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異獸蛋乍看一下是異獸蛋,但洛天懷疑這不是異獸蛋這麼簡單,應該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就是一種收納萬物的感覺啊!」吳倩眉回答道,指了指異獸蛋:「它裏面有一股神奇的能量,像是魔力卻不是魔力,給我的感覺很奇怪。我不單單能感覺到它,還會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莫名的恐懼?」洛天眯了眯眼,說道:「那你師父有告訴你,你的這種感覺是會感覺到什麼的嗎?比如說異獸啊魔法力啊什麼的。」

吳倩眉搖了搖頭,說道:「沒有!師父她老人家只是讓我們去學,並沒有告訴我們學這些有什麼用!只是告訴我們,要是因為這種能力感覺到什麼,一定要告訴她……」

洛天微微嘆氣,看來在吳倩眉這是得不到答案的了。不得不說,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啊,連洛天這個華洛王國情報組織天字型大小的隊長都不知道的秘密,看來是不為人知的秘辛……

「好吧,以後我會留意一下這異獸蛋的情況的,謝謝你了!」洛天對着吳倩眉說道。

「說謝謝太客氣了!」吳倩眉擺了擺手說道:「只是你不孵化這異獸蛋嗎?把它孵化出來不就什麼都知道了嗎?」

洛天搖了搖頭,說道:「哪有這麼簡單!普通的異獸孵化方法我也試過了,根本沒有作用!如同你感覺到的一樣,我這個感知力還算佼佼者的人,居然感知不到這異獸蛋的情況。但你這個毫無魔法力的人,卻用一種不知名的方法感覺到了,真是奇怪!」

吳倩眉撇了撇嘴,說道:「可是是因為我巫月教的秘法有關吧,這無關你的感知力,你的感知力已經算很變汰了!」

「這異獸蛋,我感覺它蘊含了許多秘密啊!」智慶軻喃喃說道。

「這不是擺明了嗎?」山葵懟道。

「對了,洛天你能告訴我,這異獸蛋在哪得到的嗎?說得詳細一點!」吳倩眉對着洛天問道。

洛天微微思考了一下,在想到底要不要告訴吳倩眉實情。

因為這事會牽扯到什麼,牽扯有多大,洛天都弄不明白。畢竟這異獸蛋關乎三位魔神,而根據三位魔神的話,似乎跟世界的秘密有關。

見洛天如此猶豫,吳倩眉笑了笑說道:「沒事的,我也是隨便問問,想要刨根問底罷了,你要是有所顧慮的話,那就不用勉強,我能理解!」

洛天搖了搖頭,說道:「不是顧忌你什麼,而是這事牽扯的東西我都不知道有什麼,我怕……」

「小天,你就說吧!」智慶軻開口說道:「就連我和山葵都只是知道你在那宮殿裏帶出來的異獸蛋,怎麼得到的還有你在宮殿裏遇到了什麼,我們都不知情!」

「對啊!說出來看看,可能我們有什麼新的想法呢?」山葵也附和道。

洛天思慮了一下,看着吳倩眉說道:「答應我,我等一下所說的事情,無論有多麼驚人,你都要保守秘密,不能和其他人說起,就算是你師父也不行!」

吳倩眉點了點頭道:「放心吧!」

洛天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其實我也弄不懂這是什麼情況,就現在來看,那件事還有着許許多多的謎團,甚至讓我懷疑這事是不是真的!」

「你們兩還記得,要進入那宮殿的條件嗎?」洛天看着智慶軻和山葵說道。

「記得!」智慶軻點了點頭:「依姜始前輩的說法,就是一定是萬中無一的人才能進去,而那萬中無一的人,就是魔導士!」

「而姜始前輩就是尋找魔導士,才會守護在彩虹秘境裏!」山葵補充道。

「什麼彩虹秘境,什麼姜始前輩,你們在說什麼?」羅瑩好奇問道。

「那是在雷音鎮之後的事情,當時小瑩你暫時離開了,回去找你舅舅報備情況,所以你不知道!」洛天說道:「我們三個離開雷音鎮之後,為了追尋小灰族群的行蹤,去到了一個叫作原生森林的原始森林,在那裏我們遇到了一些事!」

