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是你讓我追你的!”

“誰讓你追啦,是你非得追!”

“咦,你好像跟我說過,我要是能跟上你,你就將初吻獻給我,我最後不是追上了嘛,來來來,給我初吻!”

“去死!”

即便要被帶走,兩人依舊有打有鬧,羨慕的班中男女嘆氣不斷,“真是歡喜冤家啊!”

“羨慕死人吶!”

“不過就是要接受警察叔叔的審判!”

“可憐的娃啊!” 在衆人嘆氣聲中,葉飛揚跟秦小雨也是來到了交警叔叔跟前。

交警叔叔不屑的瞥了兩人一眼,“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你們也不用緊張,頂多拘留你們一個星期!”

“一個星期?”兩人同時一怔。

“我纔不跟這混蛋關在一塊兒呢!”

“嘿嘿,一星期是不是有點短?交警叔叔,麻煩多關兩天!”

同樣的懲罰,兩人卻是有着截然相反面對態度。

整的其他交警,不由打量了葉飛揚一眼,“傻B,你以爲拘留,是讓你進去享福啊!”

“走吧!”

又瞥了葉飛揚一眼後,帶頭交警也是轉過了身。

但就在他轉身的剎那,幾千名男生,忽然將他圍了起來。

“你們這是要幹嘛?”數千名男生的陣容,雖說不大,但卻有着震懾他人心靈的作用,看到黑壓壓的人羣,將自己包裹起來,交警趕忙怒罵道:“你們這屬於非法聚會,知道嗎?按照法律,是要拘留或罰款的!”

“拘留?”胖子冷冷一笑,“你一個破交警,TMD,有資格跟我談法律?你知道,你要抓走的人是誰嗎?”

“是誰?”帶頭交警緩緩將頭轉向葉飛揚。

葉飛揚微微一笑,“交警叔叔,我還沒被拘留過呢,真有點迫不及待了!要是有可能的話,就拘留我半個月,或是一個月,要是管不起飯的話,這張銀行卡,可以拿去刷!”

護夫有術 這……”一般人聽到要被拘留,肯定要哭爺爺喊奶奶的,請求不要拘留,可不像眼前這貨,不但不害怕,反而還要多住幾天?更可氣的是,他竟是主動拿出銀行卡,滿臉嚮往之意!

若是沒有幾千人的包圍,帶頭交警早就將銀行卡收進兜中,美其名曰,“罰款金!”

但眼下的形勢,不得不讓他收起貪念,趕忙將葉飛揚遞來的銀行卡送回,並且拿出硬盒中華,朝葉飛揚遞去,“兄弟,這都是誤會,點支菸吧!”

說着就朝葉飛揚嘴邊放去,葉飛揚也不拒絕,讓帶頭交警點着了煙,之後才搖晃着腦袋,指責起帶頭交警,“交警叔叔,這就是你不對了!我擾亂交通秩序,你怎麼也得拘留我半個月,你看你這事辦的!不如這樣吧,拘留我一個星期!”

“這?”帶頭交警滿臉困惑。

先前,他還認爲葉飛揚,是在給自己下套,若是他敢接下銀行卡,並且同意將葉飛揚帶走,那葉飛揚這些兄弟,就會把他們圍打一頓。

但葉飛揚如今的態度,卻讓他很是不解。幹交警這麼多年,還沒遇到過這種事。

眼下,他還真不知如何做,“莫非,你在跟我要道歉費?”

“對對對,一定是這樣!”好漢不吃眼前虧,生怕葉飛揚他們不放過自己,他也是湊到其他交警跟前,解釋道:“這小子不好惹,今天若不給他錢,我們怕是很難完整離開! 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 ,就給我拿出來!”

而在他解釋下,其他交警,真的將口袋中的老人頭掏了出來。雖說不多,但衆人拾柴火焰高,不大一會兒,帶頭交警手中,就多了五十來張老人頭。

沒有一點不捨,帶頭交警便將老人頭朝葉飛揚遞去,心疼的其他交警直接捂住眼。

“兄弟,剛纔的事,我們多有得罪!這點是我們的心意,您請收好!”生怕葉飛揚不肯收,帶頭交警也是將老人頭往葉飛揚手中塞。

看的幾千男生,困惑不已。

“到底是怎麼回事?”

“揚哥又沒跟他們要錢,他們怎麼主動給揚哥錢了?”

