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軒點了點頭:"恩,老大,我知道了,對了,還有紫涵那邊,她的工作方面,你問了嗎?我的意思,雖然紫涵不喜歡你干涉她的工作,但是,該關心的你還是要關心,千萬別讓殷初夏動什麼手腳!"

楚蕭點了點頭:"我會注意的,只不過,我昨天才警告了殷初夏,她應該會收斂一點的,不然的話,我也不介意要了她的命!"

雲軒看到楚蕭的表情,突然變得冷厲起來,他開口道:"她應該會注意的,我就是擔心,在紫涵找工作的時候,她就已經動手腳了,畢竟,殷初夏的電腦技術你是知道的,她要是有心,想讓紫涵找工作的時候,看到的是哪家,還不是輕而易舉的,就是別讓紫涵中了她的圈套!"

楚蕭聽到雲軒的話,眸子倏然陰沉,的確,雲軒說的這個問題,他以前倒是沒有考慮過。

他看著雲軒點了點頭:"行了,你去忙吧,這件事情,我會問紫涵的!"

雲軒點了點頭,退了出去。

雲軒離開辦公室,楚蕭離開給葉紫涵打電話。

這會功夫,葉紫涵已經從第二家面試的律所出來了。

她剛打算去吃午飯,就接到了楚蕭的電話。

她有點悶悶不樂的接通電話:"喂!"

聽到她的聲音,楚蕭就感覺到她心情不好。

他擔心的開口道:"紫涵,你怎麼了?聲音怎麼聽起來怪怪的,是不開心嗎?"

葉紫涵無奈的嘆口氣,都不知道怎麼跟楚蕭說自己的心情:"楚蕭,你說我這個人怪不怪,別人找工作的時候,太順利了,都會覺得慶幸,是不是我這個人有被害妄想症,我總覺得,有人在搗鬼,我投了簡歷的公司,你是不是給他們打電話了?"

楚蕭聽到葉紫涵的話,臉色瞬間變得不好了。

果然,不是雲軒擔心的多了,殷初夏還真是處處都在找葉紫涵的麻煩,只有自己想不到,就沒有她殷初夏做不到的。

楚蕭的心情很生氣。

他沉聲道:"你上午去了幾家律所?"

葉紫涵悶聲道:"也就兩家,一家是一個大型的律所,我覺得,他們招收律師的話,要求應該挺高的,給我的面試比較嚴厲,卻沒想到,他們草草問了我幾個問題,就讓我過了,這種太順利的感覺,有點敷衍,也覺得那裡似乎不對勁,第二家是一家公司的法律顧問,他們一點也不嫌棄我以前只是個律師助理,熱情的過了頭,讓我覺得,好像他們公司沒人了一樣,哪有這樣的面試,難不成,現在國外這麼缺少人才?"

聽到葉紫涵的話,楚蕭完全懂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好了,紫涵,你什麼也別說了,這會也到了午飯時間,你去吃點午飯,然後就回家吧,不要再去面試了,我問問CE集團法務部門,你明天來這邊面試,如果可以的話,直接在這裡上班,我上下班直接帶著你一起,就行了!"

葉紫涵皺眉道:"為什麼不面試了,我不想去CE集團!"

楚蕭無奈的開口解釋:"紫涵,我知道你不想來CE集團,更不想讓人說你是為了什麼才跟我在一起,可是,你怎麼這麼傻,你這樣的身份,也是不缺錢的啊,我讓你來這邊工作,只是因為你現在需要工作,而你找的工作,全都被人提前打了招呼,我不想讓你去,等你真的入職了,我怕他們會找你麻煩!"

