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老這時候也有些心疼兒子,沒有打獵的心情了。

他馬上吩咐了一番,便隨另一架直升機,去看兒子了。

大部分的戒備力量,也隨韓老而去。

只留少量的警衛。

李瑞鋒和十六名特別戰隊的成員,自然也在原地。

李瑞鋒,真是激動不已。

緊緊的抱着宋三喜,吼道:「喜哥!你他娘的,我妹夫,妹夫,妹夫哈哈哈,安逸,刺激,舒服,哈哈哈」

這個鐵憨憨,太興奮了。

最後,居然抱着宋三喜,在他臉上叭了一口。

旁邊的手下們,看着也哈哈笑起來。

有手下還說:「鋒隊,那可是你妹妹親的臉啊!」

宋三喜一身惡寒,趕緊把他推開。

「李瑞鋒你個憨批,瘋了?」

「哈哈,我就是瘋了,高興瘋了,哈哈」李瑞鋒,一點都不生氣,開心的很。

「真沒想到,我妹夫是這麼這麼的牛批!你是沒看見,韓生超那張臭臉,哈哈,剛才跟吃了屎一樣,哈哈」

「兄弟們,爽不爽嘛?」

李瑞鋒一邊說,一邊問自己的弟兄們。

得到的回復是:爽!!!

這聲音,很響!

畢竟,韓生超在布隊,太拽了。

根本沒把這些手下放在眼裏的,打罵都是常有的事。

所以,這些手下,表面上只能屈服於韓生超。

心裏,是最向著李瑞鋒的。

李瑞鋒比較搞笑,對人也很真誠,而且身手實力非常高!

他和大家,才是平易近人,同甘共苦。

所有人都覺得,他不應該是隊副,而應該是隊長。

隨後,宋三喜按著韓老的吩咐,把這些野物,都處理了。

畢竟,雖然他是活捉,但這些野物都受傷了,放歸大自然,也得死。

所以,全部處理掉。於是,大荒谷口,架起了行軍鍋,升起了柴火。

在李瑞鋒他們幫忙下,宋三喜處理起來也快。

李瑞鋒他們把宋三喜視為最牛的獵手,如同英雄。

紛紛問他,都是怎麼活捉的這些野物?

宋三喜笑笑,就是下下套啊,用石頭偷襲之類的。反正就是活捉了,過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大荒谷深處,野物多,也很好捉的。

李瑞鋒也說,喜哥,教教我怎麼狙擊嘛!你原來,答應了的。

手下們一聽,才知道原來宋三喜真是狙擊高手。

宋三喜一邊做事,一邊講了些心得,讓他們慢慢領會去。

這,就要靠天賦了。

李瑞鋒很有感覺。

但其他的手下,聽的雲里霧裏了。

一切搞定了之後,宋三喜只帶了四隻野兔,兩隻野雞、兩隻錦雞,還有半邊野豬肉回去。

當然,野豬內臟下水什麼的,韓老吩咐了,一定得帶回去,這東西好吃的很。

剩下的,都讓李瑞鋒他們帶回布隊去,打打牙祭。

這是感情,也是恩義。

李瑞鋒他們,特別高興。

帶着野物,直升返回特別行動戰隊去。

李瑞鋒還說,等他有假期了,回中海,一定和宋三喜去打獵。

看他怎麼活捉野物的。

宋三喜笑笑,說行啊,沒問題。

李瑞鋒順便說了句:「到時候,叫上我妹,咱帶兩頂帳篷,我一頂,你倆一頂。」

宋三喜黑著臉,「頂你個肺啊頂!趕緊滾犢子」

「嘿嘿!哈哈兄弟們,撤!」

李瑞鋒,高興的很!

