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我師傅看着周圍的人點點頭以後說道:“大家現在可以封棺了!”

幾個年輕人互相對視了一眼,跟着便將那棺材封了起來,棺材封好了以後,我師傅跟着將手裏的墨斗和墨線拿了出來。

然後我師傅將墨線的另一頭遞給了我,我接了過來以後按照我師傅說的那樣系在了棺材上面,很快,我師傅便用墨線將這棺材纏了一圈又一圈的,弄完這一切以後,我師傅跟着又將自己所用的硃砂,拿過來以後灑在了這棺材的上面。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這硃砂不是鎮小鬼的麼?”

“這屍體本就半人半屍了,所以必須要用硃砂才能鎮住。”我師傅一邊灑在硃砂一邊淡淡的說道。 230 徒增冤孽?

我師傅說完以後,我稍稍思索了一下,這屍體最多就是一個普通的屍變,不算什麼太厲害的大傢伙,就怕最厲害的東西還沒有出現,而看着這些村民們的眼神,顯然他們也不想讓我們知道什麼。

不過這樣也好,既然不知道,或許就我們無緣了,至於後事怎麼樣就是他們的事情,想到這以後我心裏忍不住有聯想了一下,眼前的事情就是解決這個屍體的事情,也許,我們就可以離開這個破舊的村子了。

想到這以後我心情也好了不少,但是眼前的事情卻並沒有我想的這麼簡單,甚至複雜了很多。

隨後,我師傅看着弄得差不多了以後,便看着周圍的人開口說道:“啓棺!”

跟着幾個年輕人便擡起來這棺材了,這棺材被擡起來以後,我師傅看着周圍的人說道:“行起!”

隨後大家便往前走了,我師傅看了一眼村長問道:“村長可按照我說的方法找好了下葬的地方?”

村長跟着趕忙點了點頭說道:“已經找了,就是按照邱師傅說的。”

我師傅滿意的點了點頭。

隨後大家便一起往前走了,村長在前面帶路,說句實話我此時更加好奇的是一個問題,難不成真的像是我師傅說的那樣,村裏人騙了我們麼?

爲什麼這屍體連個來弔唁的人都沒有,或者說,我根本沒有看出來村裏人誰是這屍體的親人或者家屬的,每個人的臉上都有着一抹怪異的神色,根本沒有悲傷的情緒。

想到這以後我看了一眼我師傅,而我師傅彷彿早就明白了一樣,一臉淡定的樣子走在前面,我心裏突然冒出來一個很大膽的想法,那就是這具屍體不是他們村裏的人,或者說,這屍體本來就不是村裏的人,而且是他們故意引我們前來的。

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心驚,甚至有些後怕,在看到這些人看我和我師傅的眼神以後,我更加堅定了這個思想。

跟着村長帶着我們走到了一處墳地以後,村長趕忙跑來看着我師傅說道:“邱師傅,我選擇的墓地就是這裏。”

我師傅跟着嗯了一聲,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村長語氣意味深長的說道:“這件事情,我處理好了,希望你們可以好自爲之,不可徒增冤孽了。”

我師傅的這句話說完以後,村長的臉色當即就變了,很快,恢復了神色以後看着我師傅問道:“邱師傅,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師傅斜了一眼這村長“我說的什麼,我相信你心裏應該比我更加清楚。”

那村長這個時候看了一眼周圍的村民,當即臉色緩和了許多,也沒有說什麼,衝着我師傅笑了笑說道:“我明白了,邱師傅。”

這句話說完以後,我師傅點點頭以後看着這村長說道:“葬了就行了。”

村長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我師傅問道:“不需要別的什麼了麼?”

我師傅點點頭說道:“暫且不需要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不過,葬的時候要小心一些,不能在被雷劈了,裏面我已經加持了一些東西了,可以保證這屍體不會出來危害一方了。”

村長趕忙點了點頭以後,便看着前面的幾個年輕人以後說道:“動身吧!”

幾個年輕人跟着點點頭以後,便開始動手了,很快,那棺材就下葬進了土地裏面,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也放心了不少。

跟着我看着站在我一旁的師傅問道:“師傅,這個事情算是解決了吧?”