"被人提前打了招呼?是誰啊?你不是說你沒有過問我的工作嗎?"葉紫涵吃驚的開口,有點不明白所以。

楚蕭點了點頭:"對啊,我的確是沒有提前打招呼,但是,有人這樣做了,我直接告訴你吧,省得你瞎想,你從網上找工作的時候,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的電腦就已經被殷初夏黑了,你自己還不知道,你現在就是在按照她的步伐走,你走的每一步,都是她提前設定好的,你去面試的時候,之所以那麼容易,也是因為殷初夏早就打過招呼了,不然的話,米國這邊,都是看能力入職的,你如果沒有能力,肯定會被淘汰的,我不想讓你中了殷初夏的圈套,所以才讓你來CE集團的,你放心,你來這邊,所有的程序都會走,我不會讓人格外照顧你,你絕對感受到公平公正的面試,怎麼樣?如果你面試不過的話,我親自在我的電腦上,給你挑選幾家公司,你投簡歷,你放心,殷初夏她還沒有膽子黑我的電腦,她就是稍微動手機,我也能看出來的!" 等了兩天,皇帝那裡毫無動靜,金釧兒這下對自家娘娘佩服得五體投地,「娘娘,您可神了,皇上果然沒來找茬,可您是怎麼知道?」

史芃芃笑而不語,只說,「把貴妃留下的九連環送去給清揚殿下玩吧。」

金釧兒應了是,拿著東西親自送過去,還沒到瑤台宮就看到墨容清揚往這邊來了,她看著東越的長公主有些好笑,原先就是個不守規矩的,到江南呆了幾年,越發不成樣子,走起路來一陣風似的,別說金枝玉葉,連大家閨秀的姿態都比不上,不過她自己也是個不守規矩的,倒是覺著親切。

墨容清揚遠遠的也看到了金釧兒,裹著一陣風到了她跟前,笑著說,「宮裡這些人,偶爾我也有認錯的,唯獨你不會,知道是為啥不?」

金釧兒問,「為啥呢,殿下?」

墨容清揚兩手一比劃,「宮裡還有誰像你這麼壯么?」

金釧兒,「……」聽著不像好話呢……

「你去哪啊?」

「我家娘娘打發奴婢給殿下送這個。」金釧兒把九連環遞過去。

墨容清揚接過來搖了搖,「叮鈴鈴……」一陣脆響,她咧著嘴笑,「你家娘娘可真想著我,這東西我最愛玩了。」

「這是皇上賞貴妃的,貴妃不愛玩,轉送給娘娘,我們娘娘自已有一個,所以讓奴婢給殿下送來。」

墨容清揚臉色不太好看了,「合著沒人要才給我的呀?」

金釧兒剛要解釋,墨容清揚手一擺,「我不是說你們娘娘,我是說皇兄,哼,就想著他的貴妃,怎麼也不想著自個妹妹,我找他評理去!」

金釧兒嚇得忙拖住她,「我的好殿下,可使不得,眼下皇上和娘娘的關係剛剛好一點,您這一去鬧,皇上又得把這事怪到娘娘頭上。」

墨容清揚一想也是,皇兄對史芃芃有成見,她就不添亂了吧,拍拍金釧兒的肩:「替我向你們娘娘問聲好。」說完,拿著九連環揚長而去。

金釧兒見公主殿下往宮門的方向走,心生了羨慕,還是公主殿下好,來去自由,要是她們娘娘也有這特權,就能回家看望夫人了,老爺沒在家,小姐在宮裡出不去,夫人是個蠻撞性子,少爺是個小蠻撞,哎,真讓人操心啊……