宋三喜,則是坐上越野車,和少量的衛兵,帶着獵物,返回韓老的莊園。

回到那邊,臨近中午了。

車子進院門,韓老他們也剛剛回來。

宋三喜下車迎過去,關切道:「韓爺爺,三叔怎麼樣了?」

韓老表情略有些嚴肅,「沒什麼大礙,輕度腦溢血,送醫及時,休息十天半個月就好了。」

「哦,那就好。」宋三喜點點頭,長出一口氣的樣子,「三叔在哪個醫院呢,我去看看他,給他說一聲,一個億,我不要了。」

韓老聽的都呆住了 冰針晶瑩剔透,互相攢簇在一起,彷彿透明的結晶冰棱,看似美倫美奐,卻處處透露著無盡殺機。

林炎瞥了一眼那彷彿隨時隨地都會刺穿他身體的冰針,眼神淡漠地掃了一眼笑吟吟的陸展道人,淡淡地道:「這便是你的手段。」

「這便是老道的手段。」陸展道人淡淡地笑道,「這區區的冰針術上不了什麼枱面,但對付你一個區區凡人,足夠了。」

「這是真正的仙家術法,你以為是凡俗武者的武功可比的?」秦浩然冷笑道,「就算是有銅牆鐵壁,在此術轟擊之下,也是屍骨無存。」

「林炎!」程飛霜驚呼一聲。

林炎細細感受着陸展道人所施展的冰針術,雖然感應不到這所謂的天地靈氣,但隱約能察覺到這冰針之術中有隱約的能量流動,通過空氣的細微流動,可以察覺到這股能量存在。

「老道今日開了殺戒,居士死後,自會為居士開壇做法,超度往生。」陸展道人和煦地笑道,彷彿他現在在做的不是殺人,而是一件大好事。話音落下,那飛針發出滋滋的響動,不斷旋轉,一道道飛針鋪天蓋地地刺向了林炎,瞬間包圍住了林炎,後者周身彷彿被藍白色的光芒包裹,似乎整個人都要被吞噬了一般。

陸展道人輕捋拂塵,笑眯眯地道:「程小姐還是乖乖跟我們走吧,等到試劍大會,自會讓你和程家主見面,一商婚事。」

說着秦浩然身後的兩個隨從應聲向前,秦浩然也是一聲獰笑,不屑地示意他們向前抓住程飛霜。

「就這麼點手段就想抓人,似乎也太心急了一些吧。」便在秦家眾人要動手之時,藍白色光芒之中,一道聲音淡淡地傳了出來。

陸展道人身子一顫,先前那高高在上,完全不將林炎放在心上的笑臉,此刻消失得無影無蹤,下一刻,一道強烈的勁風自林炎腳底升騰而起,一道道恐怖的劍氣將那些由冰針凝結而成的藍白光芒,攪得粉碎。

「這是什麼手段?」陸展道人震驚,那無盡的劍氣似乎比他所凝結出來的冰針更加強大,無堅不摧,這已經不在武功的範疇,和法術有異曲同工之妙。

冰針光芒散去,化為精純的靈氣,消散於天地之間,也逐漸顯現出林炎的身影。

此刻林炎手中正托舉著一枚玉佩,玉佩散發着白光,形成了一個護盾,將林炎周身包裹,方才那冰針盡皆由這護盾阻擋下。

這是林炎自己煉製的「器」。

「居然是法器!」陸展道人臉色大變,道,「還是武者可以催動的法器!」

「法器?」林炎淡笑,似乎在仙門之中,仙門中人使用的武器叫做法器。

陸展道人的呼吸變得急促,法器乃是仙門中人使用的兵器,有着各種神奇能力,但一般法器都是只有仙道中人才能催動能力,尋常武者哪怕灌入真氣,都無法催動法器分毫。

但仙門之中,能被武者催動的法器並不是沒有,但幾乎全部都是上古遺留下來的,內部紋理很多都已經破損了,僅存的幾件法器,每一件都被仙道巨擘把持,尋常人根本無法得到。

沒想到在這世俗之中,居然讓他陸展道人見到了武者使用的法器!

這種稀罕法器,每次在仙門之中出現,都引起很多大人物爭搶,價值斐然。

陸展道人的眸光之中忽然充斥着一絲火熱,死死盯着林炎手中那枚散發着光芒的玉佩,道:「沒想到啊,林家流傳的仙寶,居然是一件武道法器,看來老天對我不薄!」

林炎皺眉,冷笑道:「看來蕭千絕對我動手,你才是罪魁禍首。」

陸展道人乃是仙門棄子,自然知道仙門之中的一些事情,也知道當初仙門中人帶走楚傲雪只是留下了仙寶,雖然林炎不知道這件仙寶是什麼,但估計這仙寶一定是真實存在的。

陸展道人嘿嘿笑道:「小子,你倒是聰明。」此刻陸展道人也不裝什麼仙風道骨的世外仙人,眼神陰冷,充滿了慾望與貪婪,想要將林炎手中的玉佩佔為己有。

「但可惜,你不夠聰明。」他猛然一喝,林炎周身的氣場再度發生了變化,林炎右手抱住程飛霜,迅速後撤,將身上的防禦玉佩都放在程飛霜的身上,同時,在安全的地方放下程飛霜,身子向著陸展道人攻擊而去。

