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霄點了點頭,然後回頭四處看了看,荒涼的大荒漠裏,空無一人,卻處處透露出殺機。

“那些保護你的傢伙,怎麼也沒有跟來。”

“可能你們猜錯了,根本就沒有人在保護我。”

雲霄面色低沉。

“連俊彥他們都不見了蹤影。”

魏斯里低頭看了看手裏的劍,然後又擡頭看了看天空。

“不好!”魏斯里突然一聲驚呼,然後拉着雲霄向荒漠邊緣跑去。

“怎麼了?你發現異常了嗎?”

魏斯里點了點頭。

“我的劍和央錯失去了聯繫,之前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我想我們是陷入了敵人的陣法之中了。”

“陣法?”

雲霄回頭詫異的四處打量着。

“如果真的是陣法的話,那我都不用跑了,絕對出不去的。”

“不跑?難道等死不成?”

雲霄看向魏斯里笑了笑。

“別急,會有人來救我們的。”

“你怎麼可以確定?”

“這應該不是那些殺手佈下的陣法,如果是他們,那他們早就可以對我下手了,不用等到現在,如果我沒有猜錯,這應該是一個失落了很久的迷陣,至於它爲什麼會在這裏,又是什麼激活了它,我暫時還想不到。”

“不是這樣倒黴吧,別沒死在那些殺手的手裏,我們兩個先被這個破陣困死在裏面了。”

雲霄看着魏斯里搖了搖頭。

“先彆着急,這個陣法應該不是一個殺陣,我們還有時間。”

魏斯里眉心緊鎖,他的頭有些疼痛,他似乎想起了什麼。

“這個地方,我怎麼感覺來過一樣。”

雲霄側頭看了看魏斯里。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

“都要死了,告訴你也無妨,我之前不是一個山匪,而是住在天脊山下的一個打柴人,救我的人告訴我,他是在河邊找到的我,當時我身受重傷,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才醒來。”

“這麼說,你也不知道你自己是誰?”

魏斯里微微搖了搖頭。

“那個救我柴夫,他說當時我的身上有一塊令牌,是純金打造的,他爲了請大夫給我治病,就把令牌當了,而魏斯里這個名字,就刻在那個令牌上。”

“有點意思,怪不得客棧裏的紅娘他們,會這麼在意你。”

“你知道我的身世?”

雲霄搖了搖頭,“現在還不知道,不過我想很快就可以知道了。”

混亂的陣法突然消失,趕路的行人陸續出現在雲霄和魏斯里的身邊。

“怎麼會這樣?”

魏斯里疑惑的回頭四處查看着。

“不用看了,是那位王先生的人。”

“王先生?你是說九方客棧的幕後老闆,是他在保護我?”

雲霄擡頭看向遠處的格瓦他們,雖然他們扮做商隊的模樣,但還是能感受到他們身上強大的氣息。

“是他們嗎?”

魏斯里看向遠處的商隊問道。

“應該就是他們了,昨天在客棧裏見過。”

“你的那幾位朋友呢?”

魏斯里四處看了看,他沒有發現安夏和俊彥他們。

“應該是到前面了,真正的危險還沒有來。”

魏斯里眉心緊鎖,過了很久才緩緩說道:“這一百萬錢怕是有命拿沒命花了。”


“魏兄,別這麼悲傷,剛剛那種失落的陣法,他們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打破,說明這些都是蠻古一等一的高手。”

“一等一的高手何止他們。”

魏斯里側頭看向身後的另一波人。


“這幾個應該是從天靈氏來的,領頭的傢伙叫範明,之前他帶兵掃蕩過天脊山上的山匪,我有幸見過他一次。”