山葵接着睡說道:「最後我們去到了一個叫作彩虹秘境的地方,那是一道彩虹跨過的秘境,彩虹出現了才會顯現的秘境!」

智慶軻也開口道:「姜始前輩的話,和我們的淵源有點深!他是一個…誒呀,說起來有點複雜,簡單來說他是一個實力強大的老者,活了許多年了,超乎你們想像的多!」

「姜始前輩是指引我們的人,是他告訴我們要進入彩虹宮殿的辦法!」山葵接着智慶軻的話說道:「哦!彩虹宮殿就是彩虹秘境裏的一座宏偉的宮殿,姜始前輩說要進入彩虹宮殿的條件就是魔導士,只有魔導士才能進入!」

「所以洛天你就進去了?」羅瑩問道,她是知道洛天就是魔導士的。

洛天點了點頭,說道:「因為姜始前輩說,那彩虹宮殿裏有着世界的秘密,我當時很感興趣,所以就進去了!」

「世界的秘密?」吳倩眉疑惑道:「那是什麼啊,怎麼這麼誇張,世界的秘密都在裏面嗎?」

「說實話我也不清楚!」洛天說道:「彩虹宮殿內很空曠,充滿了陳舊的感覺,給我的感覺就是很久沒有人走過的感覺!」

「但是姜始前輩不是說他暫時住在裏面的嗎?」智慶軻問道。

「可是裏面沒有絲毫人類活動過的痕迹!」洛天說道:「你別忘了,姜始前輩可是什麼來着!」

智慶軻和山葵頓時想起來了,姜始可是殭屍!那可是不用吃喝不用休息的異類!

洛天他們肯定不會就這樣說出來,怕嚇到這兩個女生。

「進去之後,走到了盡頭,那裏有一間奇怪的房間!」洛天說回正題,道:「之所以我說它奇怪,是因為裏面的陳設和正常的房間沒有兩樣,卻給人很陰森的感覺!」

「會不會裏面有鬼魂?」羅瑩作為鬼魅魔法的使用者,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個。

洛天搖了搖頭道:「我不是鬼魅魔法的使用者,我也不知道裏面到底有沒有鬼魂。但是有一點可以說的是,那裏面,真的有不是常理可以解釋的東西!」

其他人摒氣凝神,等待着洛天繼續說話。

「那裏面有一塊銅鏡,看表面是一塊很普通的銅鏡,和正常的銅鏡差不多!」洛天說道:「可是,那裏面傳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在指引着我!」

「那聲音指引我坐在銅鏡面前,隨後我也不知道怎麼的,突然去到一個一片白茫茫的環境,那裏面,有着三個奇形怪狀的…東西!」

「他們自稱是所羅王的魔神,指引着我去尋找世界的秘密!」

「說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話,說讓我去尋找世界的秘密。而盡頭,就是那所羅門!」

「至於所羅王是什麼,魔神又是什麼,所羅門在哪,他們統統沒有說,只是讓我去尋找……」

「隨後我就退出了那白茫茫的環境,回到了那房間之中。無論我怎麼搖那銅鏡都沒有反應了。值得一提的是,那三位魔神說留了一點東西給我,我出來之後也沒有發現什麼,只是發現了這異獸蛋。」

「本來還以為是不知道哪裏來的異獸留下的異獸蛋,現在看來,應該是三位魔神留給我的東西!」

羅瑩抿了抿紅唇說道:「可是,你說的這些,好像並不能解開我們的疑問啊。」

「所以說我現在也很懵!」洛天攤了攤手說道:「現在看來,只有這異獸蛋孵化了,才能窺探那秘密的冰山一角了……」。 午後,威克斯周邊下了場小雨。

門外淅淅瀝瀝秋雨輕搖,屋內呼呼喝喝杯盤狼藉~

只是再熱鬧的酒宴也終有散去的時候,年輕人們一時貪歡,可也不能大白天的就真給自己扔在酒館里……再說班長大人還在呢~

有這位魔鬼老大在,自己再醒過來時是個什麼情況就很讓人擔心了。

所以吃飽喝足的年輕人們鬧了陣便陸陸續續散了去,該回家的回家,該趕路的趕路,自此一別,過往成煙,兄弟不問歸處!

