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小冷看了看這奇怪的生物。

「吶……你不說話我就當你是默認了。」 重生王妃狠傾城 她自顧自的哼哼。

而電腦的另一邊,幾個身穿白大褂的醫生都湊了過來。

「王主任……什麼事啊?把我們幾個都喊過來,你是想一會請我們吃宵夜嗎?」一個同樣年紀不小的醫生笑著說道。

他們都是這家大型醫院的專家教授級別的醫生,都是醫學界的頂級人才,不少人還是醫科大學的客座教授呢。

「我發現了一個天才!而且這個天才有學醫的打算……諸位都沒有收到好的徒弟,有沒有興趣一起培養一個?」一開始和顧小冷視頻的王醫生笑著問道。

「王教授……你開玩笑的吧?天才哪是那麼容易找的?」一旁的一個女人笑著問。

她是腦外科的專家,對於自己的專業那可是在國際上都有名的一位存在。

「我就問你們有沒有這個興趣,這個天才就在山海市,正好我們醫院要和山海市第一醫院進行人才交流的駁接,我聽說山海市第一醫院要變成我們的附屬醫院,咱們這些人會依次輪流去山海市醫院做交流……正好可以去看一看。」王醫生問道。

「人呢?如果真的是一個天才,我自然願意收為徒弟……實話說,那些醫學院畢業的學生太默守陳規了,不能完全繼承我的理論。」一旁的女人點點頭說道。

「那你們就先看看吧……」

王醫生笑著說道,他示意幾個人都看著電腦屏幕,他重新坐了下來。

「小姑娘……小姑娘?」

沒想到電腦另一邊的顧小冷也不見了,這丫頭正在和鍋蓋、虯褫交流呢。

聽到電腦傳出來的聲音,顧小冷急急忙忙的站起身。

「我在這……伯伯,我剛剛問您的問題您還沒有回答我呢?」她問道。

「恩……這個問題問的很好,不過就目前的醫學水平而言,還無法解釋這種現象之間有沒有確切的關聯,不過我們醫院已經有教授級別的專家在進行研究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一位就是專門研究你剛剛那個問題的專家。」王醫生笑著拉過來了另一個人。

顧小冷看了看,她突然發現在電腦的另一邊不止一兩個人,看起來至少有七八個人的樣子。

「小姑娘,我問你幾個問題,你可以回答我嗎?」王醫生拉過來的那個人看了看顧小冷問道。

「可以啊。」

顧小冷點點頭。

「你知道血液分子的異常物理變化嗎?」這個教授問道。

他姓李,是一位血液方面的專家。

「知道啊,因為患者的體內被病菌入侵之後,血液的一個自然的抵抗反應,但是幾乎對於病理無效……」

顧小冷快速的說著,她的條理清晰,語言邏輯極其強大,電腦另一邊的幾個教授專家都驚了。

「人才啊……」有人嘟囔了一句。

「還有……你對於原發性白細胞的病變有什麼樣的理解?」李教授繼續問。

顧小冷繼續對答如流,雖然只是一些理論上的認知,但是也極其的了不起了,因為許多的專業名詞一般人看了根本不明白。

「天才啊……」

對於顧小冷的評價,馬上又上了一個台階。

「這些理論上的知識你是怎麼知道的?雖然有些不準確,但是還算可以。」李教授點了點頭繼續問。

「我在網上查的啊……」顧小冷回答。 他們說的也有道理,之前我和小洛陷入那個陣法的時候,他如果真的要對我們不利。就我和小洛在他的面前。根本就不是對手。既然那個時候都沒有動手,而且這次指名道姓想要見我,肯定就沒有動手的理由。 極品全能學霸 說不定,會真的有事兒要找我。

“你們見過他人了?”我轉過身來朝着方大師他們問道。

“恩。至於長什麼樣子。明天你就知道了。”鬼婆說完話之後,帶着小洛去了酒店的隔壁房間。而我,則是留在了方大師的房間裏。

本來我還想跟方大師多瞭解一些的,可是方大師好像晚上出去喝酒喝多了。倒在牀上之後就打起來呼嚕。

看着方大師那花白的頭髮,忽然覺得有些揪心。我雖然十幾年沒有見到父母。但是至少我知道父母還在,還能和父母團聚,就連小洛。也能夠有機會見到家裏人。可是方大師的家裏人呢?

