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天龍淡淡開口,已經轉身。

因爲王昭月開着車子出來。

“陸天龍,別走……”

見陸天龍要離開。

方安喊了一句,想要求饒。

陸天龍卻是猛然回頭。

眼中無盡殺意。

四周瞬間如冰窖一般,讓方安衆人喘不過氣來。

那聲音,如地獄的索命之聲:“機會給過你,是你不要的,再煩我,我會捏死你。”

方安後背發涼。

爐體拿龍一句話就讓他說不出話來。

他恐懼的說不出話來。

回過神來的時候陸天龍已經上了王昭月的車。

十分鐘後。

路邊停下一輛寶馬。

“方安。”

上面衝下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滿臉殺意,雙眼通紅。

“表哥。”

方安感覺事情不妙,還是喊了一句。

啪。

男子上前就是一個耳光。


接着一拳砸翻方安,拳打腳踢。

足足打到沒了力氣,才喘氣道:“老子怎麼就認識了你這麼一個畜生啊?”

“老子給你吃給你喝,讓你當經理,你爲什麼要害我?”

“老子拼了二十年纔有今天的地位,都被你這個狗東西給毀了。”

“你到底得罪了什麼人?”

“說不清楚,我今天就殺了你。”

方安被打得滿頭鮮血,也不敢反抗。

委屈道:“表哥,到底怎麼回事,我沒得罪什麼人啊,就是,跟一個叫陸天龍的人發生了點矛盾。”

這個時候方安不敢隱瞞。

簡短的把事情說了一邊。

“草……”

他表哥當即跳了起來,掃視了一圈。

走到一邊拖着一個垃圾桶就走了過來:“方安,你個狗東西,老子跟你是親戚,倒了八輩子的血黴。”

“你算個什麼東西啊,竟然要搶人家老婆。”

“你惹誰不好要,惹他。”

“今天我就殺了你。”

說話間,方安的表哥已經把垃圾桶舉了起來。

“表哥,那陸天龍是誰?他真的那麼厲害?”

方安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一個廢物,竟然讓他完蛋,他想不通。

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沒注意頭頂的垃圾桶。

“他是月可集團的老闆。”

方安的表哥已經崩潰。

他身爲副總,沒見過老闆,但是知道老闆叫陸天龍。

一個電話能讓他完蛋的,也只有陸天龍。

……

方安呆住。

打死都想不到陸天龍會這麼牛逼。

原來陸天龍一直在扮豬吃老虎。

一直都沒有吹牛。

怪不得刀疤九會幫着王昭月。

他就是個草包,還處處羞辱陸天龍。

一羣同學更是羞愧的低下了頭。

真正的大人物就在眼前,他們還幫着方安嘲諷對方。

一羣人都瞎了眼了。

哪怕是聰明一點,對陸天龍客氣些,說不定也能飛黃騰達。

他們的心中,只有無盡懺悔。 嘭。

方安還在震驚中。

那個垃圾桶已經砸在了他的頭上,整個人直挺挺的躺了下去。

他生無可戀。

他表哥同樣砸得無情無義。

隨後看向衆同學:“今天的事,誰敢說出去半個字,我弄死他。”

下午跟王昭月買了不少東西。

接了王可可和陳淑芬回家。

卻見門口已經等了一羣人。

爲首正是之前被陳淑芬轟出去的幾個鄰居。

“陳淑芬,我們還以爲你們一家人今天躲起來了呢。”


幾個婆娘見面沒好話。

盡是嘲諷。

陳淑芬不悅道:“你以爲我跟你們一樣,一天嘴巴缺德,專幹虧心事嗎?”

星際打臉直播間 陳淑芬,話別說那麼難聽,你家不是搬家嗎今天,我們來祝賀你的。”

“你家房子在哪呢?不辦個酒席什麼的?”

幾個婆娘不依不饒。

陳淑芬冷聲道:“用不着,我們家搬過去就行,不辦酒宴。”


這是陸天龍決定。

因爲岳父王振江還在接受治療。

既然是家,那就所有人都在纔是家。

所以說好了等王振江出院再辦一次正式的酒席。

今晚也不過是爲了打劉婆娘家的臉而已。

“你們家該不會是租的房子吧?”


婚婚欲醉:總裁的萌寵新娘 ,繼續道:“怕被我們拆穿丟人,還是你們家連辦酒宴的錢都沒有啊?”

“放心吧,今晚會滿足你們的好奇心的,等着羨慕就好了。”

陸天龍上前,冷冷開口:“那劉婆娘叫你們來的吧,走吧,先去她家,到時候再帶你們去我家。”

“讓你們清楚,你們不過是一羣只能羨慕別人的窮鬼。”

“陸天龍,你個喪良心的,說話注意點。”

幾個婆娘不爽陸天龍這樣的語氣,紛紛罵道:“就是,你個人渣,有什麼資格跟我們說話啊?”

“搞得像是你買的房子一樣。”

“你們說的沒錯,我家的房子就是我老公買的。”

王昭月也是看不下去,上前冷聲道:“既然那麼想看,就走吧。”

“走就走,我們倒是要看看,你們一家人能有什麼出息。”

幾個婆娘被說得生氣。

都喊着要打陸天龍一家人的臉。

“喲,幾位阿姨,你們打車呢?”

我家店鋪不打折[重生]

陸天龍開車停在路邊,幾個婆娘卻是還在那等着。

頓時陰陽怪氣的笑了一句。

“關你什麼事?”

幾個婆娘不服道:“我們打車怎麼了?”

“總比你這種愛慕虛榮的人好吧,爲了面子,竟然去租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