一一將這些終成路人的NPC送走,劉逸飛心中波瀾不起——畢竟是老手了,心理年齡更是遠超外貌,這些個尋常離緒早已不會對他產生什麼影響。

然而對於始終圍繞在自己身邊的桑勒等人,劉逸飛倒是還有一些期望……雖說可能也不是很大,但終究要試一試,萬一要成了呢?

在酒館門口又將兩人送走,回到吧台邊,劉逸飛再次舉起自己的酒杯灌了一口……嘿~還別說,桑勒他嬸嬸自釀的麥酒味道還挺正的!

只是劉逸飛這波瀾不驚,隨著酒館內人越來越少、氣氛越來越低,桑勒等人的情緒也從先前的歡樂笑鬧變得安靜下來……甚至還帶上了一點傷感。

因為他們已經得知了他們的班長大人即將離開的消息~

事實上,直到今日,這個傑拉特究竟是打哪來的依舊是威克斯小鎮上人們頗為好奇的事,只是依稀有人記得他好像是跟著一批游商過來的,再多就說不清了。

對於這個來歷神秘、實力強大、性格強硬、手段兇狠的班長,一班全體成員其實依舊是畏懼多過敬佩。

哪怕在一塊相處了兩個月,尋常一班成員見著自己的班長也怵得慌,軍營里休息時間遇到了也是遠遠地繞開,不敢有絲毫親近之意。

與這些人相比,桑勒這些近距離體會了「地獄式訓練」的小傢伙卻明白,這位看似魔鬼的班長心裡,搞不好也藏著類似溫柔這樣的情感——只是一般會以兇狠冷酷的外在偽裝一下——當然這些想法他們也只敢自己心裡想想,是萬不敢直接說出來的~

只是他們卻不會覺得自己感覺錯了。

相比他們在軍營里遇到的那些民兵前輩、教官、正規軍什麼的,傑拉特實力更強,卻沒有那種隱藏在外表下的冷漠。

對於他們的「訓練指導」雖說不會多解釋什麼,但眼見著他們只花了一個月的功夫就比旁人明顯超出一截的體能,這種實際給予的好處真是讓小夥子們心裡充滿了感激~

也正是確確實實感受到了來自傑拉特的善意,所以桑勒等幾個小伙對於傑拉特的離去才會感到有些突兀和不舍……原本,他們心中倒也不是沒有幾分想試試跟著對方一起去應徵入伍的想法的。

畢竟距離正式的入伍徵兵還有幾個月時間,他們繼續好好訓練的話,或者就能給自己搏一個更好的前程呢?真到了軍營里,有傑拉特這麼一個面冷心熱的牛人帶著,他們的日子也會好過很多。

越想越是有些難過,桑勒忍不住走到傑拉特身邊說道:「班長,真的不再考慮一下了嗎?威克斯雖說小了一點,但……」

「不,不是小了一點,而是小了非常多~」劉逸飛放下酒杯,輕嘆一聲說道。

「小了……非常多?」

桑勒不是太明白傑拉特的意思,地方大小真的那麼重要嗎?

