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星峰道:「我要打聽一個人的下落。」

譚大頓時面露喜色,若說見聞,鍾庚他們這些鄉下土豪,根本就不能和他相比,不知道要差哪裡去了,畢竟他是在宗門中混過很久的人,消息最是多,加上他也喜歡到處打聽各種消息,他一直認為,消息多也就意味著收穫多。他說道:「什麼人,有名字和宗門嗎?」

雷星峰道:「有名字,但是宗門是什麼,我卻不知道,我只是知道……她在一個大型的宗門中。」

譚大道:「哦,大型宗門……這可就比較難了,大型宗門的人……少則幾百萬,多則上千萬……」頓時他覺得棘手萬分,這輪印環也不好拿。

雷星峰道:「我找的是一個女人……」

譚大和鍾庚看他的眼神頓時就不對了,竟然透著幾分猥瑣。

雷星峰一轉念就反應過來,笑罵道:「媽的,想到哪裡去了啊,那是我的一個長輩,名叫阿斯蘭,四環真身,大輪印真人,但是我不知道她在哪個大型宗門,唉,我忘了問了,所以找不到她。」

譚大嚇了一跳,四環真身的長輩,可雷星峰也是四環真身,一樣啊,他說道:「如此的話,我需要出去打聽了,如果這人很有名的話,也許還有希望找到,如果無名的話,可就難了。」

雷星峰道:「應該很有名吧,她可是綠輪高手。」

綠輪!

這個屬性也是相當少的,尤其是這個屬性的修鍊者,有兩個極大的特點,就是製作藥劑,還有擁有醫治技能,每個高階的真人,對於這種屬性的真人級高手,都非常敬重,絕對不願意得罪這樣的高手,往往這種人,在真人級高手中,有很大的名氣。

譚大頓時鬆口氣,隨即就興奮起來,開玩笑了,綠輪,四環真身的大輪印真人,又是女人,這種人肯定非常有名,他頓時看到一絲希望,他說道:「我來找吧,我外面還是有一些朋友的。」

鍾庚就徹底泄了氣,他是鄉下土豪,你要問周圍的情況,比如照顧周通之類,他一點問題也沒有,但是你要問他外面的情況,那就問道於盲了,他根本就不清楚。

吳振嘀咕道:「大型宗門……我連小門派都進不去啊……」

雷星峰問道:「萬湖洲,一共有多少大型宗門?」

譚大面露難色,他嘆口氣,說道:「我不知道,萬湖洲實在太大了,我還不能使用輪點,不能通過古輪通道到外面去,所以消息有限,主要我一直都沒有太關注這方面消息。」

雷星峰點頭,他明白,譚大都跑到一個偏僻的小地方來混,當然不會收集大型宗門之類情報,他說道:「有這方面……消息靈通的人嗎?」

譚大思索了片刻,他說道:「倒是有一個傢伙,喜歡四處流浪,他知道的消息應該很多,可以向他打聽。」接著他又補充了一句道:「他也是四環真身的大輪印真人,能夠用古輪通道,不知道現在會不會在家。」


雷星峰說道:「他住在哪裡?距離這裡有多遠?」

譚大先生道:「過去要三個月時間,距離很遠的……坐船最少兩個多月,然後還要走差不多將近一個月,如果他不在家,那麼我們就白去了。」

雷星峰道:「有輪點嗎?如果有輪點的話,我們通過古輪通道過去。」

譚大道:「有,有輪點,剛好有輪點,距離我們這裡大約三天時間,那人的家距離輪點更近,所以如果用古輪通道的話,速度就快了。」

雷星峰點點頭,說道:「這樣,鍾庚留在這裡,譚大帶路,嗯,吳振一起去,騫魚……留在鍾庚這裡,你們兩人負責此地的事情,以鍾庚為主,我們去的話……差不多十來天吧,應該就會回來。」

人手太少了,雷星峰也只能用這種辦法,將兩家捏合起來。

吳振滿臉驚喜,能夠跟著真人出去,最少可以增長見識,甚至會得到一些好處,這讓他非常開心。

鍾庚倒是沒有太大的失落,他相信若是雷星峰找到人,得到的輪印環一定有他一份,不管如何,他也算是第二個領導人了,以譚大的精明,絕對不會吃獨食,他不可能吃相太難看,這對譚大是不利的。

雷星峰道:「好,我們去找你的朋友。」

…………

今天最後一更,也是這個月最後一更,求紅包,要月票,另外,霸天雷神官方群活動,就今天晚上九點到十二點,老蕭在群里和大家聊天,群號122075557,歡迎大家參加。 通過輪點進入古輪通道,雷星峰,譚大和吳振三人,來到一片陸地上,這是雷星峰第一次在萬湖洲見到陸地,即使是陸地,也是河網密布,有些稀疏的樹林,沿河有大量的簡陋的房子,都是用土坯搭建,屋頂用蘆葦覆蓋,每家每戶都有船隻。

