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對於這樣的變化,林楓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不過到現在心裏面憋了一肚子的火,自然不會就那麼的輕易的放過他們。

於是更加緩慢的走了過去。然後舉起了自己的拳頭,準備就這樣砸下去,好好的打他們一頓出口惡氣。

“算了,林楓沒有必要爲了他們在惹上別的事情,就讓他們走吧。”

然而就在林楓的拳頭離着那一張白臉有着幾毫米的時候,李月琴的聲音傳了過來,這讓林楓感覺到非常的驚訝,於是有些驚異的扭過了頭。

“是啊,林楓,就讓他們走吧,只要他們以後,不要再來我家就行了。”

李琦走了過來,勸告林楓。如果林楓這一拳都打下去,那麼這一對父女真的害怕林楓會惹上一些麻煩,所以只能夠勸林楓不要那麼魯莽。

“哼,林楓,這一次是我們認哉了,如果你放我們走的話,我保證不會再找李月琴他們的麻煩,這樣總行了吧!”

看到在這個時候,事情居然有了轉機,周豔玲趕緊有些服軟,不過口氣還是那麼的衝。

“好吧,這一次算你們走運,有月琴跟你們兩個人求情?不要讓我在這裏見到你們,否則的話,我一定讓你們知道,花兒爲什麼這麼紅。”

看到非常擔心的李月琴父女,林楓實在是不忍心他們在忍受什麼害怕,於是只能夠無奈的收下了拳頭,不過如果這樣放過他們實在是心裏面有些不爽,所以在故作大方的放過他們的時候,繞過了周豔玲,來到了李政的面前。

“你,你想幹什麼?”

李政也感覺到目前對於他們有些不利,所以說有些驚恐的看着林楓,無緣無故的被打一頓這並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不幹什麼,你不用這麼的害怕,我只是想送你一點小禮物。” 在李政眼裏面,有些惡魔般的笑容的林楓是如此的可怕,然後在他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林楓輕輕的拍拍他的肩膀,然後示意他們可以離開。

這讓李政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總感覺哪裏有些不對勁兒,不過這個時候他可沒有什麼心思來揣測,趕緊的扶着周豔玲離開了這個惡魔般的地方。

走吧,走吧,等你回去以後,你就知道有什麼不同了,我可真的是送給你一些小禮物啊。

看着倉皇逃跑的周豔玲和李政,林楓的嘴角露出了一個神祕的笑容,剛纔那拍的幾下其實大有文章,這是他這幾天先琢磨出來的東西,他發現其實可以把自己的力量聚集在一處,然後打入別人的體內,隔一段時間才能夠徹底的爆發出來,有一種像隔山打牛的武學一樣。

“月琴,下次如果再出現這樣的事情,你就直接來找我,不用什麼不好意思的。”

等到周豔玲和李政倉皇的走遠以後,林楓轉過頭來,有些不滿的看着李月琴。對於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情,她沒有告訴自己反而是準備獨自的承擔,這讓林楓感覺到非常的生氣。如果不是今天恰巧來到了這裏,那麼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這是我的錯,我不想讓你爲我的事情擔心,所以纔沒有讓人告訴你的。”

想到剛纔出現的情況,李月琴也是一陣的後怕,如果不是林楓來的話,她還真的不知道今天的事情該如何處理。


“咳咳,林楓,這次真的謝謝你,否則的話,真的有可能會出現一些麻煩。”

李琦邊咳嗽邊說着話,不過他面色變得非常的蒼白,彷彿是隨時都能夠倒下一樣。林楓看到這樣的情況,趕緊從空間裏面拿出了一些泉水來,在李月琴父女兩個人沒有注意的時候,倒入了一個杯中,然後遞給了李琦。

“李叔,你先別說話了,趕緊喝點水吧,喝了這些水你就會變得非常的好了。”

對於這樣的事情,林楓已經做得非常的輕車熟路,在前些時候那些惡棍來打的時候,就是靠着這些水才就治好了人。

所以說對於這些早就不是一些祕密,村裏面的很多人都知道他身上有一種可以快速的讓人恢復的東西,但是具體是什麼還沒有人猜得出來。

“謝謝你,林楓,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的感謝你了。”

李月琴看到這樣的水自然明白林楓話裏面的意思,又是滿臉感激的看着他,整個人的臉上突然的出現了很多的紅暈,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方向,然後快速的低下了頭,有些不敢看林楓。

“你怎麼了,是不是剛纔的話感覺到有些不舒服,爲什麼臉色會這麼的紅?”