墨容清揚拿著九連環出了宮門,一邊走,一邊解著小環,不經意餘光一掃,腳步停下來,看著小樓牌匾的三個大字「清怡閣」,眼珠子轉了轉,嘴角揚起笑意,加快步子往前走去。

——

山鷹看到門口有個小孩探頭探腦,眼睛一斜,粗聲粗氣的喊他,「小孩兒,幹什麼的?」

小孩衣裳有些破舊,神情很緊張,怯怯的道:「我找寧副門主。」

山鷹走過去問他,「你找寧副門主有什麼事?」

小孩從懷裡摸出一封信遞過去,「這是安月姐姐給寧副門主的信。」

聽到安月的名字,板凳也走了過來,和山鷹對視一笑,把信接過來,「行了,我們會交給寧副門主的。」

小孩巴巴的看著他們,伸出手來,「不,不給跑腿錢啊。」

山鷹作勢揚手,「誰讓你跑腿問誰要去,跟我這要得著么。」

小孩偷偷翻了個白眼,轉身走了,走到轉角處,偷偷回頭,見沒人跟著,撒腿就跑,一口氣跑進巷子里的大榆樹下,方才喘著氣停下,對著樹上喊:「行了,信送到了。」

墨容清揚從樹上跳下來,拋了顆碎銀子給他,問,「親手交到寧副門主手裡的?」

小孩搖頭,「沒見著你說的長得人模狗樣的人,一個高個子,有點黑,另一個矮一些,長得墩實,他們說會交給寧副門主的。」

墨容清揚知道他說的是山鷹和板凳,點點頭,「行,交給他們也行。」

小孩把碎銀子在袖子上使勁擦了擦,嘀咕著,「還是你大方,那兩人一個子都不肯給。」

墨容清揚瞪他,「說好了我給錢,你還問他們要?你這死孩子,哪頭的好處都不肯落下……」

小孩聽到她數落,立刻拔腿就跑,被她叫回來,又多給了一顆碎銀,「去扯塊布做身新衣裳,穿成這樣也好意思出門。」

把小孩打發走,她穿過巷子往前門大街去,進了歪脖子樹對面的茶館,要了個靠窗的位子等著。既然是心上人,寧安沒有道理不來。

小二上了茶水和點心,她沒心思吃,趴在窗沿上看樓下的風景。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幾天,心裡總有些發堵,她生性樂觀,從來不會自尋煩惱,可這股子鬱悶來得莫名其妙,甩都甩不掉,實在令她心煩,得干點什麼來讓自己痛快痛快才行。

樓下熙熙攘攘,小攤小販幾乎擺滿了長街,叫賣聲此起彼伏,顯示出臨安城的繁華似錦。

沒多久,她就在人群中發現了寧安的身影,她立刻閃到窗子後頭,偷偷張望。

寧安一身湖青色長袍,袖口綉了竹青,袍底有暗紋,他這身打扮不像武將,倒像個讀書人,墨容清揚記得墨容晟就喜歡這種附庸風雅的打扮,她猜這袍子八成是綠荷姑姑做的,綠荷姑姑一直給晟做衣裳,抽空也給賈瀾清和寧安做,做出來的袍子皆是一樣的風格。

寧安走到歪脖子樹下站定,抱著雙臂,一副神閑氣定的樣子。

既然人來了,墨容清揚也不在窗邊呆著了,讓那傻瓜自個等去吧,她坐在桌前開始玩九連環,玩累了便吃點心喝茶,怎麼舒服怎麼來。

吃了幾塊點心,喝了半壺茶,她起身走到窗邊去,寧安還在歪脖子樹下站著,可是……他為什麼抬頭沖她笑?

墨容清揚嚇得趕緊閃到一邊,把窗關上,再偷偷從窗子縫隙里往外瞧,咦?人怎麼不見了?

她趕緊打開窗,四下里尋找,一番搜索下來,哪哪都沒有?

墨容清揚揉了揉眼睛,有點不敢相信,真是奇了怪了,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寧安就算會飛也沒那麼快飛出她的視線啊……

她趕緊跑下樓,四處尋找,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語氣調侃,「喲,這是在找誰呢?」 聽到楚蕭的話,葉紫涵瞬間心驚不已。

不知不覺中,殷初夏居然就對自己下手了,不是自己有被害妄想症,而是她真的被殷初夏盯上了。

葉紫涵的心情,很不好。

她沒想到,殷初夏這麼喪心病狂,本來,今天早上,看到殷初夏狼狽的樣子,她當時還有點心疼。

可是,現在她心裡,只有厭惡。

就算是殷初夏喜歡楚蕭,她也不能這樣做吧!