相比湖中,陸地上的人口明顯密集的多,一路過來,雷星峰發現這裡的普通人,生活相當的艱苦,不論穿著還是居住的條件都極差,倒是面色還不錯,很顯然靠著河流和大湖,他們並不缺乏食物,加上萬湖洲的氣候溫暖潮濕,這裡的人對穿著不是很在意,男人大都赤膊裸身,而且喜歡在身上紋上各種圖案。

在路上,只要看到穿著綢緞的人,幾乎都是低級修鍊者,而且都是前呼後擁,威風霸道,在這個世界,修鍊者就像是天然貴族,他們擁有普通人望而生畏的武力,在小地方他們就成為了土豪和統治者。

譚大說道:「這地方我來過幾次。」

雷星峰好奇道:「你來這裡幹什麼?」

譚大道:「門派招人,測試招收弟子,都會去很多地方,呵呵,每次都是一個盛大的節日,對於普通人而言,是一次改變命運的機會。」

雷星峰點頭道:「的確,只要成為修鍊者,哪怕是百輪師和千輪師,一旦回來,就是一方土豪小霸主。」

譚大說道:「此地人口眾多,修鍊者也多,在大湖中就要差多了,萬湖洲的陸地很少,很多人都願意在陸地生活,不願意進入大湖中,修鍊者也一樣。」

雷星峰道:「 豪門佳妻之你擒我願 ?」

譚大苦笑道:「是啊,誰知道卻撞見你了。」

雷星峰笑嘻嘻道:「結果還不算壞,是不是?」

譚大頓時笑了,他說道:「當然,算我運氣好了,若是遇上一個不講理的高手,我可能就死在那裡了。」

吳振道:「不會吧,修鍊者也不是瘋子。」

譚大道:「瘋子?不用瘋子,真人級的修鍊者,根本就不用發瘋,只要給他一個理由,殺你就如殺雞一般,他根本就不用在意,殺了也就殺了,你能怎麼樣?」

吳振頓時啞口無言,想想也是,如果是真人級高手,就算殺了他吳振,他有什麼辦法?人都死了,誰會幫他報仇,師傅也不行。

雷星峰道:「要麼自己強,要麼背後有強大的人支撐,讓對手不敢胡亂殺戮,不然還真是沒有辦法。」他這才明白,當初遇上譚大,他為什麼那麼謹慎小心,也就是如此,才讓他避開了一次殺戮,若是他肆無忌憚,上來就殺,那麼雷星峰是絕對不會袖手旁觀,以他的實力,碰上雷星峰,幾乎是必死的局面。

吳振道:「那我們這些低級修鍊者,不是太悲慘了。」

譚大嗤笑道:「算了吧,悲慘個屁啊,你看看普通人,那才是悲慘,你們最少還擁有強大的武力,若是遇上雷前輩這種高手,還有進步的餘地,別痴心不足了,能夠修鍊,就是幸運了,普通人遇上你,生死都是你一念中,別不滿足了。」

吳振道:「我從來都沒有亂殺普通人。」

雷星峰道:「那是你不願意,如果是一個混蛋修鍊者,他如果亂殺,普通人除了逃以外,根本就沒有辦法阻止。」

吳振道:「唉,我還是覺得在家好,最少我師傅可以保護家鄉平安。」

雷星峰笑道:「也不用胡思亂想,做好自己就好了。」

吳振點點頭,說道:「雷前輩,我還有進步的可能嗎?」

雷星峰道:「有,堅持下去,你達到密輪師,應該沒有問題。」

譚大一盆冷水就當頭就澆下去,他說道:「也就密輪師到頂了,如果沒有外力幫助,這輩子也就一個密輪師,你的資質太差了,如果用輪環之類幫助,也許勉強可以進入真人級,可是你……沒有輪環。」

吳振被打擊的直翻白眼,他說道:「我努力完成雷前輩的任務,總是會籌集到足夠的輪環。」

譚大搖頭道:「很明顯,雷前輩在我們這裡停留的時間不會太久,而且……你以為雷前輩會有多少任務下來?」

雷星峰不由得笑了,這傢伙絕對是一個精明的人,幾乎猜的**不離十,他說道:「其實也沒有那麼嚴重,等過一段時間,我很可能帶你們離開萬湖洲,去另外一個地方,就看你們願意不願意了。」

譚大幾乎不假思索道:「我當然願意了。」

吳振道:「我也願意。」這種粗腿不抱,他就是笨蛋了,他可不是傻子。

雷星峰暗自得意,他雖然無意組成一個龐大的勢力,但是他需要人手收集信息情報,收集各種物資,靠他自己一個人,是不可能完成這樣的任務的,只有聚集一幫人,才能給自己幫助,這點在拜師后,他就有了這種覺悟。

