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白寒擎的問題,林隕咧嘴一笑,低聲道:“就算你現在不認識我了,也不能改變你就是白寒擎的事實。我這人就是這樣,你待我三分好,我不還給你十分就渾身不自在。”

他永遠都不會忘記當日白寒擎爲了救他,不惜放棄參加盤龍會的機會,暗中跟隨保護他的事情。這份情誼,林隕雖然沒有掛在嘴上,但他心裏卻始終都是記得的。

滴水之恩,定當涌泉相報。

更何況,白寒擎還是林隕在這個世界上爲數不多的朋友之一。從前世開始,林隕就是一個極重朋友情誼的人,在他看來,人活一世可謂是知己難求!正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一世的林隕,同樣不覺得自己的觀點有任何錯誤的地方。

只要別人願意捨身爲他,那他自然也同樣可以這麼做!

以前的白寒擎,單純懵懂,甚至連“朋友”的定義都不清楚,但他卻是發自內心地把林隕當成自己的好朋友來看待。

這一點,林隕比誰都清楚。

“我不是你的朋友。”

白寒擎漠然道:“你認識的那個傻瓜白寒擎,永遠都不會再出來了。不過,我也不是一個恩怨不分的人,這次算是我欠了你一條命!”

“你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白寒擎,那你又究竟是誰?”

林隕眉頭微皺,忍不住道。

眼前的白寒擎,無論是身材樣貌還是氣息都跟他認識的白寒擎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那就是這個白寒擎的性格殘忍嗜殺,還會使用那種邪惡而強大的黑曜真元。

但是直覺告訴林隕,這個人其實就是白寒擎!

“你可以叫我夜孤寒。”

“夜孤寒?”

林隕一怔,下意識道:“難道你是白寒擎的雙胞胎兄弟?”

可是很快地,他就馬上打消了這個不切實際的念頭。就算真的是雙胞胎兄弟,也不可能長得那麼像,而且就連氣息都一模一樣,這顯然不對勁。

“不,你錯了。”

自稱“夜孤寒”的白寒擎冷冷一笑,道:“準確地說,我也是白寒擎。而你認識的傻瓜白寒擎,他也可以說是夜孤寒!”

“你到底在說什麼?”

林隕越聽越糊塗了。

“我和白寒擎從小到大就共用着同一具身體,只不過在這之前,我的意識一直都潛伏在他的體內,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直到最近,我才終於有機會奪回這具身體的掌控權,從白寒擎成爲了夜孤寒。”

夜孤寒臉上帶着詭異莫測的笑容,低聲道:“那個傻瓜,原本是可以一輩子都霸佔着這具身體,只可惜他太蠢了,居然會爲了區區一個女人意志消沉,整日精神力分散,才終於給了我奪回身體掌控權的機會!”


“雙重人格?!”

林隕心中一驚,低喝道:“那之前的白寒擎現在怎麼樣了?”

“放心,他好得很,只不過是睡着了。”

夜孤寒冷笑道:“他就是我,我就是他。如果他死了,我也活不成,我當然不會蠢到去抹消他的意識。況且那個傻瓜這麼笨,這個殘酷的世界根本不適合他,萬一哪天不小心被人害死了怎麼辦?倒不如讓我來掌控身體,至少我能替他去做那些他根本做不到的事情。”

“原來,你真的不是白寒擎!”

林隕眼神變得有些冰冷了起來,沉聲道:“夜孤寒,雖然這樣對你很不公平,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夠把身體還給白寒擎。”

既然眼前的人並不是白寒擎,那他就未必會像之前那樣客氣了。

“憑什麼?”

夜孤寒嗤笑道:“就憑你剛纔救了我一命嗎?更何況,你跟我現在都受了重傷,你拿什麼來威脅我?難不成是靠你的這一張嘴不成?”

“白寒擎是我的朋友,我不會眼睜睜看着他的意識被你一直關起來。”

林隕淡淡道。

“笑話!”