認識這麼久。我從來都沒有聽方大師說過家裏人的情況。他這個年紀。在普通人來看,正是頤養天年含飴弄孫的時候。可是他呢,卻還在四處漂泊。我都懷疑,之所以他到處跑並不是因爲他愛財,而是因爲不想落腳在某處,生怕刺痛自己傷心之處。

除了方大師之外,鬼婆和張叔估計也差不多。至於冷叔那邊,他的家裏人都因爲組織中的那些人的那個實驗而去世了,最後冷叔的那些仇家雖說也得到了應有的懲罰。但是現在這個結果,對於冷叔來說,也不知道算不算已經報仇了。

想着這些,我也越發的覺得方大師他們這羣人很可憐。或許,他們可以很輕鬆很容易的賺到很多錢,但是有很多東西,都不是錢能夠買得到的,比如親情……

剛躺下準備睡覺,囡子竟然打電話過來,問我什麼時候回去。

楊家墳那邊出事兒之後,囡子母女倆幾乎就已經沒有了別的親人。雖然之後整個村子裏都搬遷也算是住在一起,但是由於囡子奶奶的事情,所以囡子母女倆基本上跟身邊的鄰居關係都不太好。因此,我可以算是那邊他們的親人。

過年我沒在家,囡子連個玩伴都沒有。

安慰好囡子,等到這邊事情結束之後立刻就回去。掛斷電話之後,我就失眠了。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麼,眼睛一直盯着天花板,一直等到外面天大亮纔回過神來。

“葉子,趕緊睡會兒,不然的話人家來了你這狀態怎麼行?”方大師醒來之後看到我這樣子,先是驚了一跳,然後又從揹包裏面翻了大半天遞了個小鏡子給我面前。看到鏡子裏的我蓬頭散發臉略微有些臃腫,黑眼圈也很重,簡直都沒個人樣子了。

我趕緊把鏡子還了回去,縮進被子裏,讓方大師如果那個人來了的話,讓他喊醒我。

這一睡,再睜開眼睛已經到了下午,那個人還沒有過來。不過樑老和十三老頭卻來過了,本來我還以爲他們是聽到消息纔過來的。不過聽他們和方大師聊天才知道,他們是發現了那些棺材裏的一些祕密,所以纔來和方大師他們一起討論的。

但是讓我更加奇怪的是,方大師跟他們說話的時候,竟然有些敷衍,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十三老頭當時就惱了,一把抓過剛睡醒的我拍着肩膀問道:“葉子,你們最近發生了什麼事兒,怎麼好像都冷冰冰的,跟之前完全不一樣。”

我這才知道,他們之前就已經找到張叔冷叔和鬼婆聊過了,他們的態度都跟方大師一樣特別的敷衍。對於這些情況,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方大師他們不把事情告訴樑老,肯定有他們的道理。

所以,我也只能夠和方大師他們保持統一戰線。

“十三爺爺,我昨晚纔過來,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你也知道我家裏那邊那情況,我可不敢在那邊多待,知道方大師他們在這兒就過來了。這幾天累的,到現在都還沒有睡醒呢。”說話的時候,我指了指自己還沒有消除的黑眼圈。

十三老頭看我這兒也問不出來什麼,只好跟樑老一起無奈的離開了。不過從他們的眼神當中,我看到了懷疑,我想他們肯定不會輕易就這麼放棄,肯定還會再來。

“方大師,這事兒,爲什麼不告訴他們呢?”看着樑老和十三老頭的背影,我更加疑惑的朝着方大師他們問道。

“待會兒見了那個人你就知道了,是他不讓我們說道。”方大師說完話之後,指了指洗手間,讓我先去洗漱一番,而他自己則是拿着剛纔樑老他們送過來的資料仔細的翻看了起來。

那些資料裏面,也沒有多少特別重要的東西。都是一些這些年丟失的那些屍體的報告,還有之前在山上挖到的那些屍體的屍檢報告,以及關於山上其餘的棺材的一些推斷。 重生之創業時代 方大師看了幾眼,直接把那東西扔到了牀頭櫃的抽屜裏,就好像這些東西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

他的這個做法,讓我也有些不解,那東西可是樑老專門拿過來的,但是方大師卻仍的那麼隨意。

還沒等我問呢,小洛就在外面敲門,說那個人已經來了,就在酒店的小會議室裏,讓我一個人去那邊見他。

聽到這話之後,我開始緊張起來。轉過身來求助的看向方大師,希望他能陪着我一起去。

“葉子,你放心吧,那人我們見過,看上去很和善,對你沒有什麼惡意的,你就放心的去吧。”方大師說這話,把我推出了門。

小會議室在酒店的三樓,由於正在過年,所以酒店裏面根本就沒什麼人,整個酒店顯得特別的安靜。小洛和我一起走到會議室的門口,我深呼吸了幾口氣,朝着小洛點了點頭,在她擔憂的目光中,推開了小會議室的門。

