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雯轉過頭,望向了那供電箱,心裏忽然生出一計。

就在此刻,門忽然打開,兩個大漢衝了進來,大聲喊道:“剛纔進來運送化學藥品的人都到這邊來。”

這裏的主要研究人員是一個老頭,顯然也是個Orphnoch,他問道:“出了什麼事麼?”

“剛纔有人趁機將我們兩人支開,然後混了進來,肯定有什麼企圖!”其中一個大漢兇狠的說道。

那些工作人員都一臉奇怪的走了過去,唯獨雯雯,一個閃電般的轉身,掏出Diend槍,對着供電箱,快速扣動了扳機。

“抓住她!”顯然,那兩個大漢發現了雯雯。

“砰!”同時,供電箱被破壞,這片房間中也陷入了黑暗。

雯雯從內衣口袋中掏出了特質的夜視鏡,然後連忙向着帝王腰帶的玻璃櫃走去。

此刻是一片的混亂,但是肯定會在五分鐘內恢復供電,所以雯雯的時間非常緊迫。

雯雯試圖用槍打破那玻璃櫃,可沒想到那玻璃非常的堅硬,竟然是紋絲不動。

忽然,雯雯看到了那箱子的左下角有一個紅點,心裏立馬就想到了這也是靠密碼開啓的櫃子,只不過是單獨供電,爲的就是防止在供電系統被破壞之後,很容易的就打開這個櫃子。

“312.”雯雯說道。

“砰。”那箱子竟然是自動彈開,兩條帝王腰帶頓時呈現在雯雯的眼前!

“哈哈……到手了!”雯雯將兩條腰帶取了出來,這時,供電系統恢復了,所有人都是望着手中拿着腰帶的雯雯。

“抓住她!!”在停頓了一秒鐘過後,其中一個人忽然喊道。於是, 所有人都是紅着眼睛向雯雯衝了過來。

“再見了!”雯雯笑着合上了Diend槍。

“Attack Rider Invisible……”雯雯忽然就消失在了大家的眼前,連同兩條腰帶。

透明化之後,雯雯輕車熟路的逃出了SMART BRAIN社。出去之後,立刻開着那輛麪包車逃離了這裏。

走在路上,雯雯笑道:“哼,這次又便宜了聶翔那個傢伙。有東西我不能獨享,真是讓人不爽!”

……

SMART BRAIN社,地下研究所。

村上聽到消息後帶着幸運四葉草也來到了這裏,看到那被打開的玻璃櫃,頓時便有些無奈的捂住了額頭。

“究竟是怎麼回事……”村上問道。

於是,那兩名大漢便低着頭,將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


村上聽後,眼中閃過了一絲寒芒,然後,陡然間村上的身體浮了起來,他手輕輕的一揮,頓時許多玫瑰花瓣便從他手中飛了出來,灑在了那兩個大漢的身上。

兩名大漢的眼中露出了恐懼,大喊道:“不要啊!社長!不要!”

隨着玫瑰花瓣飄落到地上,那兩名大漢瞬間變成了一地的白灰…… 村上陰沉着臉,久久沒有說話。隨後,他終於長嘆了口氣,說道:“算了,你們盡力給我去把腰帶拿回來。不惜一切代價。但是還是要以王的覺醒爲主。”

“明白了,社長。”幸運四葉草也是都一臉的凝重,知道這次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們也脫不了干係,如果稍有不慎,村上可能都會把他們幹掉。

待到幸運四葉草離開之後,沒有任何徵兆的,一個藍衣女出現在了村上的背後,她的身份是社長的祕書,同時兼SMART BRAIN的廣告代言人。

“社長,消消火。”藍衣女十分賣萌的說道。“腰帶的事情沒必要過於執着哦。”

“唉……”村上無奈的嘆了口氣。“我Orphnoch族難道真的沒有復興的可能了麼?”

