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唐顏此時成了凡胎肉體,但體內的基因度並非毀壞,哪怕是唐顏成了普通人,但若給他一定的時間,他依然可以達到那個境界。

但時間也不知道需要多久,可能一個月,可能一年,可能一生,即便是突破了,他仍然不可以恢復到五年前的那個戰力,因爲他在四年前發生的那件事,讓他的實力完全破損。

若非他那埋藏了四年的傲氣突破了心裏的枷鎖,成爲強者的心境不斷的霸佔唐顏的思想,恐怕唐顏寧願做一個普通人。

“去哪裏了,滿頭大汗的”黃君怡從房間中走出,揉了揉那惺忪的睡眼,看向滿頭大汗的唐顏,不由的奇怪詢問唐顏。

“嘿嘿,起早了,跑步去買早點”唐顏拎出原先在轉角小巷買來的十幾個包子以及幾瓶豆漿,放在桌子上,對着黃君怡憨笑道。

“喲,什麼時候那麼乖了?若是明天你也能起那麼早去學校,我謝天謝地咯”黃君怡咯咯對着唐顏笑道,臉上帶着絲絲得意之色。

而唐顏聽到黃君怡說的話,臉上不由的抖動了一小下,黃君怡不說還好,若是一說到學校,唐顏滿腦子只有肉疼二字。

並非唐顏不喜歡學校的環境,而是因爲那些內容,對於唐顏來說,如同小兒科一般,小兒科就算了,並非還需要聽着老師講課幾十分鐘,唐顏最厭的便是等待。

尤其是不可有任何動靜,因爲學校的管教嚴,不可睡覺不可開小差,必須要專心的聽課,高中生活,尤其是高三,這是高考必須抓緊的時刻。

“不去,可以嗎,嘿嘿”唐顏撓了撓頭,對着黃君怡說道,臉上帶着請求之色,想要讓黃君怡同意他不去一般。

“可以啊”唐顏話音剛落黃君怡便迴應,這三個字如同給了唐顏全部的春天一般,唐顏彷彿整個人都活在夢幻一般,但黃君怡後面的一句話,卻讓唐顏全身石化。

小霸王和學習機 ,都如同瞬間頂住了一般。

讓老師不打電話來,可能麼?一天不去上課,電話都有三五個來詢問,之前黃君怡,都會時常找唐顏發泄,將唐顏當成了撒氣包。


黃君怡看着唐顏那石化般的得瑟表情,臉上帶着絲絲傲氣,隨即便不理唐顏,吃起桌子上的包子以及豆漿。

唐顏抓起幾個包子以及豆漿,便朝着房間走去,臉上帶着絲絲沉悶之色,但也不過一時,也不知明天去學校又會發生什麼無聊的事。

吃完了包子,唐顏則坐在牀上,恢復着體力,接下來,他又要開始那魔鬼般的訓練了,那訓練量,即便是如今的特種兵,都無法達到,更何況是高負荷。

這一天,唐顏則是跑了三次洗澡房,全身則是汗臭味,那股感覺,則是極爲的難受,晚上後,唐顏即便是走路,都感覺在飄一般,體力幾乎用光。

而新的一天,即將來臨,唐顏的學校之途,也將啓程。

── 本章完 “起牀啦,六點半了,還有一個小時就上課了”黃君怡推開房門對着唐顏說道,而唐顏還在被窩中,絲毫沒有起來之意。

“讓我睡一會”唐顏擺了擺手,並非還有睡意,而是在逃避上課,在他眼裏,上課極爲的幼稚,那些教材書上,內容幾乎他都耳熟能詳。

並非唐顏之前學過,而是唐顏以前的背景,若是連這樣都不知,那是不可能的,還有唐顏記憶力跟分析力,極爲的龐大,即便是沒有看過內容,眼眸一掃便可熟記在心久久不忘。

這也是那一境界的功能,雖說唐顏此時已經如同尋常人,但減少的只是戰鬥力,思想跟腦海中的機智,還是不曾減少半分。

“不行,我知道你聰明,但是想在城市中生存,必須要有資本基礎,列如學歷,既來之則安之”