無意當中看到這樣的情況,林楓感覺到非常的驚訝,有些不明白李月琴怎麼會突然的臉紅,於是有些傻傻的問道。

在這個時候他的智商和情商直接掉到了谷裏面,深不見底。

“沒什麼,林楓,你還有什麼事情嗎?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就先走吧。”

輕輕的跺了跺腳,李月琴對於林楓這樣的狀態感覺到非常的無語,於是有些惱怒。明明在平時林楓看起來非常的情商那麼的高,但是爲什麼一到了她這邊,遇到這樣的事情,就會無限的拉低。

“月琴,你怎麼說話的,還不趕緊給林楓道歉,這一次如果不是他的話,咱們兩個恐怕真的是沒有辦法,只能夠答應那一對母子了。”

剛剛接過水喝下去的李琦,立即感覺到現在身體舒服了很多,聽到了李月琴竟然這樣的朝着林楓說話,於是有些不滿,直接虎着一張臉。

“沒什麼,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現在看你們已經沒有什麼大的麻煩,我就先撤了。”

看到兩隻眼睛瞪得像牛眼一樣的李月琴,林楓真的不知道哪一句話得罪了這一個姑奶奶,讓她這麼的不待見自己,於是只能夠撓了撓頭,有些鬱悶的走了出去。

“哦,對了,明天記得按時上班,否則的話我一定扣你的工資,聽見了沒有?”

這次快出去的時候,林楓突然想到了這幾天就是果子成熟的時候到了,那幾天自己一定沒有時間來管工地上面的事情,如果李月琴能夠在那幾天裏面管理一下的話,自己心裏面還是會非常的放心的。

“我知道了,我明天就會去的,你現在給我滾。”

李月琴聽到這句話以後,更加的生氣,難道自己在他的眼裏就只是一個會工作的機器嗎。難道自己在他的眼裏就只是一個鄰居的小妹妹嗎?非得讓自己把話說明白,才能夠讓林楓明白她的心思嗎?

聽到了河東獅吼的聲音,林楓再也不敢呆下去,於是開車離開這裏,在車上,他只能夠不斷的想着到底是哪一句話得罪了李月琴,讓她如此生氣,讓她如此的憤怒。

不過想了半天,林楓都沒有想到,只能無奈的感嘆了一句,女兒心,海底針,然後開車往家裏面趕去。

“女兒,看來林楓的心思並不在你這裏啊,你還要繼續的堅持下去嗎?”等到林楓走了以後,李琦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他最明白自己的女兒的心思,所以說對於剛纔的情況很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於是有些無奈的朝着李月琴說道。

“不,我不相信林楓心裏沒有我,我一定要讓他成爲我的丈夫,這一輩子我除了他以外,我不會再嫁給另外的人。”

李月琴擦了一下臉上的淚珠,怔怔的看着門口,不知道在想着什麼,沒過一會兒就出了一個笑容,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好的地方。


在她的心裏面雖然有些失落,不過並沒有感覺到失望。她相信憑藉着自己的美貌,憑藉着朝夕相處的生活,總有一天,林楓能夠感覺到她的心思,能夠娶她進門的。

“唉!”看到這一個情況,李琦也沒有在做什麼勸告,只不過在心裏面暗暗的想着什麼時候再去林楓家裏面一趟,和他的父母商量一下林楓和李月琴的婚事。

只要能夠說通林楓父母的那一方面,那麼林楓應該會考慮一下的吧。

絲毫不知道這一些的林楓,在回到家裏以後,發現整個院子裏面都變得悄悄的,於是眉頭都皺了起來。

這個時候他的父母還有家人應該在家呀,怎麼一個人也沒有都跑到哪裏去了?

皺起眉頭來找了一遍以後,林楓發現所有的人都在林欣的門前不知道幹什麼。

“你們在這裏幹什麼呀,難道里面出了什麼事情嗎?”

