅趕着蝙蝠,被驚呆的楊暖暖不知所措。

“怎麼辦?”楊暖暖聲音顫抖的問。

“有我在,你怕什麼,天塌下來我都能爲你撐起一片。”龍少決看着楊暖暖說。

“哎呀呀,小樣膽子還挺大,居然敢咬我。”與蝙蝠纏鬥的金俊道。

“小心。”楊暖暖看到一隻巴掌大的蝙蝠張着嘴朝龍少決的胳膊衝過去,她驚呼道。

蝙蝠一口咬住了龍少決,忙着替楊暖暖驅趕蝙蝠的龍少決,根本沒有辦法騰出手,他只能任由蝙蝠吸食他的血液。

“走開!”楊暖暖伸手一巴掌拍向了那隻咬住龍少決的蝙蝠道。

“老大,這些東西從哪來的,媽的,怎麼打不乾淨啊。”金俊高聲問。

“……”龍少決沒有心思理會金俊。

“老大!老大!”金俊又喊了兩聲。

“滾。”楊暖暖手舞足蹈,她的雙手在空中亂揮舞。

蝙蝠越聚集越多,它們似乎被餓了許多,紛紛爭着飽餐一頓,而龍少決金俊楊暖暖三個人就是它們的食物。

原本躺在地上的嚴錫慢慢的站了起來,他伸開雙臂,一層有一層的蝙蝠飛到嚴錫的身上,短短的半分鐘過去,嚴錫已經看不出人樣了,他的全身上下都是蝙蝠,密密麻麻的蝙蝠。

龍少決看到嚴錫的模樣,他眼眸一緊,不好,這人要跑。

“金俊殺了他,快點!“龍少決對着金俊喊道。

“是。”金俊應了一聲,他顧不上啃咬自己的蝙蝠,轉身就朝嚴錫跑過去。

就在此時,原本嘈雜的蝙蝠瞬間的變得安靜,那個全身佈滿蝙蝠的人,被好多好多好多的蝙蝠吊了起來,嚴錫就這樣在蝙蝠的牽引下,飛到了天上。

金俊跑到跟前,他奮力的往上一躍,他伸手去抓嚴錫的腳,抓下來的是一層又一層的蝙蝠。

嚴錫臉部的位置,蝙蝠忽然拼出了一個醜陋的微笑,一滴烏黑的水珠,滴落到地上,揮發……

那水滴一揮發,蝙蝠瞬間變得瘋狂,有些小小的蝙蝠居然立馬長大,還長出尖銳的獠牙。

瘋狂的蝙蝠拼命的去撕咬龍少決楊暖暖金俊這三個人,眼看着趕不走這些不速之客,楊暖暖心生一計。

“火,用火,蝙蝠怕火。”楊暖暖大聲的說。

“……”龍少決看了一眼激動的楊暖暖,是的蝙蝠怕火,他們也怕火。

“小嫂子,你彷彿是在逗我笑。”金俊扭頭對楊暖暖說。

“怎麼了,難道我說的不對嗎?”楊暖暖疑惑的問。

“媽呀。”一隻蝙蝠咬住了楊暖暖的後背,楊暖暖道。

龍少決看着吃痛的楊暖暖,他一邊趕着蝙蝠,一邊推着楊暖暖。

楊暖暖步伐踉踉蹌蹌的,她退到了一堵牆上,楊暖暖後背緊緊的貼住牆,龍少決看了她一眼,他扔了手中的外套。 龍少決把楊暖暖往前拉了一點點,他伸手緊緊的環抱住楊暖暖嬌小的身體。

