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羽你欺人太甚!”二胖很是生氣的罵了一句。因爲作爲現代人,我們通常說打人不打臉,羽哥好像真的有點…

二胖武器被卡住了,不能脫手,人也跑不掉,更來不及出招,只好匆匆用手擋在面前,哪知道項羽突然變招,原本打臉的拳頭轉到身上,朝二胖肚子狠狠來了一下。

二胖頓時背朝後,倒在了地上,手裏的武器也被項羽挑走了。

“好!羽哥贏了!”我們這裏頓時發出了幾聲喝彩。

二胖衝地上爬了起來,臉色憤怒,一點都沒有受傷的樣子,項羽臉上滿是笑意,長槍揮舞了幾下,把大戟仍在了二胖腳下。

“將不丟馬,你落地,你輸了。”

說着,扭了一下馬繩,轉身就朝我們這裏走了過來。

“項羽小兒使詐,我呂布不服,再來一戰。”二胖怒火滔天,一手拔出大戟,遙遙指着項羽的背影宣戰。

項羽沒回頭,更沒有說話,只是擡手揮了一下,做出個擺手的姿勢。

“羽哥漂亮,贏了不追擊,更不取人性命,有大將之範!”楊塵衝着騎馬而來的項羽恭敬的做了一個佩服的手勢。

項羽哈哈大笑兩聲,臉上笑意更濃。

“小心!”徐鳳年突然暴喊一聲,就見二胖不知道什麼時候抓起了大戟,猛地朝我們這裏刺了過來!

項羽來不及回頭,匆匆向旁邊一歪,只可惜還是躲得太慢,腰被刺中了一點,墮下了馬。

“哈哈,項羽小兒不過如此。”二胖一邊大笑一邊衝這裏跑了過來。

“臥槽,真他媽無恥,居然玩偷襲!”小白開想也不想就衝了過去,徐鳳年也放開了我,跟了上去。

楊塵立即扶起倒在地上受傷的項羽,項羽眉頭緊蹙擡手擋住了他,自己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猛地回頭看向二胖。

小白開和徐鳳年剛撞上衝過來的二胖就被踢飛了,勢不可擋的跑到了我們面前。

這時候一直沒動的郭勇佳突然擋住了他,二胖本來想扇飛他的,可手上的動作有些遲鈍,我知道他的人格又在發揮作用了,郭勇佳面無表情的一手抓在他腰上,面無表情的喊了一句:“看你死不死。”

話音剛落,二胖白眼一翻,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伴隨著那股力量的還有一段記憶!等到墨九狸徹底吸收那些靈魂的力量和記憶后,絕美的臉上露出一抹驚艷的笑意……

原本以為這一次必死無疑,卻沒有想到有了這樣意外的收穫!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墨九狸也不清楚,但是這個結果,卻讓她非常的滿意……

而隨著男子靈魂的消失,墨九狸低頭看向面前的書桌,上面的錦盒也不知道何時被打開,裡面放置的是一個縮小版的黑色閣樓,而在錦盒邊,剛才吸引墨九狸注意的黑色石頭,此刻已經化為了粉沫……

墨九狸從剛才那個靈魂體的記憶中,已經知道那塊石頭,便是剛才那男子棲身之地,而剛才的男子名叫黑溟,是魔界的一名魔尊……

卻因為一次意外被困在這禁魂樓中,禁魂樓是這黑色閣樓的名字,樓如其名是一個囚禁靈魂的神器……

男子在禁魂樓中不知道囚禁了多少年,而他的靈魂自從蘇醒后,便一直想辦法逃出去!奈何禁魂樓對於他來說,寸步難行……

他用了幾千年的時間,才終於能夠行走于禁魂樓之中,卻仍舊無法出去!只能等待機會,這一等就是千年……

這一次凌天秘境開啟后,他就感覺到有無數人的氣息進來了,也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奈何這些人進入秘境后,被散落在各地……

