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這就是隱藏在暗處的那個人么?

這份實力,恐怕比之黑僵,無過之而不及。

佐青玄被他用一隻無形之手掐住脖子,不停的掙扎著,眼瞅著脖子已經被捏的變形,但卻就是在將要斷的邊緣。

「呵呵,立馬讓你死,似乎太便宜你了,我要帶你到青城山,在佐乾坤面前,親手殺掉你。」

黑袍人似乎和他口中的佐乾坤有着深仇大恨,說這句話時,就算隔着面具,所有人也能感覺到他的憤怒。

嗖!

隨後,沒見他有任何動作,佐青玄就被甩了出去。

也不知道是黑袍人有意為之,還是無意的,佐青玄飛出的方向,竟然是任小凡所在的方位。

「霧草??」

任小凡愣了,這麼快的速度,他想逃逃不掉,而且躲也躲不開。一時之間來不急任何思考,本能間卻是將小白狐丟了出去。

砰!

沒有任何意外,任小凡很悲催的充當了佐青玄的人體肉墊,被她撞的倒飛而去,又重重的砸到了一顆大樹之上。

任小凡只覺得自己的肋骨都被撞斷了,至於斷了幾根,他就不知道了。反正只覺的劇痛難忍,嗓子一陣的猩甜,差點沒將鮮血從口中噴了出來。

「小凡!!!」

一切都發生太突然,雪婉清也沒料到佐青玄飛出去的方向竟正對着任小凡。

她想要去看看任小凡的狀況,但手中此時還控制着天乙拂塵,只能用滿是憤怒的雙眸,冷冷的看向黑袍人。

其中傳出的濃濃殺意,卻是讓黑袍人忽然笑了起來:「呵呵,這個表情不錯,我喜歡。」

他覺得有些稀奇,一個連悟道都不是的小輩,竟然敢這麼看着自己,他出道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

「霜月!」

雪婉清並沒有理會他,而是輕喝一聲,一道白色的光芒瞬間從她背後沖向天際,隨後,又朝着黑袍人急射而去。

嗖!

白色的光芒在這黑夜之中,恍若一道流星。不過黑袍人並沒有慌亂,而是再次伸出兩根手指,只聽「砰」的一聲,一把白色的飛劍,又被他夾在了手中。

「不錯,不錯,不愧是陰陽門的人,控制法寶的同時,竟還能一心二用的使用飛劍,而且還有着不俗的威力。這份實力,就算在我們的那個時代,也算得上是天才。」

白色的飛劍還想着刺向他的脖子,只不過卻被他的兩指捏的死死,只能在不住的顫抖。

「咦?捏不斷?」黑袍人用了用力,想要如之前那般,也將這把飛劍捏斷,只是他並沒能如願。

隨即,他有些好奇的將白色飛劍拿到面前仔細的看了看。

二十公分大小,純白的顏色,劍身上雕有古樸的花紋,跟尋常的飛劍沒什麼不同。

「算了,陰陽門的東西,還真是難懂。」

沒看出什麼,黑袍人乾脆也不在糾結了,而是環顧了一下四周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哎…本想利用這隻殭屍,引來道門的高手,結果沒想到來的卻都是些小輩。」

殭屍屠村,這麼嚴重的事情,他本以為來的會是各門派的悟道期長老,但沒料到來的是入道期的弟子。有些意外的同時,也有些失望。

「罷了罷了,估計你們門中的長輩也不會來救你們,還是不等了,送你們上路吧。」

他搖了搖頭,一邊說着,一邊將飛劍對準了一名修道士。

那名修道士愣了一下,但下一刻,他的腦門上就多出了一個血洞,至死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都沒變過。

嗖!

雪婉清連忙將飛劍召回自己身邊,額頭上已經汗津津。

她剛才也想控制飛劍改變方向,但卻沒有絲毫作用,只能是看着飛劍將一位修道士洞穿。

而黑袍人也忽然在這個時候,全身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氣勢,壓迫着在場所有人。這讓那些原本已經開始慢慢挪動身體,打算逃跑的修道士們,身體瞬間動彈不得。

這一時間,所有的修道士們,心中都湧現出一股子絕望。

雪婉清銀牙緊咬,控制着天乙拂塵的手都在顫抖。她有些忍不住了,天乙拂塵雖然可以將高出自己很多修為的敵人困住,並且讓其化為虛無。

但是卻有兩個致命的缺點,一是如果修為相差太高,敵人不會給你五秒鐘的念咒時間。二是將敵人困住之後,就要一直控制着天乙拂塵,要不間斷的將消化敵人所得來的能量,散發出去。否則能量散不出去,聚集在一起,反噬的可是雪婉清自己。

而這股氣勢,已經完全影響到了她。

黑袍人從地上撿起了一把長刀,那是之前的白僵士兵留下的。隨後他如閑庭信步一般,走向一名修道士。

那修道士滿臉都是恐懼,求生的本能,讓他看向黑袍人時,眼中滿是哀求。

只不過,黑袍人並沒有理會他,直接手起刀落,那名修道士的人頭,就掉了下來。

鮮血頓時噴涌而出,賤的他的黑袍上都是,這讓他發出了無奈的吐槽,「哎,真是的,還是改為刺吧,免得又被噴上血。」

隨後,只聽噗呲噗呲聲不斷響起,七名修道士瞬間慘死。

白晃晃的刀尖上,已經被鮮血浸染成了紅色。

又殺了兩人之後,他忽然轉向了雪婉清的方向,「我忽然有些好奇,你死了之後,殭屍就會被放出來,那他是先攻擊我呢?還是先攻擊你們呢?」

他一邊說着,一邊緩步走向了雪婉清。

這一幕,讓被壓在佐青玄身下的任小凡頓時目眥欲裂!

