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揚風原本的實力就不俗,現在更是達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所以從蒼州趕往最南端僅僅只用了五息的時間! 森羅死獄,此地原本是一處平原和峽谷交錯的地帶,雖然算不上風景秀麗,但也絕非是像現在這樣看起來鬼氣森森,從遠處看來就好像一片毫無生氣的鬼域地帶。

事實上自從深淵惡靈選擇了和這片大陸生靈進行長期的拉鋸戰之後,這裏就已經被他們選中成了根據地。


自從惡靈佔據這裏以後,此地早已被它們身上獨有的能量變成一處獨立的空間。

此時這片獨立的空間,也就是森羅死獄內的一處深深凹陷進地面的峽谷之中有近百人正屛住呼吸躲藏在此。

爲首之人一臉英姿,雖然是女流之輩,但眉宇之間的英氣和雙目中的堅毅是一般男人都很難擁有的。

陸靈靈,在近幾十年間,她已經取代陸揚風成爲大陸上又一讓人聞風喪膽的巔峯人物,而且還是一個女人。

更重要的是柳青兒在很早之前就宣佈了她和陸揚風之間的關係,同樣的,陸靈靈是陸揚風女兒的消息也不脛而走。

這也給陸靈靈提供了一個可以成長的最佳環境,在這樣一個環境下她並沒有沉迷於舒適和安逸,她的修煉反而比任何人都要刻苦,她的勇氣更是男子都難以比擬,所以她的崛起也就成了必然。

“大人,我們現在怎麼辦,這麼下去會被耗死在這的。”陸靈靈旁邊一名男子沉着目光看線四周,其他人都是警惕的四下張望,似乎隨時都會有惡靈從黑暗中鑽出來一般。

陸靈靈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疲憊,她已連續再次戰鬥了兩天兩夜,她的體力終究是有限的,更何況還遭到了敵人的埋伏。

“我對不起你們,因爲我低估了敵人的實力而把你們置身險境!”

“主公您別這麼說,我們這條命是您給的,我們早就隨時做好了替您賣命的打算,怪就只怪蒼瀾那些畜生賣了我們!”

說到這裏的時候陸靈靈的眼中也閃過了一抹殺意,此次她率領雲山鐵騎直搗黃龍並不僅僅只是她的一意孤行。

陸靈靈可不傻,她不可能完全不顧後路把自己和這些手下扔到森羅死獄內。

實際上在這之前她和蒼州外的蒼瀾大陸有過密切的聯繫,兩方勢力決心聯手搗毀森羅死獄。

可就在剛剛進入森羅死獄不久之後,蒼瀾大陸的人忽然消失了,接着陸靈靈他們這隻龐大的隊伍就陷入了深淵惡靈的包圍之中,直到戰鬥到今天。

“你們的命就是你們自己的,如果有機會出去,我們定要踏平蒼瀾大陸。”陸靈靈雙目之中閃爍着滔天怒火。

只可惜這個願望對現在的他們來說可望而不可及,面對峽谷四周無窮盡的深淵惡靈,他們都根本沒辦法突破重圍。

“主公,這個任務……就只能交給您了!”身旁的男子和其他人相視點頭,他們雖然沒有交談,卻都已在內心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你們想幹什麼?”陸靈靈面色一變道。

“主公,請把我們的魂帶到蒼瀾大陸,我們會隨您一同殺進蒼瀾,那些背叛大陸生靈投靠深淵惡靈的叛徒會得到應有的懲罰,這一切只有您才能做到。”

“不行,你們……”

另外一名鐵騎壓住陸靈靈的聲音說道,“這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不管能不能做到,您都一定要做到,請帶走我們的魂。”

“不行,不行……”

陸靈靈熱淚盈眶,看着身前那一道道堅定的目光,她怎能做到犧牲這些人保全自己這樣的事情,雲山鐵騎自從建立的那一天開始就只有一條心一條魂!

“沒關係,我們會幫您。”

話音落下,只見四周一百多人的身軀忽地燃燒了起來,他們身上燃燒着白色的火焰,這些火焰就好像一朵朵希望之光燃燒在峽谷之中。

它們在空中交織跳躍,最後匯聚在陸靈靈的頭頂之上。

而眼前這一百多鐵騎幾乎全部都是支撐不住單膝跪地,他們齊聲吶喊道,“主公,雲山鐵騎庇佑您殺出重圍,願來生我們依舊能做您手下的雲山鐵騎!”