我師傅看了我一眼點點頭說道:“是的!”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師傅看着邊上的李先生跟着開口說道:“李先生,可否明日將我和我徒弟送走呢?”

李先生跟着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不是不可以,只是,我希望先生在留上幾天吧,等着確保沒有事情了,那麼到時候我一定會送兩位離開的。”

我當即就不樂意了“我們都已經把事情給你解決了,你還不肯讓我們走了?”

“小貴,閉嘴!”我師傅對着我呵斥道。

跟着我聽到我師傅的呵斥以後,點點頭以後便不在說話了,而這個時候我師傅看着李先生點點頭,說道:“那就按照李先生說的做就好了。” 231 被人監視了

我師傅跟着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村長,淡淡的說道:“我邱某人還不至於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呢。”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至於爲什麼棺材又被雷劈了,你們心裏比我更加清楚吧?”

村長聽到我師傅的最後那句話的時候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樣子,看起來他應該是被我師傅說中了什麼,果然,就在這個時候,那村長看着我師傅問道:“邱師傅,那你可有什麼辦法解決麼?”

我師傅跟着點了點頭,看着村長說道:“作孽啊。”

這是我第二次聽到我師傅這麼說出這麼一句話,此時的我心裏充滿了好奇,這一切的事情到底有什麼聯繫?難道說,那棺材再次被雷電劈開是有什麼原因?亦或者說真的是天意?

那那具屍體究竟是怎麼回事?此時我的肚子裏全是疑問,但是看着我師傅此時的臉色也不是太好,我自然也不敢再去過問太多。

想到這以後我便沒有說話,跟着那村長看着我師傅突然嘆了口氣說道:“邱師傅,我們村子裏的人還是想活命的!”

這個時候我師傅看着村長深呼了口氣,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思緒以後看着這村長說道:“我先去看看那屍體到底是怎麼回事吧,帶我去墳地。”

我師傅的這句話說完了以後,那村長趕忙衝着我師傅點點頭說道:“好好好,咱們這就走。”說着話那村長便轉過頭帶路去了。

而這個時候我看着我師傅低聲的問道:“師傅,那屍體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師傅回過頭看了我一眼,語氣有些哀嘆的說道:“那屍體是被殺死的,充滿了怨氣,至於怨氣爲什麼那麼大,我也不知道,而且那屍體是這些村裏人故意殺害的,不然的話不會一直被雷劈的,我開始以爲用桃木和墨斗鎮壓住了,便不會在被雷劈了,但是現在看來怕是沒有那麼簡單了。”

我師傅這句話說完以後,我心裏頓時大驚,難道真的和我想的一樣?是村裏人殺害的?想到這以後我便把我自己內心的想法告訴了我師傅。

我師傅回過頭衝着我點點頭說道:“你說的不錯,這事情確確實實是他們村裏人做的。”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至於原因,我看和那亂葬崗有些關係,那亂葬崗裏怕是還藏着什麼不爲人知的東西呢。”

我跟着點點頭,若有所思的想了一陣,如此說來的話,這局勢就更加明朗了,那具焦黑的屍體是被村裏人殺死的,而村裏人又將那屍體下葬在了亂葬崗,所以纔會出現了這樣的事情,但是現在可以肯定的一點就是,那屍體是含冤而死的。

緊跟着我和我師傅走出了院子裏,而村長還急忙忙的往前走着,一邊往前走,我一邊看着這周圍的村民,果然,這周圍的村民,看我們的眼神也更加的詭異了。

此時我心裏隱隱感覺到,這些村民怕是都已經參與了這件事情當中,而且他們甚至都知道那具屍體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此說來的話,這件事情和我師傅預料的八九不離十了。

跟着,那村長便帶着我們到了昨天那具屍體下葬的地方,果然,我們到了這裏的時候,那棺材早就已經被炸開了,直接就是一個土坑,那棺材都已經被炸開了,棺材板子都散落在了一旁,而那棺材裏面並沒有屍體了。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往前看了一眼,果然,那棺材裏面什麼都沒有了,就連那棺材板子也都是一片焦黑的樣子,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師傅,裏面什麼都沒有了。”

而這個時候那村長的臉色也變得特別的難看“邱師傅,這個事情到底能不能解決了?”

