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彩荷在家坐着,遠遠就看見她後娘黑著臉氣勢沖沖的向她家走來,嚇得她趕緊關上了門。

這個時候男人們還沒從地里回來,家裏就只有女人在。

顧彩荷男人韓正青是家中老大,下頭就兩個弟弟,三房媳婦兒柳氏今年年初剛過門,她年紀小,性子活泛一些,平時就愛尋兩個嫂子說話。

不過跟偷奸耍滑愛告狀的大嫂顧氏比起來,柳氏更喜歡勤快老實的二嫂葛氏。

這會兒見大嫂娘家的那個後娘氣勢沖沖的往家裏來,柳氏頗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大嫂,那不是你那後娘嗎?咋了?你又惹你後娘不高興了?」

看出她眼底的幸災樂禍,顧彩荷狠狠的瞪了柳氏一眼,「有你啥事?」

「怎麼說也是親家母,娘,您看是不是應該開門迎進來,大嫂也太不像話了。」柳氏眼瞅著婆婆洪氏從屋裏出來,立馬就開口告狀。。 「走,我帶你回王府,為你討回一個公道!」

夜霖忍不下心口這怒氣,若不是他趕來的及時,恐怕顧小雨已經屍首異處。

顧小雨沒有動。

夜霖回頭看向顧小雨,問道:「怎麼了?」

「阿霖哥哥,你不是說只有她能救我嗎?若是我們把她得罪了,她會不會把我趕出王府?」

顧小雨抬起了眸子,眼淚巴巴的望着夜霖,那眼裏浮現而出的淚水,當真是令人憐惜不已。

夜霖的心狠狠的一震,這口氣要出,顧小雨他也必須救!

「你放心,無論如何,我都會救你!而且,我也不能讓他們繼續如此待你,平日裏她那般對你也就算了,現在還想要害你的命,我若是不阻止她,你在王府還要待如此久,她必定還會繼續對你下手!」

不過,楚辭至少學聰明了。

沒有再醫治顧小雨的時候下手。

若是顧小雨是中毒而死,那必定會對楚辭也有所影響。

好歹她如今的醫術也是天下盡職,如若醫治不好顧小雨,甚至還給顧小雨下了毒,那她必定身敗名裂。

是以,從一開始,夜霖就不擔心她會不好好治療顧小雨。

也正是楚辭自己深知這一點,才派了殺手暗殺顧小雨。

可惜,他不會讓她得逞。

夜霖緊握著顧小雨的手,快步走向了王府的方向。

因此她也沒有看見顧小雨垂下的眸子之中那一抹得意。

林瑩,楚辭,你們看到了嗎。

夜霖哥哥信的永遠只是我。

即便他前幾日對我產生了懷疑,但最後,他還是選擇信任我。

對於他而言,日後我才是她最重要的人,而你們,卻成為了他隨時都能放棄之人。

王府之內。

楚辭正坐在太妃的房內用膳,阿寶和夜小墨也在互相嬉戲打鬧,整個房內都充滿了歡聲笑語。

若是之前,太妃絕不會這般容光煥發,現在知道她的兒子還活着的消息,自然一掃多日來的陰霾,整張容顏都紅撲撲的,唇角掛着笑容。

當然,前提是,夜霖不會出現在他們的房內。

便在這一片的歡聲笑語之下,房門被驀然推開了。

眾人側眸望去。

當他們看到站在門口之處的夜霖與顧小雨之後,臉上的笑容盡都消失了。

整個房間,也隨之安靜了下來。

太妃緊皺着眉頭,言語間都帶着些許不耐煩。

「你來這裏幹什麼?」

尤其是看到顧小雨,她的臉色更難看了。

「怎麼?你是見我最近好日子過的太多了,非要帶着她來我面前晃悠?」她冷笑着掃向顧小雨,又將視線望向夜霖,低沉着聲音問道。

夜霖的容顏變了變:「阿瑩,我是來找楚辭。」

「楚辭不想見到你們,而且,若是要為她治病的時候,她會自己找上去,你們無須來找她。」

太妃面無表情,眼裏都帶着冷漠。

楚辭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緊緊的皺起了眉心,顯然這兩個人的出現,讓她瞬間失去了所有的胃口。