“現在唯一的契機只有王,如果王成功覺醒,那麼其他的都不算什麼咯。”藍衣女笑道。“腰帶,就讓那些個小丑拿去表演節目吧。”

“……”村上聽後先是一愣,隨即哈哈大笑。本來腰帶是注入了他畢生的心血,但是現在看來好像也是無關緊要,畢竟和自己的最終目的沒有什麼關係。

……

在洗衣店裏,我和乾巧他們過着十分平淡的日子,在我看來,阿巧這個帥哥真的不像是一個Orphnoch,我相信凡是見過他的人也不會這麼認爲。還有木場先生他們,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副市井老百姓的模樣,每天在爲了生計而奔波。

霸愛成癮:蛇王老公太兇猛 。”乾巧說道。“我們必須趕在村上之前找到他。”

“說的是啊。”我聽後笑道。“可是現在也沒什麼線索不是?”

“所以我們只有等他出現的時候在一舉幹掉他就好。”

……

又過了幾日,真理忽然收到了一條短信,裏面說是曾經流星墅的夥伴,現在走投無路,想來投靠真理。

真理本身就是一個善良的人,所以看到之後便立刻回信息答應了,乾巧有些不高興的說:“你有和我和啓太郎商量嗎?”

但是啓太郎聽後立即表示:“我是沒什麼意見。”

於是乾巧的表情更加冷酷了……

真理雖然知道乾巧心裏肯定不是這麼想的,但是還是很惱火爲什麼乾巧會有這種反應。不過作爲局外人的我當然是看出來乾巧的心思,無非就是吃醋嘛……

於是,乾巧不放心,但是自己又不能去,所以只能推推搡搡的讓我陪着真理去。

我無奈,只能騎着車和真理去了約好的地點:北山公園。

北山公園是這裏最大的公園,因爲這裏風景不錯,所以平日裏遊客很多。

那個人約定的地點是在北山公園東邊的假山旁邊,於是我和真理便趕了過去。

到了之後,便看到一個年輕男子拿着一個行李箱站在那裏,身後還跟着一個小男孩,不知爲何,這個小男孩我第一眼看到就有點討厭。

我們二人過去之後,那人見到真理,立刻激動的握住了真理的手:“真理,你真是太好了!現在只有你肯收留我……”

說罷,竟然是嗚嗚的哭了起來。

真理安慰了一番,便問道:“你怎麼離開了流星墅?其他人呢?”

“流星墅,現在恐怕就剩下你我了。”那人說道。“對了,這位是……”

真理一看,自己忘了介紹,連忙說:“這位是聶翔,是我的朋友。”

那人聽後也是和我握了握手:“你好,我是真理的同學,叫三原修二。叫我三原就可以了,這個……算是我的弟弟吧。”

於是,三原解釋道:“這個小男孩是我在路上碰到的,也是孤兒,看他和我同病相憐,我就收留了他。”

真理覺得這個小男孩很可愛,便蹲下來說:“你叫什麼名字?”

“我找照夫。”那小男孩萌萌的說道。但是我很清晰的捕捉到了他眼中的那一絲不屑,那是一種根本沒有把別人放在眼裏的感覺!

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怎麼可能有這種情緒?!我心裏一驚。難道是和他後天的遭遇有關?

隨後,照夫轉了過來看向了我。這一次,我很清晰的看到了他的那種特別的眼神,非常的蔑視我,淡然的看了一眼之後,就轉過頭去。


我頓時有些惱火,這小男孩的父母也太不是東西了!說不要就不要了?現在搞的流離失所,連心理都扭曲成了這個樣子。

我們並沒有立即回去,真理和三原在說着流星墅的事,而我則是很無聊的在公園裏陪着他們亂逛。

“當年爲了逃命,逃過Orphnoch的追殺,我們和老師不得不使用了兩條腰帶,可是kaixa腰帶真的很恐怖,只要誰用過之後,就會立刻死掉,變成了一堆白灰。當時草加拿走了delta腰帶,殺死了一隻Orphnoch,但之後我們便和他走散了,後來用了kaixa腰帶的人越來越多,死去的人也越來越多。”