感情這個東西,本來就是你情我願的,楚蕭不喜歡她,她就想盡辦法,對付楚蕭喜歡的人。

她這樣的人,妥妥的長著天使的臉蛋,卻擁有惡魔的心。

葉紫涵前所未有的討厭殷初夏。

對於楚蕭的提議,她有點心動了。

她開口道:"楚蕭,的確,就像是你說的,我本來是不想去CE集團的,可是,聽到殷初夏的所作所為之後,我突然就改變了意見,我就是要去CE集團,在她工作的地方,我倒是很想看看,她究竟能把我怎麼樣,下午我就回家了,就這樣,我先去吃飯了,你也記得吃飯!"

楚蕭點了點頭:"恩,好的,你去吃飯吧!"

葉紫涵同意了去CE集團工作,楚蕭當即就打電話安排,讓人事部門的人,明天面試葉紫涵。

楚蕭中午是在辦公室,隨便吃了點外賣。

下午,楚蕭回到家裡的時候,看見葉紫涵破天荒的在看電視。

他走過去,在沙發上坐下來,伸手摟著葉紫涵:"怎麼了?看電視還臭著臉,心情不好嗎?"

葉紫涵悶聲道:"太無聊了,公司那邊你說好了嗎?我明天直接過去,就能面試嗎?"

楚蕭點點頭:"恩,明天過去就能面試!"

葉紫涵悶聲道:"楚蕭,你說殷初夏到底想幹什麼,她為什麼老是揪著我不放啊,難道就因為她喜歡你,我是你女朋友嗎?"

楚蕭無奈的嘆口氣,開口道:"紫涵,你有沒有聽說過有這樣一種人,她從小到大,沒有失去過什麼,所以,一旦真的失去什麼,她的內心就會變得非常扭曲,而且,越是聰明的人,越容易變成這樣,因為他們什麼都很容易得到,所以就變得格外驕傲,這種驕傲,已經達到了一種讓人不舒服的地步,而殷初夏就是這樣的人,我不想騙你,我跟她認識的時間太長了,對於她的性格,我很了解,可是,越是因為我了解她,我就越害怕她傷害你,如果你在CE集團面試過了,我會讓你安心工作的,殷初夏無論想做什麼,我都會保護好你,不讓你受傷害!"

葉紫涵悶悶的點點頭:"恩,楚蕭,你不用解釋了,我相信你,而且,我也不是那種任人欺負的人,我不會讓殷初夏得逞的!"

楚蕭伸手摸了摸葉紫涵的頭髮:"我就知道,我的紫涵最勇敢了!"

這時,林嫂出來喊葉紫涵和楚蕭吃飯。

他們倆便起身去餐廳吃完飯了。

與此同時。

醫院,殷初夏接到電話:"殷小姐,那個葉紫涵,她上午去了一家律所和另外一家公司面試,可是,她下午就回家了,剩下的地方,她都沒有去,接下來我該怎麼辦?"

殷初夏的眉頭,瞬間皺起來:"那你查清楚,她為什麼沒有去面試嗎?上午面試的那兩家,難道沒有讓她留下來工作嗎?還是她對什麼不滿意,所以才沒有留下來工作?"

對方語氣有些為難:"殷小姐,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負責拿錢辦事,你說的這個,並不在我的職責範圍呢!上午的兩個工作,面試的確很順利,但是,對方也的確沒有留下來工作,具體的我也不清楚,所以,真的很抱歉!"

殷初夏瞬間火了:"你抱歉管什麼用,什麼叫你不負責這個,你難道不知道,事情辦不好,我是不可能把後面的錢給你的嗎?你事情都辦不好,你拿個什麼錢,廢物!"