和他們一樣,秦小雨也是滿臉困惑,就在剛纔,她還想交警要是把他們拘留,關進同一房間,該怎麼辦。眼下看來,卻是不用,因此她也是一把將錢收了起來,“行了,你們可以走了!”

“謝謝弟媳婦!”在秦小雨收起錢的剎那,帶頭交警可謂鬆了口氣,轉身要走。

可當看到圍住他們的幾千名男生,又只能向秦小雨投去求救目光,“弟媳婦,你看?”

秦小雨朝胖子一擺手,“放行!”

胖子本要拒絕的,但看到秦小雨的嘴型,“粉紅”只能朝幾千男生一擺手,“放行!”

之後,幾千男生就給交警們讓了條道,隨後幾名交警就如逃兵一般,逃離了現場,“真TMD晦氣,偷雞不成蝕把米!以後不能打這小子的注意了!”

葉飛揚還在幻想,跟秦小雨關在一個房間,帶頭交警給他們準備了雙人牀。

由於無聊,兩人玩起了耗費力氣的造人運動。

就要朝交警說,“快帶我們走吧!”

可當看到,眼前的交警已離去時,纔不解的看向胖子跟杜飛,“怎麼讓他們走了?”

胖子跟杜飛聳聳肩,並且將目光轉向秦小雨。

秦小雨一撅嘴,“怎麼着,就是本姑奶奶放他們走的!想幹嘛?”

“你……”葉飛揚拗不過秦小雨,只能跑到胖子跟杜飛跟前,很是氣憤的指責着兩人,“我是你們揚哥,我不開口,你倆竟是聽她的!”

兩人同時搖搖頭,“揚哥,這就怪不得我們了!誰讓揚嫂太厲害了!”

“太厲害了?”葉飛揚有點疑惑,“怎麼個厲害法!”


“反正就是很厲害!”胖子跟杜飛,哪能說出秦小雨的厲害處,不然葉飛揚還不把兩人活剝了啊。

而在三人談話中,秦小雨也是走到最中間,微笑道:“各位兄弟,剛纔做的不錯!這是你們的酬勞,今中午,我請客!”說着,還摔打了下老人頭。

“謝謝揚嫂!”衆兄弟齊聲答應。

秦小雨連連搖頭,“不過,以後不許叫我揚嫂!知道了嘛?”

“這?”衆兄弟連連搖頭,“那我們不吃了!”

“嘿……”秦小雨一掐腰,“不行!你們就得吃!”

而在她威逼下,李子豪也是走到葉飛揚跟前,請求道:“揚哥,今中午我想請兄弟們吃個飯,給個機會吧!”

葉飛揚還在憂慮,幾千兄弟會不會在秦小雨威逼下服軟,李子豪的出現,無疑給他解了圍,轉瞬間,他就朝衆兄弟高呼道:“兄弟們,今中午子豪胸請客,和風齋走起!”

“走!”

葉飛揚話音剛落,衆兄弟們手臂高舉,只留秦小雨在那兒叫罵個不停,“喂——哪有你們這樣的!”

“哼!你們不吃,我自己吃!”

說着,就扭頭朝寶馬X6去了。 跟隨葉飛揚前去和風齋的男生,有幾千名,但吃完飯能得到他認可的,也只有三百人。

畢竟,他葉宗會不是福利院,招收的手下,至少有一項特長,要不你身體好打架猛,要不你腦袋靈光,要不你有錢。當然,更重要的是,你忠心。

所以,一頓飯下來,葉飛揚也是委婉拒絕了其他男生。

雖說那些男生不願意,但在李子豪金錢安撫下,還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至於三百多人的隊伍,其中一百人給了胖子,一百人給了杜飛,剩下的一百多人,其中五十給了李子豪,剩下的纔是葉飛揚的。

可能是第一次擁有真正的手下,李子豪可是對葉飛揚百分敬重,竟是要跟葉飛揚拜把子,奈何葉飛揚拒絕了他。畢竟,這還不是時候。

吃完飯分配好隊伍後,李子豪便請葉宗會的兄弟們,去夜店耍去了。

至於葉飛揚呢,則去了博雲商業街。


在肖磊的包間中,此時多了三名黑衣男子,他們手中握着兩把手槍,雖不是對着葉飛揚的,但葉飛揚隱隱感到了不對。

而在他進門的剎那,肖磊也是滿臉笑意的看着他,“葉兄弟,金帝苑娛樂城拿下了,現在該談談咱們的事了吧!”說着,肖磊還將金帝苑娛樂城的轉讓合同,遞給了葉飛揚。

葉飛揚看了一眼合同,才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現在可以談你的事了!”