“範明?” 「管他呢,打開水晶棺,把那女人手裡的藍色瓶子拿出來看看裡面是不是藍色之水不就知道了!」江帆道。

「主人,讓我來打開水晶棺,嘿嘿,我也順帶摸摸這個人面蛇身美女的咪咪是不是真的!」納甲土屍浪笑道。

納甲土屍拿著骨刺就砸水晶棺,砰!砰!砸得火星四濺,水晶棺連裂縫都沒有,「我靠!這水晶太堅硬了!」納甲土屍驚訝道。

「傻蛋,這裡有接縫。你就骨刺撬,看能否撬開這個水晶棺!」江帆指著水晶棺一條縫隙道。

納甲土屍立即拿著骨刺去撬縫隙之處,雙手用力,「嘿!」大吼一聲,骨刺無法進入縫隙。

「主人,進不了縫隙,無法撬呀!」納甲土屍搖頭道。

「我靠!傻蛋,你用全力砸,把這水晶棺給砸爛了!」江帆道。

「好的,你們讓開點,我用全力砸!」納甲土屍道。

眾人立即閃到一旁,納甲土屍手中握著骨刺,後退幾步,攢足了勁,然後猛地沖了上去,大吼一聲:「破!」

砰!這聲震得眾人耳朵嗡嗡直響,納甲土屍被水晶棺反彈飛了出去,差點就摔倒了。

「我靠,這玩意太硬了,砸不破!」納甲土屍震驚道。

江帆十分吃驚,他知道剛才納甲土屍的全力一擊的力量有多大,那可是幾噸的力量,仍然砸不破這水晶棺,看來這個材質不是水晶的,是類似水晶材質。

就在江帆疑惑的時候,納甲土屍準備第二次衝上去砸的時候,水晶棺突然震動了,轟隆隆!水晶棺開始下陷,整座金字塔開始搖晃起來。

「不好,金字塔要倒塌了,大家快跑出去!」江帆喊道。

眾人立即拚命地望玉石門口跑,此時玉石門已經開始緩慢合攏,江帆立即眼疾手快,他立即施展茅山千里急行術,眨眼間就到了玉石門口,用手拉住玉石門,阻攔玉石門合攏。

「快出去!」江帆喊道。

眾人立即倉惶跑了出去,等到孫海劍最後一個跑出玉石門,江帆立即鬆手跑出金字塔,他剛跑出去,轟隆一聲玉石門立刻合上了。

緊接著,轟隆隆一連串的巨響,那座金字塔開始塌陷,地面開始震動,裂開一個大口子,頃刻之間,金字塔陷入大口子之中。

轉眼間金字塔消失不見,眾人頓時目瞪口呆,剛才真是太嚇人了,要不是江帆及時阻攔玉石門關上,那這些人就完蛋了!

「我靠,金字塔里設了自動毀滅機關,可惜那瓶藍色之水呀!」江帆嘆息道。

「這裡還有兩座金字塔,說不定那裡面還有藍色之水呢!」孫海劍道。

「呃,還要進金字塔呀,萬一觸動了自動毀滅機關,我們就完蛋了!」向冠華搖頭道。

「這次進入,我們不亂動裡面的東西,應該不會觸動裡面的自動毀滅機關的!」江帆安慰道。

「你們說那水晶棺裡面的人頭蛇身美女到底是什麼人呢?還有這些自動毀滅裝置是什麼人設置的呢?幾千年前的人有這麼高的科技和智慧嗎?」向冠華不解道。

「這誰知道呢?只能用外星科技來解釋吧!」孫海劍搖頭道。

「暫時不管那麼多,我們還是第二座金字塔里去去尋找藍色之水吧!」張中傑道。

「嗯,既然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藍色之水,我同意老張的意見,進入第二座金字塔尋找藍色之水!」孫海劍點頭道。

其實就算他們不進入第二座金字塔,江帆也要進入的,因為他來的目的是要尋找失蹤的柯平教授和陰陽魚鼎的,他當然不會放棄這些機會。

眾人到了第二座金字塔的玉石門前,玉石門上刻著的是一幅一絲不掛男人的圖案,尤其是男人的下面特別誇張。

「嘿嘿,這男人有一點和我是一樣的,我們就像孿生兄弟!」納甲土屍笑道。

江帆和黃富當然明白納甲土屍話里的意思,其他的人一點也不明白納甲土屍的意思,「呃,傻蛋,這男人臉相和你一點也不像呀,怎麼和你是孿生兄弟呢!」孫海劍驚訝道。

「呵呵,我是指這裡!」納甲土屍手掌拍了一下玉石門上的圖畫中男人的下面。

「呃,原來是這樣呀!」孫海劍老臉微紅,他立即想起納甲土屍的大棒子了。

就在納甲土屍拍打玉石門,轟隆一聲,玉石門開了,「我靠,我真是太佩服這個設計人了,銀才呀!」江帆笑道。

眾人進入金字塔后立即發現,這座金字塔比第一座金字塔要大很多,裡面的光線不好,裡面黑漆漆的,金字塔裡面的一切基本無法看見。

科馬老爹立即拿出手電筒照射,當他照射在透明玻璃缸似的物體上面的時候,他看到了慘白的臉。

「啊!死人!」科馬老爹驚呼道,他手一哆嗦,手電筒差點就掉落地上。

科馬老爹突然地喊叫,把向冠華、孫海劍、張中傑等幾個人嚇得一哆嗦,黃富一把奪過科馬老爹手中手電筒道:「讓我來照射吧!」

手電筒的光再次照著在透明物體上,此時眾人才看清楚,那是一個透明玻璃缸一樣東西,是長方形的豎立在金字塔牆壁旁邊。

玻璃缸裡面站立了一個人,渾身上下沒有衣物,雙目緊閉,臉上慘白,明顯是一具屍體。

「這裡面怎麼有具屍體,看樣子像是我們華夏國的人呢!」孫海劍道。

「走,我們走近看看!」江帆道。

眾人慢慢靠近那具玻璃缸,玻璃缸裡面除了那具男屍外,沒有任何物體。裡面的屍體保持很好,沒有一絲腐爛,如同剛剛死去一樣。

「這裡面是誰呀?看樣子放置了很久了,屍體一點都沒有腐爛,這是怎麼回事呢?」向冠華驚訝道。


江帆打開天眼穴透視,立即發現玻璃缸裡面充滿了淡紅色的氣體,「玻璃缸裡面充滿了淡紅色氣體,屍體之所以不腐爛,應該是靠那氣體保持的吧!」江帆猜測道。

「那淡紅色氣體是什麼氣體呢?」孫海劍疑惑道。

3G巨作《神仙道》,大家一起來支持,鏈接:http://sxd.3gsc.com.cn,官方Q群:122906864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雲霄也回頭看了看。

“天靈氏高手排行榜前十,是個棘手的人物。”

“不止是他們。”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