誰知此話一出,那夜孤寒就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大聲笑道:“難道你真以爲是我控制着他的意識,讓他出不來的嗎?如果不是他自己想逃避的話,我這輩子都沒有機會出來!他放棄對身體的掌控權,這是他自己做出來的選擇,而不是我逼他的。”

“那個叫做宮星芷的女人,一直想方設法地要接近他,想要得到他的感情。事實上,那個女人已經做到了,從小到大都沒怎麼見過女人的他,當然擋不住宮星芷的誘惑。然而,當他那天在冰魔靈山得知宮星芷的真面目後,他就開始不知所措了。”

“你可曾想過,在你林隕這個好朋友和他所愛的宮星芷之間,那個傻瓜又該做出什麼樣的選擇纔是對的?他當然知道宮星芷不是什麼好人,可至少宮星芷對他好得沒話說,也從未想過要害他。我也知道那個女人是真心喜歡他的,可即便如此,他跟宮星芷之間就有機會了嗎?”

“那個女人,可是蒼狼國權傾朝野的宮貴妃!一個有夫之婦!那個傢伙明知道這一點,卻還是無可救藥地愛上了宮星芷,還真他孃的是個可笑的白癡!”

說到這裏,夜孤寒頓了頓,衝着地上吐了一口不屑至極的濃痰:“你說說,這種痛苦的情感掙扎,那個從小到大都是傻乎乎的白癡能夠承受得了嗎?”

“所以你就趁機奪了他的身體?”

林隕眉頭緊皺,道。


也不知爲何,他總覺得眼前的夜孤寒看上去好像並非表面看上去的那麼冰冷無情。至少,從這夜孤寒的話中,他聽到的是替白寒擎各種抱打不平的味道。

頗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姿態。

“與其說是我強行奪走了身體,倒不如說是他放棄了抵抗,任憑我動手的。”

夜孤寒冷冷道:“懦弱的膽小鬼,沒膽子去搶回自己心愛的女人,又沒有臉去面對你這個好朋友。所以他選擇了逃避,打算把一切事情都交給我來處理。”

“小白爲什麼會沒有臉來面對我?”

林隕愣住了。

他可不覺得白寒擎有什麼對不起自己的地方,至少他是從來都沒有這麼認爲過。

“誰讓他心愛的女人三番兩次設計你,還差點把你給殺了?”

夜孤寒陰陽怪氣地道:“那個白癡可是一根筋,他當你是最好的朋友,自然而然地就認爲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當然沒臉去見你了。”

對於夜孤寒的話,林隕感到有些無語。他可從來都沒有怪過白寒擎,就算他跟宮星芷真的是敵人,這也無法影響到他和白寒擎之間的關係。

更何況,當日如果不是白寒擎及時趕到相助的話,他也未必有機會成功救出石嵐了。

“既然你早就知道是我,那昨夜爲什麼要來追殺我?”

林隕冷聲質問道。

昨夜在蒼狼國軍營附近,夜孤寒明明知道是他,卻依舊想要殺了他。如果不是那時的夜孤寒意識混亂,給了林隕逃跑的機會,如今的林隕恐怕根本就沒有機會站在這裏了。

聯想到夜孤寒剛纔的講述,那肯定是白寒擎的深層意識在保護着林隕,纔不經意間地阻止了夜孤寒出手擊殺林隕的行爲。

“知道是你又能如何?”

誰知夜孤寒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弧度,冷笑道:“你是那個傻瓜的朋友,又不是我的。我殺你需要什麼理由嗎?而且,無論是你還是宮星芷,都是造成那個傻瓜痛苦的根源。我現在既然掌控了這具身體,當然得順便幫那個傻瓜解決掉這些煩惱。”

“等我傷好了,還了剛纔欠你的一條命,我就會立刻殺了你!還有宮星芷那個女人,現在我還不是她的對手,不過遲早有一天她同樣會死在我的手上!”

“哦?”