他根本無法確定自己是否能成功,最後他利用剛才那一塊棲身魂石,散發出一股淡淡的魂力磁場,用了兩個月的時間,才將那些魂力蔓延至整個禁魂樓所在的山脈……

只要在山脈周圍的人,都會被那若有似無的魂力吸引,進入山脈后,也都會不約而同的進入禁魂樓……

雖然他引來了很多人進入禁魂樓,但是禁魂樓中的考驗,卻不是他能隨意更改的!那些考驗原本就有,對於他這個靈魂體沒有用,但是對人類卻是有用的……

而那些考驗,在沒有開啟的時候,他可以隨意遊走在禁魂樓的每一層,可是那些考驗從第一關開始,只要開啟了,他便再無自由可言,只能棲身在魂石之中……

只有等到有人通過所有考驗,來到第三層時,他才能再一次恢復自由,其實他和這禁魂樓,都屬於通過考驗者的獎勵……

可是,畢竟禁魂樓存在的時間太過久遠,功能有所退化,很多限制都減弱了!不然黑溟的聲音,之前也不可能隨意傳到墨九狸他們的耳中了……

黑溟自然不願意臣服一個人類,因此,他早就打算好了,最後不管是誰來到這第三層,他都要吞噬對方的靈魂,然後佔據對方的身體,這樣他才能夠離開禁魂樓,才能夠自由……

只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還沒來得及吞噬墨九狸的靈魂,自己就被墨九狸給吞噬的渣也不剩了!如果黑溟知道的話,一定寧願臣服於墨九狸,可惜,沒有如果了……

墨九狸回過神來之後,拿出之前自己收起來的兩個錦盒,發現裡面放著的,也是兩個黑色的閣樓…… 墨九狸將幾個錦盒中的小黑閣樓,一起拿了出來,就在幾個同樣的縮小版閣樓,被墨九狸拿出來之後,每個身上忽然閃過一道黑光……

接著墨九狸看到原本三個縮小版的黑色閣樓,竟然直接拼接到了一起,最後變成一個巴掌大的三層小黑閣,看上去跟之前在外面見到的黑閣一模一樣……

墨九狸伸手拿過來,入手冰涼,也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煉製成的!不過她確定手裡這個小的禁魂樓,跟自己所在的禁魂樓是一樣的……

就在墨九狸準備收起手中的禁魂樓時,指尖微微一痛,原來被手中的禁魂樓頂的尖銳處劃破指尖,然後自己的鮮血被手裡的禁魂樓吸收……

一道淡淡的黑色契約光芒落在墨九狸的身上,光芒消失后,墨九狸已經站在了外面的山脈中……

而她的手裡拿著的,是一座小的禁魂樓,墨九狸心念一動,禁魂樓在她手中變大,最後在她的面前出現一座黑閣,正是之前他們看到的模樣……

墨九狸好奇的走了進去,黑閣內的一切她只需要意念就感知的一清二楚,果然跟之前自己經歷的都一樣……

墨九狸的唇角溢出一抹笑意,走出禁魂樓心念一動,禁魂樓最後化為一個指甲大小的黑色印記,落在墨九狸的手腕處……

墨九狸看了眼四周,沒有發現任何人後,直接讓雲夏感知一下周圍,得到的答案是有許多人往外走,但是沒有她熟悉的……

最後墨九狸直接選擇了一個方向,希望能夠儘快找到自己的同伴,她嘗試聯繫雪封,發現還是沒有反應……

不過,接下來的日子,墨九狸雖然沒有遇到自己人,倒是遇到不少別的隊伍,而且也沒有再遇到魔獸的襲擊,這是讓墨九狸比較欣慰的……

而原本在山脈外面,等候墨九狸的雪封等人,一直沒有離開,白天的時候幾人就分別四處走走,看看墨九狸有沒有從別處出來,晚上再回到原地……

開始的時候,只有冷殘淚,雪封,花護法三人,分別出去尋找墨九狸。可是後面兩天開始,雪顏和心沭,也偶爾在白天出去……

不過兩人卻是為了劫殺墨九狸的……

「心沭,你確定那個賤人還沒出來?」雪顏有些煩躁的問道。

在那黑閣中,她連第二關的考驗都沒過,只得到了一株不起眼的藥材,已經讓她鬱悶無比了……

原本以為進入秘境,很快就能找到墨九狸,然後殺了對方,卻沒有想到過去幾個月了,她卻是連墨九狸的影子都沒有見到……

「我怎麼知道,既然大部分人都從這個方向出來,我想她應該也會從這裡出來的!」心沭冷聲說道。

自從在那個黑色閣樓出來,她就一直有些不安,因為她發現自己的天賦消失了!她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主子臨走前,讓她無論如何要殺了墨九狸。如果她不能完成任務,那就無法再回到主子身邊,只能永遠留在這個大陸,那是她不想的…… “呸。”郭勇佳吐了一口水,使勁踹了昏迷的二胖幾腳,罵道:“讓你牛逼,起來和我單挑啊?!”