“最後,老師也在掩護我們的時候用了那條腰帶,最後也死了!”說到這,三原有些哽咽。

“當時剩下了我,澤田,還有隆,在商量了一番之後,都決定離開流星墅,畢竟我們根本不是Orphnoch的對手,所以從那一次我們就分道揚鑣了。”

“kaixa腰帶也被Orphnoch搶走了,我們無依無靠,於是,因爲我找不到工作,就到了現在的地步,所以,只能來投靠真理你了。”

“唉……”真理嘆了口氣。沒想到昔日的夥伴最終都淪落到如此地步,不是死亡就是流離失所。

“那你就暫時先給我打工吧。”真理笑道。“草加也在那裏。而且kaixa腰帶現在被他給拿了回來。”

“什麼!草加還活着!”三原也是很驚喜的說道。

“嗯。”真理點了點頭。“走吧。”

當三原和我們回到店裏之後,乾巧並沒有什麼反應,倒是草加,驚訝的說:“三原……其他人呢?老師他們呢?”

“老師他們……全都死了……”三原十分沮喪的說道。 草加聽後十分震驚:“死了……?”

三原沉重的點了點頭:“嗯,都是因爲kaixa腰帶,爲了抵抗想要殺人的Orphnoch。”

“Orphnoch……”草加的臉頓時扭曲了,他的拳頭緊緊的握着,似乎指甲也深深的嵌進了肉裏。

乾巧嘆了口氣,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冷靜點兒。”

隨後,真理又將三原和我們互相介紹了一番,得知乾巧就是Faiz之後,三原表示自己非常崇拜乾巧,給乾巧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只是那個小男孩照夫,來到這裏之後,就只和真理在一起,跟我們幾乎不怎麼說話。

晚飯後,乾巧和我散佈時說:“我怎麼有點討厭那個小男孩。”

“真巧,我也是。”我說道。

“不要開玩笑了,我說的是真的。”乾巧聽後以爲我在和他開玩笑,於是嚴肅的說。

“我沒有開玩笑。”我也是會給一個正色的眼神。“這個小男孩給我的感覺很怪,他的眼神你有沒有注意到?”

“眼神?”乾巧聽後奇怪道。

“是的。他的眼神不像是一個五歲小孩子的眼神,我想這或許和他後天的經歷有關。”我想了想,說道。

“其實……有時候人或許比Orphnoch更可怕。”乾巧望着天空,無奈的說道。

我聽後對這句話深信不疑,因爲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有時候連自己都未必能相信,就比如流星墅,誰會知道他只不過是一個培養Orphnoch的工具?

我和乾巧躺在草地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就在我們兩個快要進入夢鄉的時候,忽然乾巧的電話響了起來。

乾巧接通後,只聽到電話那頭傳來木場的聲音:“乾巧,SMART BRAIN公司派人去對付你了,你要小心!”

“哦?怎麼回事?”乾巧聽後立刻坐了起來。

“幸運四葉草現在和海堂他們打了起來,他們似乎很迫切的想要找到你,你最好小心一些。”木場說完,就掛了電話。

乾巧站起身,對我說:“出事了,木場先生他們被村上的人襲擊了!”

我聽後也是立馬站起身說道:“走,我們過去看看。”

於是,我和乾巧一路疾馳,很快就到了木場先生居住的地方。

“砰……”

那是玻璃破碎的聲音,只見海堂先生直接從窗戶裏被扔了出來。

“kaman rider……decade!”我連忙用最快的速度變身,然後過去接住了海堂先生。


海堂見到是我,立刻恢復了人形,如釋重負的說:“謝謝了。哥們。”

這時,幸運四葉草也從上面下來,影山冴子見到乾巧之後,便說:“留下腰帶,不然,死。”

乾巧沒有答話,而是戴上了腰帶。

“555……”

“Standing By……”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