黃君怡看着牀上的唐顏說道,眼中帶着嚴肅之色,如這一刻才顯得出自己是一名母親,而唐顏看到黃君怡臉上的嚴肅,也並不敢在反駁了。

唐顏很瞭解黃君怡,若是黃君怡臉上換上了嚴肅之色,唐顏再犯一絲讓黃君怡不滿意的事,黃君怡必然會生氣。

無奈的擺了擺頭,看來命運還是不可避免啊,隨即便跳下了牀上,穿起了那普遍的人字拖,朝着臥室外的大廳走去。

洗漱完後便吃了一點早餐,而此時還未到七點,他也不急,學校離唐顏的家,也不過五六公里之遠,唐顏只需要一會兒便可達到。

挎上了一個普通的灰色書包,書包只有幾本書,其餘的書則是在學校,若是都拿回來,別說一個書包,恐怕一個大箱子都裝不下。

畢竟到了高三,試卷答題,那是一招未完一招又來,層出不斷,簡直就是學生的噩夢,但也是那些學霸的天堂。

“嘿嘿,這才乖嘛”黃君怡得意得看到唐顏說道,唐顏此時已經換上了短袖短褲校服,胸口處還帶着一枚彷彿金光閃閃的校徽,極爲顯眼。


校徽上以及校服都有些幾個字“N市一中”

但這身裝扮,主人卻是唐顏,與唐顏那不甘的表情形成了一個對比,好似一個全身非主流的青年,突然穿上了校服一般不適應。

“我走啦”唐顏對着黃君怡說道,便擡腳朝着門外走去,出了家不過一會,唐顏便已經小跑上路,即便是家裏到學校的路上,也不可以浪費這段路程。

唐顏並非如同上次狂奔,唐顏也不想走那麼快,挎着一個小揹包,慢跑的速度朝着學校的方向跑去。

街上依舊人來人往,上學的高峯期,上班的高峯期,無任何不同,而路上的學生,大部分都是N市一中的學生。

N市一中可是N市的一家重點中學,能上這裏讀書的,大部分家裏有些龐大的錢財支援,以及學業好的人方可進入此中學。


而唐顏,則是混進去的,畢竟高中也不是需要層層的選拔纔可以進去,若不然就算N市一中在N市中再大名氣,也收不進多少人。

“呼,到了”唐顏看着眼前的大匾‘N市第一中學’,而大門外以及學校內,也有着許多的學生,極爲的熱鬧。

皆爲相同的便是都是朝學校裏行去,而唐顏也吊兒郎當的朝着裏中緩慢行去,不出一會兒唐顏便來到了高三的教學樓,朝着他所在的樓層爬去。

唐顏走進了班級,並非有許多人投來目光,畢竟班級中幾十號人,來來往往出入教室,這是極爲正常的事。

班上的人則在竊竊私語,似乎有事發生一般,而班級中的學生所說的事情,讓唐顏隱隱感覺到,恐怕事情不簡單。

班上所有人的重點都集中在李依身上,而李依正在埋頭扶桌,彷彿在睡覺,但身體卻有些絲絲不明顯的顫抖。

唐顏看到前排李依的動靜,眼中微微凝重,別人或許還不注意但李依身體的抖動,但是唐顏,怎能不知。

李依這是在哽咽,而頭埋在桌子上,正是利用手臂遮住自己的臉,不想讓別人看到她在哭泣一般,但唐顏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唉,同學,什麼了這是?”唐顏拉着身旁其中一個男同學,如同不知情一般,對着那位男同學,而那男同學,名爲張華。

“嘿嘿,這事說來也成了校區的焦點,咱們的校花李依,可惜啊可惜”張華對着唐顏說道,眼中帶着惋惜之色,但還是戲謔之色佔據大多。

“哦?怎麼了?”唐顏心裏一沉,果然是李依出了事,也不知出事在哪裏,但還是忍住了情緒,繼續詢問張華。

“嘿嘿,你不知道吧。李依這次身敗名裂了,就是週五那晚,李依被強姦了,是誰強姦,現在還沒有抓到,但學校已經傳來了,而李依本人則是否認,衆人都說她在撒謊”