我不可思議的看着郭勇佳,二胖和項羽剛纔打的難捨難分我們都看見了,可怎麼一碰上他就…

郭勇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小白開和徐鳳年趕了過來,驚呼道:“臥槽,你居然這麼厲害?”

就連項羽也愣住了,忍不問:“小郭居然是絕世高手?”

郭勇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小時候經常和他打架,知道這傢伙腰上有一塊癢癢肉,一抓就會全身無力昏倒,沒想到現在還是…”

好吧,原來是這樣…

二胖雖然昏迷了,但醒的很快,一咕嚕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臉茫然還沒說話呢,就被暴怒的項羽突然擡了起來。

“我敬你是條漢子,你居然還敢偷襲?”說着猛地朝遠處扔了過去。

二胖落地後踉踉蹌蹌的倒退了幾步,臉色有些難堪,一時間說不出話,項羽還想上去,被郭勇佳攔住了。

“算了羽哥,咱們已經贏了。”

說完,用了一種很失落的眼光看向二胖,二胖臉色通紅,居然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項羽冷哼一聲:“這次放過你,下次決不輕饒!”

二胖猛地擡頭:“我呂布…”

“好了。”谷醫林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臉色帶着笑阻止了二胖。

“這一次,是你們贏了,我們認輸。”

小白開嘴巴上叼着煙,非常牛氣道:“知道輸就行了,我的身體呢,物歸原主吧你。”

谷醫林沒理會他,而是看向楊塵:“三局兩勝,你決定的,現在只是贏了一局。”

楊塵抿了抿嘴,說是,第二場還是這麼比?

谷醫林看了看呂布,沉吟了下:“這麼比沒意思,雖然打起來精彩,但總感覺少了點什麼,這樣吧,項羽和呂布留着,第二場,各自雙方派出三人來,這樣就是四對四,你們說,會不會更刺激點?”

“四對四?”我們幾個目目相覷。

“沒錯,誘惑珠我會給你們,找什麼人吃你們自己決定,或者再去地府撈幾個魂來湊數也行。”谷醫林沖兜裏掏出幾個白珠子毫不在意的丟給了楊塵。

“媽的,打來打去都沒完沒了了?”小白開忍不住吐槽:“乾脆讓羽哥和呂布再來一次,讓你死心得了。”

“決定權在我手裏,我只是通知你們,不是和你們商量。”谷醫林臉上雖然在笑,但是語氣卻十分冰冷堅決。

楊塵想了會,說:“行,但是時間可能要久一點。”

“這個你隨意,等個十年八載我都行。”谷醫林笑了笑,轉手就走。

二胖突然一手拉住了他:“我的摩托車店鋪呢?不會輸了就不給我吧?”

郭勇佳氣的跳腳:“媽的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着摩托車店鋪的事?”

谷醫林隨手一甩擺脫了二胖,眼神冰冷道:“輸贏對我來說無所謂,我也不怪你輸,該給你的,我不會反悔,自己回家查銀行卡,還有,不要動我,只此一次!”

二胖眼睛一瞪,正想發火呢,突然變成了笑臉:“有錢就好,有錢就好…”

“媽的,沒出息,虧你上輩子還是呂布,呂布怕貂蟬嗎?”郭勇佳憤憤不平。

“噓。”二胖對着郭勇佳比了一個手勢,小心翼翼的看了下四周:“我老婆纔不是貂蟬,你這話別亂說,給我家那口子聽見了指不定拿刀砍我!”