他以前也聽旁人說過不少次明月城如何繁花似錦、人潮如織,更小的時候也產生過不止一次想走出家鄉小鎮的念頭,可這幾年來類似的想法反倒是有些淡了。

在桑勒看來,一輩子能留在威克斯鎮上,幫著嬸嬸經營這家酒館,再有身邊這些朋友兄弟陪著就很開心了~

未來要能把鎮西邊樵夫洛克家的小女兒娶回來當老婆的話,就是用大馬車拉著,他都不想離開這天堂般的日子,更別提什麼跑去外地入伍當兵了……

「是的,非常非常小~如果說這是埃拉西亞王國的話……」說著,劉逸飛用手指蘸著酒液在吧台上大概畫了個圈,繼續說道,「那麼這大概就是明月城的勢力範圍,」

在先前那個大圈內,劉逸飛估摸著畫了一個小得多的圓圈……太小了,可能只有外面大圓三四十分之一的比例。

「……而威克斯甚至小到我都無法在這上面將它點出來。」

「可那又什麼樣?大地方除了房子多一點,人多一點,又能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威克斯好好發展的話,未來不是沒可能成為下一個明月城的!」

似乎被自己的偶像突然對自己家鄉的不屑刺激到了,桑勒有些衝動地說道,

「是的,不是沒可能,畢竟萬事皆有可能嘛……可萬一在那個可能實現前,有一場巨大的災難突然降臨。那災難宛如天崩地裂,別說什麼明月城了,縱然是偉大的埃拉西亞王國都幾乎被徹底顛覆破滅,那麼,這小小的威克斯的那個小小的可能,還會實現么?」

「什麼……怎麼……什麼災難?怎麼會有這種說來就來的災難?這根本不可能!」

完全被傑拉特出人意料的話語驚到了,桑勒半晌不知該如何回答,只是結結巴巴的拒絕相信這種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就像這樣,眼前的安定平穩只是假象,脆弱得一碰就碎!」

說著,劉逸飛大手一抹,直接將自己剛剛畫的表示埃拉西亞的大圓擦掉了一半,甚至直接帶走了被比喻成是明月城所在的部分,濺起的酒液甚至有幾滴落到了已經徹底呆愣在原地的桑勒身上。

「威克斯太小了,小到在這樣的災難面前根本沒有絲毫的存在感,更別說什麼反抗之力了。如果不想被那隻無形的大手隨意抹去,我就需要更強大的力量!而這個力量,在這裡我看不見。」

「那麼明月城呢?班長您既然要去明月城的話,您認為在那您就能找到想要的力量了么?足以對抗危及整個埃拉西亞的可怕災難的力量?」

不知不覺間,其餘人也陸續圍了過來,達思吉在人群中忽而開口問道。

「實際上,我並不知道~但我不會放棄尋找,不會放棄前進的腳步!我預見到了可怕的未來正在逼近,我相信那個未來正是我們將要面對的災難,為了獲得對抗它的力量,我將不停向前,不停尋找……

當然了,除了需要強大的力量外,我更需要值得我託付後背的同伴。他們也終將成為我的力量,與我一道,為那些在悲慘未來中無力掙扎的所有人拼出一份希望!

所以……怎麼樣,少年們~要不要和你們的班長大人一起去進行一場拼上性命的豪賭?輸了的話,可是連命都會丟掉的,只屬於瘋狂的勇者的賭博哦!」

劉逸飛忽而一扭頭,沖著桑勒等人,露出一個堪稱兇惡的可怕笑容道……店小二,這會又恢復了客套的笑容,過來招呼道:「幾位客官既然吃好了,那就早點上樓休息吧。」

他這表現似乎完全忘記了方才的不愉快一般,又十分熱情地招呼了上來了。

實話說自從涼依晗說了那兩個廚子像屠夫開始。

染梔和越澤就已經開始警惕起來了,眼下見他這般說話,染梔當皺眉即便問他:「你何以確定我們會在這住宿?」

小二見他如此說話也不惱,反而是耐心地解釋道:「看姑娘這話說的,小的和您說實話吧,這方圓幾……

《腹黑帝女要逆天》第160章:到底有沒有土匪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

他真的是在找死!

霍司爵瞳孔重重一縮,一股毀天滅地般的殺氣席捲而來后,根本就沒有人看清楚他是怎麼動的,一條椅子忽的飛到霍驍頭頂猛力砸下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