對方的聲音聽起來,隱約有點生氣了:"殷小姐,你這樣說,未免有點過分了,我的確是不知道對方為什麼不工作,下午也沒有繼續面試,但是,我能做的,我都儘力去做了,你現在沖著我發火,這跟我們之前說好的,可不太一樣!"

殷初夏生氣的開口道:"你現在還有臉跟我說你儘力了,你儘力了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嗎?做不好事情,只能證明你能力不足,你這樣的廢物,後面的錢,休想拿到!"

殷初夏說完,生氣的掛了電話,將手機扔在了地上。

她昨晚受了那樣的屈辱,本想等到葉紫涵在她安排的地方工作了,她自然會想辦法整治她。

卻沒想到,葉紫涵面試過了,卻不願意留下來工作,更讓她生氣的是,葉紫涵下午沒有繼續面試,她安排的人,卻不知道怎麼回事,這讓她氣憤到極點。

就在葉紫涵發火的時候,殷志龍拿著晚餐進來。

看到女兒生氣的坐在病床上,他趕緊走過去:"哎呀,初夏,你怎麼把手機扔在地上了,是誰欺負我們家寶貝了嗎?"

殷初夏對父親也生不起氣來,可是,她剛剛生氣,情緒一時間也轉變不過來。

她悶聲道:"爸,你就別問了,我媽呢?"

殷志龍開口道:"你媽媽打算晚上來醫院陪你!她這會在家裡收拾東西呢!我給你帶晚餐過來,你先吃點東西!"

殷初夏沒好氣的開口道:"我要馬上出院,我都說了,我真的沒事,你們還讓我住院觀察,我就是額頭破了,受了點皮外傷而已,你們就別擔心了,我吃完晚飯,我就要出院,你告訴我媽,讓她別來了,我們倆待會一起回家!"

殷志龍忍不住皺眉:"你這丫頭,今天早上都傷成那樣了,你還不住院觀察,你這不是存心讓我跟你媽媽擔心嘛,不管怎麼說,今天晚上,你好好待在醫院裡,哪裡都不要去!"

殷初夏本來就不開心,聽到父親不讓自己出院,她一下子就生氣了:"爸,你跟我媽也要惹我不高興嗎?我真的沒事了,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如果我覺得哪裡不舒服,我自己會來醫院檢查的,醫院細菌那麼多,全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我一點都不想待在這裡,你不知道嗎?"

聽到女兒這麼不開心,殷志龍想了想也是,醫院待著也不一定好,還不如回家養傷,如果那裡不舒服,他直接喊醫生過來!"

想到這裡,他幫殷初夏打開晚飯,開口道:"好,我們吃完晚飯就回家!回家好好養傷!"

殷初夏忍不住皺眉:"爸,我明天要去公司上班,我真的沒事,你就別擔心了,對了,今天楚蕭是不是去公司了!"

殷志龍聽到殷初夏提楚蕭,他的火氣忍不住就上來了:"你還給我提他,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對於他這樣乳臭未乾的臭小子,你以為我會心慈手軟,沒想到,我對他客氣了點,他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殷初夏低頭吃了口菜,聽到父親生氣的語氣,她抬頭看了一眼殷志龍:"爸,是不是今天發生了什麼?"

聽到殷初夏這樣問,殷志龍生氣的開口道:"你就別提今天的事情了,今天早上看你那個樣子,我都擔心壞了,就忘記請假了,沒有去公司,可是,你也不想想,我平日里是代理總裁,我就算是不去公司,我跟誰請假,結果,我去開會遲到了,楚蕭那臭小子可好,直接把我晾在會議室門口,讓別人看我的笑話,我告訴你,你都不知道,你爸我的老臉,今天都被丟光了,我恨不得把楚蕭那小子抽筋扒皮!"