張華對着唐顏說道,拍了拍唐顏的肩膀,轉身便朝着人羣中,參入了人羣中跟着大家一起討論,大家臉上都帶着厭惡之色,厭惡李依。

不少女生還在諷刺着李依,那聲音整個班級都可聽到,那些諷刺李依的女生,有不少都是羨慕李依的長相,如今找到了藉口,當然要將李依打到翻不了身。

唐顏看着班級上的種種變化,眼中漠然,但雙手便是緊握的,不知是誰傳出來的謠言,那晚便是他將李依救下,才讓如今的李依安然無恙。

李依那晚的確是慘遭毒手險些失身,但卻是唐顏救了下來,而如今卻還有人說李依被人強姦,顯然定是別有用心之人在其中作祟。

將書包丟入角落的桌子上,那桌子便是唐顏的位置,隨着一切處理完後,便轉身朝着李依所在的位置走去,絲毫不怕衆人的目光。

唐顏對着李依的桌子上敲了兩下,而李依也擡起了頭,唐顏所想正確,此時的李依,確實在哭泣,眼旁明顯通紅。

“我會幫你的”看着李依那極爲憔悴的神色,唐顏心中一沉,隨即便對着李依吐出五個字,這五個字,在李依心裏久久盪漾。

“謝謝”李依心裏也感覺到一絲的暖意,對着唐顏用着那如同蚊子般弱小的聲音說道,此時能幫李依的,也就只有唐顏了。

“喲,人家都淪落成**了,你還對人家癡情”一位鳳眉眼少女對着唐顏說道,臉上帶着絲絲譏笑,在譏笑唐顏之時,還不忘諷刺李依。

李依聽到了對方的聲音,眼中不由變得更加通紅,埋頭繼續哽咽,哽咽中還帶着絲絲唏噓,極爲的委屈,而唐顏聽到後,也是怒了。

唐顏眼中無常的看着那鳳眉眼少女,臉上並無任何情緒波動,只是平靜無常,但在着平靜無常的外表,班上的那調笑之聲也嘎然而止。

人羣都在盯着唐顏,而唐顏身上釋放出的氣質,彷彿一把尖刀,在每個嘲笑的人喉嚨上架着,如同隨時都可以割取他們的姓名一般。

“咔咔咔”班級上無任何喧譁的聲響,好似一根針落在地上都可聽到聲音一般,而那咔咔聲,便是唐顏拳頭緊握的聲音。

“徐燕同學,嘴上積德好嗎?”唐顏對着那鳳眉眼少女說道,臉上依舊與任何情緒波動,但口中卻吐出一道聲音。

“我希望以後班上的人都不要再說這件事了,是真是假還不知,希望大家都擅自下定論,若不然別怪我唐顏不留情面了”

唐顏對着衆人說道,而衆人臉色卻被憋的通紅,絲毫不敢再坑一聲,如同被一中神奇的魔力控制了一般,只是盯着唐顏。

“可,可是,學校都已經流傳開了”原先跟在唐顏說話的那名名爲張華的學生,憋着通紅的臉色對着唐顏結結巴巴的說道。

“有證據嗎?若有證據我現在跪下來道歉我對你們的威懾。”唐顏對着張華說道,唐顏的聲音在衆人的心裏不斷迴盪。

即便是李依,聽到了唐顏的這句話,哽咽也化爲了哭泣,哭出讓衆人都可聽到的聲音,聲音中所帶的委屈之意,只有唐顏能聽懂。

── 本章完 “在幹什麼呢”一道中年男子聲音從教室外的走廊朝着裏面說道,打破了那僵持的寂靜,衆人心裏如蒙大赦,都紛紛的鬆了一口氣。

誰也不曾想到,那位在班級裏一直沉默的唐顏,竟然如此厲害,光是一怒都可震住班級裏的人,恐怕之後班級裏,沒有一個人會小看他。

“哦,毛主任,我們在講故事呢”唐顏張頭對着走廊外的毛雨豪說道,毛雨豪則是高三(4)班的班主任,而高三(4)班正是唐顏所在的班級。


“講故事啊,我以爲你們要打架呢,以後講故事別擺這個場面,好像要打架一樣,好了,大家快回各自座位,準備上課了,李依同學,你出來一下”