整個屋子內的氣氛,也嚴肅了起來。

便是連兩個小肉糰子都不再說話了。 在古元與虛無吞炎三人激烈大戰時,兩道蒼老身影,也走出現在了衝進戰場的蕭炎面前,冷喝聲也是同時響起。

「混賬小子,將老夫的死寂之門還來!!」

蕭炎心中念頭翻轉,目光也是飛快的掃了一眼那幾乎遍佈了整個黑角域天空的激烈大戰,狂暴的鬥氣在無數道身影的交鋒間波盪而出,令得下方的岩漿海域,不斷的迸射出數百丈龐大的岩漿柱。

「戰況膠着,不過能夠拖延住對方兩名八星斗聖,對於聯軍來說,也是能夠減輕不少的壓力。」

戰局膠着天空就如同一個巨大的絞肉機一般,不斷的有着雙方的強者吐血墜落,最後落進岩漿之中,被那熾熱的高溫化為灰燼。

「小雜碎,受死吧!」

……

「古帝洞府,終於是要重見天日了么……」炑林與薰兒在一旁,淡淡的呢喃著,兩人都沒有加入戰鬥當中。

遼闊的岩漿海域之上,突然泛起陣陣濤浪,一個足有數千丈龐大的漩渦,徐徐的在岩漿海面成形,在那漩渦的盡頭,彷彿是有着什麼東西即將出現一般,隱隱間,一種奇特的波動,蕩漾在了天地間。

岩漿之上突然間出現的變故,也是引來不少人的注意,當下面龐都是湧現驚色。

「虛無大人,攔不住他了!」

兩名繚繞着死氣中的一人,面色蒼白的望着一旁渾身黑炎也是有些紊亂的虛無吞炎,嘶聲道。

虛無吞炎眼中的黑炎波動了一下,眼中掠過一抹不甘之色,沒想到,即便是晉入了帝境靈魂,依然是無法與古元抗衡……

「魂天帝。」

古元抬起頭,望着那操控著古玉的身影,眼中寒芒一閃,一步踏出,空間波動,便走出現在了魂天帝身後,天地潮汐奔涌而動,最後化為巨大的潮汐巨掌,狠狠的對着魂天帝怒拍而下。

「轟!」

面對着古元的攻擊,魂天帝卻是大笑一聲,一拳轟出,破碎虛空,直接是強行將古元一掌給硬接了下來。

「古元,晚了,接下來,便等待着陀舍古帝洞府的出世吧!」

魂天帝身形飄退,在其手中,緊緊的抓着陀舍古帝玉。

聽得魂天帝此話,古元面色也是微沉,目光看了一眼下方岩漿海域,果然是見到,那岩漿海而之上的漩渦,驟然間擴大了十數倍!

「轟轟轟!」

伴隨着漩渦的擴大,足足千丈龐大的岩漿火柱,突然鋪天蓋地的從岩漿海面之上噴射而出,雙方皆是有着不少人被波及,那般高溫以及衝擊力,直接是令得雙方都走出現了傷亡。

望着那泛起驚濤駭浪的岩漿海面,魂天帝眼中的狂喜,卻是越來越濃,他能夠感覺到,手中的陀舍古帝玉,突然出奇的熾熱了起來。

「嘩!」

高達千丈的岩漿巨浪突然湧起,旋即狠狠砸落,在濺起漫天岩漿時,那急速旋轉的岩漿漩渦,速度卻是逐漸變緩。

而在那旋轉速度變緩時,岩漿海面上,開始凸起巨大的岩漿,赤紅的岩漿迅速的擴散而開,而伴隨着岩漿的散開,一道矗立天地的古老石門,在那一道道狂熱般的目米下,緩緩的自岩漿中浮起。

石門之上,岩漿飛快的褪去,一種古老,莽荒般的氣息,頓時間充斥了這片天地,在那等氣息下物寂靜,即便是強如古元,魂天帝這等實力,都是由心的感到了一種驚懼。

那是一種凌駕這片天地之上的氣息!