看到殷志龍生氣成這樣,殷初夏也能聯想到一點上午的場景。

她吃了口飯,忍不住開口:"你別多想了,今天的事情,你心裡也有數,畢竟是你做的不對,他才會拿你開刀,如果你真的做的夠好,楚蕭他不會這樣做的!明天我就去公司上班,我會幫著你的!"

殷初夏這樣說了,殷志龍心裡倒是舒服了點。

好在女兒還是向著自己的。

他想了想,開口道:"我聽說,楚蕭這次回來,帶了個女朋友,你跟他還有可能嗎?如果你們不可能,我也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殷初夏忍不住皺眉:"爸,你想做什麼?"

殷志龍開口道:"我知道你喜歡楚蕭那個臭小子,可是,CE集團不光是他楚家的,這也是我們殷家人的心血,為什麼他楚家人就做的公司的主,我們殷家人就不行,如果你和楚蕭能在一起,那我尚且能忍受,如果你們不能結婚,你爸我是不能忍受在一個黃毛小子手下工作的!"

殷初夏沒好氣的開口道:"爸,你就非得這樣嗎?我好好吃個飯也不行嗎?每次都要跟我爭論這個問題!"

殷志龍也生氣了:"是我要跟你爭論嗎?如果不是那個臭小子讓我下不來台,我能這樣嗎?你爸我也幾十歲的人了,你就不能為我想想,再說了,楚蕭他帶著女朋友回米國,這不是很充分的說明,他已經決定不跟你在一起了嗎?你為什麼還要抱著希望,我今天給你說清楚,你要是想跟楚蕭在一起,就儘快結婚,不然的話,我會以最快的時間拿回公司的控制權!" 蘇嵐眼中的詫異,讓紀優陽反應過來了,自己似乎說了一些對他們來說並不合理的話,「媽,我的意思是,這些事情不是我們能左右的,如果你非要插只手進去,只會引起老頭子的反感,高博文是他的心腹,你打了高博文的臉,那就是打了他的臉,他不高興,咱們倆更沒好日子過。」

她還以為自己的兒子中了邪否則怎麼會說出如此反常的話,鬆了一口氣的蘇嵐握住紀優陽的手,「阿陽啊,你要知道,咱們要是軟弱的話,就要被人吃定了,你別忘了,咱們過去是怎麼被人欺負的,我們現在這麼做都是身不由己。」提到這些,蘇嵐就想到一件事。

「阿陽啊,沈呈有沒有跟你說過什麼?」

從無所謂,到只能接受,再到現在的反感,紀優陽是真的很不喜歡蘇嵐對沈呈有偏見,可每次一想到蘇嵐為了報仇委身沈東明,他心裡就有愧疚,正是這些愧疚,讓紀優陽選擇容忍這些事情,「沒有,怎麼了?」

「就是公司里的一些事情。」

「泰勒會跟我說。」 花都逍遙戰神 如果他不這麼說,恐怕蘇嵐會不高興,確實,沈呈有些事情,泰勒會告訴他,不過也只是沈呈遇到危險,他才會得知消息,一般情況下,他不想讓沈呈不高興,都不會多問什麼。

「沈東明給了他公司股權的事情,他也告訴你了?」

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沈呈沒有跟他提到?紀優陽第一反應不是生沈呈的氣,而是擔心沈呈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不然怎麼會不告訴他這件事,也不跟他說去哪兒出差。

看到紀優陽沒回答自己的話,不知道在想什麼,蘇嵐語氣緊張再次詢問,「沒有說?」

「他有跟我說過這件事。」他不想讓蘇嵐以為沈呈瞞著他什麼,這些人,總以為沈呈會背叛他,其實,沒有人比沈呈對他更忠心,他相信世界上所有人,包括自己的母親,或許也會為了一些事情傷害自己,唯獨沈呈不會,因為沈呈心裡只有他沒有別的牽絆。