雖然不清楚家裏面的人都在幹什麼,不過林楓還是放慢了腳步,然後來到了門口,悄悄地問道。他可不相信自己的家人這麼的無聊,在林欣的門前聽着裏面的動靜。

“楓兒,今天我來送蘋果的時候,突然聽到裏面穿了一些不好的聲音,語言之中充滿了放蕩,所以說非常的不放心,於是把家裏面的人全部叫過來。”

林楓悄悄的腳步聲來到跟前的時候,沒有一個人發現,直到說話的時候其他的人才發現了林楓的到來。林楓的母親有些擔心的朝着林楓說道,對於裏面所發生的一切感覺到非常的擔憂。

“我知道了,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吧,你們不要管了。”

聽到了母親有些擔憂的聲音,林楓立刻就明白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讓大家全部散開,這件事情交給他來處理。

以前雖然知道自己的妹妹已經開始了直播,而且上一次因爲誤闖入,看到了一些不該看的東西,所以說林楓心裏面早就有了一些的疙瘩。

只不過現在沒有辦法找到一些合適的手段的時候,他不想就那麼快的和林欣談這個問題,免得讓她心裏面不痛快。

不過現在,既然家裏面的人都已經知道了,那麼這件事情已經不能夠再拖下去了。既然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找到一個非常穩妥的辦法,那麼就先說服林欣關掉直播,然後許下一個諾言,免得讓林欣再次走上別的彎道,到那個時候恐怕林楓哭都沒地方哭。

“好的,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不過你一定要快速的處理,別讓林欣走上別的道路啊,我真的是特別的擔心。”

在林母的眼睛裏面,林楓現在已經變得有些無所不能,所以對於他的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懷疑,於是將這件事情非常放心的交給了林楓,然後第一個先下了樓。

林父和吳齊國見到這種情況,也是紛紛搖了搖頭,然後離開了這裏,他們也不要知道該如何的處理這樣的事情,畢竟一個鬧的不好的話,有可能會激起林欣的反抗的心理,那樣的話,雖然表面上有可能林欣不說什麼,但是在背地裏也許會更加的猖狂的做這些事情。

“林楓,這真的不是我說的,我那一次聽了你的話,一個字也沒有向他們透露,我也不知道今天爲什麼林母就突然的聽到了林欣直播的時候所發出的聲音的。”

當所有人下去以後,吳珊珊纔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到了林楓的面前,然後驚慌失措的爲自己辯解,她害怕這件事情在林楓的心裏面留下什麼陰影,那樣的話就真的是有些不好。 “我知道,剛纔我母親不是已經解釋過了嗎?是她自己發現的,不管你的事情。”

看到有些害怕的吳珊珊,林楓右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並沒有說出什麼足夠的話,畢竟這件事情說起來也怪不上吳珊珊的頭上,只能說林欣有些倒黴,在林楓還沒有找到很好的解決方法之前,被別人發現了而已。

“那現在該怎麼辦呀,林欣的事情已經被家裏面的人知道了,如果再不想辦法解決的話,我怕你真的會出現一些咱們所有的人都不想看到的情況。”

聽到林楓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怪罪自己的意思,吳珊珊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胸脯,引起了一陣的波濤洶涌,讓林楓的眼睛差點看直了。

“喂,我在跟你說話呢,你看什麼地方?”林楓眼睛裏冒出來的目光,自然被吳珊珊給看到了,心裏面雖然非常的高興,對於自己的身體能夠吸引到李楓的目光,感覺到非常的高興,不過這個時候並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所以有些嗔怒的望着林楓。

“啊?哦,這件事情就別管了,你乖乖的回去把我交給你的事情給辦好就行了,這裏有我呢,我一會兒和林欣談一下就可以。”

聽到這樣有些憤怒的聲音,林楓迅速的回過神來,看到吳珊珊臉上的憤怒的目光,不禁老臉一紅,他還是第一次在一個女人面前露出過這樣的神色,而且被別人給抓了個正着,於是顯得有些尷尬。

飛快的將這番話說出以後,就故意的把頭給扭到了別的地方,沒有在用眼睛盯着吳珊珊。害怕一會兒又出現剛纔的畫面,那樣的話,就實在是太過於無理了。

“那我也先走了,你在這裏好好的和林欣談一下,如果實在不行的話,你可以來找我,咱們兩個人好好的勸一下林欣,免得她出現什麼過激的行爲。”

有色心沒色膽,吳珊珊看到這樣的情況,在心裏面狠狠的罵了一句林楓。然後擡起頭高傲的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在這一個時候,吳珊珊留下來也沒有什麼用處,與其在這裏當作一個電燈泡,還不如痛快的離開,去完成自己未完成的工作。

“這是一個比一個難伺候,不知道吳珊珊吃錯了什麼藥,哎,我的命咋那麼苦。”

看到剛剛說了幾句話就立刻變了臉色的吳珊珊,林楓感覺到腦子有點不夠用。怎麼一個接一個女人都是這個模樣,李月琴也是,吳珊珊也是,難道所有的女人都跟自己了八字不合嗎?