“妻管嚴癌症晚期,沒得救了。”小白開拉着郭勇佳跟着我們上車。

郭勇佳在車上忍不住嘆息:“這傢伙跟以前還是一樣,性子懦弱,剛纔突然發瘋偷襲,估計也是呂布搞的鬼,羽哥,你別在意。”

項羽無所謂的擺了擺手:“陰險小人而已,你們以後可千萬別說他和我並肩一類的話,丟人!”

“那是那是,羽哥剛纔我們都看見了,打呂布小兒跟玩似得。”小白開最開心,張口就是馬屁。

項羽臉色一頓,認真說:“其實這傢伙本事還是有的,我行軍打仗多年,這麼厲害的人我也是頭一回碰見。”

徐鳳年朝項羽比了個大拇指:“再厲害還是你贏了。”

“話不是這麼說,他太孤傲了,一開始小瞧了我,還耍心眼,如果是真正的打起來,我不見得能贏,別看我剛纔故作輕鬆,其實我心裏也沒底,而且他這不是轉世爲人了嗎,他每次出招都有停頓,沒有那種殺機,總的來說是我佔便宜了,否則的話,要贏他不打個天昏地暗,是分不出勝負的。”項羽語重心長的說。

“他骨子裏還是現代人,這種打打殺殺的事,在內心深處肯定會糾結的。”楊塵補償道。

“對,就是這個理。”項羽笑了下,隨即又有些不安道:“還有那個一直沒出手的傢伙,我感覺他也不差,剛纔呂布抓他,一下子就被掙脫開了。”

楊塵嘆息:“他是我們的師兄,確實很厲害…”

到了酒店,項羽也一時忘了去找虞姬的事,和我們討論起來找誰過來幫忙比試。他的意思是,自己手下還有幾個大將,都很有本事,以一當百,可以去地府裏找找他們,只要他在這,就沒有不聽他話的。

這個建議雖然中聽,但我們沒采納,楊塵說第一盤他們輸了以後,肯定還會找更厲害的人,那我們也不能大意,不能找普通的能人,要非常出名的,除了項羽和呂布兩個,還可以選比如關羽,張飛一樣的人。

項羽表示這些人都不認識,不好判定。小白開笑道:“讓郭勇佳去咯,一個呂布他一隻手就可以捏死,還怕個屁?”

郭勇佳氣的跳起來踢了他一腳:“你怎麼不上,媽的,都是爲了你才挑起來這破事的。”

一羣人討論的火熱朝天,我沒心思,乾脆看起了電視,結果一打開,正好看到了一個新聞,說是一所體育學校,有個十五六歲的小男孩天生神力,還特地放出他搬起大石頭的場景。

我見有意思,連忙叫他們一起看,他們都愣住了,說這小孩子是怪物,徐鳳年問:“羽哥,這石頭你搬得起來不?”

“可以。”項羽眯着眼睛,又補充道:“一隻手也行。”

其實電視裏的孩子也搬得很輕鬆,而且長相也非常特別,就是有點醜,不像一般的小孩清秀,臉上都是麻子,還一個勁的流鼻涕。

“這傢伙有點像歷史上一個非常出名的人。”楊塵此時喃喃自語。

我問誰,古代打仗還用這麼小的孩子當將軍?

“李元霸。”楊塵皺眉:“倒不是將軍,而是皇帝的弟弟,聽說一生下來就和老虎獅子關在一起,因爲生性野蠻,力大無窮,動則就會殺人。”

我心裏一抖,說這麼可怕的人我們還是別招惹了,要是這孩子真是那李元霸,吃了誘惑珠,指不定先把我們給…

“那不會,李元霸是個智障,就跟七八歲的小孩一樣,很好騙的。”小白開咧嘴笑道:“我看行,先去找這個小孩試試。”

“等等。”項羽阻止我們,有些納悶道:“我手下的大將都能搬起那石頭,這一個小孩子雖然厲害,但是刀劍無眼,到時候別沒上陣就先嚇的尿褲子了。”

徐鳳年附和:“對啊,找別人吧,我聽都沒聽說這個人,一個十五六的小孩,你們還真敢讓他上?”