我師傅跟着看了一眼那村長,嘴裏淡淡的說道:“能不能解決我目前也不知道,但是,你們村子裏的人都危險了。”說到這的時候我師傅的語氣也有些不善“你們怕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了吧?”

而那村長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嚇得忍不住後退了一步,趕忙衝着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邱師傅,你就別問這些原因了,你還是說你能不能解決這個事情吧。”

我師傅看了我一眼,隨後看着那村長說道:“晚上,我會想辦法找到那具屍體的。”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小貴今天晚上,你跟着我一起捉這屍體。”

緊跟着我衝着我師傅點點頭說道:“明白了,師傅。”

“邱師傅,那那屍體現在在哪裏呢?”村長看着我師傅低聲的問道。

我師傅跟着冷哼了一聲“那屍體怕是已經屍變了,若不是有着滔天的怨氣,老天怎麼會降落雷到這棺材上面呢?”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如若不是看着你們村子裏這麼多的人,死了太可惜,我甚至不會去管這種事情的。”

而那村長此時臉色也不太好看,紅一陣白一陣的樣子,跟着他訕訕的笑了一下說道:“邱師傅,那就有勞你們二位了。”

這句剛剛說完,我師傅便帶着我轉身離開了這裏,這一路上我師傅一句話都沒有說,臉色卻是非常的難看,而那村長將我們送到了他的家裏以後,我卻發現院子裏多了一個人。

跟着我師傅看着我說道:“小貴,你出去買包煙去!”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拿着我師傅給我的錢轉身,走出了房間裏,果然,我剛剛出門沒多久,那年輕人就跟着我一起出來了,雖然一路上他裝作不是跟着我的樣子,但是我心裏卻也明白,這應該是村長找人過來監視我們的。

這村子裏的人到底是做了什麼不爲人知的事情,纔會做到這一步呢?我心裏好奇歸好奇,但是卻也裝出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半裸婚 買了一包兩塊五的煙以後我便轉身往回走了,果然,那年輕人見我往回走了以後,便又跟上了我,看來真的是要監視我,只不過這伎倆實在是太差勁了。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加快了腳步,走到了村長家裏的時候,那年輕人在村長家門口停下了腳步,他沒有跟着進來,我進去以後,我師傅正坐在房間裏面呢。

這個時候我師傅見我進來了以後笑着問道:“一路上是不是被人跟蹤了?”

我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師傅,如你所料,看來村長真的是找人監視了咱們,他們這麼做到底是爲了什麼?”

我師傅跟着摸着自己的鬍子一臉淡定的樣子看着我說道:“自然是被我說中了心事,所以狗急跳牆了,看現在的情況,估計咱們師徒兩個人想要離開這個村子怕是都有些難了。”

“那他們該不會卸磨殺驢吧?”我看着我師傅問道,此時我的心裏也已經有些害怕了起來,說不害怕是假的,畢竟眼前的情況已經有些刻不容緩了,如果像我師傅說的那樣的話,那這些人現在沒對我們動手,怕是畏懼那屍體的原因,一旦我們將那屍體消滅了,他們勢必會對我們痛下殺手的。

越想我心裏就越是後怕。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跟着看了一眼窗戶外面的人,冷哼了一聲說道:“這些人還不足爲懼的,放心吧。”說完以後我師傅摸了摸我的腦袋。

就在我師傅的這句話剛剛說完的時候,村長帶着幾個人走了進來,這裏面有幾個年輕人,還有一個我認識的人,那就是那個李先生,帶我們來村子裏的李先生。

那李先生走過來以後,看着我們師徒二人笑了笑說道:“兩位師傅,有件事情需要麻煩你們一下。”

我師傅斜了一眼那李先生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什麼事情?”

“請二位把手機拿出來吧?”李先生此時賊眉鼠眼的樣子已經原形畢露了。

我當即就不樂意了,看着那李先生說道:“憑什麼給你們?”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看着那李先生沒好氣的說道:“你們這是非法監禁!”