小會議室裏面並沒有開燈,窗簾也拉的很緊,所以整個房間裏很黑暗,隱隱約約能夠看到裏面坐着個人,根本就看不清他的樣子。我進門之後,很習慣的伸手去準備開燈。

就在這時候,那個人影傳來了十分沙啞的聲音:“別開燈,我現在不能見光,就這樣說吧,挺好的。”

這聲音聽上去,就好像是年邁的老人發出來的,氣息明顯不足,甚至都讓我有種這句話說不完他就得掛的感覺。

“前輩,您找我什麼事兒?”我摸黑找了一把椅子拉過來坐下,朝着那個黑影子問道。

“你就是當年那個小孩兒吧,沒想到長這麼大了。”沙啞的聲音繼續傳了過來,“說起來,你也是個苦命的娃,小時候吃了那麼多苦,這幾年也沒少受苦吧。”

這話說出來之後,我也是愣了一下,眼睛緊緊的盯着他,看來他肯定知道一些什麼。

“前輩,我們這次找您,就是因爲我的事兒。”我直接開口,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了眼前的這個黑影子。雖然眼前的這個人是我第一次看到,但是在他身邊的感覺,就讓我很放鬆,很安全。

“你的這事情,我暫時也沒有辦法,等我傷好了之後,或許能夠找到更實際的辦法。 獵愛之老公太腹黑 畢竟,你體內的那個東西太厲害了。”那個高人嘆了一口氣,聲音依舊沙啞的朝着我說道。

“還有,您在山上佈置的那些陣法是什麼,我老家那邊的東西是不是也是你放的,會不會出什麼事兒?爲什麼不讓把這事兒告訴樑老他們呢……”我幾乎把自己所有的疑惑,全部都朝着眼前的高人問了出來。

“有些事兒,你現在不太適合知道。之所以不讓上邊的人知道,是怕他們把我抓起研究,或者讓我去給他們幫忙。我不適合那種生活,所以故意避開他們的。你只要知道一點,我現在做的這一切,都沒有任何惡意。”那個高人,繼續朝着我解釋道。

“所以,你們現在什麼都不要做,那些人不管做什麼,讓他們去做好了。最好,你們就立刻離開這個縣城,到時候我會打電話給你的。”

“那得多久?”我立刻朝着他問道,我現在可沒有多少時間可以等了。

“最多不超過三個月,不過這段時間,你們最好不要打擾我。不然的話,時間會更長。”那個高人說話的時候已經站起來朝着窗戶邊走了過去。

“對了前輩,還有件事兒想讓你幫忙。”我看他那樣子好像是要從窗戶離開,趕緊開口喊住了他,“前輩,之前帶我走的那個範老頭家在哪兒你知道嗎,我想把他的骨灰送回去。”

聽到這話的時候,那高人頓了一下,轉過身來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我。不過接下來卻又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十多年了,果真是老了,沒想到,他已經不在人世了。你把東西交給我,我給送回去吧。”

這次見面前後不到二十分鐘,我也沒有打聽到什麼要緊的事情。不過也算是解決了一樁心事兒,至少範老頭的骨灰能夠落葉歸根。 李教授的手一抖,他覺得自己可能是有了幻聽。

「你說什麼?網上的資料?你查了多久?」他瞪著眼珠子。

顧小冷嚇了一跳,猶豫了一下才回答道:「三天……」

對面的幾位醫學泰斗都愣住了,誰都沒說話。

「妖孽啊……」

也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

「伯伯……大伯?」顧小冷奇怪地喊了幾句。

「孩子,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的住址?或者你學校的位置也可以!我們這幾天馬上就要去山海市一趟,到時候我們想見一見你。」王教授連忙問道。