毛雨豪走進班級,對着唐顏說道,隨後便看着扶桌的李依,無任何表情的叫着李依,李依正是他們班的學生, 末世重生之兵王進化 ,作爲班主任的他,自然不可能不理不問。

唐顏聽到毛雨豪的話語,也不由的鬆了一口氣,顯然毛雨豪是剛剛來到,並非聽到唐顏剛纔的威懾。

而身旁的李依則站起了身,低下頭跟着毛雨豪去了隔壁的辦公室。

唐顏看着衆人,臉上帶着絲絲譏笑,並不理會衆人那恐懼的眼光,朝着教室後方的座位走去,在唐顏剛剛轉身時,一位少女看向唐顏的目光,則是帶着寒芒。

但唐顏並非注意到,而那位少女的目光,不過只存在一時,便換上了擔憂之色,隨即從桌子上的書堆裏取出一本書,翻着書看着裏面的內容,但是心卻絲毫不在焉。

這位少女,便是林靜玲,此時的林靜玲並非知曉坤哥的情況,坤哥還在醫院搶救中,畢竟一隻手骨折,並不是一兩天可以治好的。

林靜玲也不知道李依這是在撒謊還是真的被人救了,她打電話給坤哥時,對方的手機卻是關機,而如今唐顏又出來幫李依,即便是林靜玲心裏那百分之百信心,都出現了一絲不肯定。

“叮咚,叮咚”學校的鈴聲響起,這是早讀時間,已經七點半了,上課的鈴聲響起也理所應當。

但衆人都心不在焉,心裏想的卻是李依的事,還有方纔唐顏的狀況,即便是一如既往的早讀,都變得枯燥乏味。

早讀不過便是看着書,原先這早讀課,應該是班主任來上,但班主任此時與李依問話,自然不可能再來監督。

而老師,也自然換上了另一個人,但課程卻是沒換,依然是原先的課程,但給衆人的,只是模擬會考的答題卡。

唐顏百般無聊的寫着桌子上的答題卡,絲毫不理會那時不時傳來的目光,而這些內容,唐顏閉着眼都可以寫出正確的答案。

只不過唐顏並不想惹人注目,若是讓唐顏成爲了班級裏的第一人,恐怕唐顏的‘工作量’會增加許多。

而唐顏本身便是不想參與學校的任何事,他自然只答出普通的成績,看着答題卡上的題目,唐顏甚至還覺得無趣。

“唐顏,你出來一下”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左右,一道聲音從教室後門傳出,正是毛雨豪,但不同的便是,毛雨豪身後站着兩個人,一男一女。

“好的老師”唐顏放下了手中的筆,推開凳子便吊兒郎當的走向後門,全班的注意力自然集中在唐顏身上,還有的便是毛雨豪身後的兩人。

“那個不是電視上的市委書記李慶嗎?難不成他是李依的父親”不少人竊竊私語,看着毛雨豪身後的那位兩位中年人。

這般話語自然傳到了唐顏耳旁,唐顏聽覺視覺本身就比尋常人還要高,能聽到這些,並不困難,但唐顏並未想到的是,李依的父母竟然是N市的市委書記。

有趣,市委書記的女兒被強姦了,這自然不好聽,這事關切到市委書記的名譽,不過好在被唐顏所救,並未朝着最壞的局面發展。

而教室另一頭的林靜玲聽到,臉色則變得僵硬,李依?李慶?都是姓李,若是說李依與李慶的關係,定然則是父女關係。

“坐吧”毛雨豪指着擺在辦公室另一側的凳子,對着唐顏說道,唐顏也並未矯情,走進辦公室便朝着凳子處坐下。

“那晚上你在場?”毛雨豪對着唐顏說道,表情帶着詢問之色,這事關市委書記的面子,以及李依的聲譽,畢竟一個女孩家的,發生了這樣的事,即便是沒事但聲譽也賠不起。

“對呀,那晚我把那個坤哥打跑了,若不然班長現在怎麼還沒事?”唐顏那唯恐天下不亂的表情,讓旁人看了就想笑,但此時卻笑不出。

“多謝你了,若不是你可能小依都出事了”市委書記李慶對着唐顏說道,話語中並無任何虛僞之意,李依是他女兒,若非唐顏,李依如今可能都已經出了事。

“你們信我?”唐顏帶着絲絲疑問問道,本認爲對方會再詢問他一些事情對質,還對方卻無任何懷疑,而是直接相信唐顏若言之語。

“信,信,當然信,小依都已經告訴我全部事情經過了”李依的媽媽張燕對着唐顏不斷的點頭,從那憔悴的臉色可以看出,她方纔剛剛哭過。

“這事肯定是被人陷害,而且有人別有用心想詆譭小依的聲譽”李慶皺起那粗糙的眉毛,用手推了推鏡框,彷彿在沉思一般。

衆人腦中一陣轉動,臉上紛紛都露出通悟的表情,唯獨唐顏,唐顏依然是吊兒郎當,翹起二郎腿如同事無關已般。

而唐顏不遠處的李依聽到他父親所言之語,臉上帶着呆滯之色,帶思想卻是轉動得極快,若是有人有機會陷害她,那可能只有一個人。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