“這裏沒有人懂法律的,山高皇帝遠,沒有人會管這裏的事情的。”說到這以後那李先生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我勸你們師徒二人還是乖乖就範吧。”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以後,掏出來自己的小靈通放在了桌子上,我下意識的準備阻止我師傅的時候,那個年輕人二話不說上來就給了我一拳頭。

這一拳頭直接砸在了我的臉上,我猛然一陣吃痛,當即就準備還手的時候,我師傅一把拉住了我的衣角,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小貴,給我老實點。”

我跟着揉了揉自己的嘴角以後,惡狠狠的看了一眼那個比我大點的年輕人,心裏一陣氣憤,此時心裏的草泥馬已經翻騰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我心裏也暗暗的記下了這個事情。

而這個時候那李先生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兄弟,我勸你還是冷靜點吧,把手機交出來吧。”說完這句話以後那李先生示意了一眼那年輕人,那年輕人便準備上前奪走我的手機。 232 滿身焦黑的屍體

當即我也不在多做猶豫了,掏出來自己的手機遞給了那年輕人,那年輕人接過我的手機以後,翻看了一邊,跟着將那手機揣進了口袋裏。

我跟着沒好氣的說道:“給我好好拿着,手機出了毛病, 你們賠不起!”

我的這句話剛剛說完,那年輕人就準備再一次衝上來揍我了,看樣子氣勢洶洶的樣子,很明顯他被我說中了痛處,因爲他們窮。

那個叫李先生的人這個時候趕忙站了起來,一把拉住了那年輕人以後走到了我的身邊,拍了拍我的腦袋說道:“小師傅,做人說話,別那麼衝,你還小,對你沒有好處,別因爲一句話,今天就是你人生中的最後一天,那就不好了。”

“你威脅我?”我下意識的看了他一眼。

我師傅這個時候摸了摸自己的鬍子,看着這個叫李先生的人淡淡的說道:“李先生,我這徒弟膽子小,你可別嚇壞了他,不然我有的是辦法整你們。”

而這個時候那李先生跟着笑了起來“你們都是階下囚了,如果不是因爲需要你們消滅那死鬼,我早就殺了你們了,因爲你們知道的太多了。”說到這以後那李先生看了一眼身後的年輕人說道:“你們看着點他。”

我師傅跟着在一旁突然開口說道:“你如果找人看着我們的話,晚上我們怎麼動手呢?”

李先生這個時候轉過頭看了一眼我師傅,嘴裏淡淡的說道:“今天晚上你們如果解決了那死鬼什麼都好說,解決不了,你們就和那死鬼一樣吧。”說到這以後李先生頓了一下“我晚上會讓你們自由的,不過,我諒你們也跑不出這村子,所以你們還是老實點的好。”

說罷,那李先生便轉身走了,而那幾個年輕人惡狠狠的看了我們一眼以後也轉身離開了這裏。

而我此時心裏一肚子的火氣,手機被人沒收了,我們想跟外面的人聯繫怕是也沒有那麼容易了,想到這以後我有些生氣的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咱們不應該把手機給他們的。”

我師傅回過頭看着我淡淡的說道:“小貴,你這孩子的脾氣真的要改一改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語重心長的看着我說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你要記住這句話,咱們是修道之人,但是也沒有必要逞一時之勇,把命丟在這裏。”

重生-將門千金 我跟着看了一眼我師傅沒好氣的說道:“可是,咱們手機都給了他們了,我覺得就算咱們解決了那屍體,他們也不會放過咱們的。”

總裁只借不靠:ceo靠邊玩勺兒把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這個我也明白,所以咱們就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師傅此時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看着我師傅的那個樣子我心裏也是一陣無奈,我師傅無論啥時候在我面前都是這個樣子,但是我心裏卻也相信一點,只要我跟着我師傅在一起,我就是安全的,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便不在有剛剛那麼緊張和鬱悶了。

整整一白天,我和我師傅都坐在房間裏,都已經不能隨便出門了,院子裏的那些人盯着我們也是盯的非常的緊,我和我師傅此時已經完全沒人限制了自由,根本沒有辦法隨便行走了,除了上廁所,我和我師傅都只能呆在房間裏面。

此時我心裏只能想着到了晚上,我師傅或許有什麼辦法吧,我現在心裏已經有些後悔沒有提前打個電話告訴柳三爺或者柳青兒我們這邊的情況了,但是此時說什麼也都來不及了。

就這樣,很快,就到了晚上,大概是晚上八點多的時候我看着我師傅一臉淡然的樣子坐在那裏,忍不住走了過去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咱們怎麼找到那屍體啊?”

