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驍輕輕地嗯了一聲,似乎很享受她此時的溫柔和依賴。

「需要我出手嗎?」

慕初笛眸子倏然狠辣了下來,這些年,她也懂得不少拷問的酷刑。

話才剛落下,腦門便被壓了一下,更深地埋在男人的懷裡。

「你只需要呆在我懷裡。」

她只需要接受他的呵護。

那些鮮血,怎麼可以玷污她的手呢。

廚房裡,蔓延著濃郁的溫馨。

絲絲甜蜜蜜的味道。

啪,門突然被推開。

「有吃的沒,我快餓死啦。」

霍錚按著肚子,滿眼抱怨。

然而推門卻看到這兩人擁抱的畫面,他怔住了片刻。

當碰觸到霍驍那冰冷的眸子,霍錚馬上醒悟過來。

他打擾了他家二叔的好事了。

「哈哈,我突然發現我不餓了。」

「你們不用急,繼續,繼續。」

霍錚關上門撒腿就跑了。

如同一陣風,在餐桌上掀起。

牙牙捧著臉,盯著霍錚逃跑似的離開的身影,狐疑道,「堂哥這是怎麼了?」

「不是說餓了嗎,怎麼不吃就跑了?」

張姨看了眼廚房的方向,嘴角噙著一抹瞭然的笑容。

揉了揉牙牙的髮絲,想要開口說些什麼。

可是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張姨馬上拿出手機,點開。

那是一條簡訊。

當看清楚簡訊上的內容后,張姨眸色沉了下來。

嘴角的笑意卻漸漸的拉長。

有多久,她沒有處理過這樣的事情了。

原以為在江岸夢庭,全是忠心的傭人,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件。

可事實卻告訴她,人心否側。

世界上就不應該有絕對的信任。

那埋下的陷阱已經開始見效,撒下的網,也是時候收起來了。 熾亮的光線直面而來,照得眼睛完全睜不開。

陳彤頭皮發疼,被狠狠地拉著,往後仰,對方力度很大,保證燈光能最大限度地直射進她的眼睛。

這種燈光,熾亮程度能夠刺傷眼瞳,陳彤眼睛痛得猛流眼淚。

好痛!

這裡是什麼地方?

她怎麼會到這種地方來?

是誰,抓她來的?

她一點印象都沒有,在她的印象里,她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做。

所以才……

不對,她想不清要做什麼事了。

這種感覺,實在太熟悉了。

那是被催眠的感覺。

「既然醒了,那就消停一下,等下還需要這雙眼睛的。」

那是一道熟悉的女人聲音。

陳彤渾身顫抖。

她知道這是誰的聲音。

儘管那冷漠的味道與平常的和睦十分不同,可陳彤就是確定是她。

如果是她的話,那就證明,她的身份很有可能曝光了。

只是,不可能啊!

她明明做了許多假資料,證據都直指另一個傭人,她所選擇的替死鬼。

為什麼,被抓的人卻是她?

熾亮的燈光已經關掉,然而儘管這樣,她的眼睛依然看不到,眼前看到的只是白茫茫的一片。

眼淚不停地往下掉。

陳彤知道她現在這個樣子很丟臉,可是她無法控制。

直到現在,她都搞不懂,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事情已經遠離她的控制。

「很奇怪,為什麼我抓的人不是林莉,而是你?」

「為什麼江岸夢庭那麼多人指控別人,我卻只是懷疑你,你並非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舉報的,時間掌控得非常完美。」

林莉,正是陳彤做假證據指控的傭人。

攝政王他叫我小祖宗 陳彤為了避免被懷疑,她等不少傭人開始指控別人後,她才開始的。

而且林莉也不是她一個人指證。

「可是對催眠有警惕的人只有你啊!」

張姨的話一落下,陳彤便想起曾經遇到一個奇怪的人,她懷疑對方會催眠,所以故意遠離她。

可誰能知道,她所做的完美證據,吸引了張姨的注意力,而且張姨能夠細微地觀察到,她那微弱的面部表情變化。

難道霍驍身邊的,從來就沒有一個簡單的人?