她還以為沈呈沒有跟紀優陽提到這件事,既然說了,那就是另一種意思了,不過還有一件事,蘇嵐仍記在心頭,「我讓泰勒去辦點事,以泰勒的身手,事情絕對不會失手,也不是那種沒有交待的人,可泰勒到現在,事情沒辦成,也沒給我回消息,我懷疑是沈呈知道了,從中搞鬼。」

蘇嵐說到沈呈的時候,是咬牙切齒眼裡帶著恨意,紀優陽反握住蘇嵐的手,「媽,我知道你不喜歡他,但是你要相信你兒子培養出來的人,泰勒是我的人,如果真有什麼意外,一定會跟我打招呼,我看,是因為泰勒要跟著沈呈去出差一時間不方便辦事,等他回來就有空了,要不這樣,有什麼事,你交待我去。」

她的兒子她還不了解,讓紀優陽殺了姜軼洋,知道了那些事情,又礙著姜尤珍的情份,紀優陽下得去手?更何況,她還擔心,紀優陽會心軟告訴姜尤珍這些事,她就是一個挂名夫人,家裡公司的事情,根本插不了手,也就是現在才自由了一些能做點自己想做的事情。

姜尤珍不止能隨意進沈東明的書房,還參與那麼多運作的事情,一旦到了那個局面,她是做母親的,她最了解做母親的心思,姜尤珍肯定會幫自己的兒子爭取利益,到時,姜尤珍恐怕就是她最大的對手了。

她不能讓這個局面到來,所以紀優陽是堅決不能知道這個真相,「阿陽啊,我在意的不是這件事,這就是一件小事,我是想讓你知道,不要對沈呈太好,你看看你,整天跟他廝混在一起,傳出去對你影響很大,萬一他起了什麼歪心歹念,給你搞個拍照什麼的,到時你可就要任由他要挾了。」

「媽,你放心好了,這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不管是蘇嵐,還是沈呈,他誰都不想失去,唯一能做的就是說服蘇嵐接受沈呈,「媽,難道你就不想多個兒子孝順你?」抱住蘇嵐的紀優陽笑著說道,「沈呈能幹,得老頭子的歡心和喜歡,對咱們來說,不是壞事,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

「阿陽啊,媽也不是那種頑固的人,我知道沈呈能幹,知道你喜歡他……」

聽著蘇嵐話的紀優陽糾正一句,「不是喜歡,是愛,我愛他。」

「好,那就算是愛了,你相信你的真心能換來他的真心,可媽不信,他再孝順,再好,那也不是我的親生兒子,只有你,才是媽的兒子,媽要做的就是,對除了你以外,所有人都保持警惕和敵意,媽不想讓你受到半點傷害,媽想讓你擁有一切。」

「媽,我知道你都是為了我好。」雙手緊握蘇嵐的手,眼神中帶著虔誠的懇求,「媽,到了我這個身份和地位,能遇到真心對我好的人機會很渺茫,除了你,我也需要一個能陪在我身邊的人,也只有他,沒有別人,願意像你一樣,無條件忍受我,愛我,照顧我,給予我一切,媽,我真的很希望,你能看在他對我是真心的份上,也是為了保護我,才願意進公司,你可不可以接受他的存在,就算是為了我好,好嗎?」

紀優陽的話說到蘇嵐的心坎上了,再不喜歡沈呈的蘇嵐,聽著這些話,也有心軟了,她從來沒見紀優陽為了誰這麼求過她,說了這麼多的話,蘇嵐無奈嘆了口氣,伸手摸了摸紀優陽的臉,「可你們這樣,不合適,不止毀了你,也毀了他。」

「他是我哥,我是他最愛的弟弟,他是沈氏集團少東家,我是紀氏集團董事長,現在是,將來,還有可能的話,我希望也是這樣,我們一起孝順你,保護你,永遠站在你這邊,如果我們將來都遇到能讓對方認可的結婚對象,我會祝福他,他也會祝福我,這樣的生活,並不矛盾,媽,你說是吧。」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