我師傅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搖了搖頭說道:“不需要找,到了晚上那屍體自然會出現的,我想這村長勢必會把咱們扔出去的。”

我跟着點點頭哦了一聲以後看着我師傅繼續問道:“可是,咱們也不能這樣一直坐以待斃吧?”

“外面那些人看的那麼緊,咱們什麼都做不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即使咱們想離開,這裏地勢如此偏遠,我們估計還沒跑出去呢,就被他們抓住了,所以這些費心費力的沒用辦法,還是收起來的好,踏踏實實坐着就是了。”

說罷,我師傅閉上眼睛開始打坐了。

我跟着心裏一陣鬱悶,我師傅倒是很淡定,他也許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了已經,但是我卻沒有經歷過,這是第一次被人監禁,綁架,甚至有生命危險的感覺。

想到這以後我忍不住再一次看了我師傅一眼,只見我師傅此時還在閉眼打坐,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看到這一幕以後我忍不住在心裏嘆了口氣。

而就在這個時候村長慌慌忙忙的從外面走了進來,緊跟着他對着院子裏的幾個年輕人低聲說了幾句,也不知道說的什麼,跟着便帶着人衝進了房間裏面。 233 夢境中看到的東西(上)

我趕忙趁着我師傅還沒有準備好剪紙的時候,拿出來自己手裏的剪紙,跟着猛地大喝了一聲“阿曼仙靈,破煞!”

順勢三道符紙一起飛了出去,那符紙直接打在了那焦黑的屍體身上,那屍體被符紙打中以後只是猛地往後退了幾步。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有些心驚了,按理來說我的剪紙造詣也算有所小成了,可是打在這焦黑的屍體身上以後,他也只是猛地退了幾步。

跟着我深呼了口氣以後,我師傅看着我說道:“用太極步,你的剪紙太弱了,對付不了他。”

我衝着我師傅點點頭以後說道:“明白!”

而我此時擡起頭的時候發現天上根本沒有一絲的月光,我心裏有些慌了,如果沒有月光或者日光的話,我很難借到天道的力量,可是這天上就是連星光都不存在。

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只能盡力一試了,跟着我便心裏默唸着口訣,腳下迅速踏起了太極步,可是太極步踏到了一多半的時候,我身體裏仍然沒有任何的感應,我根本感受不到一絲天道的力量。

我跟着衝着站在我前面和那焦黑屍體打鬥的我師傅大喊了一聲“師傅,借不到天道的力量!”

我師傅這個時候擡起頭看了一眼,跟着開口說道:“那就用你的剪紙,分散他的注意力!”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將太極步做了一個收勢的樣子,緩緩的收回了氣息,跟着我拿着自己手裏的符紙,趁着那焦黑的屍體還沒有注意的時候,順勢就扔出去一道剪紙,那剪紙扔出去以後,那屍體跟着猛地往後退了幾步,我師傅這個時候順勢又一次扔出來一張剪紙。

那黑色的剪紙,嗚嗚呀呀的飛了過去,那焦黑的屍體還沒有站穩的時候,我師傅的剪紙跟着“崩”的一身巨響,直接將那焦黑的屍體炸開了一個大洞,而那大洞正是炸在了他的嘴上。

只見他被炸到了以後,那屍體連下巴都沒有了,只剩下面一排牙齒,看着非常的噁心,他的牙齒還留着綠色的粘液,看着非常的想吐。

我第一次看到如此噁心的東西,我以爲最噁心的山精的舌頭,沒有想到這焦黑的屍體跟那山精的舌頭比起來更加的讓人噁心。

隨後,他被我師傅炸掉了下巴以後,頓時憤怒的嘶吼了一聲,他低着頭嘶吼了一聲以後,再一次猛地撲了上來,雙手突然變成了尖銳的爪子,他還沒有撲到我的身邊的時候,我師傅一下子就擋在了我的身前,順手扔出去一張剪紙。

