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嘴上說着好話,但這位精靈聖女已經開始釋放火焰灼燒囚禁的小嬰孩。

“你還真是表裏不一,原來還可以這樣嗎?”

石源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他覺得這樣也是很爽的。

“爲…什麼你不怕火。”聖女有些驚愕,她那絕美的面容上留下了冷汗。

“我是黑霧,爲什麼要怕火。”石源很疑惑的回覆,他不懂這件事情還需要講解。

“不可能,怎麼會,這又不是普通的火。”

“我也不是普通的黑霧呀。”

“你這個怪物,究竟是什麼東西。”

聖女有些慌,因爲火焰沒對軒轅夜臨產生影響,反而對陣法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損壞。

生命系最怕火焰。

咔擦擦——

火焰中,陣法寸寸崩裂,當一切都走上毀滅的時候,石源感受到軒轅夜臨的身體在成長。

原本的弱小小嬰孩也開始在毀滅中變強。

“如果毀滅掉精靈族,軒轅夜臨會不會變得更強呢?”

在火焰中行走,面帶笑意的小男孩開始有了可怕的念頭。

“就先走聖樹開始吧。”

小男孩緩緩握緊手掌,身處精靈密森聖地的聖樹開始枯萎崩潰,與此同時,那些吃過聖果獲得特殊能力的精靈聖兵開始變得虛弱,他們的能力隨着聖樹的崩潰開始消失。

這很顯然是聖樹做了某種特殊的漏洞,令精靈聖兵離不開它。

可是它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精靈族一旦遇上不可能解決的存在,它可能會成爲被率先解決的東西。

小男孩緩慢成長着,他最終定格在少年。

敖羽飛來後僅是嗅了嗅,便降落在了少年面前。

“石源,這裏發生了什麼嗎?”

少年很茫然地搖頭道:“沒發生什麼事,只是滅了一個族而已。”

好吧,習慣了。

不過您用最無辜的表情說出最可怕的話,真的好嗎?


敖羽托起少年,朝着真正的人類地界而去。

精靈密森是人族與萬族的分界線。

“敖羽,你沒有覺得你這隻閃爍的龍角有些礙眼呀。” 我的角變成這樣還不是你啃的。

“您想要做什麼!”


敖羽雖然警惕,但實際上對貪吃石源並沒有好辦法。

“我想磨牙。”

嚓嚓——

火花迸射,聖龍悲鳴,一路上,沉劍生和臣無極都膽戰心驚,惶惶不安。

精靈密森邊緣,桑林。

“索美諾,索美諾,你不要死啊,我除了亞喪,就只剩下你了。”索雅娜淚眼婆娑,她發現好朋友躺在桑林中半死不活,曾經壓抑的一切情緒都釋放了出來,哭聲響徹九重天。

忽然,索雅娜聽到迴應,那似乎是來自天空的悲吼。

“一…條龍!”

敖羽落地變成小孩捂着腦袋抽噎,太疼了。

角明明是龍最堅硬的武器之一,可爲何自己角在面對石源時會變得那麼脆。

先是自己的龍槍叛變,然後就是自己的龍角。

“怎麼又回來了?”露出雪白牙齒,石源感覺渾身都很舒服,這個身體很適合他,他決定把軒轅夜臨和毀滅之種一塊獻祭掉。

這覺得是一加一大於二的祭品。

沉劍生也變成人性,擺脫開臣無極的手,曾爲劍時沒那麼多的想法,可是再生爲人後,被師父摸着感悟劍道,那感覺很彆扭。

沉劍生道:“有可能是精靈密森開啓了某種大陣,也可能是人族領土自封了。”

“自封?人族不是很強嗎?幹嘛自封。”

“很多原因,例如外族攻擊,萬族戰役,世界爭霸,人族內鬥、內地美食大會……”沉劍生信手捏來,本來還想接着說,忽然就愣住了,因爲他看到聖龍敖羽正在朝他瘋狂眨眼睛。

還別說,變成小孩的聖龍敖羽長的粉雕玉琢,眨眼睛的時候好看的不像話,那萌萌噠的感覺着實令沉劍生有些呆。

敖羽都快哭了,眼中閃爍淚光。

你說什麼是你的自由,但爲何要跟一個吃貨說什麼美食大會,這不是逼着對方去參加嗎?

桑海依舊,只可惜曾經的精靈族已不在。

“你們是誰?”

雖然感覺那個黑袍少年有些熟悉,但女精靈索雅娜確實沒見過這個在精靈族內都會被奉爲帥哥的俊秀少年。

“這才幾分鐘不見,你就不認識我了?若不是我幫你,你手裏拿的聖果和聖泉又是哪裏來的?”黑袍少年開口,他那冰冷的眸子裏突然多了一抹笑意。

敖羽忽然打了個寒顫,不是他對笑有什麼誤解,而是他對石源的笑有種本能的恐懼。

這傢伙一笑準沒好事。

“是你!?你不是被精靈族圍攻,大祭司還有精靈聖女都沒有殺掉你,讓你最後逃出來了?”索雅娜心肝發顫,她並不好奇黑霧男嬰的相貌,而是對他能夠逃出來百思不得其解。

她可是知道大祭司和精靈聖女的強大,眼前這個少年偷走所有聖果和聖泉之靈,精靈族怎麼可能放過他。

“你還在這裏?快騎上那條蛇逃命去吧。”索雅娜是絕對不會相信敖羽是條龍的,她寧願相信那是一條擁有半龍血脈的蛟蛇或蟒蛇。

蛇?