楊塵苦笑搖頭:“李元霸可是歷史上的怪物,羽哥和呂布是公認的武力第一,那是沒有把怪物弄上去,要是算上李元霸,你們兩聯手可能都不能對付他,他十五歲就死了,但是在當時沒人是他的對手。”

“哦?”項羽來了興趣:“有點意思,這個小孩在哪?我們直接過去找他…” 對於心沭的態度,雪顏雖然不滿卻沒有說什麼,畢竟在得知了墨九狸的實力后,她也沒有把握能夠殺了墨九狸,她還需要心沭的幫忙,只能暫時咽下心中的不滿,忍受心沭的冷言冷語……

心裡卻暗自想著,只要除掉墨九狸以後,她早晚會想辦法除掉心沭的!主子身邊的女人,只能有她一人,絕對不能再有別人……

這時,不遠處的談話聲,吸引了雪顏和心沭的注意,兩人對視一眼跟了上去,發現兩個受傷的少年坐在那裡休息,雪顏和心沭直接落在幾人身邊的樹上……

「也不知道大師兄怎麼樣了?會不會被那個女人給殺了?」一個少年臉色慘白的說道。

「不知道,我們在這裡等大師兄吧!真不知道那個墨九狸看起來長得傾國傾城,竟然那麼不講道理!」另一個少年,一邊包紮自己的傷口一邊說道。

「是啊,也不知道那墨九狸是什麼人?難道她跟我們雪族有仇不成?」之前說話的少年擔心的說道。

「就算跟我們雪族有仇,她也不會是大師兄的對手,要知道大師兄已經是半神玄的實力了!」另一個少年說道。

「嗯。沒錯!大師兄一定會殺了她……」

「誰?你們是什麼人?」少年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樹上忽然跳下兩個女子,警惕的問道。

「你們剛才說,遇到一個叫做墨九狸的女人?」雪顏無視對方的問題,直接問道。

「沒錯,你是誰?」兩個少年緊張的問道。

「你們在那裡看到她的?」雪顏冷聲問道。

「你們想幹什麼?你們跟那個女人是一夥的?」少年擔心的問道。

「哼,放心,我們是那墨九狸的仇人,不是一起的!」雪顏冷笑道。

「真的?」

「說,在那裡遇到她的?」雪顏懶得廢話,直接欺身上前,一把抓起那個臉色慘白的少年問道。

「在,在那邊,我們的大師兄攔著她,我們先走了……」少年指著一個方向,結巴的說道。

「我們走!」雪顏聞言直接丟下少年,看著心沭道。

我能看到氣運線 說完兩人的身影一閃便消失在原地,沒過多久兩人就發現,前面有淡淡的血腥味道傳來……

等走到近處果然看到一個黑衣女子,一劍穿透一個白衣男子的胸膛,那男子震驚的看著對面的黑衣女子,最後慢慢的閉上眼睛……

「墨九狸!」雪顏看到背對著自己的黑衣女子出聲喊道。

持劍的女子聞聲,轉過頭來,一張絕美的容顏暴露在雪顏和心沭的面前,雪顏在看到『墨九狸』那張絕美的容顏時,眼中閃過濃濃的嫉妒……

早就從心沭那裡看到過墨九狸的畫像,卻沒有想到真正見到以後,比畫像上還要美……

「你們是誰?」『墨九狸』看著對面兩個女人皺眉問道。

在看到雪顏和心沭兩人姣好的容貌時,她眼中閃過一抹冷意……

「呵呵,我們是殺你的人!」雪顏冷笑一聲說道。

「殺我的人?就憑你也配?」『墨九狸』冷笑道。 “你們是說李二蛋?”被我們攔住的人不解的問。

“應該是,他在學校裏嗎?”小白開想都沒想直接說道。

“他在食堂裏,你們過去就能看到他。”他指了一個方向。

到了食堂門口,正好看見一個小夥子蹲在一塊大石頭上抽菸,就是我們電視裏看到的那個傢伙!

我們幾個走到他面前後他才反應過來,呆頭呆腦的問我們幹什麼?

看這樣子我心裏就暗道壞了,明顯就是腦子有問題的孩子,但來都來了,怎麼說也要問問。

“你力氣是不是很大?”郭勇佳也學他傻頭傻腦的問。

他點了點頭。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