那焦黑的屍體,猛然退開了幾步以後,跟着他低沉的嘶吼着,卻也不在發動者攻擊了,而是死死的盯着我們看着。

我和我師傅對視了一眼,我師傅看着我說道:“小心點。”

我跟着嗯了一聲點頭說道:“我知道。”

就在這個時候那具焦黑的屍體不動了,而我師傅卻突然動手了,拿着手裏的剪紙衝着他的面門就貼了上去,而那焦黑的屍體彷彿預料到了我師傅會這樣一樣,僵直的手臂突然擡了起來,一下子就將我師傅的手打開了。

我師傅跟着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看着那焦黑的屍體,嘴裏淡淡的說道:“如若我今日不殺了你這軀體,你勢必會徒增冤孽,冤冤相報何時了?”

我師傅這句話說完以後,嘴裏跟着大喝一聲“小貴,用落雷術,將他這軀體劈壞!”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衝着我師傅大聲的說道:“好!”

婚婚欲墜 這也是我第一次使用落雷術,之前也用過,但是都是在學習,這次是實戰對付了,我跟着猛地一跺腳,閉上了眼睛,嘴裏默唸了幾句口訣,手裏還不停的變換着手訣,很快,感受到了隱隱的雷之力以後,我跟着雙手變成兩指衝着那屍體指了過去,嘴裏大喝一聲“雷落!”

跟着便聽到“轟隆”一聲巨響,那雷球順勢落在了那屍體的身上,那屍體渾身冒着藍光,一臉痛苦的樣子盯着我們師徒二人。

而我師傅這個時候趁着那累勁還沒有過去的時候,順勢拿出來三張符紙衝着那焦黑的屍體貼了上去,三張剪紙貼上去以後就聽到我師傅嘴裏大喝了一聲“定!”

這個時候那屍體一動不動的被定住在了那裏,看到這一幕以後,我師傅回過頭看着我說道:“繼續落雷!我的剪紙控制不了太久。”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說道:“好!”

跟着我便按照上次說的方法繼續使用落雷術了,雷聲轟隆作響的衝着那焦黑的屍體落了上去,而那焦黑的屍體每經過一次雷之力便虛弱幾份,這是我能感覺到的。

也不知道降了多少道落雷了,我已經有些頭暈目眩的感覺了,身體裏的能量已消耗的差不多了,而那屍體這個時候“噗通”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隱隱感覺自己好像成功了,我師傅這個時候回過頭讚賞的看了我一眼說道:“小貴,落雷術掌握的不錯。”

跟着我師傅便衝着那屍體走了過去,只見那屍體此時已經非常安靜的躺在了那裏一動不動了,我師傅跟着看着我說道:“小貴,過來!”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邁着虛弱的步子衝着那具焦黑的屍體走了過去,到了那屍體旁邊的時候,只見那屍體一動不動的樣子,卻還睜着眼睛。

就在這個時候,那屍體突然動了起來,我嚇得剛忙拉住了我師傅,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別害怕,裏面還有一道靈魂呢,必須將其釋放出來。”

我看着我師傅問道:“怎麼釋放啊?”

我師傅跟着開口說道:“用剪紙,炸開他的面門之處,讓這靈魂從面門鑽出來!”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準備拿出來自己手裏的剪紙的時候,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你在一旁休息吧,我來做。”

說罷,我師傅拿出來自己手裏的剪紙一下子就貼在了那屍體的上面,緊跟着,那屍體開始冒起來白色的煙霧,時不時的還震動着,好像在掙扎一樣。

過了沒多久的時候,那屍體已經消失不見了,地上卻留下了一個三角形的符紙,我師傅跟着將那符紙拿了起來,看着那符紙說道:“這人不簡單。”

我師傅的這句話我並沒有太過在意,但是我看向眼前的時候,那屍體已經徹徹底底的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白色的人影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我看着我師傅指了指前面的白色人影以後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那人影出現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