天地間,無數道目光匯聚在古老的石門之上,最後,這些目光也都是凝固在了石門上方的四個古字之上!

「古帝洞府!」

魂天帝的雙眼,在此刻迸射出驚人的亮光,即便是以他的定力,在親眼見到這四個追求了上千年歲月的字體時,也是不免內心澎湃。

「終於是找到你了……」魂天帝喃喃自語,最後終於是忍不住的仰天狂笑,笑聲如雷鳴般,回蕩在天際。

「這就是那傳說中的古帝洞府么……」

古元此刻,也是有些失神,他怔怔的望着那安靜的矗立在岩漿之上的古老石門,那上面的氣息,讓得他明白,這,並非是什麼虛假之物,而是真正的斗帝之物!

只有那傳說中的斗帝所遺留而下的東西,方才能夠讓得他,都是感覺到心驚膽顫!

看着那靜靜不動的古老石門,古元片刻后,方才有些回過神來。

巨大的古老石門,矗立在岩漿上,在那龐大的體積下,所有人都是顯得異常的渺小,在他們的眼中,這石門,就仿若一方天地,異常的玄奧。

突然間,這片天地風起雲湧,雷霆肆虐!炑林隨身世界的龍皇,解除了禁制!

「哈哈哈哈,本皇終於重見天日了!」

「轟隆隆!」

接連着衝天而起的岩漿瀑布,最後也是轟然而落,落進那岩漿海域中,化為巨浪,飛快的涌開,將那遙遠處的山峰,都是給盡數淹沒而去。

隨着巨浪的落下,那岩漿海域中,一道渾身佈滿著紫金鱗片的巨大身體,從岩漿中探出一截,雖說僅僅只是一小截的身體,但那體積依然是極為龐大,那隱隱透著許些猙獰與威壓的頭顱探出岩漿,望着天空上那眾多的人馬,巨眼中,顯然是掠出欣喜之意。

古元與魂天帝,皆是目光凝重與警惕的望着龍皇,即便是以兩人的見識,都是無法認出這龐然大物的身份,畢竟,他們所見到的,彷彿還只是龍皇的冰山一角而已。

「在下古族族長,古元,不知閣下……」古元沖着龍皇拱了拱手,沉聲道。

一旁的魂天帝,也是怕古元會跟他聯手,當下也是拱手報出身份,言語間,倒是顯得分外的客氣。

「古族?魂族?嘿,在當年可算不得什麼大族,沒想到多年之後竟成為數一數二的超級大族了。」聽得兩人的話,龍皇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音,令得岩漿海面又是濺起一道道的岩漿火柱。

聽得此話,古元與魂天帝都是一驚,聽其話里的意思,似乎存在的時間,已是極其的久遠,在那數萬年之前時,魂族與古族,的確在當時的時候,算不得什麼數一數二的強族。

「我說老頭,你幹嘛呢?還聊上了?還不快點變成人形?」

炑林的話讓得天空的眾人一陣陣的驚愕。

「知道了,你這小子,讓我好好感受一下出來后的感覺不行嗎?」

龍皇翻了翻白眼,道。

古元以及魂天帝聞言,前者表現為驚喜,後者則是陰沉着臉。

聽得炑林的話后,它那龐大無比的身體,突然迅速縮小,短短瞬間,便是化為一位滿頭紫金頭髮的中年男子,他抬起頭,被他注視過的人,除了一些實力極強的人之外,皆是低下了頭。

男子淡淡一笑,道:「你們的事,我不會插手,愛怎麼樣怎麼樣。」

話落,便是站於炑林身旁。

炑林也是微微一笑,道:「放心,我也不會出手。但是嘛,記得別傷到能讓我出手的人哦。」說完,目光特有所指的看着薰兒。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