話音落下,這一百多鐵騎就這樣猶如風化了一般慢慢消失在了峽谷中,只有這一百多靈魂火焰在陸靈靈的頭頂燃燒着。

“不……”

陸靈靈一聲嘶吼,淚水擊灑長空,她拼命的想要抓住這些人,但他們心意已決,陸靈靈又怎能抓住已經徹底從天地消散的這些鐵騎。

此刻已經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陸靈靈內心萬分悲痛,她卻絕不能讓這些雲山鐵騎白白身死。

頭頂最純淨的靈魂能量緩緩沒入體內,她身上幾乎已經萎靡的氣息再度慢慢恢復巔峯,甚至有要超越仙王達到仙帝的徵兆。

但饒是如此她也依舊沒有莽撞的衝出去。

她不知道外面究竟有多少深淵惡靈,也不知道有多少巔峯強者,而且這些鐵騎犧牲所換來的力量也不容許她再繼續隨意揮霍。

巔峯氣息瞬間內斂,她順着峽谷朝前方緩緩前行。

“哈哈哈,人族陸靈靈,你想去哪啊?!”忽然,一道聲音從後方響起,接着只見一頭三米高大的深淵惡靈緩緩走來。

模樣雖然是大陸上的生靈,但他身上的氣息已經告訴陸靈靈他的靈魂早已換成了深淵惡靈。

陸靈靈僅僅只是回頭一瞥,可她並沒有繼續在此作戰的打算。

如果換做以前她一定會毫不猶豫撕爛這張讓人討厭的臉,不過現在絕不是她意氣用事的時候,陸靈靈轉身以最快的速度朝前狂奔而去,她知道自己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離開這裏,只要能離開森羅死獄,她就已經勝利了。

但她的願望顯然沒這麼容易實現,剛剛朝前踏步又見一道身影擋在了跟前。

“你想去哪裏啊小靈靈,我們在這裏等着你等的好苦,來了就想走,不太合適吧。”

恐怖的氣息籠罩四周阻斷了陸靈靈的去路,接着頭頂之上又有幾道氣息接踵而來,她前後上下的所有道路全被阻斷。

“一羣畜生,除了會聚衆羣攻你們還會什麼,誰敢跟我一對一?!”

知道無可退避,陸靈靈現在就只能想辦法拖延時間,在這個時間內找到他們的破綻從而打開一條出去的道路。

“哈哈哈,我們深淵惡靈不知道什麼叫一對一,我們的目的就是吃了你們餵飽自己,所以你說這些可沒什麼用。”

“你老爹在那頭差點搗毀了我們的老巢,我們在這邊好好照顧一下你當然是應該的,你說對不對?”

“嗯?我老爹?”陸靈靈震驚中又有一絲疑惑。

“你就沒必要知道那麼多了,先讓我們好好嚐嚐現在大陸第一強者是什麼滋味兒吧。”衆多深淵惡靈一齊撲了上去。 陸靈靈別無選擇,既然已經被包圍,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全力衝出這個包圍圈來殺出一條血路。

ωwш◆тt kΛn◆¢O


但現在陸靈靈自己都已經開始懷疑她究竟能不能離開這裏,現在面臨着五頭絲毫不弱於他的深淵惡靈,而且其中有兩頭的氣勢明顯已經達到了仙帝巔峯,甚至已經觸摸到了另外一個層次,陸靈靈面臨的是九死一生的局面。

不過饒是如此她依舊沒有失去方寸,她的心已經有着前所未有的寧靜,陸靈靈很清楚,這個時候越慌,她離開這裏的機會就越是渺茫。

所以他把目標鎖定在了離自己最遠,修爲卻最低的一頭惡靈身上。

包括另外四頭強大的惡靈外加其它惡靈在內,他們全部隱隱都對這頭修爲僅僅只達到了渡劫的惡靈保持一定距離和畏懼感。

這種感覺很微妙,但陸靈靈確信自己的直覺絕不會出錯,那頭修爲很低的惡靈是首領。

所以陸靈靈的目標就是它,利用一切機會和力量將這頭惡靈弄到手她纔有一定的概率離開森羅死獄。

四面八方的進攻到來之時陸靈靈如靈動的飛燕一般騰空而起,但頭頂的空間已被鎖定,這一舉動無疑是自尋死路。

但陸靈靈的嘴角卻已在此刻上揚,她被一股無法形容的距離猛的砸進了地面。

恐怖的衝擊力讓地面出現了一道道裂縫,巨大的坑洞讓陸靈靈的身體消失在了所有惡靈的視線中。


就在他們疑惑之際,那頭渡劫期的惡靈身後陡然有一道身影從地面竄出,她如閃電般扣住了這惡靈的脖子。

陸靈靈猙獰的神色閃爍着幾分得意,“都別過來,敢動一步,我殺了它。”

所有惡靈的身形都是一怔,但接着他們卻彷彿跟沒聽到這句威脅一樣慢吞吞的朝陸靈靈走了過來。

“你們怎麼回事,不怕他死嗎?”陸靈靈終於帶了些許慌張。

“呵呵,你好像忘了深淵惡靈是不怕死的。”其中一頭惡靈冷冰冰的說了一句,然後繼續不慌不忙的朝陸靈靈走過來。

“沒錯,你們是不怕死,那封印呢,我將他以我的靈魂封印,你們永遠別想打開它,因爲我還有一縷靈魂藏在你們永遠也找不到的地方。”