「麒麟!!幫幫我,快,求你幫我幫我!只要你幫我殺了這個畜生,我一定立馬放你出去,我保證!我發誓!」

他在心中狂吼著,看着黑袍人走向雪婉清,心裏頓時慌了。

「未完待續………..」。 接連的艷遇,讓郭達幾乎要飄上天了,連上班的時候是都精神抖擻,春風滿面的。

「郭總不好了,咱們的「WIFI免費上網助手」突然間被人故意刷差評,目前好幾個應用商店平台,咱們的軟體都變成兩星了,惡評如潮。」

就在他坐在辦公室的黑色沙發椅子上回味著前幾天這兩段艷遇的時候,一名員工抱著筆記本電腦冒冒失失走進來,慌張說道。

郭達聽完臉色一變:「怎麼能回事?」

「您還是自己看吧!」

員工將筆記本放在他電腦桌前,裡面已經打開了好幾個應用商店界面。

「垃圾,這麼大的軟體,要把手機撐破嗎?」

「什麼垃圾玩意兒,根本破解不了WIFI密碼嘛,好意思拿出來給別人用?」

「全是廣告,垃圾,每次開機都是一堆廣告!」

「打開軟體就卡,還好意思放廣告!」

「閃關,根本用不了啊,差評!」

「呸!垃圾軟體,還是下架了吧!」

「破解率低,又全是廣告,比起WIFI萬能鑰匙,你就是個渣渣!」

……

望著那刺眼的兩星評分以及全屏幕的惡評,郭達簡直氣的要吐血了。

此時,公司的另外兩名創始人得到消息也趕了過來,湊在他旁邊一起看了電腦屏幕上的差評,差點氣得吐出一口老血來。

「絕對是連上網路公司,陳爭那小子干出來的!」郭達暴躁如雷,「這小子干不過我,居然給我玩陰的!」

星雲科技聯合創始人,孫俊閩憤然說道:「用這種手段來打壓對手,連上網路的人真的是卑鄙無恥啊!」

不過他在罵陳爭他們的時候,絲毫沒有想過,他們是怎樣拿著別人的創意和商業計劃書開公司融資的,算起來他們才是真正無恥至極!

不過這種人如果有良知和羞恥心,也就不會幹出直接抄襲別人產品的事情來了。

郭達皺眉說道:「咱們必須反擊,不然咱們的軟體下載量肯定會受到不良影響!」

剛剛那名員工插嘴道:「這幾天的下載量一直在下降,恐怕和差評有著直接的關係!」

郭達瞪眼看著他,急道:「那趕緊想辦法刪除差評,把評分給拉上來啊!」

員工有些為難地說道:「差評刪不掉,而且評分的數量太多了,他們用了好幾天時間刷的,我們想要短時間內把評分拉上來,根本不可能!」

孫俊閩想了想說道:「那我們也去想辦法僱人給WIFI萬能鑰匙刷差評啊!反正咱們的對手就是它,只要它的評分也低,兩款軟體又是同一起跑線上了!」

郭達無奈說道:「目前只能這樣了!」

幾人正要部署反擊方案,另外一名女員工又跑了進來,慌張說道:「前幾天,一個叫做『』柚子君『』的測評達人,做了一期軟體測評視頻,將WIFI萬能鑰匙和咱們的WIFI免費上網助手進行對比,結果對我們很不利啊!」

孫俊閩聽完,滿不在乎地說道:「一個測評視頻而已,有什麼關係?」

那名女員工立馬解釋道:「可是那個柚子君有一百二十多萬粉絲,在IT行業影響力很大!」

孫俊閩立即說道:「那我們也請測評師做視頻,把測試結果做反就行了!」

孫俊閩對這些東西敏感度不高,但是郭達不一樣,他知道網路輿論的力量,名氣敗光了,以後很難再建起來。

他氣得雙眼冒火,雙拳緊緊捏著,指甲幾乎要掐進手掌的肉中:「陳爭這個狗雜碎,居然跟我玩這麼多陰招!」

孫俊閩安慰道:「郭大哥,您別急,他想跟我們較量,那我們奉陪就是了!我們資金充足,不怕他們。」

他們也打聽過了,知道陳爭現在只有一百萬美金,而他們五百萬美金都到賬了,要打商業戰,他們佔優勢。

可是郭達認真想了想,又意識到自己吃虧了:「媽的,如果咱們兩款軟體打架,豈不是變成了同樣曝光率?我們費錢費力做廣告推廣,順便也給他們做了推廣?」

道理很簡單,打個比方,麥當勞花大價錢做廣告,然後在某地開了一個店,然後肯德基什麼廣告都不用打,直接在它隔壁開了一個店,享受麥當勞帶來的人流量。

而郭達他們也知道,WIFI萬能鑰匙和WIFI免費上網助手兩款軟體,性能上WIFI萬能鑰匙更好,還沒有帶廣告。如果它們打架,用戶拿著兩款軟體做比較,結果會選誰,幾乎顯而易見。