肖磊點點頭,隨後朝站在身後的三名黑衣男子擺擺手,“這三人是我找來幫你的!我要你三日內,殺掉凌蘭市外環上的沙鷹,這是地圖!”說着,肖磊便將沙鷹的資料,還有地圖給了葉飛揚。

“沙鷹,46歲,國際有名珠寶大盜,曾在國際特種兵血戰組,接受過訓練,頭腦靈活,身手敏捷。國際公認,十五大殺手之一。這次侵入凌蘭市,目的要奪走凌蘭市五大奇寶的烏戴祥和圖!”

“那你的意思是,我的實力,可以跟國際十五大殺手媲美?”看完這份資料,葉飛揚不覺這次行動有點難度。

肖磊點點頭,“雖說你沒跟國際十五大殺手,交手過,但你的實力,要在他們之上,因爲——你是血狼一號!”

“血狼一號?”葉飛揚吸了口煙,“這是你給我的代號?”

肖磊搖搖頭,“葉兄弟,你我都心知肚明,就不要裝了!你可別忘了,我手裏,可是有比杜翔宇更恐怖的黑客!會有我搞不到的信息?呵呵,這次行動,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不然,咱倆都沒好處!”


葉飛揚深呼口氣,“你這有點太相信我了!若是我沒猜錯的話,沙鷹最擅長的是僞裝,不然,以你的能力,殺他應該不難,你把這任務交給我,還只給我三天,是不是有點過了?”

肖磊搖搖頭,“不過!你血狼一號的實力,我相信!放心吧,我肖磊是說到做到之人,只要你能完成任務,我就退出凌蘭市!”

“此話當真?”葉飛揚不覺眼前一亮。

在沒接觸肖磊前,葉飛揚只是覺得,凌蘭市最大的存在,就是溫向東。可結實肖磊後,葉飛揚才知道,最危險的人,不是溫向東,而是肖磊。

如今葉宗會剛成立,想與肖磊對抗,顯然不可能,但要被他滅掉,也很困難。眼下,肖磊退出,無疑給了葉宗會發展空間。

如此說來,肖磊也是有遠見之人。

畢竟他知道,葉宗會總有一天,要成長起來的,而葉宗會成長起來之時,就是吞併凌蘭市之時,所以,他必須到其它地方發展勢力。

肖磊深深吸了口煙,眼睛定在葉飛揚身上良久才點頭道:“我肖磊說到做到!或許,你聽過有關我的壞話,但……我說話算話,是毋庸置疑的!”

葉飛揚點了點頭,“這個我信!既然如此,那你就回去準備準備,退出凌蘭市吧!”

“我喜歡!”葉飛揚的自信,使得肖磊眼前一亮,“放心吧,你殺死沙鷹後,凌蘭市內,就再也看不到我影子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了!”葉飛揚很滿意肖磊的回答,跟肖磊交待一番後,就朝出租房走去。

“葉飛揚,你這個混蛋!敢佔本姑奶奶便宜!”出租房內,秦小雨正將寵物熊,來回扔個不停,並且邊扔邊舉起啤酒,大口大口的喝下去。

當葉飛揚回到出租房時,她小臉已紅如蘋果,那樣子好像用手摸一下,都會擠出水。


顯然,她喝多了!若是有人猛然闖入房間,將她那個了,她也不知道。

看着醉醺醺的秦小雨,葉飛揚不覺有了可趁之機,“小雨呀,你好像沒穿內衣!哥哥幫你穿上吧!”

“咦,你小短裙溼了,哥哥給你脫掉吧!”

葉飛揚邊說,邊向秦小雨短裙摸去。可當他看到秦小雨,沒有反應時,不由打消了佔秦小雨便宜的想法。

“我葉飛揚,雖是齷齪了點,但起碼是正經之人,不會趁人之危的!可是,小雨呀,你的咪咪好有彈性!摸一下不介意吧!”說着就朝小雨咪咪摸去。

可就在他要摸到小雨柔軟的咪咪時,房門忽然響起。

“誰啊?”被人驚擾到的葉飛揚,不覺小兄弟,都要萎縮了。畢竟,趁人之危的事,他還沒幹過。剛剛鼓起勇氣,又被敲門聲驚擾,他不生氣纔怪。

滿是怒氣的他,就朝房門口走去,似是想找敲門人撒氣。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