林隕眉頭一挑,忽然想到了什麼,道:“這就是你想殺我的理由?”

“不行嗎?”

“也不是不行,我只是有一句話不知道當不當問。”

“有屁快放!”

“我想問,你該不會只是一個死要面子的傲嬌怪吧?”

林隕意味深長地看了夜孤寒一眼,那臉上帶着莫名的笑意,饒有興趣地道:“你表明上一直在罵白寒擎是傻瓜,可實際上你卻一直都在維護他。無論是殺我,還是對付宮星芷,其實都只是你想替白寒擎出氣的一種方式?” “你真以爲我不會殺你?”

此話一出,那夜孤寒的眸子陡然變得森冷陰寒起來,殺機宛如實質。

“開個玩笑,別介意。”

林隕連忙打着哈哈道。

夜孤寒這才漸漸收斂起了自己的殺意,可他看向林隕的眼神還是有些不善。

看到他這麼劇烈的反應,林隕更是在心中肯定了自己的猜測。這傢伙八成就是一個死傲嬌,明明是在關心着白寒擎,嘴上卻根本不肯承認。

如此一來,林隕反倒是放心了不少。至少從夜孤寒的表現來看,這傢伙雖然對外人冰冷殘酷,但對自己體內的白寒擎卻是相當地維護。若是硬要形容的話,夜孤寒給林隕的感覺就像是白寒擎的兄長一樣。

一番交談過後,兩人之間的距離似乎也稍微近了一些。或許是因爲林隕救過夜孤寒的關係,他對前者也不再之前那般敵視了。

兩人就這麼待在原地各自療傷,也絲毫不擔心對方會襲擊自己。

“其實有件事情我很好奇,爲什麼你會出現在小白的身上?”

林隕忽然道。

作爲一名醫生,他雖然是專攻外科的,但他對雙重人格也是有一些瞭解的。如果不是因爲精神受到劇烈打擊的話,雙重人格可不是那麼容易出現的。

而像夜孤寒和白寒擎這兩種截然相反的雙重人格,那就更是罕見了。

這也正是他好奇的地方,白寒擎到底經歷過什麼變故纔會生出夜孤寒這樣冷酷嗜殺的人格。

“你錯了。”

誰知夜孤寒瞥了他一眼,卻是淡淡道:“並非是我出現在他身上,而是他出現在我身上。這具身體,從一開始就是屬於我的,而他只是我體內無意中誕生出來的另一個意識。”


“這麼說,其實你纔是真正的白寒擎?”

林隕心中微驚。

“不,我討厭這個名字。”

聞言,夜孤寒眼中流露出了一抹厭惡至極的味道,冷冷道:“自從他誕生的那一刻開始,我就已經把這個名字送給他了。”

“你之前到底經歷了什麼?”

林隕終於忍不住問出了這個最在意的問題。

嗤。

下一刻,一道憑空凝聚的鮮血長刀便是莫名出現在林隕的脖子前,距離不到兩寸!只見夜孤寒神色冰冷,眼中的殺機宛如凝爲實質,跟剛纔不同,他這次是真的想殺林隕!

林隕只覺得頭皮發麻,這股殺意之強,竟是比起他的還要猶有勝之。

“把刀收回去吧,我不會再問了。”

林隕無奈道。

話音落下, 城市之靈︰電競大神的初戀 。林隕甚至能夠從他眼中看到猶豫的味道,看那樣子似乎是在猶豫到底殺不殺林隕。

只是簡單的一句話,就能激起夜孤寒如此濃烈的殺機。

由此可見,那件事情絕對是夜孤寒的逆鱗。要不是林隕剛纔救過他,否則換做另一個人的話,恐怕早就死在夜孤寒的手上了。

不得不說,白寒擎身上的雙重人格之謎還真是撲朔迷離。

又過了半個時辰,夜孤寒驀然站起身來,看他的樣子可能是要離開這裏了。

“你要走?你的傷還沒好?”

林隕眉頭微皺。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