兩天後,三人來到了一處山丘,這是一個四面環繞河流的山丘,在這片土地上非常少見,隔著寬闊的河流,雷星峰可以清楚的看到山丘上的房屋。

雷星峰問道:「這就是那人的居住地嗎?」

譚大道:「是,就他的居住地。」

雷星峰有點好奇的問道:「他也是有宗門的嗎?叫什麼名字?」

譚大道:「他以前有宗門,不過和我一樣,宗門被仇家滅掉了,他逃到這裡,因為這裡地勢比較獨特,所以就居住這裡隱修,逐漸將四周的小勢力全都壓服了,才形成了現在這個勢力範圍,他名叫盧鎬,很精明的一個傢伙。」

雷星峰道:「上次你說的,他是四環真身的大輪印真人?」

譚大點頭道:「是的,是大輪印真人。」

吳振很好奇道:「譚大先生,你和他很熟嗎?」

譚大臉色微紅,說道:「不算熟悉,我是因為宗門任務來這裡,招收弟子的時候,曾經見過兩次,那還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不知道他是不是還認識我。」


吳振道:「呃,你不熟啊……」

譚大一腳就踢過去,說道:「熟不熟有什麼關係,能找到他了解情況就行!」

吳振屁股上挨了一腳才想起來,這傢伙可是真人,自己膽子越來越大了,他抹了一把冷汗道:「是,是,有用就行。」

雷星峰說道:「怎麼過去?」


譚大說道:「繞過這裡……去前面有渡船。」

雷星峰道:「好,我們過去。」

……


由於四面環河,如果要去盧鎬的家,就必須用渡船,除非你擁有六環真身,直接飛到山丘上。

雷星峰三人很快就找到渡口,那是一個不大的小集鎮,這裡的建築比較像樣,都是木結構的房屋,當然,這種房子,在雷星峰的眼裡,同樣的太簡陋了,這個集鎮也是沿著河岸建立,家家戶戶都有小船。

在河邊有一個石頭建造的平台,停靠著不少小船,譚大說道:「就是這裡,那邊上的房子,有盧鎬弟子守候,我們需要先去拜訪一下,然後就能渡河了。」

拒嫁天后:帝少的緋聞嬌妻 ,吳振說道:「那是什麼人?呵呵,還戴著面具……」

雷星峰扭頭看去, 霸道首席毒寵美妻 ,最奇特的是十來人,每人都戴著一個面具。


譚大臉上也露出意外的神情,雷星峰道:「是盧鎬的弟子?」

吳振笑道:「弟子戴面具幹什麼?」

譚大道:「沒有啊,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以前盧鎬的弟子可沒有戴過什麼面具……奇怪了。」

眼看著十幾人進入房間,三人也不在意,這個世界穿著古怪的人實在太多,根本就沒人會議論。

雷星峰笑道:「看來盧鎬的訪客很多啊,我們過去。」話音未落,就聽到一聲慘叫,緊接著一聲巨響,整個木屋頓時猶如炸彈爆炸一般,整個房屋都爆裂開來,木板亂飛,怒喝聲響起。

雷星峰三人的臉色頓時變了,三人立即退後,這時候四周突然出現七八十個戴著面具的人,每人手中都拿著武器,從外圍殺入小鎮,甚至還有人手裡拿著火把,將房子點燃,頓時整個小鎮一片哭嚎聲,那些普通人四處亂竄。

也就是不到幾分鐘,空氣中已經瀰漫一股濃烈的血腥氣。

雷星峰三人全都呆住了。

還是譚大反應快,他喝道:「應該是尋仇!」

吳振驚駭道:「我們,我……我們該怎麼辦?」

雷星峰臉色變得有點難看,他看不得這種肆無忌憚的殺戮,尤其是對普通人的殺戮,因為他看出這些殺戮者,都是低級修鍊者,他們幾乎肆無忌憚的亂殺,不論男女老少,任何人都是殺戮的對象。

譚大說道:「我們恐怕也被牽連進來了!」

兩個戴著面具的人,手執鋼矛衝過來,毫無疑問,他們的目標就是雷星峰三人,誰讓他們就站在街上,目標是如此明顯,會引來人殺也就不奇怪了。

……………………

新的一個月,第一更,求票票。 雷星峰到了這個世界,也不是沒有經過殺戮,但是他從來沒有見過對普通人的殺戮,他一眼就看到一個女人抱著孩子,從燃燒著的房子衝出來,被一根鋼矛從邊上刺穿,一矛兩命,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裡陡然湧起一股強烈的怒火,瞬間就讓他燒紅了雙目。

譚大說道:「沒事,只要我們表露身份,我相信他們不敢對我們怎麼樣。」

雷星峰手中突然出現一把黑弓,他說道:「屁的身份!給我殺!殺光這群混蛋!」這一刻他才不管是非曲直,這群人的殺戮,直接就激發了他暴斂的一面。

呯!呯!呯……

金屬的撞擊聲猶如狂風暴雨般響起。

黑弓對於雷星峰而言,已經基本失去作用,以他的攻擊力,黑弓根本就沒法比,但是黑弓有一個特點,可以遠程攻擊,而且還不費雷星峰的輪印力,用來對付低級修鍊者足夠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