石源想笑,但爲了保持清冷強忍着。

敖羽暴怒,那可愛的小臉上滿是氣憤,被重新磨得光滑的閃爍龍角閃爍寒芒,他一定要刺穿這個女人的心臟,讓她知道褻瀆龍族的代價。

雖然相處不長,但是臣無極卻知道敖羽很驕傲,他的驕傲是骨子裏的。

雖然在這個小團體裏敖羽很和善,那是因爲有石源這個中心的存在,否則鳳凰和敖羽會先打一架,確定誰纔是萬獸之王。

曾經的敖羽,明明感應到石源的強大,卻依然爲了龍族的未來選擇了犧牲自己。

他或許在龍族中算是比較頹廢的一個,但是他爲自己身爲龍族而自豪。

“敖羽,去內地人族領地更重要。”

索雅娜剛剛差點以爲自己死掉了,這個她認爲的蛇好像真的是條龍。

她沒有出現幻覺,之前所見皆爲真實,如果這樣,那騎着龍的少年又是怎樣的存在!

敖羽召喚出九彩色龍槍直接投了出去,彷彿一道白色雷霆一閃而過,然後空間一陣扭曲,過了五秒鐘纔有音爆聲響起。

“石源,我感覺自己好無用。”敖羽很委屈,他就像是被套了鐵鏈的龍,壓抑且鬱悶。

“這樣呀,要不……我直接吃掉你吧。”黑袍少年雙眼放光,他越想越覺得這個可能可行。

誰曾想,原本還要小宇宙爆發的聖龍敖羽立刻沉默了,隨後他重新露出了苦澀的笑容:“我不敢了。”

軒轅夜臨輕笑道:“你哪有不敢,我看你就很有膽量,敖羽,你莫非真的覺得我不敢動你吧?你不過是食物,情緒波動確實可以成爲增加肉質的鮮美,但你卻越界了,敢對揮刀的屠夫有小脾氣。”

“你果然還是那樣冷血,我感應的確實沒錯,你是冰冷的石頭,一塊石頭即便是有了人類的形態,又怎麼可能會有人類的情感。基本再怎麼模仿,你也只是黑暗的一部分,永遠走不向光明。”

眼看着局勢越來越詭異,沉劍生忽然大叫了一聲,慌張道:“這是什麼陣法,我們是什麼時候被困進來的。”

“這是終焉靈陣!不過,怎麼可能在這時候開啓!”

“終焉靈陣?索雅娜,你不要說胡話,那不是隻有在精靈族死傷過九成九纔會開啓的大陣嗎?怎麼可能會在現在開啓。”

末世之人生贏家 索美諾,你醒了。”索雅娜剛剛升騰起一絲喜悅,但下一刻便被更大的驚恐壓了下去,“終焉靈陣真的激活了,也就是說……”

“可能精靈族只剩下我們兩人了。”

索雅娜再看向軒轅夜臨的時候已經是面露驚恐,最後留下來對抗精靈族的還想就是這個黑袍少年。

“是我殺的,怎麼了?你莫非也想要死,我有種預感,只要將你們給滅掉,估計內地的精靈族就真的滅絕了。”黑袍少年不知何時雙眼變成了漆黑色,他渾身都被黑霧籠罩。

“石源,別人的生命在你眼中就那麼不值一提嗎?”聖龍敖羽竟然護住了索雅娜和索美諾。

他打算與石源正面硬抗。

“這是怎麼回事?”索雅娜不明白這隻剛剛還想要殺了她的聖龍爲何要保護她們。

索美諾顯然在精靈族地位更高級,她沉聲道:“是終焉靈陣的原因,處於陣法中的屠戮者會變得瘋狂,而其他非精靈者都將成爲精靈族的守護者。”

“是嗎?爲何我沒什麼感覺?”臣無極面色平靜,他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就連沉劍生都很正常。

索美諾苦笑道:“因爲你們都是人。人類是精靈族的朋友,當年終焉靈陣的建立就有人類的參與。”

“那是不是隻要殺了你們,這個陣法就會不攻自破?”沉劍生朝着兩位絕美的精靈女走來,但是卻被聖龍敖羽吼退了。

“不會,陣法一旦形成,將會持續五天,而且馬上陣法變會開啓傳送功能,到時我們都會進入另一個更加高緯度的世界,可能會出現在人族或者是精靈族。”

索美諾嘴角已經浮現了一抹放鬆的笑容,雖然她不明白爲何精靈族慘遭滅亡,但是隻要能夠活下去,那一切都有可能。

“索雅娜,亞喪救過來了嗎?”

“聖果和聖泉我都拿到了,但是亞喪他……”索雅娜都快哭了,可是下一刻她瞳孔等大,徹底蒙了。

一根細針刺穿了她的眉心,直接攪碎了她的大腦。

“索美諾,爲什麼、爲什麼……”索雅娜躺倒在地,化作生命能量沒入到索美諾的體內,索美諾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她竟然變成了索雅娜的模樣。

“明明我對他更好,爲何他會選擇你?”索美諾笑着取出一枚指環,打開指環,一道人類男子身影出現,索美諾將聖泉給男子服用,然後用特殊方法讓對方吃下了聖果。

她很是小心,就像是在對待什麼稀世瑰寶。


聖龍始終守護着她,就算是軒轅夜臨也沒辦法傷到這個精靈女。

人類男子緩緩醒來,他看向索美諾,握住索美諾的手,然後遺憾道:“對不起,雅娜,其實我喜歡的人是美諾,但是你卻殺了她,我只能殺了你,然後自殺。”

匕首刺穿索美諾的死門,那是她的右手手心,索美諾想要說什麼,但是最後卻化作了綠色光點消散。

陣法崩碎,徹底消散。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