陸靈靈的這句話果然讓所有人都怔在了原地,要真如陸靈靈所說,他們似乎真得稍微掂量一下後果。

陸靈靈的實力畢竟不低,她如果以畢生修爲再加上自己的靈魂爲烙印,這種封印的確是很難打開的。

見到這些惡靈果然後退,陸靈靈更加的底氣十足,“等我安全離開自會放了他,現在你們給我後退。”

陸靈靈本以爲這些話能逼退他們,可她又一次發現自己錯了,這些人雖然沒有前進的意圖,但也並沒有後退的意思。

不僅如此,他們的臉上反而出現了一絲嘲諷,似乎是在嘲笑陸靈靈這種行爲的愚蠢。

“讓你們後退,你們幹什麼?”陸靈靈怒喝道。

這些人並沒有回答她,依舊還是站在原地無動於衷,不僅如此,他們臉上的嘲諷之色愈來愈重。

“你知道他們爲什麼無動於衷嗎?”被挾持到陸靈靈手上的渡劫惡靈忽然開口。

“你閉嘴,你……”

“實際上是因爲他們並不需要擔心我的生命安危,所以他們只需要無動於衷就可以了,你明白嗎?”

這個聲音充滿了冰冷滯澀感,陸靈靈只覺一股寒意從身旁襲來,這種感覺讓她毛骨悚然,竟差點扔到手上的這個人逃離此地。

可她終究還是沒這麼做,從他口中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陸靈靈就知道自己又犯下了一個嚴重的錯誤。

不應該以修爲來判斷敵人的真實實力,就像柳青兒總是提到她那個無情的父親,僅僅只是煉氣士,可天下沒有任何人是他的對手。

眼前這頭惡靈雖然僅僅只是渡劫期,可他的實力必定不能以渡劫期來計算,否則又怎麼可能成爲這些兇猛惡靈的首領呢?

就在陸靈靈準備直接封印的時候,她發現被自己扼住的這頭惡靈竟毫不費力掙脫了她的手段。

他輕飄飄的來到了陸靈靈身前不遠處,渾身漆黑如墨的樣子也逐漸變成了人類的模樣。

如果陸揚風在這裏就一定會發現,這個變成人族的惡靈不是別人,正是曾與鶴祖一同離開的趙帥。

如果他是趙帥,那趙夢靈在哪裏,鶴祖又在什麼地方?

“你……你……究竟是誰?!”陸靈靈不斷後退着。

趙帥的目光更加冰冷,他死死的盯着陸靈靈說道,“我是誰?這要問問你的父親了,他曾經是我師父,但也是他毀了我的一切。”

陸靈靈目光忽然變得有些複雜,對於這個從來沒有見過的父親陸揚風,他僅僅只是從柳青兒和身邊一些人口中得到一些信息。

不過這些信息無疑都說明了一點,陸揚風的偉大和他天下無敵的實力,除此之外沒有任何他的負面消息。


所以陸靈靈一直以來對陸揚風都抱有三分期待,卻還帶着五分恨意。

她恨陸揚風這麼強,卻爲什麼不來幫他們對付深淵惡靈,爲什麼會幫幫她母親,讓柳青兒一個人擔起拯救整個大陸生靈的重任。

“他不是那樣的人。”不論如何,陸靈靈還是本能的在替自己父親辯解。

“你閉嘴,你連見都沒見過他,你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就是他爲了得到先天東皇圖一直在騙我,最後殺了我母親奪走東皇圖,不是我最後及時出現,我妹妹……她也得遭到你那個畜生父親的毒手。”

趙帥的話說的歇斯底里,卻一次又一次衝擊着陸靈靈的心靈。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父親是這樣一個人,可是眼前趙帥癲狂的模樣似乎並不是裝出來的,而且他也沒有騙自己的必要。

“所以……你一直都在利用深淵惡靈佈局,然後想以我來要挾他。”陸靈靈沉聲道。

“說的一點兒也沒錯,縱然過了近百年我也沒把握對付他,而你終究是他女兒,我也要讓他嚐嚐失去至親是什麼滋味。”趙帥在癲狂之中他朝陸靈靈一把抓了過去,恐怖的力量讓她四周的空間瞬間破碎。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刻,一道身影陡然出現在陸靈靈身後,只見他輕輕一拉,陸靈靈輕盈的朝後飄然而去。

陸揚風來不及和陸靈靈說什麼,他目光已萬分凝重的看向了眼前的趙帥。 此刻趙帥給了他一種極端可怕的感覺,並非是現在的趙帥有了能夠威脅到他的實力,而是趙帥身上的氣息幾乎完全變成了深淵惡靈,如果不是眼前這個人有着趙帥的模樣,陸揚風都會認爲這就是深淵惡靈變的。

而這也從側面說明了一個異常重要的問題,這些年來趙帥一直都在吸收深淵惡靈的力量,也正是藉助深淵惡靈的力量才能讓他變得如此之強。

這邊因爲已經過了接近百年的時間,趙帥的身上更顯一股成熟的氣質,但也許是因爲修煉某種功法的緣故,趙帥依舊還很年輕。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