數道火焰在空中憑空出現,化為一道道火舌,與林炎顫抖,林炎劍氣無雙,將一道火舌一刀斬為兩段,數道劍氣在空中匯聚,分別圍住了陸展道人的八角,以八荒合圍之勢,攻向了陸展道人的各個破綻之處。

但下一刻,那從八角進攻的劍氣,彷彿在斬在了銅牆鐵壁上一樣,不停顫抖,而陸展道人手中的印訣一變,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能量漣漪,從周身的各個方位擴散開來。

林炎訝然,他還是第一次,這麼清晰地感受到仙門中人身上天地靈氣的感覺。

和體內靈根之力一樣,清涼而不冰冷,反倒能夠讓人精神清醒,魂魄彷彿被洗滌過了一般。

林炎的六識,彷彿從未如此清醒過,原本就十分強悍的感知能力,此刻再度增強了一分。

「手段的確很不一般,以你的實力,世俗極限高手之下,可稱第一。」陸展道人冷笑道,「只可惜,修仙者的本事,是你無法想像的。」他拂塵一揮,揮灑出一道白光,在空中顯化,化為一道道綠光,一股精純的生氣飄蕩在空氣中,彷彿萬物生長的春天到了。

「木屬性?」林炎皺眉,這道綠光倒是和五行中的木屬性之力很像,充滿生機,適合療傷治癒的手段,但很顯然這道看似生機勃勃的木屬性氣息隱藏着無限的殺機。

那綠光所到之處,街道兩旁哪怕進了秋天還綠得髮油的草爾瞬間枯萎荒蕪,彷彿被吸收了生命氣息,徹底敗死,綠光很快蔓延過來,林炎只能支撐起護體真氣,雙手在胸前揮舞,一道真氣化為狂風,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將那道綠光阻擋在外,但也僅僅只是堅持了十息左右的時間,那綠光便是突破了林炎所製成的真氣護罩,慢慢向著林炎侵襲過來。

陸展道人桀桀狂笑,一拍腰間一個荷包大小的布袋,一口沒有劍柄只有劍身的長劍出現在身前,陸展道人輕吐一口氣,那口長劍在空中挽了一個漂亮的劍花,下一瞬間,化為一道流光,直刺林炎的胸口。

「飛劍之術!」秦浩然目光露出震驚之色,哪怕身為陸展道人的徒弟,能夠見到陸展道人施展仙門法術的機會也很少,更何況是更加驚艷的飛劍之術。

飛劍之術,劍走無形,千里之外取敵方首級如探囊取物,民間很多神話中,都有這種神奇術法記載,為世人津津樂道。

林炎一邊好後退,阻擋那綠光的侵蝕,餘光瞥到了那飛劍襲來,心中也是一驚,陡生警兆,單手虛握,一道完全由真氣凝聚而成的虛幻大手憑空出現,擋住那風馳電掣般飛來的飛劍,將其攝入其中。

巨手擒飛劍!

林炎輕蔑一笑,擒龍手乃是極強的擒拿武技,若是練到大成,由大能施展,據說可以擒住真龍,擒一口飛劍自是手到擒來,但顯然陸展道人的修為頗為高深,尚在林炎之上,那飛劍雖被林炎所擒,卻仍然在不停地顫抖,一直在掙扎,想要突破擒龍手的封鎖。

陸展道人臉色陰沉,一拍腰間的小袋子,一道發着金光的珠子出現在手中,上面閃爍著奇妙的符文,有着一道道流光飛竄,看上去神異無比,那珠子慢慢漂浮在空中,滴溜溜地轉動,上面流轉的符文在發光,一道道金光化為一道道神芒激射出去,直接將林炎的護體真氣擊碎,那綠光在迅速向著林炎衝來。

林炎後退了幾步,方才那道金光威力十分強大,竟然隔空直接擊穿了他的護體真氣,甚至差點讓他受到了真氣反噬,若不是他六識靈敏,及時察覺,換做一般武者,只怕早就被真氣反震,身受重傷。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