楊暖暖後背貼着牆,龍少決的身體護住她的前面,她整個人都被包裹住,蝙蝠對楊暖暖無法下口。

龍少決抱着楊暖暖,他低眼看着懷裏的小人,不語,眉頭緊皺,額頭上全是汗水。

從龍少決扔掉外套的時侯,發狂的蝙蝠就朝龍少決撲了上來,他的全身上下全是貪婪咬着他肉的,吸着他血的蝙蝠。

這些蝙蝠尖牙利嘴,被它們咬着可不是一件痛快的事情,很疼,很疼很疼……

龍少決額頭上的汗水順着臉頰滴落,落在楊暖暖的胸-前,楊暖暖胸-前一涼,她擡眼看着眉頭緊皺的龍少決。

“沒事吧?”龍少決看着楊暖暖問。

“……”楊暖暖靜靜的看着他,心裏涌過一股暖流。

他居然這麼護着我。

“發什麼呆,你沒被咬吧?”龍少決臉一黑,嚴肅的問。

“我沒事,你呢?”楊暖暖回答。

“我也沒事。”龍少決鎮定的回答。

他緊皺的眉頭,滿臉的汗水,越來越白的脣瓣,都說明了他現在有事。

不管是人是鬼,憑誰被一羣小怪獸咬着感覺都不會好受的。

“哎呀!還讓不讓我們單身狗活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居然還能撒狗糧,你們未免也太喪心病狂了吧。”

跑到龍少決和楊暖暖身旁的金俊,指着他們二人聲淚俱下的聲控道。

“沒事幹就去一邊呆着。”龍少決被對着金俊道。

“蝙蝠啊,你來咬死我吧。”金俊誇張的張開雙臂道。

蝙蝠可不會對他客氣,他一伸手,蝙蝠爭前恐後的撲向金俊。

“我靠,你們還真下得去口。”金俊道。

金俊連忙扒拉掉自己身上的蝙蝠,他扒拉完自己身上的,又去扒拉龍少決身上的。

“小樣膽挺大,居然敢咬我老大,我都沒咬過,你們居然敢咬。”

金俊一邊扒拉嘴裏一直喋喋不休,他的雙腳也沒有停,那些被他扒拉到地上的蝙蝠,還沒來得及再次騰飛,金俊就一腳踩的它們腦漿迸發。

“平時那些跟在你身後的翠花二妞呢,現在我們都這樣了,你不把她們喊來救我們嗎?”龍少決對金俊道。

“對啊,我怎麼把她們忘記了。”金俊如夢初醒的道。

“……”龍少決對金俊的腦子很無語,果然上帝是公平的,給了金俊一張傾國傾城的臉,就沒有給他能配套的腦子。

“翠花,大花,小花,你們金哥哥都快破相了,快來救救我啊。”金俊道。

“誰是翠花?”楊暖暖疑惑的看着龍少決問。

“他情人。”龍少決回答。

“哦。”楊暖暖說,“你現在疼嗎?”

“不疼,把眼睛閉上。”龍少決看着楊暖暖說。

“我不閉眼。”楊暖暖拒絕說。

“真是虐死我。”沒人保護的金俊雙手放在身側,他將自己的臉貼在牆上,金俊歪頭看着楊暖暖和龍少決說。

“……”楊暖暖斜眼看了一眼金俊。

“是你!”楊暖暖一眼認出了金俊就是豪庭酒店那個忽然消失的男人。

“你認識我嗎?”金俊睜着他漂亮的桃花眼看着楊暖暖問。

“你是鬼!”楊暖暖看着金俊肯定的說。

“你纔是鬼,我好好的一個正直青春年華的社會好青年,我怎麼成鬼了。”金俊立刻反駁道。

“你在豪庭酒店的樓梯上怎麼突然消失了?不是鬼,難道你還會什麼凌波微步,瞬間移動嗎?”楊暖暖道。

“我長着腿幹嗎的,長着腿就是用來走路的,老子走路快一點就成鬼了是嗎?”金俊咄咄逼人的反駁。

“你真的是人?”楊暖暖不相信的問。

“廢話!”金俊道。

“他是人嗎?”楊暖暖轉頭擡眼看着龍少決問。

楊暖暖眼神真摯,她乾淨透澈的眼眸一閃一閃的。

龍少決真想回答:他不是人!

但是龍少決知道不行,於是龍少決點了點頭,算是回答了楊暖暖的問題。

就在金俊楊暖暖忙着鬥嘴的時侯,從四面八方跑過來好幾個穿着白色長袍的阿飄,她們身型模糊不清,一來到醫院,對着那些蝙蝠就是有懇又咬又撓的。

蝙蝠嘩嘩嘩的落地,沒一會地上的蝙蝠屍體就堆了厚厚的一層。

這些該死的蝙蝠,居然趕傷害金俊!

金俊可是所有阿飄的夢中情郎,這些不知死活的東西,居然敢傷他!

阿飄們的氣勢實在太強悍了,沒死的蝙蝠紛紛落荒而逃。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