視線,開始漸漸清晰起來。

陳彤臉色泛白,眼前是一個黑乎乎的密室,密室只有一張椅子和椅子,別的什麼都沒有,連窗戶都沒有,壓抑得讓人難受。

「我,我不……」

陳彤想要開口否認,然而聲音實在過於沙啞,後面的話卻說不出來。

張姨向來溫順的眉目此時變得無比的犀利,「別想否認,我不想浪費這個時間,催眠可不只是你會玩。」

「要不乖乖道出一切,要不被催眠后道出一切,選吧!」

眼看陳彤想要開口,張姨提醒道,「這可是關乎你能不能有全屍。」

重啟全盛時代 以霍驍的脾性,是絕對不會放過陳彤的。

給不給全屍,指的就是陳彤即將面對的苦難和疼痛會有多少。

死也分好多種死法的。

陳彤臉色幾乎白得透明,她知道張姨那邊有很厲害的催眠師,不然,她就不會被催眠跟了過來。

霍驍的能耐,光是想想都覺得可怕。 雲間別墅

慕初笛下了車,雲間別墅的保鏢給他們按著電梯。

「霍總,葯已經放在上面。」

霍驍點點頭。

兩人走進電梯后,慕初笛狐疑道,「什麼葯?」

「我們今晚不回去。」

「所以呢?」

慕初笛歪著腦袋思考,倏然,男人強大的氣場迎面而來。

她被霍驍壁咚了。

男人俊美無暇的臉微微下壓,如漩渦般幽深的眸子瞬間把她鎖住,菲薄的唇瓣勾了勾,「所以呢?」

「小蠢貨,自己身上的傷都不管了?」

慕初笛沒反應過來,鼻子倏然一涼,酸酸麻麻的。

他竟然咬她的鼻子。

「痛呢!」

慕初笛摸了摸鼻子,嬌憨地別了他一眼。

「就怕你不知痛!」

見慕初笛氣呼呼的,鼓著腮包,霍驍忍不住戳了一把。

她痛,他比她還要疼。

電梯門打開。

慕初笛快步走進去。

她很喜歡雲間別墅,因為這裡,是霍驍為她而建的。

是這四年,霍驍對她的思念。

慕初笛溜達了一圈,看到廚房裡放著許多食材。

她捧著臉,笑嘻嘻地沖漫步過來的霍驍道,「霍先生,你要給我做飯嗎?」

慕初笛明知道霍驍廚藝不好,所以故意為難他。

誰讓他剛才咬她鼻子來著。

她也是有脾氣的。

「嗯。」

慕初笛沒有想到,霍驍真的挽起衣袖,走進廚房。

她連忙小跑著跟上去。

她只是開玩笑的,她並沒想過讓他做飯。

那樣的一雙手,根本就不是沾菜米油鹽的。

「霍先生,這麼多,做了也吃不完啊。」

「吃不完就打你。」

慕初笛從背後環著霍驍的腰,撒嬌道,「沒想到你是這樣的霍先生,竟然打我,你就不怕我疼。」

「床上打,不疼,很爽!」

慕初笛臉頓時紅了,她莫名的被耍了一通流氓。

慕初笛並沒有真讓霍驍一人做飯,她也留下來,打把手。

廚房裡,兩人忙碌的身影交疊在一起。

相互幫助,相互交纏。

廝守一生,不過也是這個樣子而已!

這頓飯,慕初笛拼了命地吃,最後光榮地吃撐了。

所以,她只能拉著霍驍出來小院子散步。

熟悉的小院子,竟然多了一個玻璃屋。

慕初笛快步上前,發現玻璃屋裡面竟然放著許多天文儀器。

「不進去看看?」

哪有不進去的道理,她只是還沒有反應過來。

慕初笛心急地推門進去。

不知何時,霍驍增加了這些儀器。

慕初笛一向喜歡看星星,所以看到這些儀器,特別的歡喜。

她走了一圈,一個一個地觀摩。

正前方,就是先進的天文望遠鏡,看上去特別的雄偉霸氣。

讀書的時候她參加過一個天文社團,只是後來沒有錢買設備,所以退團了。

小手,攀上天文望遠鏡。

似乎有什麼在呼喚著她,慕初笛情不自禁地彎下腰,眯著眼去看。

夜幕早已降臨,天上繁星璀璨。

當看到那繁星后,慕初笛怔住了。

這並不是普通的星球,這星球的形狀十分的特殊,好像兩個笛子交纏在一塊,相偎相依。 「驍,其實我不是想跟你談公事的,我有別的事情想跟你說。」

宋唯晴伸手想要拉住霍驍,然而指尖還沒碰觸到他,霍驍便凌厲地收了回去,她能抓到的只是一抹空氣。

霍驍掛掉電話,冷冷地看著宋唯晴。

見稽古的美食格鬥日常番 「想跟我談什麼?」

「談談古曼的事情是誰發給我奶奶的?」

冰封三尺,冷入心扉。

男人的聲音,透著隱隱的殺意。

剛才那通電話,是張姨打過來的,彙報了整件事的始末。

霍驍的怒氣,宋唯晴聽出來了。

對上霍驍那雙漸漸變得猩紅的眼眸,宋唯晴腦海里倏然浮現出被霍驍死死掐著脖子的那種窒息感。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