「唔……可以啊,我就在山海市經濟大學就讀經濟學,你們可以來找我的!」顧小冷點點頭。

至於家庭住址……還是算了吧。

幾個醫學教授也是無語了,這個姑娘就讀的居然還不是醫科大,而是經濟大學……

「好的,我姓王,這一位姓李……到時候我們可能都會去,你不要驚訝,我們想實際考察一下你,你真的有學醫的打算?」王教授繼續問。

「你們?我想學是想學,不過你們能不能教的了我?我很聰明的……一般的老師都害怕我。」顧小冷嚴肅地問。

言下之意,你們如果水平不行就不要來了。

「這個你放心,我們幾個老東西還是拿的出手的。」王教授笑著說道。

「那好吧,你們盡量快一點,我妹妹活不了多久了。」顧小冷點點頭。

視頻通話結束,顧小冷根本沒在意,在她眼裡剛剛那幾個自稱教授的傢伙無非就是想騙小孩子,這種伎倆實在太低級了一些。

她才不信,他們會來經濟大學找她。

「呼……我洗澡去了。」

顧小冷自顧自的嘟囔,鍋蓋依舊趴著不動。

顧小冷看了看鍋蓋。

「要不我也幫你洗洗吧?」她問道。

鍋蓋睜開眼,看了顧小冷一眼,它居然爬了起來。

「卧槽!你特么有病是不是?沒事洗什麼澡?」虯褫破口大罵。

鍋蓋根本不理它,居然還真的跟著顧小冷去了浴室。

「你不許偷看!等我洗完了,我再幫你洗……」顧小冷嚴肅的對鍋蓋說道。

鍋蓋是有眼睛的,虯褫沒眼睛,顧小冷也就不去說它了。

鍋蓋趴在浴缸旁邊,閉上了眼睛,顧小冷看了看這玩意,這東西真的有這麼聰明?

詭異!

太詭異了。

等自己將來學了醫,一定要將這兩個東西切片研究一下。

顧小冷急急忙忙的把自己清洗乾淨,洗完了她才想起來,其實她今晚已經洗過澡了,不過小孩子的脾氣依舊在,顧小冷也不管了。

今晚樂包不在,這裡都是她的天下。

這丫頭將熱水對準了鍋蓋,鍋蓋一直閉著眼睛,也不反抗也不躲避。

用手洗了兩下,顧小冷覺得手感不太好,她直接拿起一旁刷馬桶用的刷子,不過這隻刷子明顯還沒有用來刷過馬桶……

沒想到這個東西用起來還蠻順手的,顧小冷起勁的刷著鍋蓋,沒想到這一刷還真的刷出來許多的污垢。

鍋蓋時不時的睜開眼看顧小冷一眼,看起來享受得很。

「你要不要洗洗?」顧小冷看著一直在動來動去的虯褫。

「不需要!」虯褫回答。

顧小冷好像依舊不適應一條蛇和自己說話,雖然這並不是真正的說話。

「你確定?」她懷疑的問。

「當然,本大爺可不是那隻小蛤蟆,本大爺的皮膚光滑細膩,什麼灰塵也沾不上!」虯褫得意洋洋的說道。

本王的王妃是白蓮 它吐了吐信子,黝黑的長信看起來非常嚇人。

「是嗎?我摸摸……」顧小冷伸手摸了摸。

虯褫居然沒有反抗,反倒是等著顧小冷回答摸后感……

「唔,的確很滑,還涼颼颼的……」顧小冷嘟囔。

「那可不是,本大爺可以控制陰陽氣息,自然是涼颼颼的!」虯褫晃了晃腦袋。

顧小冷眨了眨眼,她聽樂包說過這個陰陽氣息,也看過樂包通過改變陰陽氣息讓螞蟻聽話的一幕,所以她接受的非常快。

「好了,我給你擦一擦……」她大叫一聲。

鍋蓋直接站了起來,渾身劇烈的抖了抖,頭頂的虯褫劇烈的搖晃了幾下。

「啊……你能不能輕一點!水都濺到我身上啦!」

顧小冷居然伸出手砸了鍋蓋一下。

鍋蓋哼了哼。

「你還哼哼?給我馬上出去!」顧小冷指著浴室外面。

鍋蓋慢慢的爬了出去,看起來像是很不願意似的。

「我說……你也太窩囊了吧?誰的話都聽?」虯褫不滿意的對著鍋蓋嘟囔。

「關你屁事!」鍋蓋直接將虯褫頂了回去。

它就是這個性子,沒什麼事的時候脾氣非常好,一旦發怒……那可真的是天崩地裂。

顧小冷擦了擦身上的水珠,這才跑了出來,一下就跳上了自己的床,舒服的窩在床上。

鍋蓋就趴在她的床邊,虯褫依舊來回晃動。

「鍋蓋、虯褫……紫萱姐是你們的主人吧?」顧小冷小聲的問。

「是的。」鍋蓋回答。

「那你們為什麼不守著她?」

顧小冷慢慢的適應了這種不用張嘴就能說話的方式,她還覺得有意思的很。

「那個大仙可不是一般人,我們還是離他遠一點的好。」虯褫接過話題。

「樂天哥?他是個警察……」顧小冷哼了一聲。

「小丫頭你懂個屁!那個傢伙……隱藏得深得很,我可以察覺到他的體內有極其恐怖的力量!這樣的存在,我們還是敬而遠之的好……」虯褫嚴肅的說道。

顧小冷閉上了眼。

「胡說八道……樂天哥就是個不要臉的神棍!你們不懂……」她嘟囔著睡著了。

虯褫將腦袋扭到了床邊,它彷彿在看著顧小冷。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