有些無奈的瞪着吳珊珊離開的方向,林風感覺到非常的無辜,怎麼自己認識的女人都變成了這個樣子,難道是自己做的哪裏不夠好嗎?他現在都還沒有明白到底是爲了什麼,難道自己的智商就那麼低嗎?

空無一人的走廊裏面顯得非常的安靜,林楓搖了搖頭,對於這些煩心事先打算的放到一邊,將耳朵貼在門上,仔細的聽了起來。

雖然不把耳朵貼過去,林楓也能夠可以清晰的聽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畢竟經過了這麼多次的強化以後,林楓的五官已經大大的增強,耳朵可以聽到很遠的地方,對於這一扇小小的門自然不在話下。

不聽不知道,一天嚇一跳,在林楓的耳朵裏面,傳來了林欣有些露骨的聲音,並且可以聽出來這些聲音非常的能夠讓人勾起心裏面的那一些的火氣,這讓他有些憤怒。

雖然現在恨不得立刻就推開門進去,將直播給關掉,然後狠狠的教訓一下林欣。不過想了一下,還是沒有這麼做,畢竟林欣現在也非常的大了,並不是小時候那樣的模樣。

如果自己這時候進去突然看到了一些不該看的東西,那麼就還是如同上一次那樣,只能夠灰溜溜的離開,這是他不能夠忍受的。

在這一刻,林楓心裏面明白如果不能夠快速的解決掉這些事情的話,林欣在這條路上恐怕會做的更遠,到時候恐怕就會一發不可收拾,勸都勸不回來。

看來只能夠找歐陽瑾問一下,她有沒有資源。既然林欣非常的喜歡走上娛樂這一條道路,那麼在現階段只能夠先穩住她的心,只要是能夠度過這一段的時間,手裏面有了一定的閒錢以後,那麼哪怕是創立一個娛樂公司,也一定要把林欣給捧紅。

這樣的話她應該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也不會有任何的骯髒的事情可以發生,這樣的話也能夠讓心裏面安心。


想了一下,林楓還是決定先將林欣給穩住,只要是度過這一段時間,那麼就可以着手幹別的事情。

如果林欣在畢業以後還是想要做一個演員的話,那麼到了那個時候,林楓相信他已經變成了一個龐然大物,可以替林欣遮風擋雨。

對於娛樂圈的事情,林楓雖然沒有親自經歷過,但是在外面的一些傳言當中,那是一個充滿了骯髒,充滿了污垢的地方。

這條道路林楓並不想讓林欣走,但是如果她真的喜歡的話,那麼林楓就決定要傾盡一切的努力,不讓林欣受到任何的損害。

“哥,你怎麼在這兒,哎呀,快渴死我了,趕緊給我拿杯水來。”

在林楓慢慢的想着如何的讓林欣暫時的放下演員的想法的時候,突然的一個聲音傳了出來,卻是林欣的直播已經結束了,所以出來想要找一些水潤喉嚨。

“我現在就去給你拿,等一會兒,我想給你好好的談一談,好不好?”

看到渾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氣息的林欣,林楓已經到嘴邊的話不知道該如何的往下面說,於是只能夠先去拿一杯水,好好的想着如何的開口。

“嗯,我就知道哥你對我最好了。”林欣並沒有懷疑什麼,兩隻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看起來非常的可愛非常的清純,與開直播的時候簡直像是兩個樣子。

“哥,你有什麼事情找我啊,如果沒有的話,我想趕緊的看一下書,找一些能夠幫助我的東西。”

在喝了幾口水以後,林欣直接將眼睛看上了書桌上的那一些演員的書,並沒有搭理林楓的意思,這讓林楓感覺到非常的受傷。

“好了,這些東西並不是一蹴而就的,現在先聽我好好的說一下,好嗎?”

林楓上前直接按住了林欣想要放開書本的手,然後一臉嚴肅的看着她,這讓原本有些高興的林欣,臉上慢慢的充滿了疑惑,有些不解的看着林楓,不明白他爲什麼這麼的嚴肅。

“我想讓你先把直播的事業給停一下,你說好不好,等到你畢業的時候,我給你安排一下,讓你進入最好的公司,然後當一名出色演員,你覺得如何呢?”

這些話如果在心裏面擱的越久,那麼就更加的不容易說出來。林楓很明白這一個道理,所以在這個時候快刀斬亂麻,直接將心裏面的心思給說了出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