目前,他們已經拿了兩百多萬美金來進行全網打廣告,才將「WIFI免費上網助手」用戶數量做到超過連上網路的「WIFI萬能鑰匙」,如果廣告推廣沒有優勢,他們可能又會敗給陳爭。

被陳爭擺了一道,郭達氣急:「媽的,他們不好好搞商業競爭,盡搞一些歪門邪道。」

他們也打聽過了,知道陳爭現在只有一百萬美金,而他們五百萬美金都到賬了,要打商業戰,他們佔優勢。

可是郭達認真想了想,又意識到自己吃虧了:「媽的,如果咱們兩款軟體打架,豈不是變成了同樣曝光率?我們費錢費力做廣告推廣,順便也給他們做了推廣?」

道理很簡單,打個比方,麥當勞花大價錢做廣告,然後在某地開了一個店,然後肯德基什麼廣告都不用打,直接在它隔壁開了一個店,享受麥當勞帶來的人流量。

而郭達他們也知道,WIFI萬能鑰匙和WIFI免費上網助手兩款軟體,性能上WIFI萬能鑰匙更好,還沒有帶廣告。如果它們打架,用戶拿著兩款軟體做比較,結果會選誰,幾乎顯而易見。

目前,他們已經拿了兩百多萬美金來進行全網打廣告,才將「WIFI免費上網助手」用戶數量做到超過連上網路的「WIFI萬能鑰匙」,如果廣告推廣沒有優勢,他們可能又會敗給陳爭。

被陳爭擺了一道,郭達氣急:「媽的,他們不好好搞商業競爭,盡搞一些歪門邪道。」

「防盜章節,一個小時后改掉」

「他們也打聽過了,知道陳爭現在只有一百萬美金,而他們五百萬美金都到賬了,要打商業戰,他們佔優勢。

可是郭達認真想了想,又意識到自己吃虧了:「媽的,如果咱們兩款軟體打架,豈不是變成了同樣曝光率?我們費錢費力做廣告推廣,順便也給他們做了推廣?」

道理很簡單,打個比方,麥當勞花大價錢做廣告,然後在某地開了一個店,然後肯德基什麼廣告都不用打,直接在它隔壁開了一個店,享受麥當勞帶來的人流量。

而郭達他們也知道,WIFI萬能鑰匙和WIFI免費上網助手兩款軟體,性能上WIFI萬能鑰匙更好,還沒有帶廣告。如果它們打架,用戶拿著兩款軟體做比較,結果會選誰,幾乎顯而易見。

。 「……我們是中國CN001-01小隊,我們正在蘇拉威西三號轉向發動機執行最後的救援任務……

這裡是CN001-01小隊,我們還有最後的救援方案,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有誰能來幫幫我們,來幫幫我們吧……求求你們了……我們需要幫助……」

控制中心裡,朵朵雙手死死的抓著話筒,哽咽的哀求著,她一聲聲的呼喚著,一聲聲的哀求著,宛如泣血一般,卻始終沒有等來任何回應。

李一一還在緊張的調試著程序,老何與黃明也在硬體堆積的資料庫中忙碌著。

劉啟不好意思在這裡閑著,於是將這裡的任務交給了朵朵,自己跑去了王磊等人身邊,等待著火石就位后的啟動程序。

灼熱的反應堆點火閘,韓子昂汗水與淚水交織在一起,肆意的流淌著。

「……朵朵……別怕……有姥爺和爺爺在……別怕……別怕……」

運載車的車廂里,剛子和溜子聽著韓子昂的呢喃聲,忍不住抬起頭來,將手中厚厚的應急處理預案放在了一旁,關切的問道:

「……韓老,你還好吧!」

「啊……哦……沒事,我沒事!」

聽到身後的關切聲,韓子昂猛的回過神來,勉強一笑,腳下用力,運載車頓時增速三分。

抬頭看了一眼後視鏡,眼見剛子還在仔細的翻閱著《火石更換應急處理預案》,微微一笑,搖了搖頭。

「行了,小夥子,別看了,沒用的!

你看的那本書我編了整整八年,要想完全掌握,至少也需要十三個月的時間,一會兒你們聽從指揮就好,一切有我和隊長在呢!」

聽著韓子昂的話,剛子和溜子無奈的點了點頭,但手中的書冊依然沒有放下,抬頭皺眉問道:

「……韓前輩,不是……您知不知道故障代碼:425是怎麼回事啊?終端上一直在閃爍著這個代碼,我一直在找,沒有找到……」

「425?」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